超維術士

超維術士 第827節 香農

作者:牧狐

本章內容簡介:我們的掩護下,逃出了這裡,當時我們想著,我們死了也罷,至少要讓香農小姐能夠活下來。但現在我們被大人所救,香農小姐估計還露宿在野外,荒郊野嶺的,我們擔心她……」 安格爾沒有回話,反倒是杜魯問道:...

「領地里的車夫都被海瀾士兵給殺死了,我們並不知道前往雅梅行省的路。」林亞有些遺憾道。

杜魯聽到這個消息,頗有些驚訝。當時在啟示大陸的時候,隨隨便便問了一個人,就得到了前往聖塞姆城的路線。在舊土大陸,居然一個領地的貴族都搞不清路線?

「你們真的一個人都不知道去往雅梅行省的路?」杜魯環顧四周,眼神到處,眾人紛紛躲避。

「他們絕大多的人,都是領地的農民。一生都沒離開過蘇美領地。」林亞幫著解釋道:「請大人不要怪罪他們。」

安格爾點點頭:「那離這裡最近的城市是哪?」

「翻過這座嶺,沿著西北方的羚河走到盡頭,有一座黑澤城。不過,如無意外的話,黑澤城已經被海瀾佔領……」林亞低落的道。

杜魯轉頭看向安格爾:「帕特大人,我們要去黑澤城嗎?」

安格爾「嗯」了一聲,就算黑澤城被海瀾徹底佔領,總會有活人的。

接下來,杜魯把關住眾人的鎖紛紛打開,所有人都從籠子里放出來后,他們自發的靠攏道林亞的背後,從這可以看出,林亞的確沒有說謊。她在眾人眼中,算是精神領袖。

「你們接下來有何打算?」杜魯好奇的問道,海瀾如果侵佔了黑烏行省,這群人到哪似乎都有點危險。

林亞思索了片刻:「蘇美領地附近其實有個地下洞穴,那裡有我們家族安排的騎士,是我們最後的依託。我會帶領我的領民,去那裡尋找生機。」

聽到林亞這麼說,杜魯也稍微放下心。雖然這群人在被他救下后表現讓他很憤慨,但畢竟都是無辜的百姓,他也不忍看到這些人死在荒郊野外。

安格爾放出貢多拉,示意杜魯上船。

當林亞看到那突然出現的飛舟時,眼裡閃過一絲驚訝,她突然想到了什麼:「兩位大人,難道你們是……傳說中的巫師嗎?」

安格爾無所謂的點點頭:「你聽過巫師?」

根據喬恩以前收集的資料,整個金雀帝國都很固步自封,根本不會記載任何超凡事件。故而,林亞知道巫師,安格爾還頗有些好奇。

「我聽過1林亞激動的點點頭:「我聽香農小姐說過。」

「香農……你說的是香農王族的那個香農?」安格爾挑眉問道。

安格爾以前雖然一直生活偏僻的格魯鎮,接觸的貴族不太多,但並不意味著他不知道當下金雀王室的族名。

林亞眼神裡帶著期待:「是的,我說的正是王族的七公主塔薇爾.香農小姐。巫師大人,您能夠救救她嗎?她三天前在我們的掩護下,逃出了這裡,當時我們想著,我們死了也罷,至少要讓香農小姐能夠活下來。但現在我們被大人所救,香農小姐估計還露宿在野外,荒郊野嶺的,我們擔心她……」

安格爾沒有回話,反倒是杜魯問道:「你們說的香農小姐,該不會是一個裹著獸皮的孕婦吧?」

林亞的表情一愣,點點頭:「大人見過她嗎?」

「見過,就在那個方向。你們要找,可以自己過去找。」杜魯隨手一指,雖然他不滿香農把他們當槍耍的行為,但畢竟對方是個孕婦,他肚子里的孩子也很無辜,回歸到人群中總要安全些。

說罷,杜魯便準備離開。

林亞卻突然道:「香農小姐以前是金雀花皇家學院的高材生,她對地理、軍事、藝術都有很高的修養,她一定知道從黑烏行省前往雅梅行省的路1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安格爾定睛看向林亞。

林亞直接跪在地上:「懇求大人帶著香農小姐離開黑烏行省吧,只要將她放到任何一個非戰區的行省就可以了。雅梅行省也可以,香農小姐去過雅梅行省的,她以前還說過,曾經去過沃特福德聽梅傑夫大師的獨奏會……帶上她,她可以為你們帶路的。」

林亞不停的磕著頭,杜魯看向安格爾,徵詢他的意見。

「你不擔心自己,反倒擔心外人?」

林亞:「香農小姐是王族,她的身份還未暴露,但若是被海瀾的人抓去,必然會打擊整個金雀帝國的士氣……」

安格爾想了想,輕聲道了句:「好。」

林亞眼裡立刻湧現出喜色,嘴裡不停的道著謝。等她再次抬起頭時,那艘夢幻的飛舟已然消失不見。

「帕特大人,你為何會突然決定帶上那孕婦啊?」杜魯其實對香農頗有些不滿。

安格爾思索了片刻:「大概是因為,她的身份,以及……」

——她聽過梅傑夫的獨奏會。

在沒有進入巫師界之前,安格爾當時最大的願望,就是隨著兄長里昂去沃特福德聽梅傑夫大師的獨奏會,最後他沒有去成。在林亞的嘴裡,他突然重新聽到了這個名字,熟悉的故土——沃特福德,熟悉的兒時偶像——梅傑夫大師,這讓他既緬懷,又有些觸動。

「她的身份不就是王族嘛,這有什麼稀奇的。反正也是凡人的貴族。」杜魯嘟囔道。

「別忘了,你現在也是凡人。」安格爾笑道。

「這不一樣嘛,我未來可是要成為最強大的正式巫師的1杜魯話音故意說的很輕鬆,但他手中卻一直拿著張絲綢,反覆擦拭著之前染血的唐刀,眼裡帶著一絲悵然。

他擦的很仔細,不過安格爾能看到,他的手時不時的顫抖。可見,他的內心絕對沒有表面上表現出的那般輕鬆愜意。

安格爾也沒拆穿杜魯,輕聲道:「其實在我小的時候,父親還在世時。他就一直對王室的策略以及效率十分讚美,耳濡目染之下,我對王室也挺有好感的。」

「原來如此。」杜魯狐疑的看著安格爾,顯然不信。

安格爾也沒將真正的心思說出來,而是嘆了一句:「我一直以為海瀾實力不足,戰敗是遲早的事。沒想到,海瀾居然還勝了,也不知道這中間發生了什麼變故。」

安格爾的感慨還未結束,他們便來到了之前發現的火堆旁。香農裹著安格爾給他的皮草,坐在火堆邊上,手裡拿著一個不知名的果子在啃著,雖然看上去很落魄,但動作卻極為優雅。

「不愧是王室,現在都還保持著進餐禮儀。」杜魯的聲音傳入香農的耳里。

她警惕的看向杜魯,不過她這回卻沒有把刀拿出來。

「你的計謀成功了,我當了一把你的槍。那些海瀾士兵都被我殺死了,我也救出了那些百姓。」杜魯看向香農,發現她眼裡明顯閃過一道慌亂,但聽到杜魯的話時,她神色中又迸發出一絲喜色。

「我承認,之前是我的錯。你們現在回來,是要拿我問罪?」香農放下吃了一半的水果:「欺騙巫師大人,我自知罪過無可辯駁。我可以以死謝罪,不過我希望能等幾天。我的孩子馬上要出生了,他是無辜的。」

「不用你以死謝罪。」安格爾看向香農:「你只需要幫我們指路即可。」

半晌后,貢多拉之上多了一個人。香農因為有孕在身,被安排在了後面的小隔間中,那裡不用被風吹。

有香農的指路,貢多拉終於可以發揮它應有的速度。

香農除了上船的時候,因為安格爾贈送她的那件皮草,讓她主動道了謝。接下來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只是在指路的時候,才會主動吭聲。

杜魯撇撇嘴:「在啟示大陸隨便問,都能問到路。到了這裡,貴族不知道路、平民不知道路,最後還找到所謂的王室才知道路。」

安格爾:「這很正常,在金雀帝國,知道路的人,基本除了經驗老道的車夫外,就是直屬貴族了。這裡對地圖的管制,比起此前任何大陸都還要嚴格。」

「怎麼會這麼嚴格?」

安格爾:「因為還處於守舊的陳固時代,其實整箇舊土大陸的諸國,基本都是如此。就拿費蘭大陸來比較吧,或許如今的舊土大陸,從文明的發展程度來說,還不如爍金時代的費蘭大陸。」

安格爾說的其實只是一個大致比較,很典型的例子是,費蘭大陸已經有精細機械和一些從繁大陸傳來的蒸汽雛形,但舊土大陸連鐘錶都沒普及。

其他大陸都已經普及了漿紙作為知識的承載媒介,舊土大陸還延續著老貴族時代的皮紙為尊。雖然民間也有漿紙書籍,但畢竟很少。這就導致了,民間的知識普及率很差,大多數的百姓都很愚昧。

安格爾以前聽老帕特說,香農王室一直想推行漿紙,但各大貴族世家都紛紛反對,認為皮紙才是最歷久彌新,也最富有文化蘊養的。這才掣肘了如今的狀況。

安格爾以前也是比較喜歡皮卷珍本的,不過他也不反對漿紙訂本。至於現在,他對於漿紙訂本倒是更青睞一些,因為更加整潔。

在安格爾與杜魯對話的時候,後面的香農突然問道:「巫師大人,您也是出自金雀帝國嗎?」

香農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問道:「巫師大人,聽語氣您是貴族?不知出自哪一家?蒙恩家族嗎?」

香農想到安格爾一來便要去雅梅行省,立刻想到了蒙恩家族。而且她以前也聽父親說過,蒙恩家族背後似乎的確有巫師大人的影子,也正因為這個傳聞,各大貴族都不敢得罪蒙恩家族,最後蒙恩家族才能穩坐帝國兩大家族之一,被稱為「帝國的脊樑」。

「我不是蒙恩家族的人,不過我倒是見過蒙恩家族的幾個同儕。」安格爾腦海里不禁回憶起摩羅、艾倫兄妹的影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