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899 大亂斗

作者:必火  |  更新時間:2018-07-12 06:17  |  字數:2534字

「歡迎來自大陸各地的青年才俊,前來參加華夏國的修鍊者盛典。」

華夏國的步國師站在高台上,沉聲說道。

明明在遠處,可比武場的所有人都能聽清楚他的聲音。

「這就是華夏國第一強者步國師吧?」

「明明距離這麼遠,就好像在我耳邊說話一樣,真是厲害。」

比武場的修鍊者發出了感嘆。

葉秋摸了摸下巴。

這種程度他也能做到,步國師應該會音波一類的法術。

「起!」

步國師大吼一口。

大地突然劇烈震動起來。

比武場周圍的地面升起一座座的圍牆,將比武場的所有人圍在了裡面。

「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第一次參加修鍊者盛典的修鍊者頓時驚慌地問道。

突如其來的變化把他嚇得不輕。

「一看你就是新人,這是步國師的神通,給我們製造比試的場地。」

知道情況的修鍊者笑了笑,鄙夷地看了一眼那些滿臉驚慌的其他人。

「這次的修鍊者盛典和以往不同,表現傑出者,可獲得進入通天塔的資格。」

步國師頓了頓繼續說道,「所以,比試也和以往不同,你們在比武場自由切磋,時間一炷香,失去知覺者將被淘汰。」

比武場中修鍊者發出震驚的聲音。

這不是讓他們混戰嗎?

怎麼表現自己的優秀?

當然是擊敗其他人,將其他人淘汰了。

比武場非常遼闊,加上周圍有步國師製造的土牆。

很像是古代羅馬的巨型競技場。

葉秋打了個呵欠,本以為修鍊者盛典會有什麼好玩的。

想不到卻這麼無聊。

在高台上望著下方比武場的魔門教主,笑了起來。

她玩味地看向步國師,說道:「國師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啊!這樣的混戰,對各大勢力絕對有利,畢竟他們都是一夥一夥的。而那些散修,就慘了,只能被群攻淘汰。」

「這只是給這些年輕人的試煉,要是不能在眾人中脫穎而出,怎麼能獲得進入通天塔的資格?」

步國師呵呵一笑,看向比武場,大聲說道,「修鍊者盛典,現在正式開始!」

他的話剛落下,比武場中的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大勢力的弟子還好,他們互相靠在一起,提防著他人的偷襲。

而那些沒有勢力,沒有依靠的散修就慘了。

身後完全沒有依靠,周圍都是人,防哪兒都不知道。

曹建眯起眼睛,和幾個同為皇室的子弟互相看了看。

幾個人很默契的聚在了一起。

畢竟他們怎麼說都是華夏國的皇室,在這樣公開的場合,不可能偷襲對方。

要是誰暗中下手,事後肯定會被指責,以後在華夏國也不用待了。

魔門、古族等超級勢力也互相看了看,很默契地沒有對對方出手。

他們都是超級勢力,實力定然不弱,交鋒肯定會兩敗俱傷。

於是所有勢力都將目光看向了那些散修。

「喝!」

魔門弟子率先對一個散修發起攻擊。

那散修還有些實力,慌忙接住了他的一擊。

但其他魔門弟子接著也一起出手。

場面直接變成了群攻。

獨自一人的散修本來實力就弱於魔門弟子,一下子受到這麼多人的圍攻,瞬間就敗了下來。

「我棄權!」

散修臉色蒼白,慌忙喊道。

再打下去,他很可能被魔門的人殺了。

可魔門弟子根本不管他的叫喊,劍光一閃,一柄利劍刺入了他的心臟。

他難以置信地望著傷口,倒地身亡。

魔門弟子收起武器,又恢復了陣型。

高台上許多勢力的頭腦都看見了這一幕,不禁皺起眉頭。

他們對魔門弟子的做法很不喜歡,可魔門教主就在這兒。

誰都不敢多說,怕惹到魔門教主這個瘋女人。

「呵呵,比武切磋,死傷再死難免,沒實力就不要逞能,死了只能怪自己太弱了。」

魔門教主淡淡一笑,像是對周圍所有對她有意見的人說的。

「教主說的是,如果想要進入通天塔,就要有為此付出生命的覺悟。」

步國師也淡淡一笑,根本不在意比武場中出現傷亡。

他眼神淡漠,比武場中的修鍊者在他看來就和螻蟻一樣。

修鍊者盛典是華夏國必須舉辦的儀式,在他看來就和看戲一樣。

「魔門弟子果然名不虛傳,就沖剛剛那個合擊陣法,我想比武場中沒有年輕一輩能接下來吧。」

劍神門門主眼睛一轉,笑眯眯地對魔門教主說道。

對魔門有意見的強者也暗暗點頭,拋開魔門弟子的心狠手辣,只看實力的話,魔門弟子世家弟子強太多。

魔門教主瞥了劍神門門主一眼,根本不理會。

劍門門主只能尷尬地笑了笑,不敢表示絲毫的不滿。

比武場中,散修在世家弟子眼中,就像是塊肥肉,能讓他們盡情展現實力。

除了魔門幾個極端的勢力,一般勢力在散修投降的時候,都會放他們一條生路。

周圍的高台上,坐滿了大陸各大勢力的強者,他們可不敢心狠手辣殺人,給人留下壞印象。

葉秋扭了扭脖子,伸了伸懶腰,拉了拉腿,在打鬥激烈的比武場中,慢悠悠地做起了體操。

「師兄!那兒有一個散修。」

劍神門的弟子指了指葉秋,對身邊的師兄說道。

「呵呵!總算讓我們逮到一個了。」

師兄咧嘴笑了起來,「門主正在高台上看著我們呢!我們可不能給他丟臉,快結陣!」

「可是,師兄,你不覺得奇怪嗎?」

劍神門的弟子打量了一下四周,疑惑地問道,「他不遠處就是天水商會和其他勢力的弟子,可他們沒有一點兒對他出手的意思啊?」

天水商會的弟子早就發現了葉秋,蛇老可是特意吩咐過不能招惹葉秋。

他現在正在高台上看著,要是他們誰去動葉秋,修鍊者盛典結束,蛇老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雖然修鍊者盛典規則變了,他們也不敢去碰葉秋。

而其他的勢力,則是看見葉秋和蛇老還有華夏國公主走得很近。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普通修鍊者?

現在比武場的散修還有那麼多,他們沒有必要去招惹葉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