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天仙途 歷史軍事

盜天仙途 第五百零八章 亞馬遜(下)

作者:荊柯守

本章內容簡介:,棍子一抵,就擋開了這一劍。 希波呂忒踏步前沖,一擊不中,人隨劍行,一個側斬。 「砰」一聲,長劍再次格開,一時間,劍光連綿。 「咦,有點類似大徐的軍中劍術,這就是阿瑞斯所傳?」...

「帕里斯王子,您真是一位英勇戰士,但我們的女戰士心裡很不服氣,想和你在弓箭上再比試一場,不知道王子心意怎麼樣?」

其實裴子云早就看見了幾個長老在商量,這時聽著迪貝亞的話,就清楚了,亞馬遜女人到底是女人,力量上受到壓制,但在弓箭上很厲害,因此在別的項目上輸掉的她們打算在射箭上挽回面子。

裴子云這人最聰明的地方就是到那個山唱那個歌,他可沒有謙虛的想法,這世界這時代更不講究這個,所以一聽到說她們要和他比試弓箭,心裡樂開了花,這不是叫自投羅?

「迪貝亞,我很願意和應該尊敬的亞馬遜射手比賽下射箭。」裴子云說著,有這這話,頓時射箭比賽開始,一位亞馬遜女戰士彎弓搭箭,一箭射了出去。

「噗」

「九環。」

成績很不錯,她連連射箭,成績基本都是九環,只有一箭出現失誤,射中八環,但這也是極好成績了。

只見這女戰士瞪了一眼裴子云。

裴子云心裡一笑上前,拿了弓箭,還未仔細瞄準,一箭就射了出去。

「噗。」

「十環。」又一連串的噗噗聲,仔細一看,盡皆十環。

亞馬遜王國的高層不由人人變色,有些人陰沉著臉,而普通女戰士卻裴子云出色表現歡呼了起來。

「帕里斯王子,單是比賽並不是實戰,我們想來場真實的比試。」射箭比賽輸掉,亞馬遜的女戰士頓覺顏面盡失,請纓要和帕里斯王子比試一場真正武藝。

裴子云露出了笑,這些亞馬遜的女人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迪貝亞走了過來,一臉為難:「帕里斯王子,您也看到了,雖您在賽跑、擲重甚至射箭比賽贏了她們,但她們都不服氣,這些戰士都紛紛要和您比試武藝。」

迪貝亞其實不願意跟裴子云說這個事情,她們雖輸了比賽,但現在這樣沒完沒了和帕里斯王子玩車輪戰,她實在覺得對客人不禮貌,但是拗不過請求。

「迪貝亞,這些都是英勇頑強的戰士,既她們願意和我比試,我倒也願意和她們試下。」裴子云微笑。

「既如此,那就多謝帕里斯王子了,我就去將這個消息告訴她們。」向裴子云微微躬身行禮,以示感謝。

不大一會,在賽場上就圍了一群人觀看雙方比武。

裴子云拿著一根長棍,望著對面一群躍躍欲試的亞馬遜女戰士:「今天比武,我的武器是這棍子,你們可以隨意挑選兵器,誰能把我打倒或奪走我手中的長棍就算我輸,怎麼樣?」

本來裴子云打算說,誰可以在比試中碰到我一下就算輸,但話到嘴又改了口,如果他這樣說的話,這些女戰士估計得炸了鍋,這也太瞧不起人了,就算這樣,不少女戰士還是漲紅了臉。

「哼,我缺的是力量,如果是走大巧不工的力量戰士,我還退讓幾分,你們亞馬遜女戰士力量小,走技巧流,我就是天下無敵——來吧,讓我看看,阿爾忒彌斯和阿瑞斯傳授的武技。」

旗令員發出一聲指令,比武開始。

一位亞馬遜中善使短矛的佼佼者步入了場內,她手中短矛有兩米長,而裴子云手中的長棍只有一米多,在外人看來,武器長度就決定了帕里斯王子要落入下風。

「我叫雅吉達,帕里斯王子,等下我可不會手下留情,你撐不住的話,記得說一聲。」雅吉達的女戰士說著。

裴子云說:「上吧1

雅吉達立刻雙手拿著短矛,全力奔跑著向裴子云沖了過去。

「嘿。」雅吉達衝到離裴子云三米距離時,手中的短矛狠狠的朝著裴子云直刺了過去。

裴子云在雅吉達沖向時,拿著長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有些人都以為他嚇傻了,雅吉達也是這麼認為。

在雅吉達將短矛刺出的一瞬間,裴子云動了,他已經捕捉到了短矛的軌跡,右腳微微朝右前輕輕邁了一步,左腳跟上,雙腳幾乎同時落地,擦著短矛閃過了這一刺。

接著,裴子云手中長棍一掃,雅吉達就飛了出去,落在了三米外,但似乎沒有受太重的傷。

這也是裴子云手下留情。

在雅吉達的眼中,帕里斯王子只輕輕一閃,自己就飛出去了,她都沒搞明白自己是失敗。

「哇。」場外一陣驚嘆聲,實在太震驚了,雅吉達可是她們中相當厲害的戰士,想不到在帕里斯王子手上不過一招。

接下來還有幾個女戰士也不服氣,要和帕里斯王子比試,但都是迅速敗北。

「想不到,這個帕里斯這麼強。」亞馬遜女王彭忒西勒亞暗想著,雖然說神的子孫勝過普通戰士是理所當然的事,但也不至於這樣輕鬆。

公主希波呂忒也不忿帕里斯贏的輕鬆,她拿著一把長劍走到帕里斯對面:「帕里斯王子,我是希波呂忒。」

「哦,是公主殿下,您真的要和我比試嗎?」裴子云似笑非笑的看著希波呂忒說著。

「是的,我們開始吧。」公主希波呂忒不願浪費時間,乾脆就喊了開始,接著,一劍刺了過去,直刺裴子云的心臟,又准又狠。

裴子云不變,棍子一抵,就擋開了這一劍。

希波呂忒踏步前沖,一擊不中,人隨劍行,一個側斬。

「砰」一聲,長劍再次格開,一時間,劍光連綿。

「咦,有點類似大徐的軍中劍術,這就是阿瑞斯所傳?」

希波呂忒的劍法快、狠、准,裡面並沒有不必要的花招,既堂堂正正又殺氣凜然,不過和大徐的軍中劍術相比,雖使的人是希波呂忒,但還能看出,這千錘百鍊、簡潔高效,近乎完美的韻味。

「可惜,希波呂忒到底是公主,沒有經過沙場廝殺,甚至還缺了個盾,這套其實是盾劍合擊才能最大化。」既是軍中劍術,招數不會很多,只是片刻,裴子云立刻瞭然於心。

希波呂忒又一劍刺出,眼前突一花,不見了帕里斯的身影。

一股不算重力道落在了她的身上,使她跌在了地上,一根長棍已抵在了她的咽喉上。

「我輸了。」希波呂忒沮喪的說著。

「你已經很好了。」裴子云笑著把公主希波呂忒攙扶起來:「我太失禮了,美麗的公主,您沒事吧?請原諒我的魯莽1

希波呂忒公主被帕里斯王子扶了起來,驚魂未定獃獃的看著眼前容光煥發的年輕男子,她感覺到了屬於男人的強悍力量。

「帕里斯。」

「帕里斯。」

亞馬遜的女人們呼喊著名字,聲音一浪高過一浪,她們崇拜英雄,帕里斯的比試都勝過了她們,征服了她們的心。

在戰士的歡呼聲中,裴子云露出笑容舉起雙手致意。

這些戰士只管為英雄吶喊、喝彩,至於政治上的事,那是上面的人琢磨的,而崇拜英雄是這個時代所有人的共識。

亞馬遜王國高層本來是向盟友顯示力量,結果變成了帕里斯名聲大震,橫掃亞馬遜無敵,長老們臉色都青了。

「力量上似乎不如赫拉克勒斯,但武技上不比他差,甚至猶有過之。」長老們心情很複雜,把目光投向臉色陰沉的女王。

王妹希波呂忒雖沒有上過幾次戰場,但是也是阿瑞斯的女兒,得的是真傳,她都一敗塗地,很少有人能和帕里斯正面。

為了亞馬遜的尊嚴,只能女王親自下場與帕里斯見個高低,但是這樣的話,又很容易沒有迂迴的餘地。

要是女王都被打敗了,難不成亞馬遜認輸,或撕破盟約,一擁而上,把帕里斯殺了?

那肯定會受到特洛伊瘋狂報復。

可是不戰的話,帕里斯這廝也可太惡了。

就在權衡之間,女王彭忒西勒亞還年輕,就要拿起戰斧,親自下場比試,就在這時,突有號角聲。

亞馬遜眾人頓時鴉雀無聲,一齊看去,這是戰爭號角,意味著有人突襲亞馬遜王國。

一人匆匆進來,稟告:「女王陛下,叛賊和怪獸聯合起來了,此時正向王宮衝鋒而來。」

「叛賊有些什麼人。」女王沉住氣問著。

「叛賊都是那些男奴,還有一隻怪獸一起進攻,至於數量,暫時還沒有搞清楚,只知道大概有幾百。」

「好啊,就知道是這些賤奴,我們應早點把他們消滅。」一位長老咬牙切齒的說著。

聽著這話,裴子云眉緊皺,只見著長老們紛紛去了兵器庫,穿上了盔甲,手持兵器,就要出戰。

此時已有人捧了女王戰甲過來,女王穿上戰甲,拿了戰斧,披掛上陣,跟著她的長老們也躍躍欲試。

而在遠處,烽煙四起,顯有人趁亂縱火。

不時有陣陣慘叫在遠處傳來,聽聲音是女子嗓音,女王彭忒西勒亞臉色陰沉,抓著戰斧手指因太用力,已被她捏的發白。

看到這裡,裴子云出聲:「讓我也去吧,畢竟我們是盟友。」

女王彭忒西勒亞也不意外,微微點頭算是同意了,說著:「帕里斯王子,戰場上小心,有閃失的話,我也不好向特洛伊交代。」

「女王放心就是,我武技可不單單在比賽中能用,戰場上一樣殺敵。」裴子云輕鬆的說著。

女王彭忒西勒亞不再說話,帶著長老們奔赴戰常

希波呂忒公主見著也想跟著去,就在這時,一個女人拉住了她的手:「你不要去,只能遠處看著。」

這個女人帶著面紗,全身瀰漫神秘氣息,只聽她低聲:「雖你命運已經註定,但是還不是時候。」nt

記住手機版址: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