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天王 其他類型

未來天王 第274章 內有猛獸

作者:陳詞懶調

本章內容簡介:這麼小,叫大白?而且,前幾天我們去給一條剛培育出來的大白鯊建檔,那主人也叫那條大白鯊『大白』。」穆托不贊同。 「那就叫小白。」方召又道。 「這麼大,叫小白?」瓦卡寧又不同意了,「雖然海...

整理完捲毛的檔案,瓦卡寧精神一震:「走,我們去看看另外一隻1

雖然被捲毛嚇到,但他們這趟還有另一個重要目標,也是他們編輯部格外看重的。那隻帶外星基因的海蛞蝓,創刊以來第一例,他們得多花些心思。

「漂亮!真漂亮1

瓦卡寧看著水缸里純白的沒有一點雜色的「兔子」,「外形其實跟碎毛盤也有不少差別。」

「畢竟只有一半碎毛盤基因,有差別是肯定的。」穆托說道。

「開始。」瓦卡寧從工具箱里拿出一雙手套,手套上有感測器,會在接觸到海蛞蝓之後將各種檢測數據傳輸。

當然也有其他方式檢測,但選擇這種戴手套的觸摸方法,其實只是因為瓦卡寧想親手摸一摸罷了。

這隻海蛞蝓的檔案,方召已經給他們看過,上面的信息也更詳細,不需要多問,不過……

「名字呢?」穆托看著名字那一項後面的空白,問方召。

「沒齲」方召回道。

方召的回答讓瓦卡寧幾人愣了愣,一般的觀賞魚或者其他淡水、海水觀賞寵物,不取名也說得過去,但眼前這個,全球就這麼一隻,在他們看來,這隻海蛞蝓的珍貴程度比捲毛都要高得多,還能放光,不可能當普通觀賞寵物。

「取個名吧,全球獨一隻呢。」瓦卡寧建議。

方召想想,覺得也是,這隻海蛞蝓其實很聰明,取個名字也好。

「叫大白。」方召道。

「這麼小,叫大白?而且,前幾天我們去給一條剛培育出來的大白鯊建檔,那主人也叫那條大白鯊『大白』。」穆托不贊同。

「那就叫小白。」方召又道。

「這麼大,叫小白?」瓦卡寧又不同意了,「雖然海蛞蝓裡面體型這麼大也有不少,但單就『碎毛盤』這個品種而言,算大了。就算它是帶外星基因的變種碎毛盤,也很大了。」

嚴彪撇嘴,屁事真多!不過水缸里這隻,論體型,提出來還能燉一鍋,不像其他本土碎毛盤海蛞蝓,還不夠塞牙縫。當然,嚴彪也清楚,這些想想就行了,這玩意兒有毒,讓他吃他也不吃。

其實瓦卡寧他們並不是找茬,本意是讓方召多想想,取個更高大上的名字,別跟捲毛那樣,一聽就是隨口取的!

一億多身價的狗,叫「捲毛」?他們聽著都心疼。

看著水缸里的那隻純白的看起來軟和一團的「兔子」,瓦卡寧又心疼了:兔兔這麼可愛,怎麼能取這麼俗的名字?

但再心疼,再有意見,這也是別人家的寵物,最終決定權還是在主人那裡。瓦卡寧有意見只能憋在心裡。

「那就叫刺兔。刺蝟的刺,兔子的兔。」方召道。

瓦卡寧又想勸方召再改,這名字聽著也不得勁,不明真相的還以為刺蝟跟兔子生的。但前面已經否定兩個名字,現在他們再否定主人家給取的名字,就很不禮貌了。

一時間,房間里又安靜下來。

「古代故事裡好像有個什麼動物叫刺兔?」左俞突然道。

「那叫赤菟,是馬名。」方召糾正。

「對,那馬赤兔,所以,既然馬也可以叫『兔』,海蛞蝓也可以啊!我覺得老闆剛才取的名字很好。」左俞說道。

方召本打算解釋,不過想了想,還是不廢話了。等事後再讓左俞自己去查資料。

站在一旁的嚴彪心中暗道:左俞這馬屁拍的!

嚴彪想起了當保鏢第一天,左俞跟他說的話:一名合格的保鏢,可以不聰明,但絕對要忠心,執行起來也簡單——老闆說的都是對的!

這麼一想,嚴彪心中一凜,趕緊附議:「說得對!帶『兔』的不一定是兔子,帶『刺』的不一定是刺蝟,叫刺兔形象深刻,我也覺得很好1老闆說這就叫「兔」,它就叫「兔」,更何況它本來就長得像兔子。

瓦卡寧鄙視:這兩個保鏢真是狗腿!

見穆托看向自己,瓦卡寧咬牙點頭。刺兔就刺兔吧,不然還能咋地?

眼看著名字定下,瓦坎寧盯著水缸,心中嘆氣:寶貝兒,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至少不用跟大白鯊同名。

「它的愛好呢?」穆托問方召。

「吃。」方召道。

「呃……有補充說明嗎?」穆托又問。

「很能吃。」

「……懂了。」

名字取好,穆托又照著方召提供的信息將檔案補充,而瓦卡寧則準備摸一把海蛞蝓,然後讓手套上的感測器記錄一些數據。

兩隻手都戴好手套,檢查了下,手套沒問題,也不漏水,便伸進水缸內,馬上要摸到全球第一隻帶外星基因的混血海蛞蝓,瓦卡寧心潮澎湃,雙眼直直盯著裡面的海蛞蝓。

「它很毒,你要小心。」方召再次提醒。

「要相信,我們是專業的,這次還戴了加厚版手套,感應器也升級,準備充足,不用擔心……」

瓦卡寧話還沒說完,突然感覺手心一陣劇痛。

「啊1

瓦卡寧慘叫一聲。

手套發出嘀嘀的警報聲,但這一切發生太快,瓦卡寧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已經中招。

瓦卡寧快速將手從水缸里抽出來,摘掉手套,就發現整個手掌腫得跟熊似的。

穆托也顧不上記錄檔案信息,看著瓦卡寧那條以肉眼可見速度腫起來的手臂,差點嚇出雞叫聲。

「醫生!我中毒了1瓦卡寧尖叫。

跟過來的另一名獸醫,專治海蛞蝓,以及為被海蛞蝓蟄到的人治療,現在發生狀況,他反應也快,從藥箱里取出各種藥物和診斷工具。

瓦卡寧剛脫手套的時候還只是手掌腫,現在已經蔓延到整條手臂。

「我……我是不是……要截肢?」瓦卡寧整個人都在哆嗦,說出的每個字抖得像要散架似的。他只覺得整條手臂火辣辣地疼,手掌已經失去知覺。

那獸醫看了瓦卡寧手臂的情況之後,嚴肅的神情稍緩,道:「不用,無性命之憂,噴上藥過會兒就消腫了。」

「還要過會兒?」瓦卡寧面色蒼白,不知道是被毒的還是被嚇的。

旁邊的穆托幾人也面帶驚奇,他們可是知道這種針對碎毛盤海蛞蝓的升級版藥物,平時噴上就能消腫的,現在竟然告訴他們還要過會兒?

過會兒是多久?

幾分鐘?幾小時?

「真……真沒事?」瓦卡寧忐忑。

「沒事。」那獸醫說道。雖然不能確定具體需要多久才消腫,但至少能確定並不嚴重,只是看起來嚇人而已。

「不是戴加厚手套了?怎麼還被蟄到?」穆托疑惑,「而且,這毒性也太大了,平時沒有喂有毒飼料吧?」

「方先生,不知能否看看這隻海蛞蝓的飼料?」那獸醫問。

「可以。」方召從下方的柜子里將飼料拿出來,遞過去,「無毒的。」

「我知道,並不是懷疑您。」那獸醫笑得有些尷尬。其實他也知道應該不是飼料的問題,更可能是外星基因的原因,導致毒性也與他們熟知的碎毛盤品種不一樣。

想到什麼,那獸醫又問:「據說你們還在白暨星的時候,雷洲薩羅大少的保鏢被它蟄倒過?」

「是有這事。」方召道。

那獸醫點點頭。這麼一看,今天還真是留情了。如果不是戴了加厚手套,如果方召不是喂的這種溫和飼料,而是喂稍微帶點毒的,估計瓦卡寧就不是只腫一條手臂,極可能有性命之憂!

瓦卡寧張嘴想說什麼,還是憋回去了。另一隻沒被蟄的手朝穆托打了個手勢,穆托在刺兔的檔案上備註一欄寫下:「高危。」

在他們的檔案里,「高危」是「高度危險」的縮寫。

而那獸醫,則將被刺的那隻手套拾起,心中疑惑重重。

這種專用手套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就被刺穿?在旁邊看著,水缸里那隻海蛞蝓身上的「毛」挺軟的,只是在瓦卡寧去摸的時候「炸毛」了,戒備的同時,還表現出了攻擊性。

但也不至於將手套刺穿。到底為什麼?

「方先生,請問你平時接觸它的時候,戴的哪種手套?」那獸醫問。

方召將下方柜子里的手套拿出,就是海水觀賞寵物店賣的那種很普通的手套,他問過刺兔的繁育者丹澤爾教授,這種手套可以使用,但僅限於他本人。這些事情他之前也跟瓦卡寧說過。

一旁的瓦卡寧覺得委屈。他就是看了方召給的手套之後,才卸下戒心的,方召戴的手套那麼薄,他們戴這特製加厚,完全應該是百分百保險,偏偏就被蟄了!

那獸醫看著瓦卡寧取下的那隻手套上難以察覺的極細微的小孔,想不明白。最後也只能解釋為外星基因的原因。

難怪很多外星品種被嚴格控制入境,真的很危險!

穆托在刺兔的檔案備註上,「高危」的後面也加了個「超凶」。

十分鐘后。

瓦卡寧手掌有知覺了,但整條手臂還是腫的,依舊火辣辣的疼,相當難受,他們只能加快建檔速度,也沒再多問其他的。

攝像師拍了照之後,幾人便告辭,他們還得趕去醫院,瓦卡寧的手臂想要徹底消腫,還需用些別的藥物,耽誤太久也不好。

「我們《PET》下一期出來的時候,就會對您家兩隻寵物做出估價,方先生記得關注。」

臨行前,瓦卡寧原本往外走的腳步停下,又轉身對方召道:「還有,方先生,我建議您在門口掛個牌子提醒一下,一般像您家裡這種殺傷力極強的寵物,最好能提醒一下周圍的鄰居或者前來拜訪的客人,以防出現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捲毛牽出去的時候一定要記得拴狗鏈,狗鏈要最結實的那種。」

瓦卡寧的建議,方召採納了。

待幾人離開,方召在門口掛了個牌子:「內有猛獸,非請莫入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