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冊

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冊 2778 花魁(二十一)

作者:棠不吝

本章內容簡介:是,就是這樣。」 結衣不需要做什麼,只需要好好的保重自己,就可以了。 至於其他的,自然由他來承擔。 - 宮宴定在第二天夜幕剛降臨的時候,絡繹不絕的馬車,從皇宮的側門進入...

「結衣,不必再對過去耿耿於懷,你需要看的,是現在以及未來。你看,我們所有人都希望你能好好的,贏棲也是,她一直沒有忘記過你。」

「我知道。」

說到贏棲,蘇葵忍不住低頭,抿嘴笑起來,心情愉悅,「她今日來,怕是想看看,跟我同姓的女子,究竟是誰吧,大概沒想到,卻收穫了一個巨大的意外。」

「是意外之喜。」重墨矯正她的話。

「對,是喜。」

離開了醉盈樓,離開了那個地方,以後,她大概不會有機會再見到那些曾經的「恩客」,也不想再見到。

性格,也在逐漸變得開朗,她清楚,這一切,都是因為有眼前人的存在。

他總是恰如其分的站在她的背後,為她安排好所有的事情。生怕她在這裡住的不習慣,甚至把院子,改成了她在朝府的時候,閨房的樣子。

還有那座小亭子——

都是他在做準備,說不感動,都是假的。

「謝謝你,墨哥哥。」

重墨沉默了一瞬,垂眸便可以望進女子哪怕掩飾去了容貌,也無法遮掩的明亮雙眸。

黑白分明的眼仁,黑色佔據大半,讓她的眼睛,看上去黑白分明,也許是室內的空氣太過溫暖,讓她的眼圈發紅,眼瞳霧蒙蒙的。

抑制不住心內的貪念,修長的指背,輕輕貼著她的臉頰摩挲,夜色里,重墨聲音似乎格外低沉,「如果真的要謝的話,不如結衣喚我阿墨可好?」

「阿……墨?」

「對,」重墨眸子微亮,「結衣再喊一次聽聽?」

「阿墨嗎?」

蘇葵很奇怪,這個答謝,未免也太小了吧,「就這樣?」她歪著腦袋,一臉的不解。

「是,就是這樣。」

結衣不需要做什麼,只需要好好的保重自己,就可以了。

至於其他的,自然由他來承擔。

-

宮宴定在第二天夜幕剛降臨的時候,絡繹不絕的馬車,從皇宮的側門進入,至於正門,則只有皇帝,才能通行。

無數的人和事,總會跟著時間而發生變化。

至於現在,再回首,蘇葵看到,有曾經的老面孔,也有,她不甚熟悉的陌生面孔。

贏棲早就等不及,親自到門外等她。

見到國師府的馬車,立馬眼睛一亮,蹭蹭蹭的跑過來。也不用蘇葵下去,她自覺的爬了上去,與蘇葵同行。

第一眼,贏棲看到裡面竟然坐了個陌生的女子,嚇了一跳,有些失望。

蘇葵含笑,靜靜的等她反應過來。

贏棲有些迷糊,「你……是……」

「朝姐姐?」她試探的喊了一聲,其實她也不太肯定。

這個人的長相完全變了一個人,但氣質與眼神,她卻再熟悉不過。

「棲兒真厲害,這都被你看穿了?」

「嘻嘻!姐姐才厲害,這是易容?是墨哥哥幫你弄的吧?他這一手,我一直求他教我呢1贏棲忍不住嘀咕,湊到蘇葵跟前左看右看。

可惜蘇葵完全不吃她這一套,懶洋洋的斜睨她,沒好氣道:「學會了,讓你可以更好的胡作非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