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咒 都市言情

天咒 第七百七十六章 穹血谷

作者:納蘭坤

本章內容簡介:血谷,倒也名不虛傳。 在穹血谷外圍,有一座規模不算小的城鎮,顯然平時去穹血谷獵殺血獸的鬼族都會集中在這裡,相當於一個補給、交易點。 牧易並未進城,只是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隨後一步邁出,...

隨後兩天,牧易一直都沒有離開客棧,雖然冥河之魅的精華已經全部用光,但他仍舊在一遍又一遍的打磨著體內的力量,再加上境界遠遠超過修為,自然也就不存在什麼境界不穩的跡象。

這天,諦聽府那名曾經接到牧易的老者上門,看他臉上輕鬆的模樣,顯然已經有了消息。

「見過大人。」老者恭敬的對著牧易行了一禮,不管在什麼時候,實力都是至關重要,雖然看似他們都是王者境,但老者卻很清楚,王者境一重天跟八重天之間的差別到底有多大。

毫不客氣的說,牧易若是想他,只是彈指之間的事情,面對這等絕世強者,不管怎麼恭敬,都不會是錯。

「可是有了血手王的消息?」牧易看著老者問道。

「正是。」老者點點頭,隨後繼續說道:「根據我諦聽府探查,已經基本鎖定了血君王閉關的地方,血君王出身鬼族某個小家族,只不過後來家族發生變故,被人毀滅,唯有血君王逃出去,一直等其成為七重天後,才將敵人盡數斬殺,而血君王也是那時真正成名。

後來根據調查,血君王之所以能夠達到七重天,是發現了一處上古強者留下的密藏,之前也曾有人打過這密藏的主意,不過那密藏隱藏極深,再加上血君王實力強橫,倒也讓他佔據了下來。

此次,血君王便有很大的可能在那密藏之地閉關,而那密藏的位置就在穹血谷,這是關於穹血谷的地圖,至於血君王所在大體範圍已經標註出來,為了怕驚擾到對方,我諦聽府的人沒敢繼續靠近,一切還聽憑大人吩咐。」

「嗯,你等不用行動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吧。」牧易點點脫,接過老者遞來的地圖,隨意掃了一眼,便將上面的內容全部記住,他也明白,像血君王那等八重天強者,想要閉關的話,不可能不會設置一些警戒。

而諦聽府的人顯然不可能派出八重天或者以上的強者,這樣一來,如果貿然靠近,很容易打草驚蛇,所以自然還是由他自己去最好,即便到時候對方發現了他,他相信對方也逃不掉。

「這穹血谷是什麼地方?有何隱秘之處?」牧易又隨意的問了一句。

「穹血谷乃是陰間一處特殊之地,那裡是一片綿延三千里的巨大山谷,裡面的石頭,樹木,全都是紅色,如同被血染紅,傳聞那裡當年的天被撕裂過,流下的血形成了那片山谷,所以才叫穹血谷。

穹血谷中生存著一些強大的血獸,體內精血可以提升修為,平時不少鬼族都會去那裡獵殺血獸,不過越是往深處,血獸就越是強大,傳言那最深處有一頭實力達到准帝的血獸皇,不過一切只是傳聞,至今還未被證實,血君王所居之地,就已經靠近穹血谷深處了,所以他如果閉關,肯定會在那裡,因為那裡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老者一五一十,沒有絲毫隱瞞的說道,而對於牧易居然不知道穹血谷,也沒有露出半點驚訝的表情,甚至早就知道牧易會過問穹血谷的消息。

「穹血谷,血獸?很好。」牧易點點頭,正好他缺少燈油,這些血獸相信完全可以滿足薪燈的需求,如果能夠獵殺到一些血獸王,功效自然更好,甚至還可以繼續提升他的修為。

至於血獸皇就算了,那可是相當於准帝,半聖級別的存在,他現在可還沒活夠呢,自然不敢去招惹那等存在,空有境界可不等於實力。

在老者離去后,牧易也離開了鬼淵城,此地距離穹血谷差不多有萬里之遙,不過牧易直接撕裂虛空,在虛空中趕路,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很快便來到穹血谷外圍。

站在半空遠遠望去,只見無盡血氣衝天而起,將半邊天空都染成了紅色,也難怪會叫穹血谷,倒也名不虛傳。

在穹血谷外圍,有一座規模不算小的城鎮,顯然平時去穹血谷獵殺血獸的鬼族都會集中在這裡,相當於一個補給、交易點。

牧易並未進城,只是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隨後一步邁出,直接進入穹血谷中。

「看,又有王者境的強者來了。」

「可惜太快,沒能看清楚是哪位大人。」

「我等何時才能達到王者境?」

「既然有王者境的強者入谷,我等不妨也跟著進去吧,說不定還能撿到一些好處。」

牧易雖然只是在半空站了幾息的時間,卻也已經驚動了下面城鎮中不少鬼族,甚至明顯有人已經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而且這種事情在這裡也很平常,不時也會有王者境的強者進入穹血谷。

而每次王者境的強者進入,都意味著會有一場屠戮,當然,穹血谷中一些強大的血獸,甚至是血獸王也會出現,不知道會有多少血獸跟著遭殃,這個時候,往往會有不少鬼族高手跟著進去,撿便宜。

在外面城鎮漸漸掀起波瀾的時候,牧易已經深入穹血谷,有諦聽府提供的地圖,倒也不用擔心找不到地方,不夠牧易並且直接殺過去,而是當感覺到腳下的血獸已經達到相當於凝聚了道種的強度之後,便落在地面,開始步行,只要遇到血獸,他都會彈出一點火星,將其引燃,焚燒成灰,至於血獸的精華,自然被南明離火帶回薪燈。

所以慢慢的,薪燈中的燈油又開始增加起來。

雖然牧易步行,但速度卻絲毫不慢,每一步跨出,少則幾里,多則數十里,看上去跟縮地成寸沒什麼兩樣,實際上,圓滿之上的禹步,想要做到這點很輕鬆,甚至牧易若是願意,單純以步法就可以引動天地之力,形成封鎮。

不過以他現在的實力,真要想做到這一步,卻壓根就用不著這麼麻煩,所以禹步在他看來,也就是趕路而已。

正如諦聽府那名老者所言,這裡的一切都是血色的,包括河流,看上去就像是流淌的鮮血一般,而血獸,基本都是奇形怪狀,模樣兇狠,最大的能力就是引動別人體內的鮮血,同時肉體力量強大。

但這些,在牧易眼裡,彈指間,灰飛煙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