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軍嫂是女仙 散文詩詞

重生軍嫂是女仙 第三二二章 插入額頭的針

作者:穎狐玉禾

本章內容簡介:以說現在整個華夏除了秦隊長的特殊部門以外,我這裡是最有保障的了。一會兒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整個安保部門在我的命令下會在後方全力提供支援,就連金老都願意協助,你千萬不要有顧慮。」 蘇靈瑤現在可以...

洗個澡很快,就是搓背的會後因為有點疼,所以小心了些。重新把備用的和之前一模一樣的黑色運動套裝穿好,濕著頭髮戴上眼鏡以及口罩,就和秦冽前往主樓後面的那棟樓地下。

一路去的時候,秦冽想要扶她,因為腿又被割了開來,以至於她現在的傷口就跟新的一樣,所以走路的時候有點兒瘸。拒絕了某人好意,她現在性別在戰委會裡暴露了,那麼自己和他就有了「男女之別」,這樣在外面扶來扶去的想什麼樣子,別人可不像金老那樣可以公開他倆的關係,所以還是離得遠一些比較好。

儘管如此,秦冽還是在她身後跟著,一是這個位置可以聞到老婆頭髮上傳來的清香,二是萬一她瘸倒了,去接的時候也方便些。只能說關心則亂,他在這樣判斷的時候也不想想堂堂靈瑤長老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小傷就倒?!根本不存在來著。

就這樣一路瘸到了那棟比較矮小但很新的樓下,李達剛也正在門口等著。

在蘇靈瑤的神識中,這樓比旁邊安置有醫務室的專門用來歸置物品的倉儲建築也沒什麼區別,只是這裡面安放的是更加高級和精密的儀器罷了,而且越往上就巨大,同一般的安放順序直接就是反過來的!

一般來說,即便是個倉庫,為了運送方便,肯定是將不好搬動的東西歸置在距離門口越近的地方越好,以減少磕磕碰碰的不必要損失,哪裡會像這裡,看上去像是不怕麻煩似的。

不過這不管她的事,說不定人家有自己的理由,她需要關注的則又是地下!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就發現華夏很多部門的地下都會修築工事,不同於民宅以及商用建築以及公共設施是最近才開始往地下發展,這些部門的地下工事都是完成了有一段時間。如果這種建築是專門用來防備突髮狀況的,那各個部門裡的默契也未免太好了吧。

她在李達剛的帶領下通過重重檢查和授權才進入這一處屬於戰委會正兒八經的地下基地。李達剛剛才從遠處見她披散著長發,也只不過瞟了兩眼,證明保羅科特的說辭以後就再沒關注。

此時走入地下基地才正式給她介紹,「先生,這裡是我們部門最為核心的設施,同時也是保密級別以及安全級別最高的地方,不但設置有安全屋,還有各種高精強度的實驗室,可以說現在整個華夏除了秦隊長的特殊部門以外,我這裡是最有保障的了。一會兒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整個安保部門在我的命令下會在後方全力提供支援,就連金老都願意協助,你千萬不要有顧慮。」

蘇靈瑤現在可以說半個身份已經公開,再讓他們叫「先生先生」這樣的尊稱實在彆扭,沒有回答李達剛的話,反而對李達剛說:「李委員長,如果不介意,你直接叫我小瑤就好,以前不方便所以只能恬為這樣的稱呼,現在既然已經知道我的情況,在這麼叫就不合適了。」

李達剛彷彿知道蘇靈瑤會這樣說似的,居然微笑著點點頭,和她之間彷彿已經沒有什麼客套,很欣然就接受了這個提議,開始「小瑤小瑤」的叫得勤快。

「行,這樣確實舒服一些,那麼這邊地下的情況就交給小瑤你,那些人都已經給你放在裡邊兒了,有事就問小王。我還得回去繼續指揮,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花旗國使館那邊一定會來找麻煩,光靠老吳一個人可應付不了那幫人。」

一邊說著,一行三人就已經來到地下二層的正式入口。他說完以後,只對秦冽點了點頭,自己又轉頭乘坐剛才送三人下來的電梯又走了。

蘇靈瑤和秦冽拿著李達剛留下的一張卡片在左邊嵌入水泥牆內的儀器上一掃,儀器紅色的指示燈便成了綠色,與此同時,頭頂的一台監控就朝他倆跟了過來。

蘇靈瑤和秦冽相當有經驗的抬頭看監控,那是一台高級的臉部識別裝置,非但能夠讓安保室里的安保小哥們看見兩人,內部程序還能自動比對人類五官,調出資料核查,再按照安全級別判斷是否有權利進入這裡,並且將兩人的行程實時記錄,以待將來查詢。

門居然是從上往下跟閘門一樣設計的,等待高級程序通過了兩人的訪問請求以後,這扇看起來明明有兩副門板從中間鎖住的「塑板」大門居然就往上升了起來。兩人往前走了幾步抬頭一看,好傢夥,原來表面的圖案只是用來迷惑,真正的閘門有四十厘米厚!而且絕對不會讓人懷疑它到底會有多重!這要是砸下來,就是蘇靈瑤只怕一時間都會扛不住,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呀!

走進去以後,隱藏的射線自動檢測他倆進入安全區域,閘門便又落下。以兩人的耳力才堪堪聽到內部機括的聲音,印證了他倆剛才的猜想。

「這個戰委會,真是比我的特殊部門還要會玩。這扇門也不知道是誰這麼惡趣味,居然還搞這麼一出迷惑人的把戲,如果不是今天見到,萬一冒然闖來,就是我那隊人單是這扇門都能吃上一個不小的虧。」

秦冽回身看著看著就頗有意思的調侃了一句,這話讓身處安保室中的安保小哥2、3、4號汗顏不已,因為這個奇葩的想象就是他們的1號搞出來的。搞這玩意兒的時候從來不苟言笑的1號居然同技術宅小哥們笑得相當猥瑣,豬都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哎~

過了閘門裡面的設置也就大同小異了,同地下住所一樣,一條長長的走廊兩邊全是房間。走廊上和房間里恨不得裝滿監控,只是房間的設置就不同與地下住所那種臨時改建給人睡覺的地方,而是全部安上超強化玻璃!

這些玻璃門也同走廊他倆剛剛走過的門一樣從上往下關!關閉之後別說聲音,就是空氣都無法流通。房間裡面的空氣全是深埋於房間最裡面那面牆后的設備提供,擁有非常細密的過濾系統,凡是從地面提供進來或是交換出去的空氣都要經過濾塵滅菌濕潤,必要的時候還能自制氧氣,就是防備這裡出現空氣傳播的事故,散布出去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廁所也是獨立設置,供水系統等同於空氣交換系統標準。最神奇的是,玻璃門這面挨著走廊的牆還是可以隨意變化的!它們的設計同樣像是閘門,可確實能夠前後移動分成幾段升起的裝置。據後來王釗陽介紹,這種設計是為了方便一些大型設備的搬運,畢竟門就這麼點大,可這處基地本來的設計確是全能型。

蘇靈瑤盯著這些房間看了很久,好不容易才在距離這條走廊後面很遠的地方發現了一台深埋於地皮里的超大型升降機!原來,上面的主樓果然就是掩人耳目的倉庫,而最高樓層的大型設備可以依靠這種升降機進行調運。

然後在這些大型設備中則混有大量的武器,以她對現代地球的無知,自然無法判斷這些武器的參數,只知道這種武器很大很重,但位置擺放得則很微妙。看著雜在不相干的設備中間,其實它們周圍一定能夠找出一條可以讓其通過的空檔。

老實說戰委會奇葩的地方很多,如果說特應局是追求設計上的過度,戰委會就彷彿是一群天才兒童雜亂無章的設計柔和,對她這個常年在廣清門中跟著設置各種護山大陣的修士來說,這種設置簡直不能忍。

金九針從其中一間房裡突然跑了出來,鼻樑上還架著一副老花眼鏡。

「哎呦我說你倆可算來了,快來快來!那些活的死的的人我都查了一遍了,還真有奇怪的地方1他朝著兩人招招手,說完后又一頭扎進了門裡。

蘇靈瑤和秦冽走過去,進門以後看到兩排十個帶著自動步槍的特工分列房間兩邊,王釗陽則在中間皺著眉頭看著一個額頭上插著一根針的一具果屍。聽到腳步聲他抬起頭,看到蘇靈瑤披散的長發,眼神自然變化了一下,但和李達剛一樣並沒有再多的反應,因為蘇靈瑤的性別對於他倆來說沒有任何區別。於是朝著兩人點了個頭算是打了招呼以後,就又低頭看了過去。

照理來說人類的額骨是完美的一整塊,並沒有任何縫隙,然後額骨外面包裹有肌肉和皮膚,厚度也僅大約一公分到一點五公分左右,所以中醫在使用針灸的時候,如果需要扎取額頭穴位,一般都會使用短針,可這具果屍額頭上面的針從針把的長度就可以判斷它是一根長針,區別在於它相當細軟,此刻即便露在外頭的部分除去針把也僅只兩公分,可它卻在重力作用下彎曲一邊,可見其有多細軟。

最詭異的也在這裡,長針一般就有五公分的長度,而露在外面兩公分,那就說明有三公分被扎入了皮下。可人類額頭皮下一點五公分之後就是一塊骨頭,這針多餘的一半又是怎麼扎進去的呢?!

蘇靈瑤當即也對此產生了興趣,難怪金老在門口說發現奇怪的地方,就光這一項可就真夠奇怪的了!要知道無論何時,人類額頭上出現這種情況一般可都不是什麼好事。

秦冽雖然不懂人體解破學,也沒有蘇靈瑤這樣豐富的人體觀察經驗,但並不妨礙他從王釗陽以及金老身上觀察到他們的注視點。現在就連老婆都湊過去了,眼珠一轉就也觀察到了那針的異常。

他跟在蘇靈瑤屁股後頭,就像蘇靈瑤的一根尾巴似的也在屍體邊蹲下,聽老婆和金老在那兒討論。

「金老是怎麼發現此人額頭的細縫的?」蘇靈瑤用她敏感的手指按壓了一下插針的周圍皮膚組織,立刻就知道為什麼針能夠埋進去的原因。

金老一拍大腿0嗨!我哪是發現的呀!我拿針出來的時候這人還沒死呢!我是打算行針救人來著,哪知道這第一針下去就這樣了!然後沒過多久他也就咽了氣。你別看這人現在整個顏色發青像是死了幾小時,可實際上他咽氣也就五分鐘1

這麼奇怪?!蘇靈瑤聽完金老頗為驚悚的描述,看著這具屍體的眼神也變了。不過不著急查看已經死的,隔壁房間里還有被看押起來的活的,活的肯定要更有追查價值,她真的很想知道這些人到底是不是那妖邪派來的!

找王釗陽耳語了幾句,王釗陽立馬就明白該做什麼。只見他站起身來離開,沒一會兒隔壁就傳來轟隆隆的聲響。原來是王釗陽為了能夠讓蘇靈瑤文化的時候方便點,動用了控制中心,將那間原本關押唯二活著的偽道派人士牢房牆面就朝里推進了一半,使得那兩人即便緊貼最裡面的牆,也在玻璃門前毫無隱私。

「師父,可以了。」王釗陽回來后就對蘇靈瑤點頭,然後自己讓在了門框上,等待蘇靈瑤一起過去。

現在蘇靈瑤在哪裡秦冽就在哪裡。她站起身來秦冽小尾巴自然也站起身來,一句話都不說甚至連呼吸都快沒了,彷彿真的就只是一根尾巴似的,絕無廢話,只要讓他跟著就行。

蘇靈瑤和秦冽之間總有種無言的默契,她明白秦冽這麼做就是在擔心自己,他的意思是「我不管你帶傷做什麼,但總得有親近的人照顧照顧」,而且能讓他獻殷勤的機會本就少之又少,現在「假公濟私」能粘一塊兒,在這種情況下蘇靈瑤也就默認了他任何的「狗皮膏藥」一樣的行為。

有這種設施就是方便,三人往門前一站,在這樣的距離下說話,就跟面對面交流也沒多大差別了。王釗陽還把房間里的燈光調得賊亮,將兩人哪怕是縮成球一樣的身體都照的絲毫沒有黑暗的地方,與審訊室的差別也就少了中間那一張桌子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