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真仙 武俠修真

幽冥真仙 第470章 都是騙子

作者:涼水面

本章內容簡介:劃破天際,盡顯危危之相。 「這金龍魚三相法鐘的三塊殘片之上,各自封印著**魚祖獸之魂。眼下,它們三個魂魄已經呈現出失控之勢,法鍾崩潰就在眼前。即便你我可以僥倖逃過,你的幾位朋友也未必能躲過法寶...

金龍魚三相法鍾早已膨脹到幾百丈大小,遮天蔽日,金光燦燦,耀華天海之間,如同一座懸在高空中的巨大金山,法寶之威撼動天地。

此時,藉助金貂蟠桃利用九幽之光破壞了金光結界穩定的空檔,徐陽和鬼谷長陽二人趁機祭出大招,全力合擊。

巨大的法鍾異常不穩定起來。

本就是三片殘片捏合到一起組成的法鍾,外表呈現出原本三片的裂痕。更嚴重的是,在法鐘表面來回遊走的三條金龍魚竟然互相頂撞起來。

之前一起暢遊的它們,變得陌生且充滿敵意。怒目撩須,每每用有力的尾巴互相抽打,用強壯的嘴巴互相頂撞,好似三頭神獸在爭奪領地一般,並接連傳出與之前不同的,刺耳難聽的鐘鳴聲。

隨著時間的推移,法鐘表面竄出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金色靈壓,如肆虐的鞭子抽打地虛空啪啪作響,並伴有蛛網般的金色電弧劃破天際,盡顯危危之相。

「這金龍魚三相法鐘的三塊殘片之上,各自封印著**魚祖獸之魂。眼下,它們三個魂魄已經呈現出失控之勢,法鍾崩潰就在眼前。即便你我可以僥倖逃過,你的幾位朋友也未必能躲過法寶爆裂之劫。不如我們之間的爭鬥就此作罷,制止法鐘的崩潰,如何?」正在和綠衣女童纏鬥的東海大皇帝眼神中露出慌張之色,大聲提醒道。

綠衣女童聞言,默不作聲,沒有表示發對,似乎是同意了東海大皇帝的觀點。

二者的攻勢同時收斂,金叉和黑白劍互相一架,當地一聲,金光四濺中,二人的身形乍然分開,各自後退出十丈開外。

方才站穩的東海大皇帝擔心的看了看正在遠離岸邊的遠征船隊的船隻。眉頭緊皺,擔心道:「如此距離,還不夠安全。法鍾自爆,整個封冥淵都會被沉入海底,而距離太近的整支船隊恐怕也會陪葬。我的幾個兒子都有傷在身,後果不堪設想。」

想到這裡,東海大皇帝不再猶豫,大聲命令道:「三位將軍,快快收回法寶,不然法寶爆裂,此地危矣。」

正全神貫注操控法鐘的博羅,兀焰,呼嵐三人聞言,連忙回應道:「遵命。」

三人正進退兩難,聽到東海大皇帝的話,頓時鬆了一口氣。三人不惜動用附靈之術,以消耗壽元的代價全力催動三相法鍾,此刻早已身心俱疲。

「收1

「收1

「收1

三位金甲將軍齊聲喊道,同時掐動收回法寶的手櫻

「什麼?法訣不靈?」紅髮兀焰大聲疑問道。

「怎麼搞的,難道我們之間誰的法訣錯了?」呼嵐焦急道。

「不大可能,再試一次。」博羅雙眼一眯,大聲篤定道。

一刻不停,三位金甲將軍互相溝通神識,動作整齊劃一的再次掐動收回法鐘的手印,三道金光從三人的指尖上彈出,落在高空中的法鍾之上。

「嗡1

法鍾微微旋轉,但片刻后,依然沒有收回的動作。

「不好,連神識都無法探入,不知其中出現了什麼狀況?」紅髮兀焰更加焦急道。

「我現在連通靈獸都聯繫不上,這,這是為何?」呼嵐明顯已經有些亂了分寸。

博羅沒有作聲,試著溝通自己附靈在法鍾之上的金甲八爪海狗,放出的神識卻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全無蹤影。

「大家不要慌,現在可以肯定,三隻通靈獸的魂體至少沒有崩潰。我們再想想辦法。」心細的博羅判斷道。

聽博羅這麼一說,呼嵐和兀焰二人才勉強冷靜了一些。

事實上,並不是每一個道明境修士都可以成功施展通靈術,召喚來強大的異界真靈為己所用。首先,道明境修士要找到和自己功體屬性匹配,且戰力強大的通靈獸,本就十分困難。其次,這些強大的通靈獸往往都存在於本界面的神秘空間或者異界空間中,要通過神遊溝通之法,並用自己的魂力不斷餵養通靈獸。這時間可能是一個月,也可能是半年,更多時候是幾十年。最後,道明境修士本人得到通靈獸的認可后,才可以簽訂靈契,成功召喚通靈獸。而往往道明境修士辛苦餵養了通靈獸幾十載,卻得不到通靈獸的認可,只能是白白浪費了時間。

而且,一旦通靈獸在戰鬥中死亡,主人就無法在和相同種類的通靈獸重新簽訂契約。再想找到其它通靈獸為己所用,那就要付出比之前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了。修真之人,隨著修為的增加,壽元也會大幅度提升。但沒有一個人願意浪費自己的時間,利用現有的時間,不斷突破,追求長生,是每一位修真之人的終極目標。雖然,他們之中極少有人能破界飛升。損失通靈獸,就等同於損失時間和壽元。所以,擁有通靈獸的道明境修士都十分看重和珍惜它們。

而今次博羅,呼嵐和兀焰三位金甲將軍召喚出各自的通靈獸,並將它們附靈在法寶之上,捆綁的還有自己的壽元。如果三隻通靈獸死亡,不但會失去它們,而且會自身壽元大損。這是他們不願見到的結果。

此刻,三位金甲將軍的神識也不能進入到金光結界之中。至於其中徐陽等人的狀況,根本無從知曉。

「大概是法寶的內部遭受攻擊,導致法寶不穩定,才使得我們的收回法訣無效。」博羅將軍眉頭緊皺,心中急速計算著。

「三位將軍不要慌,多半是法寶釋放出的結界內的衝突太過激烈導致。」遠處的東海大皇帝及時傳音提醒道。

博羅聞言,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連忙大聲說道:「綠衣仙子,閣下可有辦法通知金光結界內的徐陽和鬼谷長陽二人停下攻擊,否則,我們是無法收回這天上的金龍魚三相法鐘的。」

「是這樣嗎?」綠衣女童聞言后回答道。

但此刻,她的神識也是沒有辦法進入到結界內半分的,不由得眉頭皺了一下。

片刻后,綠衣女童眼睛一亮,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

「險些忘了,那鬼谷長陽還在裡面,我可以試著通知他。」綠衣女童心中這般想著,玉手掐出法訣,指尖在虛空中來回勾勒。

下一刻,一條寸許大小,白白胖胖,肉肉軟軟的冥蠶憑空乍現。

綠衣女童朱唇微啟,朝著冥蠶光影低語了幾句。

然後,單手朝著那白肉軟的小傢伙一點。

一團銀光閃爍,白肉軟不見了蹤影。

於此同時,正在金光結界中與妖刀雨夜合二為一的鬼谷長陽,耳畔突然傳來熟悉地細微聲:「請你二人先行停止攻擊,天上的法寶已處在崩潰邊緣,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會受到衝擊,尤其是正在療傷的柳海雨和雲巧兒。我已和東海大皇帝一方達成共識,暫時停手。」

聲音無她,正是綠衣女童的音色。

聞言后,鬼谷長陽立刻將這信息傳遞給一旁的徐陽道:「徐陽師弟,綠衣小姐姐剛剛傳音,讓你我暫時罷手。說是天上的法鍾即將崩潰,會危及這裡的所有人。重要的是柳海雨和雲巧兒正在療傷,幾乎沒有防禦之力。」

「既然如此,我們先停下攻擊片刻,看看接下來事情會如何發展。」情況緊急,不容多想,徐陽大聲回答道。

只見,高空中刀鋒化形的灰鱗蛟一閃,猛然縮小,一團灰色雨霧中,現出鬼谷長陽的本體。此刻的他手中握著妖刀,顯得有些氣喘吁吁。而他腦海的頭髮中,有一根銀絲飛落。

這根銀絲正是綠衣女童在幽風山拘禁鬼谷長陽時,悄悄施法附著在其身上的,後來他們之間成為朋友,也就淡忘了了此事。

這時,鬼谷長陽的本體還懸在高空之上,而且距離天上的法鍾距離太近。不等其喘息片刻,法鐘口中湧出來的金龍魚光影就如同一架架金色戰車般衝擊而來。

「。」

鬼谷長陽連忙揮動手中妖刀,接連劈出飛卷的刀鋒,將那些靠近的金龍魚光影一一擊潰。

而身在下方的徐陽單手一招,化身黑鱗蛟的四幻長棍變回本來模樣回到了他的手中。與其一同的轉輪焰靈,金烏佛火焰靈,藍水焰靈化作三色流火在其手腕處一繞,便重新回到了他的紫府空間中。

「鬼谷師兄小心。」徐陽高喊著,背後有火翼展開。

雙翼飛卷,徐陽拎著四幻長棍飛天而起,朝著鬼谷長陽的所在沖了上去。

一路上,徐陽手中的四幻長棍舞動如車輪,呼呼作響,橫掃周圍百丈。那些金龍魚光影如同撞在銅牆鐵壁之上,紛紛崩潰成滿天金星,沒有一條可以落下。

金光結界內,徐陽和鬼谷長陽二人轉攻為守。

於此同時,原本過分狂暴的金鐘立刻有所反應,肆虐的電弧少了許多,表面的裂痕也可開始漸漸癒合。那三條正在爭鬥的金龍魚祖獸光影也各自游開。

下方的三位金甲將軍一直注視著天上法鐘的情況。

見到情況好轉,博羅立刻大聲道:「快,就是此刻,我們收回法鍾。」

三位金甲將軍再次齊齊催動法訣,那高空中的百丈法鍾這一次果然溫順了許多。在三人法訣的引導下,飛速旋轉著變校

「」地一聲,變成原本的三塊法寶殘片,分別回到了博羅,兀焰和呼嵐的手中。

而他們的三隻通靈獸的本體也同時呈現在高空中。

狀如章魚,體表布滿金鱗的金甲八足海狗。

身軀修長如魚,腹下卻生有短小的四肢,皮膚表面布滿了一道道火紅皸裂的岩漿古魚。

背後生有一對薄翼的風暴烏賊。

此時,三隻巨大通靈獸的恐怖眼神正盯著下方氣喘吁吁的徐陽等人。而博羅,兀焰和呼嵐三人亦現出同樣的目光,他們的臉上現出了邪笑。

「機不可失,出手1

隨著博羅一聲高喊,三位金甲將軍一同催動自己的通靈獸對下方剛剛逃過法陣之危的徐陽,鬼谷長陽等人發動了攻擊。

而此時的徐陽和鬼谷長陽,由於主動停止攻擊,又要保護下方的柳海雨和雲巧兒,難免受到了金龍魚光影的衝擊,疲憊不堪的二人,萬萬沒想到,三位金甲將軍會在第一時間對他們出手。

遠處的綠衣女童見狀,怒斥道:「東海大皇宮裡的人都是騙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