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二十章 年禮

作者:晴時有雨  |  更新時間:2017-11-15 10:23  |  字數:4629字

很多人家家世一般,卻會將自家有幾分姿色的女兒送進宮去做宮女。因為,在那個地方她們才最接近權利,她們才有機會成為那個最有權勢之人的女人,但是這些少女絕大部分連皇上的面都沒有見過。

因為那個在權利頂峰的男子,身邊簇擁的著不計其數家世不凡,且各具特點的美貌嬪妃,哪裡還有多餘的目光來看出身卑微的宮女呢。

所以,大部分沒有背景的宮女除了終身伺候主子,並沒有別的選擇,直到青春逝去昭華不在才會被放出宮。

不過千萬不要以為,出宮後她們就得到了自由,因為很多噩夢才剛剛開始。

出宮後她們很少能回到以前的家裡,因為她們的父母皆年邁,兄弟家裡也沒有誰會想要養這些眼高手低的姑奶奶。所以她們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

第一條路就是找個人嫁了。可是二十五歲的女人想要嫁做正室是不太可能,好在在主子們的熏陶下,宮女們的姿色氣質都比普通的同齡女人強上許多,做個小妾倒是綽綽有餘。

只是,她們上頭有主母壓著,下頭有更年輕貌美的妾侍爭寵,想要幸福美滿只怕比登天還難。

第二條路就是賣身去青樓,因為那裡是一個沒有人會在乎年齡出身的地方。只要有足夠的姿色和手段,就可以在那裡生存下去。宮女們平時看多了宮裡面的娘娘爭寵,多少也是學會了一些勾搭人的手段。

可是年齡還是一個無法忽視的問題,但凡是個男人都想要找個年輕一點的陪自己,所以她們在青樓裡面的地位也不怎麼樣。在那樣一個地方生存,還時時招不到顧客,有的時候,那樣的日子比起在宮裡還要難過,很多的人承受不住便自殺了。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會這麼悲慘,總有一些人有獨特的韻味可以留住自己的恩客,再找個機會把自己嫁出去,當然也只能為妾。

有極個別幸運的人因為伺候過地位不凡的主子,會被官宦人家請去做自家女孩兒的教養嬤嬤。她們的一生倒也還算平安,只是一輩子都在伺候人。

當然也有第三條路,就是在宮中攢夠足夠下半輩子花銷的銀子。出了宮後,再做些小買賣養活自己,只是這樣的日子,註定了孤苦一生。

都是些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可憐人,在見識過富貴奢華後自然不想再被踩入泥潭,有些許機會,就會拼了命的想要牢牢抓住。

清影心中微嘆,卻沒有將這些話說給花憐月聽。因為除了徒增煩惱外,一點用都沒有。

看了一會話本子,花憐月漸漸覺得有些疲憊。於是推開緊閉的窗欞望了出去,滿目斑駁的蒼翠薄黃,偶有幾朵不懼嚴寒的野菊,從枯葉中探出頭來隨風搖曳。明亮卻無甚溫度的陽光透過稀疏的枝椏,在平整的青石板路上投下支離破碎的光斑。

最近經歷的死亡實在太多,眼前的平靜就變得無比珍貴,一點一點的驅除著她心頭殘留的那些血腥與凄惶。

寂靜忽然被一陣歡快的腳步聲打破,一個稚嫩的童聲在呼喝:「師娘,你快些!」

緊接著,是一個柔媚卻透著慈祥笑意的聲音響起:「小石頭,你慢些,師娘跟不上。」

花憐月快要眯上的眼睛徒然一亮,忙急急的讓清影去打開院門。引進來的是背著包袱的葉無雙與滿頭薄汗同樣背著包袱的小石頭,領他們進來的老管家道:「夫人,王爺請您給這位吳夫人安排住所。」

葉無雙也略帶靦腆的道:「夫人,給你添麻煩了。」

吳青峰雖然得劉暉的推薦進了鳳衛,可是他們在這京城並無根基,也無多餘的錢糧,自然也沒有法子買宅院置辦家當,於是住了兩天客棧。

劉暉今日得知他們窘迫的處境,又想著自己白日忙於公務,花憐月獨自在王府中實在無聊,讓葉無雙去陪陪她也不錯,索性邀請他們來賢王府暫住。

吳青峰正愁將葉無雙獨自放在客棧中不太放心,畢竟淮陰離京城並不算遠。雖然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誰又能保證他那位好繼母會放棄了對他們夫妻的追殺。

劉暉有此打算,他吳青峰求之不得,自然是欣然應允。

花憐月果然高興,忙不迭的讓清影捧來攢盒,放在小石頭面前,示意他隨意取食。攢盒中的點心都是昨日太后娘娘賞下的,極為精緻可口。

小石頭倚在葉無雙身邊,咬著指尖,一雙黑溜溜的眼睛一個勁的在攢盒中打轉,卻並不肯伸手去抓。

花憐月見狀,親手捻起一塊撒了芝麻的蜜核桃,遞到他手邊,小石頭卻看都不看的扭開了小身子。

花憐月有些愕然,葉無雙忙笑著解釋道:「他師傅說這些甜膩的零嘴會消磨毅力,容易生出倦怠之心,所以除了一日三餐不教他吃旁的。」

花憐月失笑,道:「哪有小孩子不喜歡甜食的,一點都不給吃,豈不是太殘忍了。」

葉無雙苦笑著,道:「哪裡是怕吃甜食,青峰就是怕我太寵著這孩子,會將他給養廢了。」

小石頭也在一旁用力點頭,嫩生生的道:「不錯,我不能讓師傅失望。師娘每日三餐都能讓我吃的很飽,也有力氣練功夫,不需要再吃點心。」說話間,他腰桿挺得筆直,小手還按在腰間那柄小木劍上。那模樣,像極了英氣勃勃的年輕俠士。

他的話,讓葉無雙與花憐月無奈的相視一笑。好吧!再堅持下去,好像顯得她們還沒有一個小娃兒懂事。揮手讓清影將攢盒拿下去,給葉無雙上了茶水,兩人才坐下閑聊。

夜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