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化祖神 玄幻魔法

萬化祖神 第七十八章 無視規則

作者:花生愛毛豆

本章內容簡介:微的聲音。 然灰氣雖然被擊碎,卻依舊能量不減,如同一片被擊得粉碎的玻璃般,碎片四濺,其中絕大部分的「碎片」轉向飛向附近的傳奇盟種子,僅有極小的一部分濺到了冰族女子身上。 然而下一幕,卻...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信天和灰衣人的身上。

「傳奇級傳承位,我要一個。」灰衣人站定在信天面前,目光僵直,聲音艱澀,像是一個剛從深山老林里出來的野人。

這個要求可謂是過分至極,傳奇級傳承位,這裡的傳奇種子都不夠分,哪輪得到一個外來人?

可是包括七大傳奇種子之內,萬族種子都是如臨大敵,竟然一時間無人開口駁斥。

實在是這個灰衣人出現得太詭異了。

「他是誰?從哪兒來?為什麼身上會有這麼恐怖的死氣……」一連串的問號,不可抑制地湧上萬族種子的心頭。

面對這樣一個不合常理的存在,絕大多數的種子都選擇退避三舍,這時候還能穩穩站在灰衣人附近、不被那種恐怖死氣所侵蝕的,也就只有七大傳奇種子了。

「你,來自灰界……」信天卻是沒有理睬灰衣人的「無理要求」,單手頂住自己的下巴,仔細端詳著面前的灰衣人。

「是。」被信天猜出了自己的出身,灰衣人卻依舊是一副木訥的樣子,似乎沒有什麼能影響到他的情緒,再次開口道,「傳奇級傳承位,我要一個。」

「為什麼找我?」信天淡淡開口,心裡卻是琢磨著如何發動雷霆一擊。

而且,在信天看來,灰衣人得到殺戮之血和冰血石的途徑很多,未必就一定要向自己討要,至少化羽、姜宇剛才都是各自當眾湊足了十滴殺戮之血。

灰衣人大可以殺人越貨。

難道在灰衣人眼裡,自己會比化羽他們更容易殺?

然而沒等灰衣人開口,天之隊的一名冰族種子卻是忍不住了。

信天是冰族聖子,地位在冰族尊崇無比,這次又蒙信天恩惠,一眾冰族種子才活到現在,並獲得了大量的傳承位,其中更是有足足十個頂級天尊級的傳承位。

這對於人族或許不算什麼,但對冰族卻是天大的際遇,畢竟整個冰族,算上納蘭無雙整個族長,也不過只有區區三個頂級天尊而已。

不說多,就算是這十個絕頂天尊級傳承位,最終能成就一半頂級天尊,那也會使得冰族實力暴漲。

如今,信天在冰族,地位、聲望、功勞、恩惠,樣樣不缺,冰族種子又怎能看著本族的聖子被灰衣人「逼迫」?

「你算哪根蔥?竟然敢在我冰族聖子面前叫囂……」為信天「打抱不平」的是一位冰族女子,看樣子白白凈凈的,性格倒是很像聖女宮一路,強硬而潑辣。

「死——」面對冰族女子的喝罵,灰衣人面目木訥依舊,只是手指輕彈,一道隱隱約約的灰氣就疾馳而出,閃電般射了過去。

「不好1感受到那道灰氣中精純的死氣,信天心中狂震,但根本沒有時間阻擋。

情急之下,信天直接將一枚冰血石全力拋出,並將強大的魂力附著其上,迅若奔雷般直追那道灰氣。

「啪——」冰血石速度奇快,竟然後發先至,擊中那道灰氣之後,發出一聲極其細微的聲音。

然灰氣雖然被擊碎,卻依舊能量不減,如同一片被擊得粉碎的玻璃般,碎片四濺,其中絕大部分的「碎片」轉向飛向附近的傳奇盟種子,僅有極小的一部分濺到了冰族女子身上。

然而下一幕,卻是看得所有人震撼莫名。

幾名天目族、巫族的種子被這不起眼的灰氣「碎片」擊中后,卻如同利器刺破了的氣球,身體迅速乾癟下去,渾身的衣服瞬間化作飛灰,整個人也以一種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極速衰老下去。

僅僅是一兩息的功夫,這幾名異族天驕就完全化作一抔飛灰,灑落在冰冷的地面之上。

「——」不只是萬族種子,連信天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好霸道的灰氣!好恐怖的死氣!

這些如同灰塵般失去的,可都是各族的頂級妖孽,信天即使是用萬化寶界中的至純死氣攻擊,也絕對不能造成如此快速、恐怖的死法。

眼前的這個灰衣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這時,那名冰族女子眼中也是露出極度驚恐之色,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一頭美麗長發從頭上脫落,還來不及掉落便在空中化作飛灰。

更讓她羞憤欲死的是,白色的緊身衣也迅速化作片片細小的碎布,露出大片大片驚心動魄的雪白來。

相比於在自己體內肆意侵蝕生命的那種死氣,冰族女子更加恐懼衣服完全脫落,一旦就那樣赤身裸體地「展覽」在萬族種子面前……

這真是比死都難以接受的災難。

無限惶恐中,冰族女子突然感覺渾身一暖,一股令她心醉神迷的男子氣息強悍湧入體內。

「放鬆,不要反抗。」接近著,信天的聲音傳了過來,冰族女子這才弄清楚眼前的狀況。

原來是危機時刻,自己竟然被信天用自己的衣服裹在懷裡,一種極為強勁而危險的能量,也從信天身體發出,霸道地衝擊進自己身體的各處。

「嗯……」冰族女子立刻放軟身子,任由信天緊緊抱在懷裡,也任由信天那種同樣詭異的能量在自己身體內肆虐。

「如果能因禍得福,換得聖子的垂憐,死了都甘心了……」近乎於和信天肌膚相親,冰族女子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

聖子信天可是無數冰族女子的「夢中情人」,她自然也不例外,沒看見像納蘭柔、納蘭芸這樣的聖女宮天王級使者都千肯萬肯地要嫁過去嗎……

「抓到你了1溫香軟玉在懷,信天心中卻沒有半分旖旎,全力搜尋下,終於捕捉到那股極為熟悉的死氣,然後立刻用能量隔離開來。

「出來吧1一聲低喝,信天直接將這股死氣拉了出來,以火行之力焚為灰燼,直到此時才長長鬆一口氣。

冰族女子的命,總算是救下來了。

「謝聖子,我,我叫藍爽兒……我好了……」雖然很依戀這種「肌膚相親」的感覺,但這麼多人看著,藍爽兒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和信天保持這種曖昧的姿勢了。

那股死氣被信天剔除后,藍爽兒已經恢復自如,直接以靈氣凝結出一件衣衫來。

「哦……」信天自己倒沒覺得什麼,很自然地鬆開她。一切事出突然,如果晚了一絲絲,藍爽兒的命可能就沒了。

「混小子,竟然敢隨意殺戮我神王傳承的種子1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直到現在,守護者老人似乎才如夢方醒,現身出來低喝。

守護者老人雖然出來得有些晚,但萬族種子還是長出一口氣,眼前這個灰衣人太可怕了,隨意一彈指,就滅掉了七八個種子,這等實力,似乎連信天等七大傳奇種子都被壓了下去。

這裡,也只有守護者老人有壓制他的實力。

「趕緊給我滾出冰雪界,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則的話,你就永遠留在這裡吧1有一點出乎眾人的意料,守護者老人的對灰衣人的「處罰」似乎有點輕了。

面對瀕臨暴走狀態的守護者老人,灰衣人卻是木頭一樣沒什麼反應,依舊是一臉木訥的表情,直愣愣盯著信天道:「拿出十滴殺戮之血,否則的話,殺光你的人。」

這句話內容鮮血淋漓,但灰衣人說得卻是極其隨意,似乎他不是要去殺人,而是在菜市場和人討價還價。

但有了剛才殺人的強大威懾力,每人覺得灰衣人只是說說而已,一旦信天拒絕,這是真的要死人的。

信天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很奇怪地看了眼守護者老人。

所有人明顯是違反規則的存在,作為規則守護人,那老頭怎麼「光說不練」,怎麼看都有點外強中乾的意思。

「信天,這小子交給你了,你幫我解決掉他,我給你大好處1這時,信天忽然收到守護者老人的傳音。

「嗯?」信天真是越來越奇怪了,「前輩,你為何不親自出手?我一個人話,恐怕很難搞定他1

信天說的是大實話,雖然並不懼怕這個神秘的灰衣人,但在冰雪界戰鬥束手束腳得厲害,自己還真沒有戰勝灰衣人的信心,即使是和血噬聯手,信天都沒有一絲擊敗對方的把握,更不要說「解決掉」了。

「廢話,我能搞定還要求你?1守護者老人顯然心裡極度不爽,說話也毫不客氣,「他能無視規則出現在這裡,本身就說明這裡的規則與他無用1

「我只是個規則守護者,沒有真正的實力,若是規則對他無用,那我就拿他絲毫沒辦法1

「哦……」信天心中瞭然,同時覺得這個灰衣人也許比想象中更加的棘手,「我可以拚命一試,前輩可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諾1

守護者老人既然都說是大好處,那肯定不會是拿幾滴殺戮之血來打發自己,必然是有真正的大好處。

「於公於私」,滅殺灰衣人都是必行之事!

「你不說話,我可以看作是拒絕。」灰衣人沒打算一直等下去,身上那種恐怖的死氣愈加濃重,「你很愚蠢,做出了錯誤的選擇。」

灰衣人這句話像是戰爭之前的宣言,對信天做出最後的逼迫。

「就是這個時候1信天的反應卻是——先發制人,「血獅子,動手1

本書來自

,無彈窗閱讀請。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