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卿 武俠修真

紫卿 第四百二十六章 星光

作者:枕冰娘

本章內容簡介:條的金吾衛將軍。 姜蒼。 從王家和皇室的手裡救下姜蒼,偷偷送歸故里,保得一條生路。這是武慧賭上自己頭顱和最後的倔強,而下的密令。 也是映亮這片暗夜的,千萬星光中的一點。 ...

辛夷剛想回話,忽聽得殿外宮婢稟報「德妃娘娘,車馬準備好了」,旋即,二人的對話中斷,玉漏一聲滴答。

「不知不覺和你說許久話……都快忘了……時辰到了……正是宮門金吾衛換班……」武慧瞥了眼玉漏,似乎想起了什麼事,眸底不自然地劃過抹緊張。

「娘娘?」辛夷下意識地愣祝

「時辰到了,險些誤了大事。」武慧掩飾地一笑,「本宮就不留辛姑娘了。好在姑娘有行走宮廷之權,往後進宮嘮嘮嗑也方便。跪安罷。」

明顯又突兀的逐客令,讓辛夷摸不著頭腦。但她也不好多問,只得行禮告退,沒想到,武慧陡然叫住她。

「辛姑娘進宮,可是乘轎而來?」

「民女隻身步行而來。」辛夷下意識答道。

「這便是了。今日本宮和你相談甚歡,若再讓你步行回去,豈不失了待客禮數。從大明宮回辛府,也有一段路罷。本宮便賞你輛馬車,一個車夫,你乘車回去,多有便宜。」武慧招招手,遂有個精壯漢子進殿來,倒頭便拜。

「奴才是馬車車夫,定將辛姑娘妥妥地送回府。」

「……民女不講閨範慣了,還是喜歡一雙腳……就不勞娘娘好意了……」辛夷剛想拒絕,話頭便被武慧打斷。

「放肆!本宮的好意,你是看不上還是瞧不上?不許多嘴,就這麼定了。」武慧佯裝一怒,端出了德妃的威嚴。

辛夷只得硬頭皮接下,悶悶拜謝。她實在想不通,武慧這突如其來的好意,還是個無關痛癢,不咸不淡的好意。

「不必多禮。快些回罷。」

武慧上前來,俯身伸手,欲來扶辛夷,可二人湊近的瞬間,武慧驀地緊緊抓住辛夷手臂,壓低了語調——

「辛姑娘的目的只是辛府。途中無論車馬去哪兒,從車上下來什麼人,辛姑娘都不必在意。」

辛夷猛地抬頭,卻被武慧的目光鎖定,那是雙瞬間爆發出精光的鳳眸,放佛辛夷只要說半個不字,這精光如劍,就能將辛夷斬個粉碎。

「聽清了么!無論車馬中途如何拐彎,從車上下來誰,只要辛姑娘最後到了辛府,其他的事就不必在意!否則!本宮絕不饒你1

似乎猜准辛夷的遲疑,武慧重複了遍,目光里多了不可抗拒的威脅,雪亮得似乎要刺穿辛夷。

所有因果剎那串聯成線,辛夷心裡咯一下,乍然泛起了笑意,同樣直視武慧,壓低了語調:「為什麼從後宮走?」

武慧眸底一劃而過的驚詫,但更多的是驚艷。眼前的女子不過憑兩句話,就猜出了她的計劃,還有偷天換地,準備送出去,或者說救出去的人。

「因為從外面走,三省六部,文武百官,眼線太多。唯有後宮,只有一群深閨繡花鳥的女子和皇帝,反而不易引起注意。所以先把人藏到了後宮,此刻又逢守門金吾衛換班,外面接應的人也準備好了,現在送出,最是周全。」

「多謝娘娘。也為他,多謝娘娘。」辛夷深深拜倒,笑意愈濃,笑得眸底都有了淚光。

她錯了,卻又對了。

如果說之前質問武慧,是她妄自作了場夢,卻到底被棋局的無情擊碎,然而她此刻又堅信,這片無情之下,依然有情義在,依然有很多如武慧的人,和她一樣這般堅信。

無關風月,唯有利益,卻也有不滅不悔不可辱的東西,支撐起晦暗長夜中的星光,暗夜越長,越令人絕望,這星光也就愈燦爛,綴連成燎原之光。

蒼天不仁,可蒼天有眼。

「是本宮謝你。也為他,多謝你。」身為四妃之一的武慧,竟驀地語調顫抖,俯下身,疊起手,向辛夷回了一禮。

是讀書人間的平輩禮。

無論尊卑,無論雌雄,只問道義不泯白衣如故,俱是我輩讀書人。

辛夷瞳孔微縮。恍若看到頭頂那點暗夜的星,乍然璨爛,千萬星光如海,匯成不亞於白晝的太陽,將她的心底瞬間映亮——

也將她褂吵齙木胖蒞狄梗映了個日光輝煌。

如果她沒猜錯,武慧暗中救下的人,借她的手送出長安的人:是那個身為武官卻著白衣的金吾衛將軍,是那個武愚的門生,率金吾衛倒戈,拚死不讓王家劍落一分的金吾衛將軍,是那個沒有皇令,擅自出劍,搧了皇威還懟了王家,註定死路一條的金吾衛將軍。

姜蒼。

從王家和皇室的手裡救下姜蒼,偷偷送歸故里,保得一條生路。這是武慧賭上自己頭顱和最後的倔強,而下的密令。

也是映亮這片暗夜的,千萬星光中的一點。

同時,在京城最繁華處,王家大宅的廂房裡,李赫默默地看著榻上的男子,遞過去一碟蜜餞。

「聽太醫說,你病情不輕,急火攻心,心氣鬱結。王家想讓你快快好起來,處理一大堆爛攤子,葯都下得重,苦得不行。朕從宮裡帶了新腌的蜜餞,你壓壓。」

李赫說得自然,榻上的王儉縱使身體虛弱,也努力把頭別過去,不願看李赫半眼。

「皇上屈尊下貴,親臨探望臣下。老臣當不起。」

李赫臉色如昔,他把蜜餞放在榻頭,似笑非笑:「你王家如今,還有什麼當不起的?」

綿里藏針的話。君君臣臣的試探。王儉驟然扭過頭,毫不示弱地盯著李赫:「皇上既然清楚,你皇家和我王家的立場,就不必裝模作樣,虛與委蛇,還圖個心憂臣子的美名罷。」

李赫搖搖頭:「你不嘗嘗蜜餞么?御膳房新作的,朕不喜甜食,嘗了一顆,也意外歡喜。」

驢頭不對馬嘴的回答,讓王儉一腔火都不知往何處發。他只得應付地吃了顆蜜餞,卻乍然愣住:「桃餞?」

「撒馬爾罕金桃。」李赫緩緩道。

王儉的瞳孔猛地收縮。

桃腌的蜜餞不算罕見,但用西域撒馬爾罕產的金桃來作餞,可就是一兩千金,貢品中的貢品,連皇室都只有寵親才能食用,更別說尋常家了。

可王儉耳里聽到的,不是如何值錢,而是這味道,是只屬於王爆和李赫的過往。

那時,他還有個諢號叫王爆,那時,他還只是籍籍無名的八皇子。

……

先皇得西域進貢,尤喜撒馬爾罕金桃,視作珍寶,賜給了皇子公主,八皇子也在列,僅僅是分得了一個,於他就是隆恩浩蕩了。

他興高采烈地捧了,去找好兄弟王爆,卻得知他要隨盧家北上隴西,征戰突厥,皇令是火漆加急的催發兵。

註釋

1撒馬爾罕金桃:中國最早記載撒馬爾罕城是554年的《魏書》,撒馬爾罕城進貢金桃最早出現在《舊唐書》「貞觀十一年,又獻金桃銀桃,詔令植之於囿苑」,《唐會要》則記載於635年。另外提到金桃的還有《遼史》,「貞觀二十一年正月康國獻黃桃大如鵝卵起色黃金亦呼為金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