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御天

五行御天 第八百八十一章:小龍人(續)

作者:士兵乙

本章內容簡介:。對方竟是會為元始大帝辯護,她幾乎能夠確認對方已經不是袁紫衣,而是青龍老祖口中說「回來」的九陰玄女! 對於九陰玄女的生前事,她了解到的要比姜九龍恢復記憶知道的多得多,因為在她好奇的一次次詢問...

宇文妲己看著對方疾飛的背影蹙起雙眉。從小古靈精怪的她,遇見戚長征那個時候沒少讓戚長征頭疼腦熱,女人獨有的細膩她從不缺少。當年戚長征以修士身份潛伏在元士雲集的青州城,第一個發現戚長征修士身份的就是她,只不過對戚長征心生愛慕,為其隱瞞罷了。

上海郡與紫衫女子兩年相處,她又豈會看不出對方異樣。

庄小蝶性子溫婉,同為戚長征道侶,宇文妲己想要從庄小蝶身上套話並不是一件難事,連姜九龍蹲著入廁的隱秘事她都能從庄小蝶口中套出,更何況是紫衫女子的變化。

她始終未曾說破,只是因為心中早有猜測。

今日見到戚長征飛越上海郡直往東海島嶼飛去,她追趕而來,見到對方亦是追隨而來,加深了內心的猜測,才會將話題引到元始大帝身上。對方竟是會為元始大帝辯護,她幾乎能夠確認對方已經不是袁紫衣,而是青龍老祖口中說「回來」的九陰玄女!

對於九陰玄女的生前事,她了解到的要比姜九龍恢復記憶知道的多得多,因為在她好奇的一次次詢問青龍老祖過程中,不僅知曉九陰玄女愛慕大帝,還知曉九陰玄女非真心擾亂五界,而且通過青龍老祖回憶講述的態度,她能判斷出老祖對九陰玄女亦有著愛慕之心。

龍宮囚禁九陰玄女上千年,青龍老祖龍宮設下的諸多禁忌只為一人開放過,那就是九陰玄女。

對方忽然問出那麼一句「青龍答應過給予你神器」,宇文妲己便判斷距離真相只在咫尺之間,若是對方當真能從龍宮內取出一件神器,結果顯而易見。

宇文妲己平復心情,舒展眉心,挑起雙眉,疾飛追去,刁蠻的道:「我很生氣,長征哥哥什麼性子你不知道啊,只有對自己人才好,我們都是他的道侶,我是這樣,你也應該這樣,誰對長征哥哥不好,該殺……」

日落西山,天邊的晚霞還留有一抹餘暉。海風輕撫,海浪輕拍細沙。青龍宮殿自飛檐而下遍布明珠,島嶼上頭椰林稀疏生長,椰樹樹身卻有著諸多的明珠散發矇蒙光芒。待天邊啟明星顯現,晚霞褪去餘暉,數之不盡的明珠光芒竟是比天空的群星要早一步照亮整座島嶼。

戚長征牽著小龍人細密龍鱗的小手漫步在沙灘處,東海神龍敖廣知趣未曾打攪,只將宇文妲己與紫衫女子即將到來告之。

戚長征低頭看著自家龍子,輕笑問道:「二星見過哥哥姐姐?」

小龍人搖搖頭:「沒有。」

「等你娘來,明兒爹娘就帶你去見見哥哥姐姐。」

「不要。」

「嗯?」戚長征一愣,好奇問道:「為什麼?你不想見哥哥姐姐?」

「想的,現在不能見,修元界亂局已顯,二星是龍王,龍王要守護修元界安寧,不敢有片刻懈淡…今日是阿爹前來,二星要陪阿爹,等阿娘到來,相聚一夜,明日要繼續修鍊。」

「……」戚長征久久沉默,說不心疼是假的,才三歲的小孩竟是開始心憂修元界安寧,「你想成為龍王嗎?」

「阿爹這話問的不對,龍王就是二星,不是想與不想能夠改變的。」

「……」戚長征再度沉默,蹲下身來仔細打量自己的龍子,「這些都是誰教你的?敖廣?」

戚二星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敖爹有說一些,前任龍王有留下傳承,青龍老祖也有留下傳承。二星現在還處於吸收階段,等過個幾年,吸收完傳承,二星就能成為真正的龍王……還有啊,阿爹,那座龍宮也是二星的哦,等二星吸收完老祖傳承就能擁有龍宮,裡邊很多很多的寶物,到時候都給阿爹。」

「風大吹眯了眼……」戚長征擦拭眼角站起身來,吸了吸鼻子,道:「二星是龍王,龍域內還有許多許多的神龍啊神獸啊,等二星長大了,就將這些寶物送一部分給他們,讓他們心甘情願為你出力。」

「不要。阿爹可以給,敖爹可以給,阿娘可以給,哥哥姐姐可以給,他們不給。」

「你要這麼想啊,修元界範圍很廣的,還有南面要防備妖族,北面要防備冥族,西面要防備魔族,這些你都知道的吧……這麼大範圍需要防備,以二星一人之力很辛苦,龍域內有著許多的神獸,你呢,給予他們一些寶物,他們就會心甘情願的輔助你。」

「阿爹你想多了,龍域內的神獸都是我的子民,我需要他們離開龍域為我出力,他們才可以離開龍域,他們必須聽我的。阿娘說過,自己家的東西不能給外人,二星記得很清楚,自己人才能給,這也是阿爹說的埃而且啊,他們都有各自收藏的寶貝,我沒有要他們獻給我,他們就該感到慶幸才對。」

「好吧,你是對的。」戚長征咧著嘴,自家的娃就是自家的娃,外形怎麼變,「護食」的本性不變。不打算教他處事之道,生爾龍王與自己的經歷完全不同,自己也教不來。

「長征哥哥。」聲音響起的下一刻軟玉在懷。

戚二星仰頭望著相擁的爹娘微微笑著,回頭看了眼懸浮在空的紫衫女子,亦是微微一笑。這個笑容帶著幾許洞察之意,身形一閃,消失在爹娘身旁。

紫衫女子震驚,看著一縷輕煙般的小小身軀出現在龍宮殿門前,速度之快,竟是能與那位孔汲道人相提並論。還未等她平復心中震驚,東海神龍敖廣邁出殿門向她招手示意。

戚長征擁著宇文妲己,回應著她的相思之語,豎瞳微啟卻未離開紫衫女子。三年未見,對方境界並未提升,重瞳收斂了些,魅惑之意不顯,這就表示對方掌控了道侶袁紫衣肉身。

察覺對方目光有異,順著對方目光方向看去,就見二星邁步入殿,敖廣自殿內走出對著紫衫女子招手。

「二星呢?」宇文妲己詫異道。

戚長征也對自家龍子的速度詫異,但想到龍子接受青龍與黑袍的傳承也就不感到過於詫異,笑笑道:「去了龍宮,二星小小年紀可比你這當娘的強。」

「再強也是我兒。」宇文妲己很驕傲,下一刻卻是變得愁眉苦臉起來,「長征哥哥,你要管管二星,我來看了他兩回,加一起和我說了不到十句話,還趕我走,說我影響他修鍊,哪有這麼做兒的,我是他娘親,親也不讓親,抱也不讓抱,氣死我了。」

「二星是龍王。」戚長征不無苦澀的道:「他也趕我走,要不是你來了,今晚我就得走。你來了好啊,我能多留一夜。」

「長征哥哥……」宇文妲己又開始了,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舌尖舔著雙唇,爾後輕咬下唇……求愛信號。

「瘋女人。」戚長征怒了,一巴掌照著屁股打落,「不分場合啊你,陪兒子,回去再說。」

宇文妲己狡黠輕笑,拉著戚長征往宮殿快步走去。卻沒想到,跑到宮殿前,敖廣竟是攔住了二人去路。

「等一會兒,二星在與她說話。」

「二星這麼小,跟她能說什麼,走開,我是他娘。」

敖廣依舊攔住去路,正色道:「二星再小,他也是龍王,妲己,老祖有交代,連我也要聽他的。」

自家的孩自家心疼,有著生爾龍王的驕傲,也有著年僅三歲的心疼,過小的年齡承當過多的責任,宇文妲己紅了眼,「敖廣,他是我兒,才三歲,我不管老祖怎麼說,你聽清楚了,他是我兒!你要是再攔著我,我明天就帶他走,不做這個龍王。」

敖廣面色發苦,小龍人已是走了出來,「娘親,生爾龍王只能是龍王,你是二星娘親,要支持二星,不可對敖爹說這樣的話。」

宇文妲己不知該說什麼了。戚長征看著小小龍人,心裡有著心酸,卻也有著不舒服,自家的龍子完全不像三歲孩童,太過冷靜,也缺少人情味。

微微一笑,沒有開口,牽著宇文妲己的手走開。

二星似有所察,卻也沒有跟隨而出,回身走回宮殿。

「他是在責備我嗎?」相擁行走在沙灘上,好一會兒,宇文妲己才開口說話。

「怎麼會,小孩子家家的懂得什麼責備,還不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和你都不在他身邊,缺少關愛,今後多來……不打攪他修鍊便是。」

宇文妲己點點頭,不無憂慮的道:「怪我耐不住寂寞,要是能始終陪著他就不會變成這樣……長征哥哥,對不起,沒帶好二星。」

戚長征安慰道:「不是你的錯,要怪也要怪我,誰也想不到開啟封仙通道需要三年時間,要是早些回來……罷了,已是過去的事,慢慢來吧,二星畢竟還小,多陪陪他,會好起來的。」

宇文妲己欲言又止,她是想說我留下來照顧二星,但是想到紫衫女子,她開不了口,回頭看了龍宮一眼,疑惑道:「二星能跟袁紫衣說些什麼啊?」

「別管了,等他出來問問就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