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天圖 玄幻魔法

鈞天圖 第十四章 相思賦

作者:納樓蘭

本章內容簡介:p> 破敗的院落,山石草木,所有的廢墟又憑空浮起。 巨大的雙掌在搖晃的天地間抱圓。 掌合的速度極快,驟然收縮的空間內哪裡還能瞧見廢墟,儘是漫天的塵埃亂欲迷人眼。眼看雙掌便要重疊,生死...

世上沒有刀劍不入的人,有的只是不夠鋒利的刀劍。

安紅豆信任手中玲瓏劍。

無論那龐然大物是真身也好法身也罷,她皆會一劍破之。

唯有一劍破之。

生死相搏,她不會手下留情。哪怕柳十三藏於風雪銀城的真正下落讓她有些投鼠忌器。

撥弄風雲的巨掌按壓而來。

相形之下猶如飛蛾撲火的安紅豆御劍而上。

無數道細若風痕的劍意轟擊在那巨掌掌心,像是綿綿雨線滴落湖面,蕩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卻始終無法刺穿那堅硬之極的巨掌。

紅光沖射雲空,安紅豆玲瓏劍至。

那劍抵在掌心之中,不再是綿綿雨線滴入湖面的漣漪,這一劍如高山入海巨浪滔天。

二者相觸的瞬間,恐怖的劍氣自劍尖波盪而開,半空之上無論飛沙走石斷木殘垣,凡劍氣波及之處一切皆被切割成粉碎。

可玲瓏劍仍舊無法刺穿那非金非木的巨掌。

劍身甚至開始彎曲。

安紅豆深感不妙。

這異族天策上將真身之威,讓安紅豆恍惚想起當年三千尺劍壁處召出法相金身的大歡喜菩薩,手段倒是頗有相似之處。

正自思忖應對之法,耳畔忽然傳來李典提醒的聲音。

劍頂著巨掌按壓之力的安紅豆蹙眉望去,又見另一隻恐怖大手托掌合來。

那自稱為嫪的異族天策上將法天象地。

左掌按壓。

世界彷彿在傾塌。

右掌上托。

破敗的院落,山石草木,所有的廢墟又憑空浮起。

巨大的雙掌在搖晃的天地間抱圓。

掌合的速度極快,驟然收縮的空間內哪裡還能瞧見廢墟,儘是漫天的塵埃亂欲迷人眼。眼看雙掌便要重疊,生死存亡的關頭,安紅豆的身影化作一道紅光沖了出來。

她用玲瓏劍卡在雙掌之中,給自己創造這生死一瞬。

面色微紅心浮不定的她站在秋水山莊尚且保存完好的那棟樓閣上,她看到塵埃之中那雙巨掌終於合在了一處。

又是一圈恐怖的漣漪蕩漾開來。

漣漪之中,有十數道極為刺眼的鋒利光芒呼嘯而出,或是嵌入大地,或是掉入湖中,或是切斷在這場災難中倖存並不幸運的古樹那些都是玲瓏劍斷裂的碎片。

多麼驚心的剎那。

可安紅豆並不覺得惋惜。

玲瓏劍伴隨著她許多年,沒有人比她更清楚此劍的秘密。

玲瓏骰子安紅豆。

入骨相思君知否。

沒有玲瓏骰子的玲瓏劍並不是真正的玲瓏劍。

因為此劍劍格空無。

那裡本鑲嵌著一顆玲瓏骰子。

她曾將玲瓏骰子贈給洛長風以示心意,好在此行前順手帶上了它。

就在她依偎他懷中,說他無趣的時候。

當那枚玲瓏骰子浮空旋轉,當安紅豆一襲紅衣翩然起舞時,那嵌入大地的玲瓏劍碎片在劇烈顫吟。

安紅豆翩然起舞。

她的舞步極美,無法形容的美。

那不是尋常舞技,更不是劍舞。

那是一種召喚之舞。

最先歸位的是劍柄,接著劍柄與劍格組合。

玲瓏骰子鑲入劍格之中,繼而劍骨歸位,然後是一片片碎片劍身在李典等諸多燕翎衛與那明月蟬異族許多道目光下,真正完整的玲瓏劍被安紅豆握在手中。

那自稱為嫪的異族天策上將巨身隨手拔起秋水山莊一座後院院落砸落而來。

李典與其部屬翎衛看得焦急萬分。

此行跟隨主母辦事,若有了閃失,他哪裡還有臉面回城復命?

情急之下李典縱身而起,欲抗下那砸落而至的宅院。可明月蟬等相干異族中人又豈會袖手旁觀,雙方便又廝殺在了一起。

觀那安紅豆,卻依舊在翩舞,彷彿對即將到來的危險沒有任何察覺似的。

她非但劍舞,口中還喃喃地頌著詩句。

「今生緣,難相逢,獨守深閨數落紅。」

沒有人看到她出劍。

那翩然的身影明明只是在劍舞,可砸落而來的建築院落卻被切斷的整整齊齊。由完整切成兩半,由兩半切成四半,由四半切成八半直到切碎成不具任何威脅的磚瓦碎片紛紛墜落。

那尊法相真身並沒有看清發生了什麼。

於是他雙手再度托起兩座小山,一左一右轟砸而來。

安紅豆繼續劍舞,繼續唱誦詩詞。

「從別後,還夢中,兩枕心事瘦西風。」

這一次,那尊法相真身看到數道隱秘的劍光一閃而逝。然後兩座小山便轟然瓦解,依舊碎裂的整整齊齊。

「好鋒利的劍1

異族之中身份及其尊貴的天策上將巨腳一震,赤腳踩踏湖底,秋水山莊前那片貫通江陵的湖泊頓時巨浪滔天。

不知高達幾許的水幕猶如天河般傾瀉倒掛,大水鋪天蓋地沖刷而來。

那自稱為嫪的異族先生並沒有被怒氣沖昏頭腦,他很清楚,再鋒利的劍總有切不斷的東西,比如說水火,比如說他的法相真身。

所以在洪流沖刷之後,決下殺手的他雙臂大開,一左一右雙掌緊隨著合拍而至。那般氣勢,猶如一尊神話傳說之中的巨靈神祗。

好在秋水山莊建立周圍杳無人跡,否則這般驚人動靜必然會殃及無辜。

半空之中翩然起舞的安紅豆美眸側目瞥了一眼滔天水幕。在她眼中,這世上仍舊沒有切不斷的事物,哪怕是無情的水火。

她依然不為所動。

紅裙飄動,劍舞著絕妙的舞姿。

天空里傳來動聽之極的悅耳歌聲。

此時此刻若有琴曲相伴,配上這絕妙舞姿身段,定然傾倒眾生。

「春意動,衣帶松,三寸相思千千重。」

她唱道千千重。

便真的出劍千千重。

她的千重劍招藏在舞姿之中。

第一劍將水幕橫行切開,她劍舞極慢,出劍的速度卻極快,快到不可思議,快到無法捕捉。

還不待切開的水幕再度癒合,她的第二劍已然來到。

由上而下的一劍,水幕被兩劍切成四片不同的區域,一橫一豎,彷彿一畝良田。

安紅豆一劍遞一劍,倒掛而下的天河就這麼被切成無數片,當它們墜落時,周遭的天地像是落了一場隱有雷聲春意綿綿的細雨。

戰鬥並沒有結束,滔天水幕之後還有由大開而大合的巨掌。

唇角笑意正濃的安紅豆繼而劍舞。

這是她最後一段劍舞。

她沒有吟唱。

她在輕頌。

「月復圓,不見歸鴻,又幾度落空。」

月復圓。

劍復現。

她的舞姿一度循環,由始至終的循環。

無論是切開廢墟院落的劍,還是切開山體的劍,亦或是切碎漫天雨幕的劍,所有的劍在最後一段劍舞之中復而再現。

混亂而陰沉的天空頓時迸發出無數道劍芒,那些劍芒猶如灑落人間的陽光,無所不透,無所不穿。

劍舞之後,安紅豆收劍而立。

紅裙翩然。

她從容的看著那尊法身。

巨大的雙掌合擊而來,某一刻被無數道縱橫交錯猛然浮現的光線分解。

那些光線,那些劍光同時出現在那尊巨靈一般的軀體之上,好似陽光破開黑暗,光華四溢,天策上將法相真身便在此刻轟然劍解。

劍解之後,院落之中,自稱為嫪的異族先生詭異地出現,他還站在原地,彷彿一動未曾動過。

他不可思議的低頭看著衣衫盡裂的胸前。

那象徵著榮耀的紋身圖騰閃耀著越來越暗淡的光華,那些光華像是一個個星點連作的圖案,那是異族強者獨有的星蘊圖騰。

他惡毒的看著遠處的安紅豆。

他含糊不清的說了幾個字。

「神兵,相思賦。」

他張口的剎那,濃郁的鮮血便猛然溢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