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風雲 都市言情

晚清風雲 第446章 整頓

作者:青木雙翼

本章內容簡介:林敬熥起身深施一禮:「多謝叔父厚愛1 席正甫擺擺手:「你我能在這上海一同做事,也是緣分,我自然要幫你一幫的。」 林敬熥點點頭:「叔父,那我是否稟報唐將軍,辭去這暫代的指揮使一職,前往...

江南消停了……,席正甫望著窗外暮靄中寧靜的上海城,心潮有些澎湃,他彷彿看到千軍萬馬身著破虜軍戰服的人馳騁大地,洋人、清兵,抱頭鼠竄,多美的一幅畫卷!

「父親……」席立功飄然進來。

席正甫微微有些蹙眉,這個兒子,這些時日老往他這裡跑,還出謀劃策,這種熱衷於政事的現象在他眼裡並不是好事,他還是希望去辦銀行業,官場爾虞我詐,就是劉奇治下,也避免不了,他認為兒子的性格並不適合官常

「立功,我已派人送信給唐蘭將軍,請她回上海,若不行,請代為向周將軍或陳將軍通稟,早些派人來接管上海,這幾日你在家收拾一下,準備去泰安……」

席立功愣了下,問道:「父親還是打算去泰安么?」

「這當然!為父答應皇後娘娘的事情,怎能不辦?立功,你也得和幾位叔父商議一下,如何接管這齊魯銀行。」

席立功有些不甘心,不過看著父親深邃的眼神,他無奈道:「我聽父親的便是。」

打發兒子回去,席正甫想了想,叫人去請林敬熥過來,片刻,人到了。

「林賢侄,晚飯可吃了?」

「對付了碗混沌,叔父可吃過了?」二人叔侄相稱漸漸變得自然,林敬熥對席正甫是有感激之情的,若沒有他坐鎮,很多事情他招架不來。

席正甫點點頭,招呼他坐下,問道:「如今破虜軍已定江南,我請賢侄過來,是想問問,你有何打算?」

林敬熥猶豫了下,說道:「不瞞叔父,小侄有些茫然,從軍是肯定的,只是不知該做什麼好。」

「你的意思是不知該入海軍還是步軍?」

「是,小侄心裡自然是想入海軍的,可眼下……」

席正甫點點頭:「我明白,帝國海軍一條船都沒有,賢侄此番鎮守上海,恐怕也品出些滋味,覺著這步軍也不錯吧?」

「是…..」林敬熥說著,臉沒由來的紅了下。

此景被席正甫瞧個正著,他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想不到賢侄還有良,這就難怪了…….」

「叔父何出此言?小侄沒其他心思的。」林敬熥裝傻咬牙抵賴。

「這樣礙…,我與陛下和皇後娘娘還是說得上話的,本想著幫賢侄一幫,看來我想岔了…….」

聽得此言,林敬熥頓時神情有些不自然,猶豫半響,說道:「叔父,小侄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

話說得有些讓人費解,席正甫卻明白他的意識,笑道:「若在大清國,倒是瞎想了,在中華帝國倒也不一定,這男女之事得看緣分,賢侄才幹、人品也不差,我觀唐將軍和賢侄說話,並無厭煩之處,只要賢侄肯用心,假以時日,想必與唐將軍也不會差太遠。」

林敬熥聽得臉紅帶心動,諾諾道:「那叔父覺著小侄該如何做?」

「我以為,賢侄還是入海軍的好,你沒見過陛下,陛下雄心可不一般,英人攻打威海衛,陛下令海軍投降,為何?保人也,那保人所謂何事?賢侄難道想不到么?」

「打敗英人,陛下定要重建海軍1林敬熥興奮道。

「不錯,如今破虜軍人才濟濟,都是能征善戰之人,賢侄要想出人頭地,可有些難,不若入海軍,若有朝一日,能掌管山東號這樣的大艦,那也是中郎將1

林敬熥起身深施一禮:「多謝叔父厚愛1

席正甫擺擺手:「你我能在這上海一同做事,也是緣分,我自然要幫你一幫的。」

林敬熥點點頭:「叔父,那我是否稟報唐將軍,辭去這暫代的指揮使一職,前往山東?」

席正甫搖搖頭:「不急,唐將軍那裡,我已修書送去,賢侄眼下有幾件可做之事。」

「請叔父指點。」

「你手下尚有你帶來的水師兵勇,可從中挑選可靠、勇武之人,將那些兵船用起來,巡航黃浦江水道,防止有人作亂。」

林敬熥一拍腦袋,是啊,眼下英國人投降,大量兵勇被俘,英國兵艦自然不敢入黃浦江亂來,巡航水道正是時機。

「再者,咱們前番以在上海痛下殺手,不妨再狠些,將那些幫派、混混一併掃除,給皇帝陛下送上一個乾乾淨淨的上海,豈不美哉?」

「叔父說得不錯!初一都做了,還在乎十五?」

「這三,是你得把抓獲之人,連同俘獲的英人,一併弄去修路,我在山東看到被俘獲之人,皆去修路,覺著陛下此法可謂妙極,倘若陛下派人來接管上海時,賢侄修出一條大道,定會讓唐將軍另眼相看。」

林敬熥服了,這幾件事要是做好,當真可讓人刮目相看,他再次起身抱拳行禮:「小侄再謝過叔父1

席正甫哈哈大笑:「你也不必如此謝我,一來成人之美,何樂不為?二來這些是,也是我想做的。」

「那……叔父,小侄與您就再戰上海?」

「說得好,就再戰上海1

林敬熥是不太明白席正甫的心思,他鼓動林敬熥,更多的是想在離開之前,能做件大事,好以此表達他對劉奇和何涴婧的感激,他不肯自己出面,是礙於在上海的人脈和情面,確實有些拿林敬熥當槍使的味道,至於劉奇和何涴婧是否清楚他的努力,他不擔心,帝國皇帝可聰明著呢!

雖說是被當槍使,不過席正甫此舉對林敬熥的幫助還是非常大的,反正他不是本地人,加之已經拿定主意加入海軍,自然不會理會太多,而席正甫讓他從原來長江水師里挑人,其意圖也很快顯現出來,巡航水道也好,清理上海也罷,得有得力之人帶著其他人去做。

為獲取唐蘭芳心,林敬熥下手還真狠,他才不管什麼青幫洪幫的,全城大搜捕,拿住那些有名頭的頭目和名聲壞之人,一通酷刑,要其交代同黨,少了還不行,弄得有些頭目亂咬一氣,誤抓了些百姓,好在這種狠手,那普通百姓還是樂見的,也算沒惹出大麻煩來。

前前後後六千多人,連同剛剛嶄露頭角的黃金榮,都成了林敬熥眼裡的苦力,一併押往安亭鎮沿路,去修上海到崑山的路。

在席正甫的指點下,林敬熥抄了幫會頭目、以英法俄日為主的洋人,以及一些大戶人的家,解決了錢的問題,強行購買糧商的糧食,以及各種工具,算是讓修路有了保障。

至於治安和管理,很簡單的支了一招,各行各業強令照常開業,稅賦按大清的來收,洋人也不例外,晚上亥時以後,不得出門,雖說各種做法有些霸道,卻也不算讓人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再說林敬熥這些做法,不見得比洋人和滿清上海道台糟,別的不說,普通百姓安全保障上有著極大提高,其他的,忍一忍吧。

看著上海一天一個樣,席正甫心裡舒坦,他也沒閑著,派人將洋人產業細細登記在冊,做什麼的,有多少錢,有多少人,有多少貨非常詳盡,甚至還找來洋人繪製的上海地圖,一一標註,這是他自己獻給劉奇的禮物。

在他和林敬熥再戰上海二十餘天後,唐蘭回來了,這一回,周林山說死都不答應她領兵配合朱雀征戰浙江,這公主姑奶奶太不好把握,萬一心血來潮,一路衝進廣東都很有可能,此番帥府和兵部文書都非常明確,快中求穩。

馬夏要坐鎮上海,周林山非常有理由的讓唐蘭帶三團御林軍駐守上海,以確保蘇南,等刑部完全掌控蘇南,若有機會,才准許她跟隨南下。

算算時間,唐蘭很清楚,周林山等於將她排除在南征之外了,可沒轍,帥府明令御林軍必須有一部留在蘇南,別浙江那邊拿下了,蘇南不定,那戶部指望的銀錢可就泡湯了,這可是比打浙江還重要的事。

除了這個理由,周林山還有一個唐蘭根本推脫不掉的事,那便是太湖水匪之事,兵部配合刑部,能夠一點點剿滅不算多的蘇南匪徒,但太湖卻有些束手無策,周林山說法很簡單,你唐蘭能乘船偷襲上海,那滅了太湖水匪,應該容易吧?

這不,唐蘭唯有鬱悶回上海,自蘇州出發,到崑山點了兵馬,留一團準備接管所有清英聯軍的俘虜,自帶兩團朝上海而來,過了陸家,她和一眾也是鬱悶的指揮使便看到不少人發瘋般的在那修路,很是詫異,這一問,才知是前七八天,林敬熥的人押送到此,與唐蘭在山東知道的方式不同,林敬熥手下逼迫這些幫派和混混可不僅僅是吃不吃飯的問題,而是偷懶會被暴打的。

本想阻止,唐蘭想想算了,林敬熥都還不算正式的破虜軍,愛怎麼就怎麼吧。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