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夢 網遊動漫

五代夢 第五百二十章 修行瓶頸

作者:寶慶十三郎

本章內容簡介:態,衣炔飄飄丰采過人,看去令人升起一股油然嚮往的神態。一旁的田益農先是滿臉驚駭,繼而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卻看到蘇西坡和申屠赴都沒有看自己,心裡稍微安定了一些。 一旁的冥河壇兩個人,不由都朝田益農...

聽到申屠赴這麼說,不但田益農三個人臉色蒼白,就是蘇西坡的眉頭都皺起來了。

要知道聖門之所以被稱為天下第一大派,就是因為門中弟子的修為,一直都引領天下諸派。可以說隨便派出一個弟子出去,都可以在江湖上引起一番風雨。這種手段江湖上別的門派,有誰能夠做到這一點?

不過近幾十年以來,江湖上屢有傳聞說,聖門發生了內亂,不但門主失蹤,就是門中諸殿閻羅鬼王,也是私底下不和。故而潛伏了多年不出,甚至有些剛剛出道江湖的後輩,甚至都已經忘了,聖門昔年在江湖上的威望。

聖門有著十殿閻羅,而牛頭馬面兩個勾魂使者,卻是只有一饈翹煜陸災的事情,也是當年江湖上聞風色變的人物。

如今申屠赴據說說牛頭馬面失蹤了,這當真是令人吃驚的事情!其實田益農三個人也知道,因為門主已經派過鬼判秦庄前去找尋。但是隱約得到的消息是,牛頭馬面去了嶺南,隨後便失蹤再也沒有回來過。

作為地位和牛頭馬面相當的鬼判,秦庄還是門主秦缺的親弟弟,更是太上長老九子鬼母高陽翾的親傳弟子。他的話不但具有一定的威嚴,更代表著足夠的準確性。因為鬼判還掌管這聖門的刑罰,屬於真正的實權人物。

「門主對本門發展掌控的能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1蘇西坡雖然說的有些淡淡的,但是可以得到他的稱讚,顯然已經是屬於很高的讚揚了。這裡大家都是聖門的老人,聽到蘇西坡這麼說,心裡頓時都警醒了一下。

畢竟鬼帝秦缺雖然每年很難見到人,但是上上下下都協調的還好。這些年聖門在江湖上很少露面,便是秦缺約束的結果。就和申屠赴所說的一樣,聖門只是一個江湖上的門派,從來沒有過爭雄天下的想法,所以沒有必要在江湖上風頭過旺。

雖然有很多門眾想法不一,可是對於聖門嚴謹的門規看來,如今聖門依舊可以穩坐西南,這和歷代門主的策略不無關係。

「你們幾個的小心思,某家也是早就知道的,如今時事複雜,自然也有其中因果1玉面閻羅忽然盯著了田益農,他上次出關就警告過田益農,此時聽到申屠赴再次提及,不由滿含深意的看著田益農。

「平均教之事千真萬確,弟子怎敢欺瞞老師和修羅王1田益農恭聲說道,聽到蘇西坡這麼說,他心裡已經安定了許多。倒不是因為自己是他弟子,而是聖門歷來便是就事論事處理問題。

蘇西坡倒是沒有在意這些,反而再次看向了申屠赴,臉上帶有一些神採的說道:「鬼判秦庄當年在滇地,被那萬聖仙子胡蝶所傷,需要百年金四十八節做藥引。上次他受命去楚地和嶺南,調查牛頭馬面的去向,聽到那永州有寶貝的消息,後來倒是因為一個人,得到了一些好處1

「蘇兄是想提醒某家么?」申屠赴卻沒有給蘇西坡好臉色,尤其聽到最後的時候,顯然是明白了蘇西坡的意思。

「修羅王想多了1蘇西坡靜靜的說道:「你去過金陵了,我倒是忘了這茬了,應當是聽過她說了罷!不過秦庄沒有回聖門來,這事門主倒是沒有提及過,想必門主心中有數吧1

要知道修行到了他們這種層次,已經很少再過問俗世,平時大多數都用於修行。據說秦缺已經突破煉神返虛,這可是聖門除了目前高陽翾和蘇西坡之外,別人還沒有達到的境界。當然聖門還有很多閉關的高手,這種境界還真不知有幾人。

「蘇兄倒是吾輩榜樣1申屠赴忽然說了一句無頭無尾的話,然後站在那裡氣定神閑。

蘇西坡卻沒有說話,不過他負手而立的姿態,衣炔飄飄丰采過人,看去令人升起一股油然嚮往的神態。一旁的田益農先是滿臉驚駭,繼而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卻看到蘇西坡和申屠赴都沒有看自己,心裡稍微安定了一些。

一旁的冥河壇兩個人,不由都朝田益農使了一個眼色,他們都知道了蘇西坡身上的這種氣質,便使勁的朝田益農擠眉弄眼的。田益農收拾了心情,一臉喜氣的朝田益農施禮:「恭喜老師,賀喜老師突破逆天大法大關1

「這麼多年,只不過有些許提升罷了,實在不值一提1看到申屠赴也在打量自己,蘇西坡不由淡淡的接聲說道:「要說這突破,卻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突破了,卻不知道為何一直停滯不前了1

他忽然看向門外,似乎在心裡也回憶起什麼事情,驀地回頭看著了申屠赴:「修羅王此時出關,想必也是頗有收穫吧1

「收穫倒不敢說,卻是感覺需要一個機緣1作為聖門的戰神,申屠赴心裡沒有那麼多道道。即使對這玉面閻羅有著一些忌憚,但是申屠赴也沒有絲毫隱瞞的意思。因為他這修羅王的稱號,就是經過無數次的戰爭打出來的。

「如此說來這次蜀中的事情,也許就是一件天註定的機緣!連鬼母都肯再次光臨總壇,如果不是非常之事,豈可令她如此動容?」蘇西坡也算是高陽翾的老知交,可是鬼母幾十年不回聖門,聖門上下也是知道的。

不過要說道其中真正的原因,怕只有蘇西坡這種同輩的人知曉了。所以此刻聽到蘇西坡這麼說,申屠赴不由也有些想到。不由偏頭看向田益農:「難道總壇有九陰老鬼的消息?」

田益農自然知道他說的是牛頭馬面的事情,因為這兩個人乃是盛言的親傳弟子。想到這裡的時候,更是恭敬的說道:「這次兩位使者去嶺南,本來是以門中公幹的名義。不過他們隨時改變了南下的行程。雖然利用本門千里傳信的法子,彙報了一路的狀況!但是據鬼判後來的調查,他們所有發回來的消息,都是在桂陽附近由手下小鬼代發的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