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絕新漢朝 網遊動漫

冠絕新漢朝 第七百五十章 聚流民,立冶鐵,築

作者:戰袍染血

本章內容簡介:煥然一新……」 他看了桓彝一眼,便道:「你可不要以為我是刻意言語,誤導於你,代郡廣昌我之前是來過的,當時這整個縣城的風氣,可是和現在截然不同的,不要受往來的商賈了,連城中的大族、宗族、布衣,都...

這座客棧,下面是酒館,上面就是住宿之地了。

雖有一部分正在修葺,所以樓中封鎖了好一部分走廊、通道,但整個大堂還是布置的頗為典雅,在寬敞的廳堂中,矮桌和坐席點綴其中,有人坐於其中,若不是衣著多為尋常,怕是這一眼,都會讓桓彝想起古之學社。

而在這其中,作為引人注目的,就是一名高瘦男子,他坐於中央,身邊環繞幾仆,眾星捧月般,正朝著門口看過來。

這人正是棗嵩。

王浚有多女,或嫁心腹重臣,或聯絡世家權貴,又有諸多義女,先後嫁給了段部鮮卑的幾個頭領,用以聯姻。

這棗嵩妻子,便是王浚之女王韶。

說道棗嵩,便不得不提其父棗據,此人乃是文學大家,更通黃老之說,在官場上也頗有作為,曾任冀州刺史,因此與王浚結交,雙方為安穩計,促成了這場婚事。

因而這位棗嵩在身份、背景上,那真的是羨煞旁人,在幽州地界也是頗有名望、名聲的,而桓彝作為江都王的重要幕僚,為了兩邊關係,幾次拜訪王浚,所以和這個棗嵩早有接觸,雙方也算是有著交情的。

但在這個地方碰上,卻讓桓彝有些尷尬,更是生出了些許難堪之念。

要知道,他們之所以不選擇較為安寧、平穩的幽州路線,轉而挑選穿越一片狼藉、處處危險,甚至有一部分已經被羯人戰局的冀州,就是為了避開王浚,私底下和陳止接觸,先試著拿些好處。

事實上,在這之前,江都王和幽州王浚之間,已經達成了一些潛在的約定,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針對代郡的,結果前腳剛剛約定好,後腳就私自來聯繫,碰上誰都會覺得尷尬,更不要說被人意外看破了。

只是桓彝到底是身經百戰,在經過短暫的驚訝和難堪后,馬上眉頭一皺,走上前來問候道:「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棗兄,不知你這番來這代郡,所為何事?我等雙邊可是約定好了,何以你要提前過來?」

棗嵩聞言一愣,然後忍俊不禁,指著桓彝笑罵道:「好你個桓茂倫,還真是會惡人先告狀,你怎麼不說你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可別告訴我,你是想到了地方,在通報大司馬,然後再廣昌匯合。」

桓彝也很配合的哈哈一笑,隨後拉著剛剛認識的常璩,走了過去,坐在那棗嵩的邊上,同時鄭重點頭道:「正是如此1

「你啊,這麵皮真是讓人嘆為觀止。」棗嵩笑著搖頭,邀請兩人坐下,一揮手,讓身邊的僕從散去,給店家說了上來酒菜,隨後就看著常璩問起來歷。

「這位乃是蜀中常璩常君。」桓彝順勢介紹,隨後又告罪道:「好叫常君得知,在下的名字,卻不是剛才所說的那個,而是桓彝,祭器之彝,因為自冀州而來,難免有些謹慎。」既然都碰上棗嵩了,再隱瞞身份反而要弄巧成拙,桓彝索性將這名字明確告知身旁的常璩了,反正他不說,棗嵩也不會客氣。

「原來是桓家君子,卻是在下失禮了,」常璩依舊以禮相待,「還有這一位,莫非就是王大司馬麾下的棗君?」

「區區不才,正在在下。」棗嵩說完,卻是頗為不羈的問道:「看常君的氣度,也不是一般人,但說我孤陋寡聞,實在是未曾聽聞過閣下名姓,今日來代郡,所謂何來?」

常璩就道:「在下家中多記史,是以喜好遊歷,紀錄風土人情,因在蜀中與道門有些矯情,聽他們說了些這代郡的見聞,心生嚮往,這才過來,只是途中還有波瀾,是以自幽州而入,正好在這廣昌碰上兩位。」

「原來是史家傳人,真是失敬失敬。」棗嵩點點頭,然後感慨道,「這代郡卻是非同一般,我只是入了一縣,就隱隱感到不同尋常,城中秩序井然不說,還有處處修葺、翻蓋之處,內里風氣,可以說是煥然一新……」

他看了桓彝一眼,便道:「你可不要以為我是刻意言語,誤導於你,代郡廣昌我之前是來過的,當時這整個縣城的風氣,可是和現在截然不同的,不要受往來的商賈了,連城中的大族、宗族、布衣,都有離去之心,惶惶不可終日,那南下的很多流民中,就有城外村莊之人,但現在卻截然不同了,一副朝陽之意不說,還有諸多流民偷偷跑來投靠,你們可能白沒有去過城北外面的民營吧?」

「你說有流民偷偷過來投靠?」桓彝這下子是真的吃驚了,「莫非城北有專門安頓用的營帳?」

「正是如此,」棗嵩輕輕搖頭,露出苦笑,「你在江都王麾下做事,不可能不知道,這人口的重要性,很多事情,都是人口在制約,代郡本在邊疆,受三方侵擾,根本難以發展,人口不斷流失,因而是幽州有數的弱郡,結果陳止靠著這個底子鎮壓各方,連七部鮮卑都收服了,在北邊組成屏障,又有發動諸多礦奴、武丁修築道路,一派大興模樣,反而將周圍零散人口吸收過來了。」

說著,他從懷中掏出一塊鐵制令牌:「而且此人當下還得了鐵礦,自行冶鐵,我聽傳聞,說是此人在桑乾河邊建了幾個鐵場,自行冶鐵,也不知道真假,只是這塊令牌卻是出自他們代郡之手,我讓人鑒定過,說是成色、硬度俱佳。」

這下子,連常璩都忍不住道:「那位陳福軍,又是出錢讓各地縣城修葺城池、店肆,又大建道路,招攬諸多武丁,操練、巡查,更別說代北新城新起,這都是要花錢如流水的事,如今更要冶鐵,這前期一樣要不少錢財投入,從何處來?」

「這位府君花錢厲害,但聚寶的本事也不小,」棗嵩明顯有著研究,「不說那紙坊和代窯,你們看看這令牌,莫非還不知道么?想必兩位也都接到這推薦令了,那該知道而今商賈何等嚮往此處,這又是一出錢財來源。」

桓彝不由正色起來,低語道:「如此說來,這代郡真要興起了?」

「可不是么?不然你們何必偷偷過來?」棗嵩馬上就揶揄了一句,但不等他再多言,就有一老牧民從外進來,直奔幾人的桌前。

桓彝一見這人,就直接問道:「搞清楚了么?」

那老謝明顯是快步跑來的,顧不得擦額頭汗水,就趕忙說道:「打聽到了,那所謂新城,據說是要在桑乾河北築成1

「什麼?」

這個答案著實出乎了桓彝的意料,他不由下意識的失聲起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