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球長 武俠修真

明末球長 第350章 胡三七的故事11

作者:一臉壞笑

本章內容簡介: 京西跑馬場的設計借鑒了一些香港馬會,當然場地規模更大,在目前來說,舊城區的改造尚未完成之前,居然只有這裡更合適作為新兵的報告式閱兵。 梁存厚嘆息一聲,說道:「這是我們的錯誤啊,在承天...

長老們不能免俗的在新時空找女人,拉關係,甚至交幾個朋友也是正常。

而他們所掌握的權勢,先進的知識,也許知識一句話,就會有人惦記著。

也許只是一句中關村是個好地方,這個原本住著一群下崗太監的地方就被無數人去轉悠看看到底有什麼寶藏。

也許只是某個長老在外灘的臨時基地嘟囔了一句寸土寸金,就有無數愚民前去淘金。

但對於長老們來說,學習是不可能的,一輩子不可能。

無論如何,胡三七算是結束了自己的新兵連訓練。

三個月的時間裡,過去幾個月的營養不良,已經被長身體的恢復所代替,他的年紀已經開始從半大小子往小夥子那邊成長,身高突破了一米六后,沒有停歇,已經不能被看做是小矮個了。

懵懵懂懂的知道,他們這些人是要彼此分開,去新部隊報道,全都淚光閃閃,互相看著對方,互相留著字條,作為以後交流的渠道。

對於許多去各支部隊報道的新兵們來說,哪怕日後他們做到一定級別的軍官,專業成為地方建設的骨幹,退伍后成為社會棟樑,海外殖民地的中堅階層,高歌猛進在殖民地開疆拓土享受殖民地女人的殺手,新兵營給他們的記憶卻是純潔美好,而是一個不可磨滅的存在。

在這裡,他們脫去了過去的破衣爛衫,剪去了藏著無數虱子污垢的頭髮,住進的乾淨明亮的宿舍,吃到了每頓有肉有菜的飽飯,留下了幸福的淚水,可以說,是改變人生,脫胎換骨的開始。

哪怕日後,他們可以過上頓頓吃雞,天天做新郎的日子,但對於新兵營的美好歲月,是難以忘記的,也是在後世,隨著帝國新軍事變革的開始,本土防禦變得逐漸開始依賴武警以及國民警衛隊,而開始走向國際軍隊,世界警察時代,地球解放軍的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組織而成,那麼軍事訓練自然不可能放在寸土寸金的帝國本土了,訓練營在後來被改頭換面,變成了一個度假中心,無數老兵會在這裡舉行聚會,緬懷過去的歲月。

當然了,目前,小站新兵營的功能,還是一批批的生產新兵。

最後一頓散夥飯,當真是吃的非常好。

不再是每個人端著個盤子排隊領取的份兒飯,而是以班為單位的聚餐,可以說是滿滿一桌子都是極其豐富的飲食,起碼胡三七都沒見過,每個人一個的螃蟹著實讓第一次吃螃蟹的人大感頭疼,好在有人師範,倒也是學著吃了起來,至於什麼北京烤鴨,油炸雞排反而並不出奇,而第一次有了酒,不限量的好酒,紅星二鍋頭。

這是第一次開始放肆起來,每個人都吃的喝的很好,胡三七此時也不由得多喝了幾杯,剩下的就是看著周圍的弟兄們互相哭著道別,三個月來,彼此一起吃苦,倒也積累下了深厚的感情,下面到底命運際遇到底會如何,誰也沒底,因此到了後來,就徹底開始亂了,桌子的美食也就沒人在意,而是開始拿著酒瓶,端著酒杯,竄到別的桌上喝酒道別。

這些人基本上都是窮棒子出身,對於第一次可以大量飲酒的生活沒有預計,因此大部分人都紛紛醉倒,最後是一塌糊塗,胡三七就和幾個還算清醒的戰友,負責將人帶回宿舍,其中有人嘔吐了,也只能忍耐著收拾,到了很晚的時候,還要負責將一片狼藉的食堂收拾乾淨,一切忙碌之後,胡三七卻是望著天空,心裡卻徹底的亂了起來。

過去幾個月,幾乎每天早上起來后,就是整理內務,跑操,訓練,接受政治教育,基本上沒有清閑的時刻。

這本身就是長老們的策略,不過此時,誰也不會再打擾他了。

這給了他胡思亂想的好機會。

這日子是真好,胡三七幾乎偶爾會憧憬,如果有機會,讓家裡的族中兄弟一起來扛槍服役,每天過的日子,可是比老家好太多了。

雖然作為地主,胡家幾乎殺光了周圍的住戶,霸佔了許多的土地,但作為剛剛從幾乎滅絕性的大飢荒走出來的人,胡家不能避免的也得節衣縮食,儘可能的將財富化作糧食和布匹等硬通貨存儲起來,還要逢迎上官,偶爾養幾個子弟去讀書,進士不敢想,如果可以供養個舉人出來,那幾乎就是臨沂一霸,可以吊打周圍了。

因此,哪怕是地主,事實上吃的也未必比得上帝都治下的小兵,地主要擔心土匪、乾旱、洪水、貪官、胥吏和其他各種天災**,甚至過去還多了滿清劫掠大隊以及流民搶劫,最是兇狠不過。

而長老們治下的漢子,只需要埋頭大睡,然後接受相比在這個時代的體力勞動並不嚴酷的訓練后,就可以安享這舒適的生活,這反差來說,可以讓任何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沉醉。

但只要一想到一句話,胡三七就不寒而慄。

這支軍隊從不招收地主子弟!

起碼在胡三七偶爾聽到的那句話,確實如此。

當然了,在大的層面,長老們不可能真的將地主這個階層從**上消滅,那太極端了,而是先滅亡其經濟政治特權,而後一點點使用政策上的,經濟上的策略使其破產分家,逐漸將小農經濟滅亡,走向工業化。

作為模仿了後世那支百戰雄獅的部隊,這支軍隊從一開始的左翼屬性就強烈的很,但一切都是在法律層面上,也沒有真的對地主階級有什麼天花板,因為人家始終還是矜持而高貴冷艷的做著美夢,有朝一日某位長老看中自己,飛黃騰達一步登天的呢。

這件事在本質上就不同,要知道,哪怕到了21世紀,也有逃亡海外的地主後裔,拿著自家被土改前的地契,指手畫腳的做夢要求尊重自己的私有財產,你們這些農民就該給我們做奴隸,全中國的國企都該變賣后,將錢分給我們這些地主的後代,你們世世代代給我們做奴隸就好!

地主的思維模式與工業化時代的不同,他們畏懼憎恨技術進步,討厭改變和變化,如果說作為工業化時代的商人,還希望自己的顧客稍微富裕一點,可以讓自己的商品可以銷售的越多,賺的越多的話,那麼地主們就是真的喜歡自己治下的老百姓佃戶窮苦一輩子,死的越多窮的越多越好。

哪怕到了後世,只要是那種在大變革時代跑到海外的地主階級後代,也是帶著極度的仇恨看著共和國的變化,任何一點向好的變化都只能得到他們的咒罵和污衊。

這就不是胡三七可以理解的了。

他懵懵懂懂的,其實對於地主們來說,當兵本身就是不可能的選項,他們想的更多的,自然是賄賂某位上官,然後拿下本地某個事物的壟斷權力,最後坐地分贓,許多人也獻上過許多什麼,「伐明方略」啊,「入川策」,內容嘛,無非是開科舉,任用「賢人」當然說的是他們自己,然後那些東西基本上都被長老們扔進了垃圾桶,可謂是明珠暗投的終點。

這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雖然還在宿醉,但都是大小夥子,被喊醒后,全都慌慌張張的開始打掃內務,整理裝束,由於還沒有授銜,都是普通的作訓服,不過卻是人人都狠狠的清洗了一番,然後將隨身衣物打包好,幾乎每個士兵進來前都是孑然一身,現在隨身的物品都是部隊發給的,也就不存在什麼不該帶的雞零狗碎。

來接人的是卡車,這在胡三七眼裡並不陌生,事實上還很有好感,就是這種卡車,每天運來海量的物資,也經常輪到胡三七去搬運各種的生鮮雞蛋肉類麵粉,不過等到上去后,卻是不同,那味道就很沖。

好在這個時代的車不太多,也就不需要走走停停,擠在卡車裡,也就是大概一個時辰,胡三七就感覺卡車車速開始減緩,跟著從車外傳來巨大的喧囂聲,然後就是卡車停下后,有人命令他們下車。

再下車,外面的陽光很刺眼,外面是很大的廣場,場地很大,在側面還有許多階梯式的觀景台,還坐著許多人。

當然了,這一切容不得他多麼的遲疑,很快就要整隊,到了一處地方,每個人得到了一個「能量棒」,以維持體力,按照之前的嚴格訓練,走正步,喊話,這些都是做的很好。

「我承認我們的情況還不能做的很奢侈,但在馬場閱兵是不是有點兒戲。」

趙佳人皺了皺眉,作為一個女人,她一直希望招收女兵,起碼增加一下她本人的話語權,奈何對於長老們來說,女人除了勞動者功能外,更多的是一個母親的生育功能,「增產報國」可不是玩笑,在許多舊式觀念的農村,長老們給予的各種福利堪稱讓人瘋狂,實際上不過是一些政府投資下的大規模生產的產物。

京西跑馬場的設計借鑒了一些香港馬會,當然場地規模更大,在目前來說,舊城區的改造尚未完成之前,居然只有這裡更合適作為新兵的報告式閱兵。

梁存厚嘆息一聲,說道:「這是我們的錯誤啊,在承天門閱兵固然很好,但是這麼一調查發現,不實際,後世的閱兵,那是各種大殺器外加裝備隨身,空中部隊隨時護航,我們呢,缺人缺裝備,只有步兵的話,太沒有氣勢了,至於你覺得在跑馬場不太好,就太多餘了,這個時代還不講究這個呢。」

京西跑馬場作為未來帝都賭蠻,被寄予厚望,不單單是回籠社會資金,收集慈善基金,以及調節市民生活的作用,對於社會文化的改進也有著極大的作用。

老房子著火才快,有什麼事情,經歷的多了才能做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未來的經濟社會,將是一個財富更替極其迅速的時代,一個窮鬼漢子,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要搖身一變,在某地發財變成有錢人,而原本的富商可能會因為技術的進步、壟斷的失去而一無所有。

事實上,這種趨勢已經存在,只不過沒有讓這種傷害到達帝都而已,最明顯的就是原本依仗特權在帝都進行經營生意的存在,基本上很快被排擠的經營不下去,畢竟之前他們仗著特權得罪太多人了。

尤其是一些人,還依仗宮裡的太監,或者什麼國公之類的人物,強佔他人房屋產業,等到長老會主持舊城區改造,將大量的住房輪換的時候,苦主們紛紛跳出來,這些舊勢力的代表人就一下子被吊打,雖然口口聲聲說人家是刁民,自家身份高貴,甚至許願送女人,但長老們毫不在意,將那些垃圾徹底清除,還罰了一筆他們霸佔別人田產時候的收入。

在這個期間,那些儒生士人進行了誓死的抵抗,以及各種怪話。

在帝都的士人眼睜睜的看著那些本地泥腿子,或者各種下人住進了寬敞明亮的住房,而他們穿戴上最奢華的衣服,做讀書人打扮,前去遞上摺子揭帖等物,要求善待士人,都被無視,而後某些人就會消失不見,從此好像沒有這個人過。

這個跑馬場建設的初衷,就是讓帝都的百姓,尤其是那些閑下來的人有點事情做。

目前來說,以許多長老收集到的資料,在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美好生活后,一部分新時空土著做的並不好。

他們開始狂賭濫嫖,敗光家產,當然還算少數,但一下子萎靡不振也不是一兩個,帶壞社會風氣是必然的。

賭博雖然不好,但有限度的賭馬卻也是很讓人有投入感覺,而漠南蒙古逐漸在手的長老們,卻有了一些好馬補充,這甚至不需要什麼投入,長老們自己就開始想辦法搜羅好馬。

在進行了十幾次小型閱兵后,梁存厚卻早開始疲倦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