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滅戰神 玄幻魔法

不滅戰神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幽冥殿的怒火

作者:始於夢

本章內容簡介:」 「不止你,你先祖秦霸天留下的大秦帝國,也早晚會被我天陽帝國覆滅1 慕星空怨饋 「覆滅?」 「哼1 「當年我先祖,能摧毀你天陽帝國,現在我秦飛揚,照樣也能在這...

「既是師徒,又是朋友……」

秦飛揚喃喃。

看來這慕星空,的確是個奇才,不然也不會讓性格暴戾,輕世傲物的慕天陽,如此看重。

既然慕天陽這麼看重,那這個人應該就還有價值。

再說慕星空!

被柳木當眾扇了一耳光,整個人瞬間就炸了。

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他瞬間就彈跳了起來,凶氣騰騰地朝柳木撲去。

柳木不屑到極點。

一個被廢掉修為的人,居然還敢造次?

真是沒死過。

砰!

他又一腳踢去。

並且是正中慕星空的命根!

喀嚓!

慕星空橫飛而出,撞向後面的牆壁,隨後便立馬捂住褲襠,慘嚎起來。

整個臉,青紅交加,甚至都已變形。

顯然。

柳木這一腳,讓他蛋碎鳥亡。

柳木上前,捏著慕星空的下巴,戲謔道:「奇才,蛋碎的滋味如何?」

「我發誓,一定會撕碎你1

慕星空嘶吼。

柳木眼中殺機一閃,看向秦飛揚,道:「少主,這種危險的人,我覺得還是殺了為好,免得再生禍端1

慕星空身軀一顫,眼中爬起一絲恐懼。

不管是誰,都怕死。

而像慕星空這樣的妖孽,更珍惜自己的性命。

秦飛揚沉吟少許,笑道:「他在天地帝國的地位,肯定不一般,先留著他,或許會有大用。」

慕星空聞言,暗中鬆了口氣。

只要活著,那就還有機會。

至於柳木,也沒再多說什麼。

突然!

幽皇眼珠子一轉,看著慕星空,問道:「你天陽帝國的藏寶庫在哪?別告訴本皇,你不知道。」

「藏寶庫1

聽到幽皇這話,秦飛揚目中也一亮。

慕星空的身份這麼高,肯定知道藏寶庫的位置。

只要逼問出來,那對於洗劫寶庫就有很大的幫助。

慕星空也一愣。

怎麼也沒想到,幽皇會突然這麼一問。

他看了眼幽皇,又看向秦飛揚,冷笑道:「你們膽子不小啊,居然還惦記著我天陽帝國的藏寶庫。」

幽皇玩味道:「你總算說對了一點,我們的膽子還真就不校」

慕星空眼中閃過一抹戾氣,道:「藏寶庫就在我天陽帝國的帝都,有本事你們就去。」

「這還需要你說嗎?」

「我們也知道藏寶庫在帝都。」

「我們要的是,具體的位置。」

幽皇惱怒道。

「休想。」

慕星空冷笑。

「看你是不進棺材不掉淚1

幽皇猙獰一笑,立馬衝上去一頓暴揍。

但不管幽皇使出什麼手段,慕星空就是不開口。

秦飛揚挑了挑眉,轉頭看向柳木,道:「你不知道他們的藏寶庫在哪嗎?」

「這麼重要的地方,我一個外人怎麼可能知道?」

柳木無奈。

「也是。」

秦飛揚點頭,看著幽皇道:「無論如何,也要逼他說出來。」

「包在本皇身上。」

幽皇桀桀一笑。

「秦飛揚,我發誓,你一定會死得很慘很慘。」

「不止你,你先祖秦霸天留下的大秦帝國,也早晚會被我天陽帝國覆滅1

慕星空怨饋

「覆滅?」

「哼1

「當年我先祖,能摧毀你天陽帝國,現在我秦飛揚,照樣也能在這,滅掉你們這些餘孽1

秦飛揚冷哼,眼中殺機暴涌。

「就憑你?」

「笑話,笑話啊1

「你永遠也不會明白,這裡的天陽帝國有多強大1

「你這是在自尋死路1

「哈哈……」

慕星空狂笑不已。

儘管幽皇在不擇手段的折磨他,但依然阻止不了他對秦飛揚的嘲笑。

秦飛揚也懶得做口舌之爭,瞥向供台。

供台之上,有一把戰劍。

劍刃上,有一個米粒大的闊口。

正是之前,秦飛揚從幽冥殿大長老的手裡,搶來的那把戰劍。

秦飛揚一揮手,戰劍落入手裡,發出刺耳的劍鳴聲。

「這把戰劍,叫七星劍。」

「據說全面復甦之後,能召喚出北斗七星,藉助星辰之力而戰。」

「雖比不上蒼雪和古堡,但在玄武界,也算是一件極為了得的神器。」

「只可惜,現在多了一個豁口。」

「而要修復神器,除了那些大師級的煉器師,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柳木惋惜。

七星劍來自幽冥殿,作為幽冥殿長老的柳木,自然是相當了解。

「只要沒斷,都不會受到影響,給你。」

秦飛揚說罷,直接把七星劍,扔給柳木。

「這……」

柳木臉色獃滯。

居然把七星劍給他?

這是在做夢嗎?

要知道。

這不是尋常的兵器,是一件神器。

少主就一點不在乎?

但幽皇見此情勢,就著急了。

它連忙丟下慕星空,跑到秦飛揚面前,怒道:「你這就不公平了啊,之前是本皇出力最多,憑什麼給他啊1

秦飛揚無語道:「你不是已經有一件神器嗎?還搶什麼?」

「這事不能一概而論,得一碼歸一碼。」

「做人,可不能厚此薄彼啊1

幽皇不滿道。

秦飛揚無奈一笑,道:「送都已經送出去,不可能再讓我收回來吧,等下次吧,下次得到神器,我再給你。」

「本皇……」

幽皇還想說什麼。

秦飛揚不悅道:「不想要潛力丹和凝神丹嗎?」

幽皇身體一僵,癟嘴道:「行,都聽你的。」

秦飛揚搖頭失笑。

但慕星空遭殃了。

幽皇一肚子的火,全部發泄到了他的身上。

「你真的給我?」

柳木打量著七星劍,還有些難以想象。

「這不是在你手裡嗎?」

「不想要?」

「來,還給我。」

秦飛揚伸手道。

「想想想,當然想要。」

柳木連忙把七星劍藏在身後,看著秦飛揚嘿嘿笑道。

秦飛揚笑了笑,道:「快抹掉血契。」

「好。」

柳木點頭,神念融入七星劍,強行抹掉大長老的血契。

與此同時。

一片深山之中,一座古堡的大殿內。

大長老,三長老盤膝而坐,正在修復氣海。

四長老,五長老兩人,則坐在一旁的座椅上,臉色皆陰沉如水。

噗!

陡地。

大長老身軀猛地一顫,一口老血噴出。

「恩?」

三長老睜開眼,驚疑的看著他。

四長老和五長老也立馬起身,跑到大長老面前,關心的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傷勢太重?」

「不是。」

「是七星劍裡面的血契,被人抹掉了。」

大長老沉聲道。

「什麼?」

聽聞。

三人勃然變色。

「該死的秦飛揚,該死的柳木,我不會放過你們1

三長老怒吼連連。

這次,他們出動五大偽神,不但沒把柳木捉回來,反而損失一件神器,甚至還損失一尊偽神。

這對他們幽冥殿來說,簡直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我們該如何向兩位殿主大人交代啊?」

四長老嘆道。

大長老,三長老,五長老,也沉默下去。

這麼大的損失,兩位殿主大人,肯定不會輕饒他們的。

唰!

突然。

一道黑色身影,降臨在憑空大殿內。

他身高七尺,身形消瘦,臉上帶著一個黑色的面具,遮住了半邊臉。

不過從此人的身形,以及另外的半邊臉,不難判斷出,他是一個中年男人。

那黝黑的眼眸,透著一股讓人心生恐懼的威嚴。

看見此人出現,大長老四人臉色一變,連忙單膝跪在地上,躬身道:「拜見副殿主大人。」

面具男子沒有吭聲,徑直走到正前方的座椅前,坐在上面,俯視著四人,眼神猶如鷹眸般犀利,四人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出!

大殿內的氣氛,也一下顯得沉重無比。

四人相視一眼。

大長老一咬牙,鼓起勇氣,抬頭看著副殿主,道:「大人,聽我們解釋……」

「啪1

他不開口還好,一開口,那副殿主便赫然起身,一步落在他面前,一巴掌甩在他的老臉上。

大長老當場就飛了出去,嘴角鮮血直流。

但他還不敢有半點怨言,狼狽的爬起來,又連忙跪到原來的位置上。

而副殿主,則又回到上方的座椅上。

這下。

四大長老,沒人再敢說話,心裡都是彷徨無比。

也不知過去多久,副殿主終於開口,看著四人道:「在桃源城發生的事,本殿已全然得知,你們無需再作解釋。」

「大人恕罪。」

四人一顫,急忙趴在地上,哀求道。

「這次你們也算是把我幽冥殿的臉,都丟光了。」

「不過事情已經發生,本殿責怪你們也無意義。」

「本殿就再給你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副殿主道。

「謝大人。」

四人聞言大喜。

「等養好傷勢后,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都要把七星劍和柳木,給本殿帶回來。」

「至於秦飛揚,能抓活的就抓活的,不能抓活的就直接殺掉。」

「但他手裡的那把匕首,還有他身上的那件空間神物,必須得到手1

副殿主道,眼中滿是貪婪。

「是1

四人恭敬的應道。

副殿主道:「不要再失手,否則你們知道後果。」

「明白。」

四人連忙點頭。

唰!

副殿主掃了眼四人,又瞬間消失無影。

四人這才起身,長長地吐了口氣。

「大長老,怎麼辦啊?」

「秦飛揚手裡的匕首,連天陽帝國的青虹劍都能輕鬆毀掉,我們要殺他,根本不可能啊1

三長老看著大長老,道。

四長老,五長老,也是憂心忡忡。

「這事還沒到無法解決的地步。」

「秦飛揚雖然厲害,但在玄武界,不止我們幽冥殿,還有其他人,也很想殺他。」

大長老冷笑道。

「你是說天陽帝國的人?」

三長老道。

「沒錯。」

「天陽帝國和大秦帝國本來就有血海深仇。」

「而現在,慕星空還落入秦飛揚之手,生死不明,天陽帝國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我們只要隔山觀虎鬥就行。」

「況且,出現了這麼恐怖的神器,我相信萬古盟和奉天宮,也不會無動於衷。」

大長老笑道,但笑得有些人。

「好主意。」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三長老,四長老,五長老也都笑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