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開永樂 網遊動漫

踢開永樂 第812章 四王

作者:七帥

本章內容簡介:輪B等人的反應,說道:「不瞞幾位叔叔和賢烶兄弟說,這次這巫蠱之術並非是來自我大明國內,廣州城內的僧道都不頂用,侄兒就中了他們的招,一度昏迷。當時侄兒身邊的下人都十分驚慌,要向京城傳信。」 ...

等這一套流程進行完畢,允熥又對其它來迎接的官員答禮完畢后,轉過頭對他們說道:「幾位叔叔什麼時候到的海康所?」

他們幾個在心中暗自嘀咕,可表面上絲毫不敢露。朱橞代表大家說道:「陛下,臣十一月初四來到的海康所,四哥與二十一弟、賢烶侄兒都是初九到的這裡。」

「本來今日大侄女與侄女婿也要迎接陛下,可是他們忽然染了風寒床不起,就沒能來,讓臣代替她向陛下問好,說等身子大好了再來向陛下請安。」

「侄兒說過多次了,自家人的稱呼何必這麼生分,叫朕的名字,或者稱呼為侄兒都行,不要稱呼為陛下或皇上。」允熥再次表明了自己對族人的親近后,皺眉說道:「昀英也來海康所了?還染了病?」

允熥還真不知道昀英來到了海康所。他之前確實徵召了擔任台灣鎮總兵的曹行也帶著台灣的蠻夷之兵參加對安南之戰,可他給昀英寫信邀她前來廣東會面時,昀英卻說未必有空閑過來。

昀英歷次給允熥的信中可都是對著他大大的抱怨了一番:自己在台灣鎮可不得閑。當地識字的人太少,朝廷調派過去的文官也不頂用,整日要忙碌許多文書之事。「妹妹簡直就是台灣鎮的知事,根本不是台灣鎮總兵的夫人。皇兄你應該再給妹妹一筆俸祿作為台灣鎮的知事的薪俸。」允熥當然每次都是回信安慰她。

這次昀英給他回信說未必能來,他就沒有再關心此事;現在看來,她最後還是來了。

「是陛下,昀英侄女初十來到海康所,還是臣去碼頭將侄女、侄女婿接來的;可第二日一早他們兩個就染了風寒。不過臣當時馬上找了當地的名醫來診治,說侄女、侄女婿並無大礙,吃點兒葯再休養幾日就好了。」

「這就好。」允熥鬆了口氣,說道。

與朱棣這些人相比,昀英與他兄妹十年,感情要深厚的多,他聽到昀英生病後就想馬上去看她;好在馬上朱橞就說了昀英身子並無大礙,他才鬆了口氣,繼續留在這裡與他們說話。

他們一邊從碼頭向行宮走著,一邊說話。等昀英之事說完,朱棣忽然說道:「陛下,臣聽聞陛下在廣州城遇到了巫蠱之事?沒對陛下造成什麼影響吧?」

允熥深深的看了朱棣一眼,又掃視了一下朱橞等人的反應,說道:「不瞞幾位叔叔和賢烶兄弟說,這次這巫蠱之術並非是來自我大明國內,廣州城內的僧道都不頂用,侄兒就中了他們的招,一度昏迷。當時侄兒身邊的下人都十分驚慌,要向京城傳信。」

聽到允熥這話,在場眾人臉上都露出驚訝的表情來,朱模甚至緊張的叫出了聲。

允熥也不知他們的表情是真是假,繼續說道:「不過幸好,當時武當派的張真人就在廣州城附近,他來到行宮將侄兒從昏睡中救醒,解開了侄兒身上所中的邪術。」

「後來張真人還幫著廣州警察總署抓到了幕後主使之一與施展邪術的人犯。現在這些人犯正被關在廣州警察署的大牢內,由當地的刑警日夜審問,問出他們到底是何人主使。」

「天幸陛下無事。」朱模馬上脫口而出道,朱棣和朱賢烶也連聲附和;可朱橞卻有些驚訝的問道:「難道安南人不是主使?」

他們這些海外藩王聽說允熥在廣州遇險時可都嚇了一跳!他們所在的地方都十分偏僻消息不靈通,允熥平安無事的消息過了很久才傳來,在這過程中他們可煤堋K們是真的很擔心允熥的性命,並非是假裝擔心。

對於朱橞、朱模這些現在已經封到海外的藩王來說,來自朝廷的支持十分重要,別的不說,每年一兩萬甚至幾萬遷徙過來的百姓就對他們統治當地意義重大;此外朱賢烶的蒲羅中城、朱模的坤甸城,可都還指望著朝廷的援助才能繼續興建。若是十分支持海外封王的允熥駕崩,由年僅五歲的皇太子繼位,到底還會不會給他們這些海外的藩王支持熟難預料。

幸好過了幾天後傳來消息:允熥平安無事,他們終於鬆了口氣。

「到底是不是安南人主使還不能確定。」允熥說道:「那個施展巫術的巫師來自滿者伯夷,其巫術也是在滿者伯夷學來,與安南並無干係。抓到的幾個主使之人,也沒有查出與安南的聯繫。」

「這,陛下還是要慎之又慎,切莫屈打成招。」朱棣說道。他們這些久居上位之人都明白,在政治鬥爭中,看起來嫌疑最大的未必就是真正的幕後黑手。現在大明在南洋咄咄逼人,有動機做此事的番國不少。

允熥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他很怕自己一開口說話就把已經查到真相之事說出來。那個案子自己還有用處,可不能被人提前揭破了。

他們幾人又談論幾句,已經來到為他準備的行宮。

允熥大概看了看,就知道這個行宮的大小,轉過頭對朱棣等人說道:「四叔,你們可住進了行宮?」

「陛下的行宮,臣等豈敢居住?臣等都是住在了當地的軍營內,讓何榮空出幾個院子分別讓我們住下。」朱棣答道。

「豈能如此?軍營哪有行宮舒服?侄兒馬上命令行宮的下人收拾出幾個小院子,讓叔叔與賢烶兄弟住下。」允熥馬上說道。

他們推讓一番,在允熥的堅持中住進了行宮。

隨後就是接風宴。宴會上朱橞借著酒意問允熥道:「官家,叔叔聽說你明日要對現在海康所的眾多士兵訓話?到底要說什麼?」

「這可不能和你們說,等明日你們見到,就知道了。」允熥說道。

「搞得這麼神秘?」朱模笑著說道:「我還以為官家不過是說一些官樣文章,只是你親自來說比底下的大臣來說要效用大一些;現在看來,不止如此埃」

「當然不止如此。」允熥說道:「侄兒可是預備許久,準備了十分有新意的演講呢。」

「哦,那明日可要聽一聽了。」朱棣笑道。

……

……

此時聽到允熥的問話,朱棣不由得說道:「官家的這次演講確實十分出人預料,我之前的所有猜測都錯了。」

朱棣這次是真的有些敬佩允熥了。他從未想過允熥竟然敢無視文臣的意見,對士兵說這樣的話。他朱棣自認十分好武,在蘇藩主政也是崇武抑文,可為了顧及從大明過來的文官的臉面,也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這樣的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