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章八二九 面授機宜

作者:一任往來  |  更新時間:昨日02:07更新  |  字數:2183字

郭純陽似笑非笑道:「你這小猴倒是精明,拐彎問我張守正之死幕後是誰主使?」凌沖赧然道:「弟子的太乙飛星符法不過剛剛入門,推演之力太弱,算不出幕後真兇的跟腳,只好向師傅求教。」

本以為郭純陽要推三阻四一番,哪知那掌教大人慨然道:「張守正之死是平帝與常嵩定計,要嫁禍給清虛道宗,令本門與之火併,許了**魔君幾百童男童女祭煉魔法,才請動其出手。太倉三子同氣連枝,不過眼下毒手師太入了大金剛寺,我已請你大師伯前去與笑書生分說利害,你可滿意了?」

凌沖吁了一口氣,再拜謝道:「多謝恩師解我疑惑,**魔君弟子現下無力對付,但平帝與常嵩兩個必死無疑!」

郭純陽道:「清虛道宗鐵了心輔佐平帝,謀取人道氣運,若是被你輕易殺了,多年謀算付與流水,哪有那般容易?再說平帝是真龍天子,身系萬民之望,若是死於你手,只天道氣運反噬,就足以將你打入萬劫不復!」

誅殺天子,乃屠龍之事,歷朝歷代設非皇帝失德,不見容於天下,絕難刺殺。就算僥倖成功,隨之而來的天道氣運反噬,也足以將一位純陽老祖從長生境界之上生生打落!殺常嵩倒也罷了,殺平帝等若毀去大明根基,平帝一死,凌沖幾乎就要陪葬,最好的結果也要打落一身道行,被貶為凡人!

郭純陽雙目炯炯,說道:「此事關乎玄門氣運,我可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助你,你行此屠龍之事,無論天涯海角,清虛道宗必會傾力將你絞殺,你可想好了!」

凌沖道:「張閣老是弟子座師,此仇不報,何以為人?平帝雖是大明天子,失德在先,如今天下幾分,民心動蕩,江山氣運非他一人獨享,天道反噬絕不會那般劇烈,弟子已有定計,只求師傅莫要阻攔。」

郭純陽道:「利弊之事我已分說明白,你自家飛蛾撲火,我既不助你,亦不會攔你,全憑你放手去做。只是此事做下,你莫要後悔才好。」

凌沖斷然道:「縱然萬劫不復,弟子亦問心無愧!」郭純陽點頭:「既然你心意已決,我也懶得多言,你自家胡鬧去罷!」凌沖試探道:「先前弟子搶來的那枚太陽神符,恩師可否發還弟子,此去屠龍尚有大用。」

郭純陽罵道:「你用太陽神符對敵,豈非明告清虛道宗你便是得了太清道統之人?此事一旦走漏消息,只怕絕塵那老不死的都要出手殺你,你可想好了?」

凌沖遲疑道:「那還是先寄存在師傅處罷!」晦明童子驀地現形出來,叫道:「你師傅分明打算貪墨我太清門的法寶,只要將太陽神符打入我本體之內,誰也瞧不出破綻,莫要聽他胡言亂……」

話未說完,吃郭純陽輕描淡寫一指,被封了口舌,發不出聲來,只能對其怒目而視。郭純陽冷笑道:「你這小東西仗著自家道基圓滿,就敢撩撥老道的脾氣?惹得我火起,將你鎮壓在靈江之底萬年,就算尹濟祖師神通廣大,也須救你不得!」

晦明童子小眼中露出恐懼之色,忙躲到凌沖腦後,凌沖將他收入丹田之中,苦笑道:「弟子一路行來,仰仗晦明之力甚多,他不過是小孩兒心性,師傅何必與他一般見識?」

郭純陽哼道:「那廝沒大沒小,也是你疏於管教,我還未問罪於你,你還敢為他說情?」凌沖見乃師真有幾分動怒,忙岔開話題道:「張亦如師侄已然返回山門了么?弟子想見他一面。」

郭純陽道:「張亦如被他祖父之死攪亂了方寸,心性不純,被向天收於太陰火樹之中。恰好你師兄的劫數到了,這幾日正自渡劫,張亦如跟在身邊,也有極大好處。你來看!」

將手一揮,現出地下血河之源的場景,凌沖定睛望去,只見血河之上一株太陰火樹巍然聳立,遍體被五色七彩的雲團包裹,瞧不清裡面的物事。那五色七彩之氣凌沖只遠遠望了一眼,便覺五內如焚,一股心火直竄,忙撇過臉去不敢再瞧。

郭純陽收了神通,太陰火樹之景散去,冷笑道:「你師兄的跟腳想來你早有猜測,便是那一株太陰火樹之中誕生的元靈,被我攜去輪迴了幾世,才有今日成就。唯有將前世元身煉化,才有進窺長生大道的指望。你的陰神陽神火候已足,遲早也要面臨天劫之事,你可知道?」

凌沖忙道:「弟子此來亦是向恩師請教脫劫之事,請恩師為弟子解惑!」法相之上便是脫劫之境,面臨數重劫數,躲得過海闊天空,躲不過下場堪憂,至於渡劫之法,各派皆有秘傳,還要視所修道訣而定,凌沖仗著太乙飛星符法能推算出幾分玄妙,到底不如得郭純陽親授來的穩妥。

郭純陽道:「向天的劫數雖強,終究在為師眼皮底下,尚能回護幾分。你小子就沒幾日在山上靜心修行,劫數也要在山外渡過,為師可沒那等法力,隨時破碎虛空前去搭救。姑且將渡劫之法傳授於你,你且附耳過來!」

凌沖大喜,忙伸長了耳朵去聽。郭純陽卻伸手一指,正點在他眉心之中,一點靈光轉瞬即逝,笑道:「好了!」凌沖被師傅耍弄一記,摸了摸腦袋起身,不及查看那道靈光,又道:「弟子欲將家族自金陵搬至太玄九國中安頓,苦於道路既遠,舟車勞頓,又有無數兇險,如之奈何?」

郭純陽道:「難得你小子有心為本門添丁進口。玄門歷來收徒嚴謹,不似佛門有教無類、魔教濫竽充數。心性、資質、稟賦三者缺一不可,數千年來各派苦於尋找弟子之苦,索性自家動手建立國度,因離門戶既近,日夕受天地靈機滋養,出產英才的機率也更大些。轄下之國的人種自是越多越好,你要舉家遷移,為師大是歡喜,但門中無有人手助你,此事還要你自家去辦。且指點你一條明路。」

凌沖忙道:「弟子洗耳恭聽。」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