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墟 玄幻魔法

聖墟 第八百七十一章 魔王之怒

作者:辰東

本章內容簡介:女,一手還在摟著金狼聖子的脖子呢。 金狼聖子氣到不行,你這頭色虎撩貓族聖女也就罷了,為啥還摟著他不放,差點就要拚命。 若非霸神體在虎視眈眈,在盯著他,他絕對不能忍。 「出什麼事...

楚風臉上沒有了笑容,看起來平靜,但是眼底深處十分深邃,醞釀著暴風驟雨,他去而復返,回到前方熱鬧之地。

秦珞音在中途時進入一片竹林中,被楚風用場域保護起來,要她暫時不要露面。

「咦,楚風兄弟怎麼去而復返?」一位老者驚訝,同時眨眼睛,在取笑他,不是要去洞房嗎,怎麼又回來了?

「嘿,兄弟你行不行,不是腎虛了吧,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大黑牛喝醉,滿嘴酒氣,此時叼著一根大雪茄,暈乎乎地就過來了,嘴上說話一點也不避諱。

楚風原本一臉嚴肅之色,帶著殺氣而來,結果一下子被他給沖淡不少,真想按住他的牛頭,扔進前方的大湖中。

「楚神王,你不是說春宵一刻值千金嗎?怎麼沒去入洞房,難道想我們了?」一個性感妖嬈的聖女調戲,眸波流轉,藕臂白皙,蛇腰纖柔,在那裡扭動著過來。

一群青年男子,各族的翹楚則眼中露出異樣之色,都很期待,無不希望出現什麼變故,最好楚大魔頭無法入洞房才好。

同一時間,宇宙各地正在觀看直播的人也都訝異,露出希冀的神色,因為秦珞音的擁躉太多了。

「真開心,楚風大魔頭沒有去洞房,難道發生了意外,跟秦女神吵起來了,所以將他趕出,哈哈1

「我很期待,這場婚禮千萬不要繼續下去了,真不想我心中的女神羊入虎口1

星海中比婚禮現場還熱鬧,無數人驚訝,瞪大眸子,等待最新結果。

現場,楚風微笑,道:「這麼多貴客都在,我怎麼可能提前去洞房,剛才喝酒太多,去醒一醒酒。」

「這樣啊,既然如此,咱們接著喝1一些青年頓時來了精神,原本都喝多了,還想拉住楚風,將他給灌醉。

別說他們,崑崙的一群大妖,老驢、東北虎、獒王等人也都喝的醉眼朦朧,那千年陳釀讓人受不了,萬年王酒稍微舔上一點都醉人。

現在再指望一群大妖幫忙擋酒,那肯定不行了。

「兄弟,你這是自投羅網,一會兒非被這群王八蛋給灌趴下不可。」東北虎此時喝的太多了,一手拉著九命貓族的聖女,一手還在摟著金狼聖子的脖子呢。

金狼聖子氣到不行,你這頭色虎撩貓族聖女也就罷了,為啥還摟著他不放,差點就要拚命。

若非霸神體在虎視眈眈,在盯著他,他絕對不能忍。

「出什麼事了?」黃牛上前小聲問道,它沒怎麼喝酒。

與此同時,少女曦也湊了過來,瑩白而絕美的臉蛋現在紅撲撲,打著小酒嗝,慵懶而嬌氣,星眸朦朧。

歐陽風滿嘴酒氣,但也一直很謹慎,看著楚風,十分警覺。

楚風暗中嚴肅的傳音,道:「告訴兄弟們,都給我醒一醒酒,戒備起來,一會兒我要殺人,別讓那群陰損之輩趁亂傷到我們的人1

然後,他就轉身離去,金色符號在眼底最深處浮現,他動用火眼金睛在人群中掃蕩,要將那心懷歹意的人都找出來。

他內心殺氣澎湃,恨不得立刻斃掉那懷著惡毒之意而來的域外小聖,這一次居然敢這麼針對他,毒辣而陰損,同時也飛揚跋扈的過頭了,還妄想換新郎?辱人太甚!

黃牛、歐陽風在楚風轉過身軀的剎那,酒全醒了,迅速通知大黑牛、老驢、獒王以及吳起峰、老喇嘛等人。

而少女曦則美眸大睜,開始掂量自己的天道傘,四處打量。

一群人被通知,楚風的父母自然是被保護的對象。

接下來,楚風在尋人的過程中也通知大夢凈土,簡單而明了的說出情況,讓一群老怪物怒火中燒。

在大夢凈土舉世矚目的婚禮上,居然有人強闖新房,要對新娘下手,太特么的囂張了,一群老頭子平日修身養性,可是現在也都要炸了。

尤其是,他們的一位老友,一位同伴死了,被人在凈土中擊殺,在家裡慘死,遭遇橫禍,頓時都恨不得立刻活剮了兇手。

這裡是大夢凈土,不是域外,你混沌宇宙的人再厲害,頂尖強者也過不來,憑什麼敢這麼肆無忌憚的折辱與殺人?

若非他們活的足夠久遠,城府較深,換作旁人可能就炸了,畢竟大夢凈土還沒有這樣被人羞辱過呢。

有人在家中殺他們的師姐,還要侮辱新娘聖女,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群老怪物不動聲色,暗中開始布置與行動起來,發誓要宰了那域外來客,什麼小聖,在這裡張狂絕對不行!

當知道楚風要殺人,心有怒焰將噴薄時,凈土中的老怪物都一百二十個支持,忽然覺得這個魔頭很不錯。

楚風手持酒杯,雖然很多人想跟他拼酒,要灌醉他,可是,當他露出少許秩序符文後,威壓流轉時,讓一群人心悸,很多人止步。

他在這片熱鬧的地帶漫步,專心找人!

此地,是聖人的閉關地,山峰秀麗,很多座並立在一起。

而前方則是廣場,非常開闊,賓客正是雲聚於此。

同時廣場毗鄰幾塊葯田,雖然有場域封印,但是人們也能欣賞到奇景,芝蘭吐翠,聖樹開花,搖曳花雨,每一塊葯田都異常絢爛,五色神光沖霄,七彩光華流轉,神聖而有馨香透發場域飄出來。

至於廣場前方,則是一個大湖,青翠碧綠,如同一塊透亮的寶石,折射著晶瑩的光彩,湖中各種奇異物種游來游去,有大魚,有千年的銀色老龜,有疑似蛟龍的生物。

「找到了1

楚風持著酒杯,在大湖畔發現幾人,他的金睛深處符號流轉,一眼看透這幾人的虛實,有亞聖氣息。

確切地說他們的體內封印有亞聖本源,跟一個月前擊殺的羅尚相似,跟不久前他擊斃的三人也相仿。

一共六人,其中五人都帶著亞聖本源氣息,實力強大,不弱於早先的三人。

而其中為首者,也就是那最後一人,容貌普通,只能算是一般人,但是氣質很出眾,懶洋洋,什麼都不在乎,坐在綠茵地上,對著湖泊淺飲,其他五人都圍繞著他。

楚風感覺到,這個人很危險,這是他第一次察覺到一定的威脅,不客氣的說,他打遍同代人現在很難遇到對手。

而現在,他終於覺得出現了值得他全力以赴、需要認真搏殺的人物!

不過,他也驚怒,這樣一個強大的域外來客,很有可能就是針對他的人!

「三位小聖,想來這就是其中之一了1

楚風很自然的地走過,沒有驚動他們,開始尋找另外兩批人。

毋庸置疑,第一批人十分厲害,哪怕楚風從這裡走過,也讓他們覺察了,看著他的背影遠去,沒入眾多賓客間,其中一人嘴角露出一縷嘲弄之色,道:「是很強,但是也很蠢,自己的新娘今夜要入別人的洞房,他還不知呢1

顯然,信息不對稱,他們只得到白髮人傳回來的「得手」的消息,以為擄走秦珞音,沒有接到後面的訊息時,那三人便被殺!

楚風看似路過,但是精神意志高度集中,一直在關注他們,哪怕進入人群中,不斷有人想上前敬酒,他也在注意那六人。

現在,他以最強大的神覺關注,隱約間聽到了那人的聲音,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果然就是他們。

域外來了三位小聖,另外兩批人都不需要找了,已經可以確定對他心懷歹意的就是這第一批人。

當然,楚風也得弄清楚另外兩批人的動向,這才能放心。

湖邊,綠茵地上又一人開口道:「要我說,直接上去將他打殘,踩在腳底就算了,還這麼折騰做什麼,敢殺我混沌天神宮的人,真是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不用多想,他說打殘並踩在腳下的人是楚風,這群人懷著最大的惡意而來。

此時,楚風在人群中沒有走遠,密切關注他們,哪怕人聲鼎沸,他也模糊的聽到他們的談話聲。

瞬息間,他全明白了,這是來自混沌天神宮的人,是一個月前被他轟殺的羅尚的族人!

湖邊又有一人開口道:「呵呵,直接碾死的話,跟踩死一隻臭蟲有什麼區別?不折騰他一番,怎能讓他體悟到無邊的痛苦,需要讓他撕心裂肺才好,嗯,從新娘下手,然後再去動他的父母,正好那兩人也在現場,讓他痛不欲生,悲苦萬分。」

有人森然道:「不錯,羅尚是我族的核心子弟,是我們的堂弟,憑陰間宇宙一個土著也敢張揚而肆無忌憚的擊殺,他活膩了,我們要讓他百倍痛苦而死1

楚風立時明白,這些人對他敵意為什麼這樣濃,因為地球本就跟陰間宇宙的天神族是死敵,差點將之滅掉,而他更是殺敗天神族年輕一代的神子等人,一個月前又斃掉域外混沌天神宮的羅尚,這仇自然結大了!

「天神族找我麻煩時,我是堂堂正正跟你們對決,斃掉對手,現在你們敢這麼對我下陰手,要付出代價1楚風目光冷冽。

湖邊,一人問道:「小聖,對那秦珞音可滿意,現在估計已經送到你的房間。」

「很滿意,稱得風華絕世。」為首的年輕人終於開口,他容貌普通,但氣質不凡,帶著淡淡的笑意,像是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所謂小聖,便是混沌天神宮這一代最強大的傳人,無出其右者。

而在混沌宇宙中,他們這代人中被尊為小聖的人不多,沒有多少個。

「那就好,小聖滿意,作為堂弟我等也就放心了,哈哈1那人微笑,又道:「一會兒讓那楚風去發獃去發傻吧,洞房花燭夜沒有新娘,這個樂子就大了,看他如何氣急敗壞與收常而等小聖休息好,天明之後再去找他,告訴他真相,同時扼殺1

這群人很惡毒,這若是付諸行動並成功,對楚風的打擊自然是巨大的,是平生最大的羞辱。

楚風眼底深處宛若萬年寒冰,他真的動怒了,恨不得立刻殺絕他們,從未有一刻這麼的想殺生。

不過,他剋制了,不著痕的離開這裡,在人群中尋找其他族的另外兩位小聖,必須得掌握動向,避免有意外發生。

終於,他探查到了,另外兩批人也在飲酒,很超然,也很自恃,雖然扮作普通賓客,但是卻不允許外人打擾。

楚風心中有數,知道他們的在哪裡后,已經留心,而後他直接向著混沌天神宮的六人那裡走去。

這六人太惡毒,他一刻也不想耽擱,要立刻誅殺!

當看到楚風走來時,其他人自然敬酒,唯有這六人都帶著笑,一副很超然的樣子,懶得搭理楚風。

直到他臨近,來到湖邊,六人確定他主動上門,是沖著他們而來,這才放下酒杯,盯著他看。

「楚風,恭喜啊,新婚大喜之日,呵呵,新娘真是水嫩,很不錯。」一人開口,臉上笑意很濃,眼底深處有諷刺之意。

如果不知道他們是誰,不了解他們惡毒的念頭,可能就忽略了他們的言行與舉動等。

可是,楚風知道他們,已經洞徹究竟,現在聽到這種話語自然知道他們的歹毒之意,也能聽出這是他諷刺他呢,說新娘水嫩與不錯,其實帶著深深的惡意。

六種人另一人開口,道:「楚兄,來,我敬你一杯,不過你可別喝太多哦,當心新婚之夜做不成新郎,這裡有很多人虎視眈眈呢,嘿嘿1

他眼底深處,也是嘲弄,但掩藏的很好,不了解內情的人自然聽不懂他話語中的問題。

可是,楚風明白,很清楚怎麼回事,可以體會出他滿滿的惡意,還有不揭開真相前的自以為是與興奮。

「嗯,招待不周,你們喝的還算暢快吧?」楚風微笑,牙齒潔白,泛著光澤,他看起來非常的燦爛。

「很暢快,很開心,哈哈……」六人中有幾人都在大笑,他們越發的放肆,甚至臉上都露出些許破綻,有輕蔑與鄙夷,認為楚風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新婚妻子都被搶走,還要向他們敬酒。

「既然喝的暢快,那就……上路吧1楚風根本不是敬酒,而是將一杯酒水猛然潑在最前方兩人的身上,剛才也就是他們在暗暗的諷刺與嘲弄楚風。

與此同時,楚風第一時間出手,雷霆般的轟殺,周身金光萬道,運轉盜引呼吸法,催動閃電拳,帶著一股魔性,神威驚世。

轟!

一拳而已,將那臉上帶著笑容、曾暗自揶揄楚風晚上做不了新郎的男子轟殺,令此人當場就炸開,化成一團血雨與碎骨。

「還有你1

楚風一拳轟出的剎那,整個人都斜飛向前,凌空一腳踢在那個「誇獎」秦珞音水嫩與不茨臉膛上。

「礙…」此人慘叫著,嘴巴炸開,臉膛瓦解,接著頭顱與身體轟的一聲四分五裂,慘死當常

那位小聖反應迅速,猛然揮拳,拳頭如同一輪金色的大日般,威壓天地,震撼人心,讓附近的許多人都顫慄,要跪伏下去,他去轟殺楚風,阻擋其下殺手。

「給我滾1楚風喝道,凌空而起,一腳向著此人踏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