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華記 散文詩詞

閨華記 第八百四十三章、鬧大點

作者:千年書一桐

本章內容簡介:去府衙,說是知府大人要親自問話。 正推推搡搡之間,外頭有兩個三十來歲的男子說笑著進來了,見院子里突然多了這麼衙役,兩人還以為走錯了地方,剛要轉身出去,便被幾個衙役摁倒在地了。 「您就是...

謝涵後來曾經推測后,徐氏遲遲沒有動手的緣故可能就是銀兩不足,就算她拿定的主意是宮變,可她也得為自己想好退路,萬一別的親王郡王不服,打著勤王的名義圍剿京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世祖皇帝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因此,徐氏肯定也是想秘密組建一支自己的軍隊。

因為謝涵記得陳武當年調查鄭氏的鄰居姚家的來歷時,曾經去姚家的老家打探過,發現姚家養了不少家丁,都是十五六歲到二十五六歲的青年男子,據說有上百人。

彼時謝涵聽了還納悶,一個小小的鎮里鄉紳用得上養上百人的家丁?

後來徐氏犯事之後謝涵才明白這些人肯定都是徐氏暗中養的兵力,只等關鍵時候拉出來用。

為此,謝涵猜想肯定不止姚家一戶,只怕別的地方還藏了不少這樣的家丁,而養這些人肯定是要花銷的,所以徐氏才會把攤子鋪這麼大,做生意的銀子不夠又放起了印子錢,可惜,她碰上了謝涵。

只是謝涵不明白的是,徐氏謀逆一案的判決都過去四五個月了,徐氏的人頭落地也有四五個月了,這些人不可能不清楚這一點,為什麼還不撤退?

「用不用先審審他們?」高升打斷了謝涵的思索。

他是怕萬一有什麼事情捅到府衙那就不好挽回了,皇上本來就盯著這邊呢。

可如果他們先審一遍,說不定能掌握個主動或者說把這件事壓下去。

「不用,讓他們的人去審,現在就去府衙,我們什麼也別動,審完之後讓府衙的人把這些人攆走。」說完,謝涵復又想到了什麼,「這樣吧,高叔叔,你留下來負責處理這件事,這件事最好是往大里鬧,越大越好,看看府衙和皇上那邊有什麼說法,等他們的人查看過了你就遞一張狀紙給府衙,申請重新修葺這座房子,最好是讓幕後之人替咱們出了這筆費用。」

高升見謝涵如此篤定,二話不說帶著李福就出去了,謝涵隨即也轉身離開,同時命司畫和司寶把她的行李再次搬到門口,高實和文安劉東幾個正守在門口不讓這兩家人出去,謝涵命高實帶著司寶去附近的客棧定下一間院子,收拾乾淨了再來接她。

也就半個時辰不到,李福帶著一個捕頭和十幾個衙役上門來了,這些人進院子四處看了看,隨後捕頭命衙役把這兩家人都帶去府衙,說是知府大人要親自問話。

正推推搡搡之間,外頭有兩個三十來歲的男子說笑著進來了,見院子里突然多了這麼衙役,兩人還以為走錯了地方,剛要轉身出去,便被幾個衙役摁倒在地了。

「您就是謝小姐吧?」捕頭這才騰出工夫來向謝涵打招呼。

謝涵彼時已經戴上了幕籬,略點了點頭,一旁的李福忙推了一下那個捕頭,「知府大人那邊還等著問話呢,你可看仔細了,我們家成什麼樣子了?」

「看仔細了,看仔細了,也就下人住的地方還能勉強住個人,其他的屋子全被破壞了。」捕頭說。

「我們小姐能住下人住的地方?」李福拉長了臉問道。

「這個?」捕頭不知李福什麼意思,巴巴地看著他。

「什麼這個那個的,回去看到什麼照實告訴知府大人就行,還有,才剛你也看了,我們小姐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勞煩你跟知府大人說一聲,這個案子抓點緊。」李福一邊說一邊推著捕頭往外走。

待那兩個婦人和大大小小的孩子以及那兩個男子都被帶走之後,謝涵出了門,在大門外的衚衕口溜達起來,目的自然是想看看隔壁的房子有沒有什麼變化。

還好,那房子的大門上依舊是掛了一把鎖,門前的綠苔都爬上了大門,一看就是長時間沒有人住的。

謝涵見此也不敢多加逗留,轉身又回到自己家門口,正琢磨是不是再回那個院子瞧瞧時,高實帶著高寶回來了,客棧定好了。

於是,謝涵交代文安和劉東兩句,帶著司畫、司寶先去了客棧。

謝涵不知道的是,她前走剛走沒一刻鐘,後腳高升就陪著知府大人上門親自來查看了。

這天晚上,高升和李福最後也是回客棧住的,帶來了最初的審訊結果,這兩家人委實不是當地的,是受雇於人的,僱主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人稱趙嫂子,請他們在這裡白吃白住,每天就是偷著把院子里的地刨刨和鏟鏟牆皮什麼的,看看有沒有密洞地道什麼的,只是有一點,做了什麼不讓他們出去說。

可誰知他們把這個家都刨完了也沒發現什麼,偏那個趙嫂子也突然不見了,他們找不到人要工錢,後來看著地方還不錯就接著住了下來,左右也沒人來攆他們。

至於院子里的地為什麼沒有恢復原狀,據那兩個男子說是因為沒空,他們每天都要去外面找事做,一天天的忙的要死,哪裡還顧得上別的?

「能是趙根生家的嗎?」高升問道。

謝涵搖了搖頭,「應該不會,如果她想挖的話,這些年她早就挖過了,而且還神不知鬼不覺的,準是有人冒充她,而且這個人肯定對她比較熟悉,保不齊是有人在顧家那邊對她父母動了手腳把她逼走的。」

「可這麼說也不對,即便離開,她也可以去跟鋪子的人說一聲,從那邊找個人來代替他們,這個是早就說好的。」高升說道。

「難不成是有人把他們做了?」李福做了抹脖子的動作。

這個謝涵就不好妄議了,只能等將來高升他們有機會回京城打探一下了。

「那小姐有何打算?」高升問道。

他是希望借這件事拖住謝涵一些時日,因為他從知府大人那聽到一個消息,說是燕州也奪回來了,是朱泓用一種風箏似的工具把人帶上了天最後落在了城牆上,當時是大晚上,守城的韃靼兵見到天上掉下人來,早就嚇得屁滾尿流的,哪裡還有力氣拿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