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 散文詩詞

覆手繁華 第七百二十四章 阻止

作者:雲霓

本章內容簡介:么敢頂撞慶王妃。 徐家長輩道:「我們自然有幫襯。」 「幫了多少?」琅華問過去。 徐家長輩抿了抿嘴唇,方才的氣勢頓時消了大半。 「凡事都要弄個清楚,」琅華笑道,「就算是長...

陸瑛轉過頭去,閔江宸身邊的姚媽媽邊說邊哽咽:「奴婢也就直說了,大小姐是什麼心思三爺應該明白,老爺出了事,大小姐在床邊侍疾,老爺昏迷中提了幾次劉校尉,大小姐聽得清清楚楚,知道老爺放心不下她,所以……所以就答應這門親,要嫁給劉校尉了。」

閔懷之前看上了劉家這門親,想要將閔江宸嫁過去,只是閔江宸不肯答應。

陸瑛目光微深,從鎮江到京城,閔江宸幫了他不少忙,就像閔家下人說的,他也清楚閔江宸的心思,子臣在他面前不止提過一次,閔江宸如何和閔大人抗爭,他對閔江宸也並不反感,甚至想過有那些傳言在先,閔家若是願意他也會娶了閔江宸。

姚媽媽望著陸瑛,臉上滿是期盼,若是陸三爺肯開口阻止,至少證明對大小姐還有幾分心思。

陸瑛想了想:「跟子臣說一聲,我在這裡等著他。」

沒有了別的話。

姚媽媽低下頭應了一聲,陸三爺的心思誰也猜不透。

片刻功夫,閔子臣就到了陸瑛面前。

閔子臣目光散漫,臉色蒼白,彷彿對什麼都提不起興緻。

陸瑛一掌拍在了閔子臣的肩頭:「事已至此,你是閔家長子總要振作起來,才能撐住這個家。」

閔子臣眼睛里多了些許光芒,卻還是一臉頹敗:「我……知道……只是父親……」哽咽著說不下去。

陸瑛道:「閔大人跟我在北城的時候見過劉黎,劉黎借著運送傷兵就沒有上過城牆,閔大人看在眼裡,十分生氣,我想閔大人在世,不會再同意這門親事。」

閔子臣沒有想到這一節:「那父親……說的那些話,有可能是……反悔了?」

陸瑛不再多說話:「所謂沖喜是將人娶進門,哪有嫁出去的道理,再說……那些都做不得真,倒不如守在閔大人床前,儘儘孝心,」說著頓了頓,「顧大小姐有沒有打聽劉黎的事?」

閔子臣搖搖頭:「這件事沒有幾個人知曉,尤其是慶王妃……阿宸是不會跟慶王妃說這些的。」

因為阿宸喜歡陸瑛,心中總是覺得虧欠顧琅華,所以就算在顧琅華面前也不肯提自己的終身大事。

其實完全沒有必要,因為是顧家先跟陸家悔婚,難不成她顧琅華不嫁陸瑛,陸瑛就活該要孑然一身,永遠不娶?

陸瑛道:「你回去吧,就將我的話告訴閔夫人,讓閔夫人差人去打聽一下也就清楚了。」守城這麼久,劉黎身上沒有半點傷,要麼是他有非常過人之處,要麼是他有意躲避,很容易就能知曉答案。

閔子臣總覺得陸瑛的話沒有說完:「陸瑛,你到底在懷疑什麼,不如就直接告訴我。」

陸瑛看向遠處:「沒弄清楚之前,我什麼也不能說。」

……

老樂道:「閔大人這幾天就是在城牆上帶兵,因為我們沒有布置人手在那邊,所以查起來並不容易。」

一個人不可能面面俱到,尤其是她這些日子所有的精神都在衛所。

「別想了,」裴杞堂拉起琅華的手,「眼下的情勢,仔細地查起來也沒有意思。」

琅華看過去:「那該怎麼做?」

「很簡單,」裴杞堂笑道,「讓皇帝不得不抵抗金國,只要金國沒有得逞,閔大人的仇也算是報了。」

琅華哭笑不得,不過仔細想想裴杞堂的話也有幾分道理,閔大人進宮面聖也是想要揭開金國的陰謀,但是裴杞堂之所以說這些話,是安撫她不要著急。

馬車停在了顧家門口,裴杞堂攙扶著琅華要走下馬車,兩個人剛剛進了垂花門,還沒有跟顧家管事說上話,就聽到有人吵嚷:「本來是徐氏長子,卻寄人籬下,連你的老母親也不顧,虧你讀了那麼多年的聖賢書,再這樣不要說你母親不容你,御史言官也要彈劾你。」

琅華皺起眉頭,快步向前走去,走過了穿堂,琅華就看到了徐松元與一個年過花甲的長輩說話。

不用想這個人定然是徐氏族中人。

京城亂成這樣,難得徐老夫人還能找到這樣一位長輩來教訓徐松元。

「慶王爺,慶王妃。」

下人先低頭行禮,院子里的人才注意到裴杞堂和琅華。

徐氏長輩臉上一閃驚愕,很快卻又被威嚴代替:「不管她誰,都不要想上我們徐氏的族譜。」

徐松元想要爭辯,多年的習慣卻讓他遵守禮數,不敢開口頂撞。

杭氏道:「琅華沒說要上徐氏族譜,但是琅華卻是老爺親生骨肉,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媳婦就不明白,為什麼老夫人要這樣對自己的親孫女。」

妻子的話,激勵了徐松元。

徐松元道:「正是這個道理,顧家替我們徐家養育了琅華,如今顧、徐已經是一家,我們徐家人從來就是懂得知恩圖報。我離開家的時候,母親已經分家,知道家中遭難,我們也時常送米糧和藥材過去,母親……」

「你的老母親沒有見到你一粒米……」徐氏長輩瞪圓了眼睛。

徐松元嘴唇顫抖。

「那就奇怪了,」琅華開口道,「徐老夫人這些日子吃什麼喝什麼?家中燒的一乾二淨,難不成是族裡一直接濟?」

徐氏族人在京中的不多,除了父親,其他人都是做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官,京城被圍困,以他們的情況,自己尚且無法照應自己,怎麼去照顧徐老夫人。

徐家長輩額頭青筋浮動,想要發作卻又不敢,只因為顧琅華如今是慶王妃,他們怎麼敢頂撞慶王妃。

徐家長輩道:「我們自然有幫襯。」

「幫了多少?」琅華問過去。

徐家長輩抿了抿嘴唇,方才的氣勢頓時消了大半。

「凡事都要弄個清楚,」琅華笑道,「就算是長輩訓斥晚輩沒有憑據也別想立足。」

徐家長輩臉上一陣青一陣紫,就要帶著人拂袖而去。

「等一等,」蕭媽媽上前阻攔,「你們見了慶王和王妃還沒行禮呢,按照大齊法度,可是要被治罪的。」

徐家長輩抬起頭看向琅華,怪不得徐老夫人說顧琅華驕橫跋扈,早晚要在皇上面前獲罪,徐家族中若是再不出面,徐家將來定然要被顧琅華連累。

…………………………………………………………

不喜歡這樣的過渡章節,不過應該很快就會寫完,然後就是最後一個情節點。

謝謝大家的等待。

這些日子有些疲累,今晚休息休息腦子,明天爭取多寫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