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千九百三十七章 控制魔劍

作者:卡肥貓  |  更新時間:昨日07:34更新  |  字數:2281字

原來這些神秘而遠古的經文不僅可以抵擋住這把劍的攻擊,而且還能夠凈化掉劍身上面的這些神魂,削弱它的威力。

陳鋒看到有效,讓他臉色一喜的,繼續使用這些神秘的經文,去凈化這把劍上面的那些被拘禁的神魂。

隨著這些神魂的凈化,這把劍的威力也越來越弱,陳鋒看到機會來了,從地上升了起來,向這把劍飛了過去,然後雙掌一夾就夾住了這把劍了。

只見陳鋒的雙掌上面全都是經文,這些神秘的經文好像一隻只蝌蚪似的,攀附在這把見上面,沒多久後,看到一大團的黑煙從這把劍上面冒了出來,只見這把劍已經不再攻擊陳鋒。

陳鋒把這把劍拿在手中,從空中落了下來,雖然這把劍已經沒有了那些拘禁的神魂,但是陳鋒依然能夠感覺到這把劍的厲害,尤其是當他把這把劍拿在自己的手上的時候,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把劍,有一種能夠讓自己變強的東西在裡面。

陳鋒頓時眉頭一皺的,他能夠感覺到這把劍很不尋常,並不是什麼正氣的武器,如果是正氣的武器是不會出現這種事情的,而且這把劍很暴躁,有一種邪氣,甚至還想要控制陳鋒的,但是陳鋒自然不會讓它如願的了。

不過陳鋒的確是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這把劍蘊含著一股浩然的威力,只是這種威力是帶著邪氣的,並不是浩然正氣。

陳鋒頓時猶豫了起來,這把劍是一把雙刃劍,使用的話,可能會出現某種不可預測的事情,但是如果使用的話,陳鋒的實力起碼可以提升三成,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他最需要的是實力,不能什麼時候都向自己的女人借力。

向自己的女人借取力量這種事情,只能在生死的關頭才能夠用用,否則的話,他就會形成一種依賴症,對他是不好的。

而他的青龍偃月刀已經出現了裂痕,短時間根本無法修復,出了三界那把神劍之外,他已經沒有別的武器了。

而三界那把神劍,是陳鋒的秘密武器,不會輕易使用,因為這把劍是用來對付黑暗深淵的王牌的最終武器,裡面蘊含著強大的光明力量,陳鋒是不會輕易使用。

陳鋒沒有思索多久,手掌一抓,把這把劍抓到了自己的手中,雙刃劍就雙刃劍吧,現在增強自己的實力最重要,否則的話,不要說是回去黑暗深淵最深的地方了,恐怕連這裡都難以通過的。

陳鋒做下了決定後,拿著這把劍,在這把劍裡面打入了自己的神魂,果然不出陳鋒所料,當他把神魂打進去後,這把劍竟然想要反噬他的神魂來控制他,竟然妄想要成為他的主人。

而陳鋒早已經料到有這一遭,頓時鼻子冷哼一聲,雙手握劍,使用創始經的力量來,灌輸進入這把劍裡面和這把劍鬥了起來。

從外面看上去,陳鋒只是握著劍而已,但是他的神魂卻在和這把劍在爭鬥著,而且還兇險的很。

不過最終陳鋒還是更勝一籌,把這把劍給控制住了,但是也不算是完全的控制住,只是暫時讓這把家屈服,說不定什麼時候,這玩意就會再給他搗亂的。

但是現在陳鋒也只能這樣,如果他有其他的兵器的話,就不會用這把劍的了,而且這把劍可以提升他三成的實力,哪怕明知道這把劍有反骨,但是陳鋒還是會冒險。

其實這把的劍的威力已經大大的降低,因為被這把劍拘禁的那些神魂都被陳鋒使用佛經給凈化掉了,要不然的話威力起碼還要不知道大多少的。

尤其是那些能夠攻擊神魂的音波攻擊,簡直是變態的存在,連黑暗之女和陳鋒都難以抵擋,不過可惜的是,那些神魂被凈化掉了之後,這把劍已經沒有那種能力了。

陳鋒看了一眼光禿禿的鎖鏈,上面的人頭骨已經消失,但是這天鎖鏈倒是引起了陳鋒的好奇。

他用手抓住這條鎖鏈,感覺這條鎖鏈很奇特,陳鋒細細的感受著,很快就看到陳鋒的眼睛亮了起來。

這條鎖鏈並不簡單,應該也是某種強大可以拘禁神魂的寶物,和這把劍配合在一起,讓其威力會變得更強大。

不過陳鋒不是魔頭,不可能會去拘禁別人的神魂,除非對方是他的敵人,所以這條鎖鏈還是有用的,但是必須要在他的控制之下才可以。

陳鋒控制了這把劍之後,才有空去看了一眼黑暗之女的,只見黑暗之女的情況很不好,全身都是鮮血的,而且臉上的那些神秘的圖騰,正從她的臉上一點點的消失,陳鋒能夠感覺到黑暗之女變得很虛弱,讓陳鋒嚇了一跳的。

他急忙過去查看黑暗之女的情況,只見黑暗之女的氣息正變得越來越微弱,讓陳鋒很擔心她的情況。

而且黑暗之女和人類還不一樣,陳鋒在她的身上並沒有感受到了人類生命的氣息,而陳鋒幫她檢查了一下脈搏,發現她是沒有脈搏的,換句話而已,黑暗之女和人類是不一樣的。

不過這也很正常,因為對正常的人類來說,其實黑暗深淵的人是沒有生命的,起碼不是正常人類的生命,而是一種死亡後的黑暗生命。

所以這就麻煩了,意味著陳鋒的醫術對黑暗之女完全沒用,也救不了她,甚至連人類的丹藥對她都沒有用。

「黑暗之女,你現在很虛弱,你感覺怎麼樣了?」陳鋒問她道。

而黑暗之女睜開眼睛,看到她的原本是紫色的嘴唇現在已經變成了白色,而且眉頭和頭髮上還出現了白色的冰霜來,剛才她整個人好像一塊冰一樣。

「我……我不行了,我可能無法帶你去黑暗深淵的最深處了,陳鋒,你不用管我了,你只要穿過這裡,就能夠到達黑暗深淵的最深處。」黑暗之女對陳鋒斷斷續續的說道。

「不要說這種話,一定會有辦法的,你告訴我,我要怎麼幫你。」陳鋒馬上對她搖搖頭的說道。

雖然黑暗之女帶他去黑暗深淵的最深處,未必一定會存在什麼好心的,但是這一路上,黑暗之女從來沒有對他陳鋒做過什麼不好的事情,而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