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貴女平妻 散文詩詞

重生之貴女平妻 第二百五十八章 綁架

作者:八匹

本章內容簡介:個月了,人到現在卻還沒有回來。 林攸寧也忍不住擔心,不過見李四那邊並沒有什麼事情,想著若是有什麼事情,李四也不會這麼輕鬆,便也就放下心來。 而在此期間,劉丞相卻因為寧姐給他寫的信,這些...

林攸寧這個時候,已經回到了東府,看到李四迎面過來,她還笑著打趣。

「難不成是侯爺那邊有信過來了?」

李四臉上的笑就更大了,「夫人真是好生厲害,是侯爺寫信過來了。」

說話的時候,李四也把信遞了上去。

林攸寧忙接過信,不待後走到正院,就已經一邊走一邊把信打開,看到信裡面寫的話,林攸寧的臉上也露出了輕鬆的神情來。

最後還是忍不住偷偷的笑了起來。

山梅和海蘭在身後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忍不住也迷起眼睛跟著笑了。

這些日子以來,大爺出事了,還是頭一次聽見姑娘高興地笑出聲來了。

林攸寧確實很高興,特別是在信裡面看到大哥哥說的那些話,她沒有想到大哥哥這樣一個骨子裡透著古板的人,竟然還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原來顧宜風在走的時候,就想到了咸王府或者周府會在暗下里使那些手段,顧宜風的手段也很簡單,咸王府斷了趙厚生的葯,那麼咸王府里的咸王世子用的葯,也不會當用,反而還會讓病情加重。

林攸寧還在奇怪,難怪那兩天咸王府斷了牢裡面的葯之後,沒有旁的動作呢,原來是在府里忙乎咸王世子了。

至於周府那邊,周武的日子也不好過,腿斷了一條,在床上最少得養三個月才能下地。

這樣一來,倒是讓兩邊也無從再對趙厚生有旁的心思。

林攸寧從來不知道大哥哥明明走的那麼匆忙,卻已經把這些都安排好了。

林攸寧心下微微的感動,也難怪大哥哥走的時候,會一點也不擔心,原來把這些都已經想到,甚至都交代下去了。

她只覺得心裡甜甜的,晚上吃飯的時候,胃口也格外的好,山梅和海蘭看到主子高興,也不挑明。

這樣又過了六七日,林攸寧都是在趙府和東府之間奔波,顧老夫人那邊倒是去過一次,顧老夫人也知道她忙,便告訴她不必過來。

董氏那邊也不時的讓人送些東西過來,林攸寧不知不覺地算著日子,大哥哥去江西那邊已經有半個月了,人到現在卻還沒有回來。

林攸寧也忍不住擔心,不過見李四那邊並沒有什麼事情,想著若是有什麼事情,李四也不會這麼輕鬆,便也就放下心來。

而在此期間,劉丞相卻因為寧姐給他寫的信,這些日子一直緊鎖著眉頭,已經與咸王府還有大皇子那邊,都過了話了,可是卻都沒有查出來到底是哪裡透出來的消息。

咸王是個膽小的,一聽說這事情已經傳出去了,整個人就有些傻眼了,一面是兒子被踢斷了子孫根,一面又是與大皇子那邊的事情,不出幾天人就病倒了。

大皇子那邊一直隱忍不發,不過卻一直問著劉丞相到底是從哪裡得來的消息,劉丞相之說是別人遞到府上的,至於是誰寫的,這封信他也不清楚。

大皇子卻也不是普通角色,他雖然與劉丞相暗下里來往著,卻也派人盯著丞相府和咸王府,只知道這些日子裡,到了丞相府的,也就是定遠侯府的那個養女。

定遠侯府里的養女,又做了定遠候肩挑的夫人,自然是會知道一些事情,難不成這件事情是定遠候查出來的?

那麼定遠侯又給劉丞相府送這封信是為了什麼?或是那個養女自己私下做的?

是為了保全丞相府嗎?

還是覺得他根本就不可能繼承大統?

心裡有了這個猜測之後,太子叫來了自己的暗衛,在耳邊吩咐一番,那暗衛便退了出去。

林攸寧沒有想到,在看完兄長的路上會被人劫持,對方蒙著臉,甚至在京城這種地方就敢動手,而且在侯府里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林攸寧直接就想到了給外祖父寫的那封信。

雙手和雙腿都被綁著,嘴也被塞著東西,眼睛更是蒙著,林攸寧沒有掙扎,也沒有吵鬧,只知道此時她是在馬車裡,而且路很顛簸,中途他們還路過了城門口,可見已經是出了京城。

她不知道這些人要帶她去哪裡,不過想到自己身邊有大哥哥留下的暗衛,林攸寧的心也平靜了幾分。

甚至在最後,她還聽到了河是水的聲音,心裡不好的預感慢慢的升了起來,她不知道為什麼跟著她的暗衛一直都不現身,難不成是被發現了?

如果真是那樣,她必須得想辦法自救。

雙手背背在身後,緊緊地捆著,林攸寧也不知道馬車裡有沒有人,她只能試探地輕輕動了動,四周並沒有動靜,她這才撐著身子,慢慢的靠著縷鵠礎

不過她剛剛坐起來沒有多久,馬車就停了下來,隨後是低低的交談聲,雖然看不到,但她能感覺到馬車帘子被掀了起來,她更是被一道力氣直接給踢了出去。

整個途中,她是都是被提著走的,腳半拖著在地上,直到被狠狠的整個人摔到了地上,或者說是木板上,而整個木板在輕輕的晃著,加上流水聲,她能猜到此時她應該是在船上。

現在嘴上的東西,被扯了下來,頭頂上已經傳來了一個男子低沉的問話聲,「丞相府與大皇子那邊有聯繫,你是聽誰說的?」

林攸寧面上神色不動,心下卻是一沉,果然是這個事情。

只是她不明白,到底丞相府和咸王府對大皇子來說,有什麼重要的?能讓大皇子現在對她下手。

這些想法只是一瞬間在腦子裡閃過,林攸寧面上故意露出驚慌之色來,「你在說什麼?我不聽懂,你們是為什麼要把我抓到這裡來?我可是東府的夫人,你們若是現在把我放回去,還有命可在。」

「你也不用在這裡跟我們裝糊塗,你給劉丞相寫了一封信,劉丞相是你的外祖父,你給他的信上寫了什麼內容,你應該記得吧?」男子的聲音裡帶著一抹狠勁兒,「你若是現在照實說了,或許還能饒你一條命,不然今日東府的夫人就要在這個世間消失。」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