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閬苑閬苑仙葩

作者:紫薇大帝  |  更新時間:2012-12-29 14:24  |  字數:2590字

閬苑――地名,現於四川省閬中市,中國四大古城之一,傳說中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有「天上瑤池,地下閬苑」之說。

1、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紅樓夢》

2、唐王勃《梓州?縣靈瑞寺浮圖碑》:「玉樓星峙,稽閬苑之全模;金闕霞飛,得瀛洲之故事。」

3、元李好古《張生煮海》第二折:「你看那縹渺間十洲三島,微茫處閬苑、蓬萊。...

典出《集仙錄》:「西王母所居宮闕,在閬風之苑,有城千里,玉樓十二」

顯然,「閬苑」為「閬風之苑」的縮寫。李義山也曾有「十二層城閬苑西」之句。

解釋:神話中的神仙處所,詩文中常用來指宮苑。

làngyuànxiānpā閬中海棠花閬苑――地名,現於四川省閬中市,中國四大古城之一,傳說中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有「天上瑤池,地下閬苑」之說。

見於《枉凝眉》,海棠花的意思: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枉凝眉》。

《集仙錄》:西王母所居宮闕,在閬風之苑,有城千里,玉樓十二」,顯然,「閬苑」為「閬風之苑」的縮寫。李義山也曾有「十二層城閬苑西」之句,其次,《說文》中有「葩,華也」,可見「閬苑仙葩」之「仙葩」即仙花之意。再看《紅樓夢》第一回中交代的林黛玉前世絳珠仙草,生於「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雖然「西方」似與「西王母所居宮闕」有相近之處,且「閬苑」與「靈河岸上三生石畔」都似仙境,但我們仍不能立刻斷言「閬苑仙葩」即「絳珠仙草」,因為「仙草」並不一定能生仙花。那麼我們不妨暫時轉換視角。唐人李紳的《海棠詩》中有句雲「海邊奇樹生奇彩,知是仙山取得栽,瓊蕊籍中聞閬苑,紫芝圖上見蓬萊」,其後宋人沈立的《海棠百詠》中也有「忽認梁園妓,深疑閬苑仙」之句,而且唐人賈耽在其所著的《百花譜》中將海棠評為「花中神仙」。這樣我們可以推測《枉凝眉》中的「閬苑仙葩」是指海棠花,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葩」字在《紅樓夢》前八十回中僅僅出現過兩次,除「閬苑仙葩」外,便是第十七回「大觀園試才題對額」中描寫怡紅院內西府海棠「絲垂翠縷,葩吐丹砂」了,兩相比照,不難發現這種推測是有根據的。

《枉凝眉》中的「淚珠兒」是說誰的淚珠兒呢乍看似乎說得通,但細加推敲,閬中海棠花問題就來了。流淚當然可以聯想到林黛玉,但《紅樓夢》全書「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不能僅從「淚珠兒」就判定為說的只是林黛玉。第三回寫黛玉進京到榮國府見到賈寶玉已是隆冬,鳳姐出場穿著銀鼠褂,賈母交代說:「等過了殘冬,春天再與他們收拾房屋。」林黛玉的「還淚」應從這個冬天開始,不是從秋天開始的。「閬苑仙葩」是指林黛玉嗎?第一回中交代,「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絳珠草一株」,那是林黛玉在天界的真形;「靈河岸」固然可說是「閬苑」,但仙草卻絕對不能等同於仙花即仙葩。賈寶玉固然是銜玉而生,但第二回甫出場就有兩闋《西江月》概括他的秉性,「行為偏僻性乖張,那管世人誹謗?」「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美玉無瑕」從來不是他的「符碼」。因此,我以為上述的那條註解是錯誤的。

如果按上述註解理解,那麼在十二支曲中,第一支里林黛玉已經跟薛寶釵合詠了,這第二支又再單詠她一遍,她雖是重要角色,這樣的安排在布局上似乎也欠均衡。

我曾撰《太虛幻境四仙姑》一文,分析出第五回里警幻仙姑引見給賈寶玉的四位仙姑,所取的名號絕非閑筆偶設,而是有深意寓焉,實際上分別標誌著在賈寶玉生命里給予他重大影響的四位女性,其對應關係為:痴夢仙姑――林黛玉;鍾情大士――史湘雲;引愁金女――薛寶釵;度恨菩提――妙玉。依此思路,可以悟出,《紅樓夢》十二支曲里,有資格被合詠的,也應是這四位女性。「終生誤」是林、薛二釵的合詠。在《紅樓夢》八十回後,賈家徹底敗落,賈寶玉一度羈獄,後來流落江南,竟意外地與史湘雲重聚,並結為夫妻。在前八十回里,我們可以看到寶玉與史湘雲之間的親情與友情甚篤,但他們之間似乎並無夫妻緣分,所以一旦在危難中邂逅結合,難免有「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上他」的「嗟呀」;真好比「寒塘渡鶴影」,堪稱是「水中月」的境界――美好過去全成幻影,面對的是萬分險惡猙獰的悲慘現實。當然,這只是大概而論。其實在前八十回里,除了這首「枉凝眉」中埋伏著暗示,第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雙星」也很可能是在暗示賈寶玉和史湘雲最後「白頭偕老」:史湘雲的金麒麟,本是與王孫公子衛若蘭的金麒麟為一對,他們也確有一段姻緣,但到頭來衛若蘭的金麒麟輾轉到了賈寶玉那裡,「因麒麟」綰合而終成眷屬的,是寶湘而非他人――不過這暗示在前八十回中實在太隱晦了,所以要把它坐實,還需另撰專文討論。在《紅樓夢》八十回後,妙玉的遭遇絕非高鶚續書所寫的那樣。按曹雪芹的構思,八十回後賈寶玉會在瓜州渡口與妙玉邂逅,妙玉並促成了他與湘雲的重逢結合。賈寶玉一貫看重妙玉,珍重妙玉與自己之間的心靈默契,但妙玉最後在惡勢力逼迫下頑強抗爭、同歸於盡,使賈寶玉不禁有「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的感嘆,他對她「空勞牽掛」,竟不能將她解救,那美好的形象,如鏡中花,可讚美而無法觸摸。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詠妙玉的專曲「世難容」里,最後一句是:「又何須,王孫公子嘆無緣!」許多人把「王孫公子」理解為賈寶玉,似乎是妙玉後來與惡勢力抗爭到底、同歸於盡,使得賈寶玉愛情失落,感嘆自己沒能跟妙玉結合,這是大錯的思路,不僅誤解了妙玉,也醜化了賈寶玉。其實,在《紅樓夢》第十四回里寫到參與送殯的人士,有這樣的明文:「……余者錦鄉伯公子韓奇,神武將軍公子馮紫英,陳也俊、衛若蘭等王孫公子」,馮紫英在前八十回里有不少戲,衛若蘭在脂硯齋批語中因金麒麟被鄭重提及,考慮到曹雪芹下筆時幾次將史湘雲、妙玉並提,則對妙玉「嘆無緣」的公子,很可能就是陳也俊,只是因為八十回後真本失傳,因此我們難以考據有關妙玉和陳也俊那隱秘關係的詳情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