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演繹 武俠修真

神話演繹 南山經南禺山有瑞鳥鵷雛宛雛

作者:紫薇大帝

本章內容簡介:果。《南山經》之南次三經中也曾提到鵷雛。又東五百八十里,曰南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水……而東南流注於海,有鳳凰、鵷雛。南禺山中有鳳凰和鵷雛,而鳳凰與鵷雛同屬一類鳥,鵷雛從南海起飛...

禺山再向東五百八十里的地方,叫南禺山。山中蘊藏著豐富的黃金和美玉,山下有很多水溪。山中有很多洞穴,水從洞穴中流入,又重新流出去。夏季,水從洞穴中往外流,入季則停止了。佐水發源於這座山,向東南流去,注入海中,此山產鳳凰和鵷雛。

〔鵷雛,也稱宛雛。在古代傳說中,鵷雛是和鳳凰、鸞鳥同類的鳥。《莊子?秋水》中說:鵷雛這種鳥從南海起飛,往北海飛去,沿途不是梧桐樹不棲止,不是練食不吃,不是醴泉不飲。練食,是竹子的果實。醴泉,是指甘美的甜水。《禮記?禮運》中說:天下降下甘露,地下湧出醴泉。還有的古書上記載:泉從地下流去,味道甜美得象醴,所以叫做醴泉。〕

總觀南次三經諸山,從天虞山起,到南禺山止,一共十四座大山,蜿蜓長達六千五百三十里。居住在這些山中的神仙,都是龍身人臉。祭祀這些神靈時,都是用白狗做祭品,祭祀所用的米,也是從稻米中選出的精米。

以上所列南山經中的群山,大大小小總共四十座,蜿蜓長達一萬六千三百八十里。

古書上指鳳凰一類的鳥。在傳說中都是瑞鳥。用以比喻賢才或高貴的人。

《莊子》原文

《莊子·秋水篇》:惠子相梁,莊子往見之,或謂惠子曰:「莊子來,欲代子相。」於是惠子恐,搜於國中,三日三夜。莊子往見之,曰:「南方有鳥,其名為鵷雛,子知之乎?夫鵷雛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雛過之,仰而視之曰:『嚇/今子欲以梁國而嚇我耶?」

惠施做了梁國的國相,莊子去看望他。有人告訴惠施說:「莊子到梁國來,想取代你做宰相。」是惠施非常害怕,在國都搜捕三天三夜。莊子前去見他。說:「南方有一種鳥,它的名字叫鵷芻鳥,你知道嗎?鵷芻鳥從南海起飛飛到北海去,不是梧桐樹不棲息,不是竹子的果實不吃,不是甜美如醴的泉水不喝。在此時貓頭鷹拾到一隻腐臭的老鼠,鵷雛鳥從它面前飛過,貓頭鷹仰頭看著鵷芻鳥,發出『嚇』的怒斥聲。現在你也想用你梁國宰相的身份來嚇我吧?」

⑴惠子相梁:相,名詞用作動詞,做宰相。⑵於是惠子恐,搜於國中三日三夜:國,國都、京城。⑶非梧桐不止:止,棲息。⑷於是鴟得腐鼠:於是,在這時。

莊子以鵷雛自比,說自己有高遠的心志,並非汲汲於官位利祿之輩,但讒佞之徒卻以小人之心度之。文中莊子不直言表露自己的想法,而借講鵷雛鳥的故事,辛辣地譏諷了醉心於功名利祿者的嘴臉,表現了莊子清高自守,視爵祿如「腐鼠」的態度。

鵷雛比喻志向高潔之士。鴟比喻醉心利祿、猜忌君子的小人。莊子將自己比作鵷雛,以此鳥來比喻自己的驕傲,將惠子比作鴟,把功名利祿比作腐鼠,既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和志趣,又極其辛辣地譏諷了惠子。莊子沒有直言痛斥惠子。而用講故事的方式繞著彎子罵人,收到既尖銳痛快又餘味不盡的效果。

《南山經》之南次三經中也曾提到鵷雛。

又東五百八十里,曰南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水……而東南流注於海,有鳳凰、鵷雛。

南禺山中有鳳凰和鵷雛,而鳳凰與鵷雛同屬一類鳥,鵷雛從南海起飛,往北海飛去,沿途不是梧桐樹不歇止,不是甘泉不飲。

而今世多謂鵷雛而一概論人以腐鼠者,每見而憤,作以自遣。

鵷雛,也稱宛雛。在古代傳說中,鵷雛是和鳳凰、鸞鳥同類的鳥。《莊子?秋水》中說:鵷雛這種鳥從南海起飛,往北海飛去,沿途不是梧桐樹不棲止,不是練食不吃,不是醴泉不飲。練食,是竹子的果實。醴泉,是指甘美的甜水。《禮記?禮運》中說:天下降下甘露,地下湧出醴泉。還有的古書上記載:泉從地下流去,味道甜美得象醴,所以叫做醴泉。

禺山再向東五百八十里的地方,叫南禺山。山中蘊藏著豐富的黃金和美玉,山下有很多水溪。山中有很多洞穴,水從洞穴中流入,又重新流出去。夏季,水從洞穴中往外流,入季則停止了。佐水發源於這座山,向東南流去,注入海中,此山產鳳凰和鵷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