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演繹 武俠修真

神話演繹 三生石前生今生來生

作者:紫薇大帝

本章內容簡介:李公驚問曰:「自上峽來,此徒不少,何獨恐此數人?」圓觀曰:「其中孕婦姓王者,是某託身之所,逾三載尚未娩?,以某未來之故也。今既見矣,即命有所歸,釋氏所謂循環也。」謂公曰:「請假以符咒,遣其速生。少駐行...

「三生」源於佛教的因果輪迴學說。佛教認為,眾生因其造作的善惡等業力,在六道中死此生彼,循環不已。眾生前世的生存為前生,現世的生存為今生,來世的生存為來生,總稱「三生」。三生石的三生分別代表「前生」「今生」「來生」,上面有今生前世的糾纏!很多人的愛情是從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開始的,而相愛之後我們一定會期待「緣定三生」。在有過似曾相識感動的愛情中,相信這輩子的姻緣其實上輩子早已註定。傳說,逝去的人會走過黃泉路,到了奈何橋,就會看到三生石。

「三生石」一直是中國極有名的石頭,可以和女媧補天所剩下的那一塊頑石相媲美,後來發展成中國人對生前與後世的信念,不但許多朋友以三生石作為肝膽相照的依據,更多的情侶則在三生石上寫下他們的誓言,「緣訂三生」的俗話就是這樣來的。三生石的三生分別代表「前生」「今生」「來生」,人死後,走過黃泉路,到了奈何橋,就會看到三生石。它一直立在奈何橋邊,張望著紅塵中那些準備喝孟婆湯、輪迴投胎的人們。

中國古人認為,萬物有靈,人既有屬於物質的肉身,又有超離物質肉身的魂魄。凡人大限及至,魂魄離體,之後就會在地獄使者即鬼差的帶領下進入鬼門關,走過黃泉路,到了奈何橋,就會看到一塊名叫三生石的石頭。在人們創造神話傳說中認為,每個人的前世今生,因果輪迴,緣起緣滅的故事,都被重重地刻在了這塊三生石上,因而它就能映照出每個人前世今生的模樣。

這塊名叫三生石的石頭,千百年來一直佇立在奈何橋邊,張望著地獄中那些準備喝下孟婆湯,然後輪迴投胎的人們。它在無言之中見證了無數人的苦與樂,慣看了多少人的悲與喜,聽過了多少人的笑與啼。如果三生石有靈,它也許會為這匆匆來去的芸芸眾生慟哭流涕;如果三生石有情,它也許會為了這匆匆來去的芸芸眾生黯然神傷;如果三生石有義,它也許會為了這匆匆來去的芸芸眾生仰天長嘯。但即使是它的有靈、有情、有義,怕也不會為這芸芸眾生髮出一聲哀嘆。千年百年,當它日日朝朝看著那來了又去,去了又來的芸芸眾生,它已知曉,該了的債,該還的情,三生石前,一筆勾銷。

三生石的傳說如此美妙,但究其本質亦屬虛幻之說,但從哲學的眼觀來看,關於三生石的傳說其實是反映了中國人對於生命永恆的看法、真性不朽的看法,而正是透過這種「輪迴」與「轉世」的觀念,中國人建立了深刻的倫理、生命,乃至於宇宙永恆發展變化的理念。

中國所建立的這種理念對我們的思想意識,乃至於日常生活影響至深。我們常說的「七世夫妻」,常說的「不是冤家不聚頭」,常說的「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常說的「緣定三生,永浴愛河」……甚至於在生氣的時候咬牙說:「我死了也不會放過你1在歉意的時候紅著臉說:「我下輩子做牛做馬來報答你1在失敗灰心喪志的時候會說:「前輩子造了什麼孽呀1看到別人夫妻失和時會說:「真是前世的冤家1乃至民間婦女殺雞殺鴨時會念著:「做雞做鴨無了時,希望你下輩子去做有錢人的兒子」和連死刑犯臨刑時也會大吼一聲:「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1,大抵都是這種理念的體現。

我們關於三生石的種種認識與理念,很大程度上受到了一種世界性的宗教佛教的思想的影響,而佛教思想對於有關三生石的種種認識和理念影響最深的就是佛教的輪迴與轉世觀念。

輪迴與轉世都是佛教的基本觀念,佛教認為萬物有生就有死,有情慾就有輪迴,有因緣就有果報,人與人之間可能會生生世世為友,永生永世做愛侶,也可能會一再的成為敵人,如此等等。但與此同時,佛教也認為生生世世永處纏縛是不能夠得到解脫的,一如《出曜經》里有一首謁,點出生死輪迴的本質一樣:「伐樹不盡根,雖伐猶復生;伐愛不盡本,數數復生苦。猶如自造箭,還自傷其身;內箭亦如是,愛箭傷眾生。」在這裡,愛作欲解,沒有善惡之分,被仇恨的箭所射固然受傷,被愛情的箭射中也是痛苦的,一再的箭就帶來不斷的傷,生生世世地轉下去。要想從生死輪迴的束縛中得到終極的解脫,就必須看透一切生死情慾,破除一切虛妄幻想,認噬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的真理。

以上所說的只是佛教關於人的輪迴的各種認識,其實佛教關於輪迴的認識範圍是更為奎不僅局限於人,也不僅局限於物,它涵蓋了存在於宇宙間個一切事物,佛教經典《圓覺經》兩段經文便有所體現,它說道:「一切眾生,從無始際,由有種種恩愛貪慾,故有輪迴,若諸世界一切種性,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皆因**而正性命。當知輪迴,愛為根本。由有諸欲,助發愛性,且故能令生死相續。欲因愛生,命因欲有,眾生愛命,還依欲本。愛欲為因,愛命為果。」

「一切世界,始終生滅,前後有無,聚散起止,念念相續,循環往複,種種取捨,皆是輪迴。未出輪迴,而辨圓覺;彼圓覺性,即同流轉;若免輪迴,無有是處。譬如動目,能搖湛水,又如定眼,猶迴轉火,雲駛月運,舟行岸移,亦復如是。」

從這兩段佛經中可見,佛教認為輪迴的不只有人,整個世界都在輪迴。我們看不見雲了,不表示雲消失了,是因為雲離開我們的視線;我們看不見月亮,不表示沒有月亮,而是它運行到背面去了;同樣的,我們的船一開動,兩岸的風景就隨著移動,世界的一切也就這樣了。人的一生就像行船,出發、靠岸,船是不變的,但岸在變,風景就隨之不同了。雖然佛教是一種較純粹的唯心主義哲學,但這種理念就現在看來也是有其先進性的,它和辯證唯物主義所提倡的物質不滅的思想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

中國歷史上,由佛教輪迴轉世思想演繹出的故事數不勝數。其中有一個關於蘇門四學士之一的大詩人黃山谷的故事尤為著名,本故事出自黃庭堅的故鄉江西省修水縣的修水縣誌。故事講的是,黃山谷中了進士以後,被朝廷任命為黃州的知府,就任時才二十六歲。

有一天他午睡的時候做夢,夢見自己走出府衙到一個鄉村裡去,他看到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太婆,站在家門外的香案前,香案上供著一碗芹菜面,口中還叫著一個人的名字。黃山谷走向前去,看到那碗面熱氣騰騰好像很好吃,不自覺端起來吃,吃完了回到衙門,一覺睡醒,嘴裡還留著芹菜的香味,夢境十分清晰,但黃山谷認為是做夢,並不以為意。

到了第二天午睡,又夢到一樣的情景,醒來嘴裡又有芹菜的香味,因此感到非常奇怪,於是起身走出衙門,循著夢中的道路走去,一直走到老太婆的家門外,敲門進去,正是夢裡見到的老婦,就問她有沒有擺面在門外,喊人吃面的事。

老太婆回答說:「昨天是我女兒的忌辰,因為她生前喜歡吃芹菜面,所以我在門外喊她吃面,我每年都是這樣喊她。」

「女兒死去多久了?」

「已經二十六年了。」

黃山谷心想自己正好二十六歲,昨天也正是自己的生日,於是再問她女兒生前的情形,家裡還有什麼人。老太婆說:「我只有一個女兒,她以前喜歡讀書,念佛吃素,非常孝順,但是不肯嫁人,到二十六歲時生病死了,死的時候對我說她還要回來看我。」

「她的閨房在哪裡,我可以看看嗎?」黃山谷問道。

老太婆指著一間房間說:「就是這一間,你自己進去看,我給你倒茶去。」

山谷走進房中,只見房裡除了桌椅,靠牆有一個鎖著的大櫃。

山谷問:「裡面是些什麼?」

「全是我女兒的書。」

「可以開嗎?」

「鑰匙不知道她放在哪裡,所以一直打不開。」

山谷想了一下,記起放鑰匙的地方,便告訴老太婆找出來打開書櫃,發現許多文稿。他細看之下,發現他每次試卷寫的文章竟然全在裡面,而且一字不差。

黃山谷這時才完全明白他已回到前生的老家,老太婆便是他前生的母親,老家只剩下她孤獨一人。於是黃山谷跪拜在地上,說明自己是她女兒轉世,認她為母,然後回到府衙帶人來迎接老母,奉養終身。

後來,黃山谷在府衙後園植竹一叢,建亭一間,命名為「滴翠軒」,亭中有黃山谷的石碑刻像,他自題像贊曰:

似僧有發,似俗脫塵;

作夢中夢,悟身外身。

為他自己的轉世寫下了感想,後來明朝的詩人袁枚讀到這個故事曾寫下「書到今生讀已遲」的名句,意思是說像黃山谷這樣的大文學家,詩書畫三絕的人,並不是今生才開始讀書的,前世已經讀了很多書了。

師名圓澤,居慧林,與洛京守李源為友,約往蜀山峨嵋禮普賢大士。

師欲行斜穀道,源欲沂峽。師不可,源強之,乃行。舟次南浦,見婦人錦襠負嬰汲水,師見而泣曰:「吾始不欲行此道者,為是也,彼孕我已三年,今見之不可逃矣,三日浴兒時,顧公臨門,我以一笑為信。十二年後,錢唐天竺寺外,當與公相見。」言訖而化。婦既乳兒,源往視之,果笑,尋即回舟。

如期至天竺,當中秋月下,聞葛洪井畔有牧兒扣角而歌曰: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常存。」源知是師,乃趨前曰:「澤公健否?」

兒曰:「李公真信士也,我與君殊途,切勿相近,唯以勤修勉之。」

又歌曰:「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緣恐斷腸,吳越江山尋已遍,欲回煙掉上瞿塘。」

遂去,莫如所之。

富家子弟李源,因為父親在變亂中死去而體悟人生無常,發誓不做官、不娶妻、不吃肉食,把自己的家捐獻出來改建惠林寺,並住在寺里修行。寺里的住持圓澤禪師,很會經營寺產,而且很懂音樂,李源和他成了要好的朋友,常常坐著談心,一談就是一整天,沒有人知道他們在談什麼。

有一天,他們相約共游四川的青城山和峨眉山,李源想走水路從湖北沿江而上,圓澤卻主張由陸路取道長安斜谷入川。李源不同意。圓澤只好依他,感嘆說:「一個人的命運真是由不得自己呀1於是一起走水路,到了南浦,船靠在岸邊,看到一位穿花緞衣褲的婦人正到河邊取水,圓澤看著就流下淚來,對李源說:「我不願意走水路就是怕見到她呀1李源吃驚地問他原因,他說:「她姓王,我註定要做她的兒子,因為我不肯來,所以她懷孕三年了還生不下來,現在既然遇到了,就不能再逃避。現在請你用符咒幫我速去投生,三天以後洗澡的時候,請你來王家看我,我以一笑作為證明。十三年後的中秋夜,你來杭州的天竺寺外,我一定來和你見面。」

李源一方面悲痛後悔,一方面為他洗澡更衣,到黃昏的時候,圓澤就死了,河邊看見的婦人也隨之生產了。三天以後李源去看嬰兒,嬰兒見到李源果真微笑,李源便把一切告訴王氏,王家便拿錢把圓澤埋葬在山下。李源再也無心去游山,就回到惠林寺,寺里的徒弟才說出圓澤早就寫好了遺書。

十二年後,李源從洛陽到杭州西湖天竺寺,去赴圓澤的約會,到寺外忽然聽到葛洪川畔傳來牧童拍著牛角的歌聲:

我是過了三世的昔人的魂魄,賞月吟風的往事早已成為過去;慚愧讓你跑這麼遠來探望我,我的身體雖變了心性卻長在。

李源聽了,知道是舊人,忍不往問道:「澤公,你還好嗎?」牧童說:「李公真守信約,可惜我的俗緣未了,不能和你再親近,我們只有努力修行不墮落,將來還有會見面的日子。」隨即又唱了一首歌:

身前身後的事情非常渺茫,想說出因緣又怕心情憂傷;

吳越的山川我已經走遍了,再把船頭掉轉到瞿塘去吧!

牧童掉頭而去,從此不知他往那裡去了。

再過三年,大臣李德裕啟奏皇上,推薦李源是忠臣的兒子又很孝順,請給予官職。於是皇帝封李源為諫議大夫,但這時的李源早已徹悟,看破了世情,不肯就職,後來在寺里死去,活到八十歲。

這真是一個動人的故事。它寫朋友的真情、寫人的本性、寫生命的精魂,歷經兩世而不改變,讀事令人動容,這個故事歌頌了人生最寶貴的東西情義。圓澤禪師和李源的故事流傳得很廣,到了今天,在杭州西湖天竺寺外,還留下一塊大石頭,據說就是當年他們隔世相會的地方,稱為「三生石」。

三生石本為佛教故事,古時不甚聞名。后經北宋蘇東坡所作《僧圓澤傳》方才為人熟知,之後石憑文貴,三生石便也名揚四海,千古不衰。但《僧圓澤傳》實非出於蘇東坡的奇思妙想,乃是蘇東坡潤色古人文章而成。此故事最早記於唐代袁郊作《甘澤謠》中的有一篇《圓觀》傳奇故事,以下為其原文。

圓觀者,大曆末,

雒陽惠林寺僧。能事田園,富有粟帛。梵學之外,音律大通,時人以富僧為名,而莫知所自也。李諫議源,公卿之子,當天?之際,以?宴飲酒為務。父?居守,陷於賊中。乃脫粟布衣,止於惠林寺,悉將家業為寺公財。寺人日給一器食,一杯飲而已。不置僕使,斷其聞知,唯與圓觀為忘言交。促膝靜話,自旦及昏。時人以清濁不倫,頗生譏誚,如此三十年。二公一旦約游蜀川,抵青城峨眉,同訪道求葯。圓觀欲游長安,?斜谷,李公欲上荊州三峽。爭此兩途,半年未決。李公曰:「吾已絕世事,豈取途兩京?」圓觀曰:「行固不繇人,請?三峽而去。」遂自荊江上峽,行次南浦,維舟山下,見婦人數人,錦襠負罌而汲。圓觀望見泣下,曰:「某不欲至此,恐見其婦人也。」李公驚問曰:「自上峽來,此徒不少,何獨恐此數人?」圓觀曰:「其中孕婦姓王者,是某託身之所,逾三載尚未娩?,以某未來之故也。今既見矣,即命有所歸,釋氏所謂循環也。」謂公曰:「請假以符咒,遣其速生。少駐行舟,葬某山下。浴兒三日,公當訪臨。若相顧一笑,即某認公也。更后十二年,中秋月夜,杭州天竺寺外,與公相見之期。」李公遂悔此行,為之一慟。遂召婦人,告以方書。其婦人喜躍還家,頃之親族畢至,以枯魚獻於水?。李公往,為授朱字元。圓觀具湯沐,新其衣裝。是夕,圓觀亡,而孕婦產矣。李公三日往觀新兒,襁褓就明,果致一笑。李公泣下,具告於王。王乃多?家財,厚葬圓觀。明日,李公回棹,言歸惠林。詢問觀家,方知有治命。后十二年秋八月,直指餘杭,赴其所約。時天竺寺山雨初晴,月色滿川,無處尋訪。忽聞葛洪川畔,有牧豎歌竹枝詞者,乘牛叩角,雙髻短衣,俄至寺前,乃觀也。李公就謁,曰:「觀公健否?」卻問李公曰:「真信士!與公殊途,慎勿相近。俗?未盡,但願勤修不墮,即遂相見。」李公以無由敘話,望之潸然。圓觀又唱竹枝,步步前去,山長水?,尚聞歌聲。詞切韻?,莫知所詣。初到寺前,歌曰:「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相訪,此身雖異性常存。」又歌曰:「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恐斷腸。吳越山川?已遍,卻回煙棹上瞿塘。」后三年,李公拜諫議大夫,一年亡。

法師不知何許人也,居住於洛陽城中之宅第,平日為人率性而疏闊簡樸,有時精勤於佛學,然而喜好從事世間生產,而獲得田產園林之利益,當時的人稱之為空門中的農牧富人。

此外其舉止行為非常特異,而且通達音律。唐代宗大曆的末年與李源為忘形之好友,李源的父親李澄擔任過太守,天寶末年曾經身陷於賊人之手中,後來李源於是將家產事業施捨於洛陽城北的慧林寺,此即是父親李澄之別墅也,以作為慧林寺公用無盡之財產。而李源自己則每日使用一個飲食器具,隨著慧林寺的僧眾一起飲食而已,如此經過了三年。

李源喜好服丹食葯之仙術,有一日忽然約圓觀一起前往遊歷四川的青城山、峨嵋山等山洞去求仙藥。圓觀想要游長安,經由斜谷之路。而李源想要從荊州而進入三峽。兩個人爭執此二條路途,經過半年都尚未決定。李源曰:『我已經不侍奉朝廷的天子王侯,因此遊行時不願意經歷洛陽,長安兩個京城間的官道啊/圓觀曰:『出遊行路也不必要堅持路線,那就依照你的意思吧/

於是兩人乃從荊州上行三峽。行經南浦此地時,在停泊舟船的時候,看到有一個婦女穿著絲質的衣帶,錦繡的衣服和玉耳環,背上肩負著小水瓶而在溪邊汲水。園觀見到之後即俯首而悲泣曰:『我之所以不想要經過此路途者,就是恐怕會遇到此婦人也。』李源曰:『自從上了三峽以來,我們見到此地如此穿著的婦人也不少了,你何以獨獨於此地哭泣呢?』

圓觀曰:『此位婦女乃是王氏,是我下輩子出生託身之處也。其懷孕已經經過了三年,尚未生產分娩,正是因為我尚未前來之故。如今既然見到了,我的性命也有所歸屬,這正是佛家所謂的輪迴循環也。請先生你用符咒,令其儘速生產。並且稍微停留航行之舟船,把我的遺體葬在山谷之間。等到其王家生了兒子之後,沐浴嬰兒之時,也期望先生你前來拜訪。

如果那時嬰兒能夠顧視你而一笑,即是還能認識先生你也。經過十二年後,當中秋月圓之夜,特別約定於杭州錢塘的天竺寺之外,乃是與先生你的相見之期也。』

李源於是後悔前來此地的這一趟旅行,導致園觀來到此地喪命於此,心中悲傷而哀痛欲絕。於是召喚那位婦人前來,並告訴他可以令其生產,婦人便歡喜踴躍地回家。過了不久,她的親戚族人都前來聚集,以乾魚和濁酒,在河水之濱饋贈李源,李源於是前往授以符咒之水。而園觀則自己準備沐浴,並更換新的衣裝。圓觀死亡之後,孕婦便生產分娩了。

李源經過三日之後前去看新生的嬰兒,襁褓中的嬰兒從房中抱到明亮之處時,果然向李源笑了一笑。李源便悲泣而把整件事之原委告訴王氏婦人,王氏乃隆重厚葬了圓觀。

第二日李源便迴轉船棹而歸回慧林寺,詢問圓觀之弟子,才知道圓觀在事先已經有打理吩咐了。

李源常常憶念十二年後杭州之約定。到了十二年後中秋之期,前往天竺山寺。那天夜裡月亮皎潔光明,忽然間聽到在葛洪井的井邊,有牧童吹奏竹枝之管者,乘著一隻牛敲擊著牛角,頭上綁著兩個髮髻而穿著短衣,徐徐緩緩地來到天竺寺之前,一見乃是圓觀也。李源乃趨前作禮曰:『不知觀公康健否?』牧童曰:『李公真是有信之士,我與先生你乃是不同路途之人,千萬不要再靠近了。先生你世俗之緣尚未盡,但是只要精勤修行而不墮落,即得能夠相見。』李源心中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是望著牧童而潸然淚下。牧童圓觀又吹奏竹枝之管,在昏暗中搖曳而前行離去。其歌唱之聲激切而曲調極高,無法知道其所唱言詞之意。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莫要論;

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

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緣恐斷腸;

吳越山川尋己遍,卻回煙棹上瞿塘。

西湖邊上有一塊三生石,這塊三生石是一塊狀貌奇欽磊落的巨石,在與飛來峰相連接的蓮花峰東麓,是「西湖十六遺」之一。該石高約10米,寬2米多,峭拔玲瓏。石上刻有「三生石」三個碗口大小的篆書及《唐?圓澤和尚?三生石跡》的碑文,記述「三生石」之由來。石上多唐、宋時的題詞石刻,大多已不可辨認,只有元至正元年秋九月太史楊?、翰林張翥等人的題詞仍清晰可見。

曲阜九仙山上也有一塊三生石,這塊三生石位於曲阜城北20公里的九仙山上,傳說此山乃掌管人間緣分的「緣池仙翁」的養道修行之聖地。歷朝歷代都設壇焚香敬奉。現存碑記可見,清乾隆四十三年、嘉慶十七年曾多次投資復修「緣池仙洞」,直至解放初還有出家人管理。緣池仙洞東南數里有一凌空屹立的巨石,有數米之高,上曰:「三生石」,傳說是緣池仙翁洞察人間男女並安排有情人相遇的地方。

:三生石是一種泥質石灰岩,呈泛紅、玄黃、土黃等色。三生石產於孔子故里曲阜城北的九仙山上,其質地柔軟、文理精膩,山體前面的三生石為褐紅色,稱為三生石陽石,經打磨拋光之後可現類似於木紋的圖案或黑點點綴,所以又有「石中紫檀」的美譽;而山背面的石頭多呈玄黃色或土黃色,被稱為三生石陰石,陰石亦有黑色天然畫面裝點,大塊兒石頭經打磨后可構成高山流瀑、古木枯枝、飛禽走獸、風流人物等圖案,清晰逼真,各得其妙,有水墨畫的清高淡雅。

三生石中含有硃砂、石英、方解石、輝銻礦、地開石、高嶺石等成分,涵蓋了四十多種有益於人體的微量元素和礦物質以及人體所必需的鈣、鎂、鋅、鉻、鍶、硒等20多種抗衰老元素;有奇異的能量場,作用於人體皮膚表明可產生極遠紅外輻射,其頻帶極寬,遠紅外頻率可達範圍為7~20微米;晶體粒度小於0.03mm的方解石微晶岩體,其質感非常細膩,摩擦人體使人感到非常舒服;三生石佩戴過程中能產生有益於身體健康的超聲波脈衝,平均超聲波脈衝次數可達3700多次,頻率範圍為2-200萬赫茲,甚至優於和田玉石。

:三生石是姻緣的象徵,緣定三生。

:「三生」源於佛教的因果輪迴學說,而三生石又產於儒家思想創始人孔子故里的九仙山上,傳說中的緣池仙翁又為道家的代表。中國的宗教文化經過長期的演變之後,釋、儒、道三家已經互相滲透、互相同化,某種程度上已經「三教一體」了,所以,三生石更是一種靈石。集「佛道」「人道」「仙道」於一體的三生靈石面前,還有什麼「邪」與「噩」可言呢?佛家講究「明心」,儒家叫做「正心」,道家追求「煉心」。在這背後,儒家講「治世」,道家講「治身」,佛家講「治心」。再換一個角度來說,三家對人生的概括,儒家講的是「未知生焉知死」、「獨善其身,兼濟天下」,不要去著迷於雲里霧裡的事情,而要重視現世的修鍊;道家講的是「窮盡變化」,努力了解世界和社會的變化規律;佛家則講「緣起性空」,不要被外部世界紛紛擾擾的現象所迷惑。所以,集天地靈氣於一體的三生石本身就是釋儒道三教文化的精髓,佩戴三生石又是明法正心、驅除邪惡、寄託希望的一種實物變現形式。

三生石是一種文化產品,擁有三生石更是人生修養的一種體現,被一些文人墨客、藝術家、政商領導所推崇。在產品開發上多被加工為石硯、原石擺件、高檔飾品等。

:「三生」源於佛教的因果輪迴學說。佛教認為,眾生因其造作的善惡等業力,在六道中死此生彼,循環不已。眾生前世的生存為前生,現世的生存為今生,來世的生存為來生,總稱「三生」。三生石的三生分別代表「前生」「今生」「來生」,上面有今生前世的糾纏!很多人的愛情是從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開始的,而相愛之後我們一定會期待能夠再有一個相愛的來生。在有過似曾相識感動的愛情中,相信這輩子的姻緣其實上輩子早已註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