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宗師 其他類型

武道宗師 第十六章 遲來的專訪(尾聲)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本章內容簡介:崇拜過的武者?」舒蕤好奇問道。 樓成沒有隱瞞:「『晚燈』梁一凡,當時就想著像他一樣大器晚成。」 「可惜,你英雄出少年。」舒蕤打趣了一句,思索著道,「梁一凡曾經說過,很遺憾去了松大卻沒見...

小清新布置的直播間內,一襲知性及膝裙的舒蕤看著對面的樓成,嫣然笑道:

「我總算等到這個專訪了。」

她本來想說「你拖得實在太久了」,但「武聖」兩個字映入心頭,又下意識改用了更加委婉的說法。

樓成沒像一般武者那樣坐姿如鍾,而是舒適地往後微靠道:

「沒辦法,得專心準備『武聖戰』。」

「好吧,嗯……今天我們是絡直播,沒有延遲,沒有剪輯,你如果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大家立刻就能聽到,再也收不回去了,所以,考慮清楚哦。」舒蕤半是打趣半是提醒地說道。

樓成含笑點頭:

「那我要三思而後行了。」

舒蕤手中拿著一疊紙,似乎是採訪提綱,但她看都沒看一眼,只當那是裝飾。

「首先,恭喜你成為『武聖』1她笑容陽光地說道,「那一戰後,上和線下對你的評價又有拔高,充滿了溢美之詞,什麼未來將是一超多強的格局,什麼已達到『龍王』和『武聖』的層次,什麼眾神時代之王,什麼日後的最多頭銜者,對此,你有什麼想表達的?」

樓成想了幾秒,坦然回答:

「剛開始看到,確實蠻得意的。」

見舒蕤失笑,他搖頭感嘆:

「這是人之常情嘛。」

「不過,這確實將我拔高得太厲害,我至少還得好幾年才能達到『龍王』和『武聖』之前的層次,現在與別的超一流屬於同類,我不怕他們,他們也不會怕我,而等到好幾年後,別人也可能接近『龍王』和『武聖』之前的層次,比如那時還未到半百的『麒麟』和『斬神刀』,比如三十左右的『明王』,比如有著自己想法自身道路的彭樂雲和任莉他們。」

舒蕤眼眸轉了下,沒吝嗇讚美道:

「但我相信,你會是其中最閃亮最耀眼的那個。」

「謝謝。」樓成只能如此回答。

舒蕤思索了幾秒,就著剛才那個話題往下深挖道:

「我可不是空口說白話,你打敗『龍王』,呃,助『龍王』突破的那一拳,真的是石破天驚,驚世駭俗,無與倫比,我想,除了『武聖』之外,現在的超一流強者們,沒誰能正面擋下這一拳。」

樓成搖頭失笑:

「首先,再強的招式打不中人也是白搭,擋不住可以躲嘛,其次,我也不是隨隨便便能用出這一拳的,必須天時地利人和皆備。」

他說得較為含糊,沒具體去講其中的因素,畢竟壓箱底的手段還是不能讓別人了解太多。

能打出那一拳,更多在於「龍王」恐怖的壓迫,他從精神到拳腳,以外在之力「助」自己徹底完成了凝縮,模擬出真正歸於一點的場景,沒有這個,光靠自身,怕是得五六年後才能主動完成。

另外,「龍王」能「配合」得這麼好,一是他對自身的「宇宙星空流」相當了解,二是他參悟「禁部.玉清篇」已久,換做「武聖」,估計得更麻煩更多周折才可以辦到,甚至未必能行。

而別的超一流怎麼可能苦心積慮尋求失敗,只會刻意避免類似事情!

「也只有這天時地利人和皆備的一拳才能打敗那樣的『龍王』。」舒蕤附和贊同,沒再多問,轉而笑道,「經過這兩年的見證,大家都對你的『宇宙星空流』武道很感興趣,非常嚮往,聽說你也有開宗立派的心思,嗯,不是自立門戶那種,我代表所有的觀眾,用句台詞來表達心情:那麼,在哪裡可以『買』到呢?」

樓成沉吟了下道:

「我會把基礎部分給予冰神宗和龍虎俱樂部的武校,等有好的苗子冒出,或許,或許我會收徒。」

「唔,真是讓人期待啊1舒蕤感慨道,「可惜,我年紀大了,沒法再去練武。」

「也不算埃」樓成客氣了一句,順手推廣著自家媳婦的盤算,「而且『宇宙星空流』改一改能用來養身美顏。」

「真的?」舒蕤脫口而出。

樓成笑了笑道:「咱們不看廣告看療效,到時候會有類似的東西出來,嗯,這主要是我媳婦改的。」

舒蕤眼睛都要紅了,只想問成果什麼時候能出來。

她就此調侃了幾句,說廣大女性同胞翹首以待,接著笑吟吟道:

「媳婦?叫得可真親熱啊,都不稱女朋友,改叫媳婦了?快結婚了?」

「對,結婚證都領了,就差辦婚禮了,在十月份。」樓成將自己的喜悅分享了出來。

雙方家長商定婚期后,樓成和嚴珂隔了幾天便告訴他們已將結婚證領了。

當然,他們沒說是什麼時候領的,齊芳等人只以為是婚事談妥后做的。

「恭喜恭喜,大登科加小登科埃」舒蕤將白紙放於大腿上,用武者的禮節致意。

不等樓成回答,她饒有興緻地問道:

「你們想辦什麼樣的婚禮,更現代還是更古典的?」

「相對更古典一些,但沒有什麼紅蓋頭之類的。」樓成坦然回答。

「非常期待那時的場景1舒蕤一拍雙手道。

閑聊般的訪談持續了一陣,舒蕤想起一事,笑意盈盈道:

「你一直說『龍王』是你的偶像,打敗偶像的感覺怎麼樣?」

「很複雜,有點宿命感,我師父曾經說過,對偶像最大的致敬和尊重,就是挑戰他,擊敗他。」樓成斟酌著回答。

「那除了『龍王』,還有誰是你曾經崇拜過的武者?」舒蕤好奇問道。

樓成沒有隱瞞:「『晚燈』梁一凡,當時就想著像他一樣大器晚成。」

「可惜,你英雄出少年。」舒蕤打趣了一句,思索著道,「梁一凡曾經說過,很遺憾去了松大卻沒見到剛開始練武的你。」

樓成輕笑一聲道:

「其實他見過。」

「咦?真的?」舒蕤的眼睛一下睜大。

樓成笑了笑道:

「當時他來松大,我就負責賓館正門的安保,呵,其實不能叫安保,保安才對,後來,我還找他要了簽名,但那時候,我非常不起眼,他應該不記得了。」

待在家裡,邊逗孩子邊聽直播的梁一凡頓時愕然抬頭。

「哦哦哦1舒蕤更是興奮,「聽起來很有傳奇感啊!當時的小保安,只能熬夜仰望對方的小保安,最終躋身於了對方那個層次,還打敗了他1

上亦是激烈討論起來,大家都相當的亢奮。

誰不曾幻想過類似的事情?

說完梁一凡之事,舒蕤緩了口氣,打算找點別的話題平抑一下:

「樓成,不,武聖閣下,我上次做『走進外罡』節目時,發現你更多的愛好在上,會不會逛自己的粉絲論壇?」

「會。」樓成言簡意賅。

舒蕤笑吟吟再問:「那作為龍虎的一員,曾經的粉絲,會不會逛龍虎俱樂部和『龍王』的粉絲論壇?」

「會。」樓成沒做隱瞞。

論壇上,「賣呀賣餛飩」「握拳擊掌」道:

「我就說嘛,他們會經常來看的1

「完了……我曾經黑過他,會不會被一拳歸西?」有人半開玩笑道。

「我怕是要被火葬了……」

眾人議論紛紛間,舒蕤追問道:

「那你有註冊賬號嗎?昵稱什麼?能告訴我們嗎?」

「呃……」樓成低笑一聲,回答道,「薛定諤的虎。」

「啥?」論壇內,「賣呀賣餛飩」姑娘驚愕出聲。

「蛤?」

「呱?」

「什麼鬼?」

一片片震驚至呆愣的話語冒了出來。

…………

專訪結束,樓成坐上自己的商務車,返回了位於霞帔湖畔的自家別墅。

他通過掃描,按上指紋,打開了大門,甫一進入,就聽見嚴珂問道:

「橙子,這一身怎麼樣?我打算婚禮的時候穿它1

樓成抬眼望去,只見自家媳婦穿的是黑底紅邊、大氣典雅的漢朝服飾,在明凈光芒照耀下,美得彷彿畫卷里走出來的人兒。

霍然之間,他彷彿回到了大一那年,在武道場館遠處,遙望著身披陽光,一襲紅白漢服的對方。

樓成嘴角上勾,低笑回答道:

「仙女1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