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劍典 其他類型

太上劍典 第五一八章 靜觀其變

作者:言不二

本章內容簡介:的土靈氣息,在黃浪內氣的催動下,猛的釋放而出,頓時覆蓋了全常 黃浪抽出背後的無鋒重劍,縱身一躍,掠至三人頭頂,手中寬劍運足了力氣,猛的一掃,頓時,一道由黃色光芒構織成了內氣光暈憑空產生。...

……

聞言,歐楚陽輕輕的搖了搖頭,低聲道:「無妨,靜觀其變。」

話音剛落,突然四周傳來一陣陣破風之聲。匆忙間,歐楚陽感覺道,有著無數細小如針的暗器向已方四人射來。

歐楚陽嘴角微微彎起,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隨後,周身氣勢猛增,湛紫色的內氣鎧甲頓時出現在體表。跟隨著歐楚陽,黃浪三人動作也不慢,就在歐楚陽催起內氣鎧甲的同時,三人也是將自己的內氣調動起來。

叮~一陣密集的清脆響聲,是金屬擊打在金屬上的聲音。歐楚陽四人連動都未動,在這陣密集的清脆聲過後,便看見,自己四人的腳下,多了無數細如牛芒的銀針。

「無恥。」歐楚陽鄙夷的哼一聲。

與此同時,紫霄傭兵團後院的頓時湧來數十道人影,片刻之後,四人周圍,房頂上儘是一道道內氣縱橫的身影。

不用想,歐楚陽等人也知道,自己一方人被包圍了。

「哈哈~,歐楚陽,你來的太不是時候了。我剛把佟良那個笨蛋捉住,你就送上門來了,也好,等沈航和白天仲回來,我送你們一起上路。」

令人極為厭惡的狂笑自前方的房屋中傳出,隨後,狼傑那醜陋的大臉再度出現在四人面前。

看著前方那見了就想踹上一腳的醜陋面容,歐楚陽眼中閃過一抹從未有過的殺意。

「狼傑。」歐楚陽緊盯著對方,沉聲道:「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狼傑大笑著道:「這還不明白嗎?現在的紫霄傭兵團已經姓狼了。」

出乎狼傑預料,歐楚陽並未表現出應有的氣憤,反而神態自若的點了點頭:「看來我猜的沒錯,紫霄的內部出了問題。」

「哦?」對於歐楚陽的回答,狼傑微感詫異:「你真是聰明啊,沒想到你一直對紫霄不聞不問,剛一到來,便發現了這點,怪不得佟良時常都在誇你,看來你很有領導才能。」

對於狼傑的嘲諷,歐楚陽不以為意,突然問道:「想來,派李鬼去殺瑪林商會的人就是你吧。我真不懂,瑪林商會應該是無償提供紫霄傭兵團物資,這白來的東西,你怎麼捨得把這條線掐斷的?」

聞言,狼傑側目瞪了李鬼一眼,隨後又回復了那嘲笑歐楚陽的表情道:「沒錯,我是不想掐斷這條線,不過…」

狼傑佯裝無奈的嘆了口氣接著道:「唉~,沒辦法,誰讓佟良那麼小心,這物資每次送來除了他和紫荊以外,任何人都不能插手,而瑪林商會的人不見到他們,根本不會把東西拿出來,所以沒辦法,我只能用強硬的手段嘍。」

聽完,歐楚陽倒是點了點頭,心道:還好,佟良還沒傻到家,在與瑪林商會交接這方面做的還算謹慎。這件事得到了證實,歐楚陽還有一件事沒明白。剛剛他悄悄的用大靈透術一下狼傑,他發現狼傑只有七級武師的實力,這般實力雖然強勁,但在歐楚陽心中,還不足以撼動佟良的地位,畢竟,在佟良的背後,應該還有百里喪這個武尊強者埃

想到這裡,歐楚陽抬起頭,直視著狼傑,突然沉聲道:「佟良在哪裡?」

聞言,狼傑露出了那令人極為厭惡的笑容,攤了攤雙手道:「著什麼急?一會不就知道了?」

淡笑間,狼傑臉顯猙獰之色,猛一揮手:「上,除了那個女的,全給我殺了。」

狼傑一聲令下,本來就不大的院落,頓時被衝天的內氣光芒盡數隆重,一道道奪目的劍芒、刀光如暴雨般的向四人襲來。

眼見於此,歐楚陽四人皆是冷冷一笑,還沒等歐楚陽出手,身後黃浪卻是哈哈大笑了一聲:「奶奶的,在小盪山上看兄弟你發威我就心痒痒,現在終於可以發泄一下了。兄弟,不用你們出手,我來。」

武尊級別的黃浪,自打從聖地出來就再沒出過手,到了小盪山,看到歐楚陽發威,那一股子戰意就澎湃到至今也不得釋放。現在眼前的情況正好讓他大發神威的時候,所以黃浪以一人之力接下了整個院落所有人。

聽到黃浪的大喊,歐楚陽三人微微一笑,就算是那鋪天蓋的刀光劍影襲來,也沒有半分懼色。因為他們知道,有黃浪在此,面前一眾人等根本不可能傷到他們。所以,他們連動都未動,靜等著黃浪出手。

渾黃的土靈氣息,在黃浪內氣的催動下,猛的釋放而出,頓時覆蓋了全常

黃浪抽出背後的無鋒重劍,縱身一躍,掠至三人頭頂,手中寬劍運足了力氣,猛的一掃,頓時,一道由黃色光芒構織成了內氣光暈憑空產生。

「轟」

一聲震天巨響,刺激著在場所有人的耳膜。還沒等紫霄的團員們反映過來時,他們就感覺到,一道極為恐怖的氣息自半空中俊秀的青年所執的劍身上發出,猶如驚濤駭浪般席捲而出。

下一刻,感受到那威猛的氣勢,所有奇襲的團員只覺得自己內腑一陣翻騰,有如嘔吐般的感覺襲上心頭。

「哇~」

數道血箭凌空射出,接著,狼傑震驚的發現,自己的手下們開始倒飛而出,有的撞在牆上,有的撞在樹上,那些實力低微而又沒有任何障礙物阻擋的成員更是向後飄飛了數丈,方才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一時間,痛哼聲、叫嚷聲充斥著整個院落。

黃浪這一發威,把所有人震在了當場,就連剛剛還YY著過後,如何享受美人的狼傑,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懸浮於半空中的黃浪。

「武尊強者?」

驚駭間,狼傑驚呼出聲。他怎麼也沒想到,這歐楚陽的身邊居然會有武尊級別的強者。要知道,整個黑虎鎮也只有兩個武尊,第一個便是黑虎幫的首領黑虎,而另一個,正是被自己控制的百里喪。

武尊級彆強者的隊伍是什麼概念?狼傑自然清楚,只需要一個武尊強者,這支隊伍完全可以在黑虎鎮,甚至周邊幾個小鎮橫著走。

這一下,狼傑傻了眼了。不過,雖然震驚,但狼傑還沒有無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見到自己一方人馬盡數被轟退,他立刻大聲道:「快,攔住他們。」

狼傑喊完,整個人發揮出其七級武師的實力,沒命的向後逃去。

見到狼傑就跑就跑,歐楚陽倒是沒有想到,鄙夷間,正準備出手截下狼傑,耐何這時,又是一波紫霄成員圍攏而上。

雖然歐楚陽等人實力要比這樣成員高上許多,但對方貴在人多,再加上歐楚陽顧及到佟良發展勢力不易,還不想痛下殺手,所以一時間竟然被對方的人海戰術托在了當場,只能眼看著狼傑逃離。

氣惱間,歐楚陽大吼了一聲,全力內氣催動著,殺入了人群。雖然不想過多傷害到紫霄的根本,但對於此時的紫霄,歐楚陽失望透頂,所以其拳上的力道並不消減多少。

拳影頻頻閃動著,與對方那數十人所散發出的刀光、劍影相比,紫色光芒顯得異常奪目,腳下遁形武技一經使出,歐楚陽整個人便如同虛幻般,每每一出現,便會有一個紫霄成員噴血退出。

見歐楚陽加入戰團,許潔兒與奇靈也動了起來,這四人,一個武尊、一個七級武師、一個巔峰武師,再加上四級武師的奇靈,論起實力來是何等的強大。不消片刻,那數十人的紫霄成員節節敗退,到了最後,居然被四人打的全數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著。

把這數十人放倒,歐楚陽也不停留,正打算循著狼傑逃開的方向追去。

這時,前方陡然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血~,血~,血~」

那猶如來自於地獄惡鬼的嚎叫,讓剛想邁動步伐的歐楚陽為之一驚,生生的穩住了身形。

下一刻,歐楚陽四人同時把目光投向狼傑逃離的方向,屆時,狼傑那逃離的身影再度出現在四人眼前。

望著去而復返的狼傑,歐楚陽微感詫異,不過還沒等他們想明白,歐楚陽突然發現,不知何時狼傑的手中卻是多了一條足有人小臂粗鎖鏈。

狼傑獰笑著,臉上的橫肉一顫一顫,看得許潔兒直欲作嘔。

四人停下了攻勢,齊齊的打量著狼傑的舉動,只見他雙手交替著慢慢的拉著那粗長的鎖鏈,發出嘩啦嘩啦的響聲。伴隨著令人膽寒的聲音,一道佝僂的身影終於出現在四人面前。

與其說那是一個人,不如說那是一團行屍走肉。被鎖鏈鎖住的那人一頭凌亂不堪的蓬鬆長發遮蓋住了其臉龐,使人看不清來人的真實面目,渾身上下的衣袍似乎被撕碎成了無數布條,兩條皮包骨頭的手臂其不完全的衣袖中伸出,露出了兩隻長著長長指甲的枯手,看見那泛著寒光的指甲,所有人都不會懷疑它所擁用的撕毀力。這人一出現,更是使整個院落中都充斥著一股極為難聞的血腥之氣。

「血~血~」低沉而又嘶啞的咆哮聲自來人的口出傳出,猶如惡鬼發出的聲音令人心驚膽戰。

眼望著那佝僂的身影,歐楚陽的雙目圓睜,怒火立時在心中燃燒起來。在場眾人,也許沒有人能通過這副尊容認出來人,但歐楚陽絕不會不認得。不為別的,光是來人這一身血氣,他就可以肯定,這人定是久未相見的百里喪無疑了。

見到來人,黃浪三人也是眉頭緊皺,霎那間,他們都感受到了那股不平凡的氣勢,那是足以威脅到已方眾人的噬血殺意,所以他們不得不端正自己的態度,小心謹慎的防範著。

「狼傑。」歐楚陽緊咬著嘴唇,鮮血開始自嘴角邊緣流下,此時,他根本感覺不到半點痛疼,因為這疼痛早已被心底的怒火徹底掩蓋了去。

狼傑獰笑著,突然解開了百里喪的鎖鏈,隨後,自靈戒中取出一枚紫紅色的丹丸,在百里喪面前搖了搖,道:「想要這個嘛?去,把他們殺了。」

像是聽懂了狼傑的話,百里喪猛的轉過頭,看向歐楚陽四人所站的方向,頓時,四人終於見到了那隱藏在蓬鬆亂髮下的一張蒼老面孔,最為恐怖的是,那布滿污垢的面孔上,兩道噬血紅光迸射而出,直接投在了四人身上。

「好可怕?」陡感那兩道紅光,奇靈情不自禁的低呼了一聲。

許潔兒俏面緊繃,緊了緊手中長劍,一身金靈屬性內氣不由自主的運轉起來。

黃浪更是過分,感受著對方澎湃的殺意,前者大劍猛的一揮,咧開大嘴狂笑:「哈哈,終於來了個能讓我全力出手的。這個,讓我來。」

黃浪說著,就要上前,卻被歐楚陽一把攔下。

歐楚陽目不轉晴的看著百里喪,心中百般不是滋味,起初,他本來想讓百里喪跟著佟良,順便保護後者,誰想到,自己的私心卻令這個可憐的老人再度陷入了瘋魔的狀態。可以說,現在的百里喪根本不算是人,他是一隻野獸,一隻見誰都會咬上一口的野獸。

憤怒間,歐楚陽目不斜視的道:「大哥,一會兒我們一起出手,不過記住,不要傷害他,最好能把他制住或者打暈。奇靈,你注意一下四周,如果有人插手,立即殺掉,不要讓別人影響到了我和大哥。」

「潔兒,注意一下狼傑,不要讓他跑了。等制住這人,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從歐楚陽的嗓子里吼出來一樣,此時,黃浪三人能夠很清晰的感受到來自於歐楚陽身上所散發的驚天怒意。

錯愕的看著歐楚陽,三人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接著,幾人的內氣終於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那瀰漫於天際的霸道氣勢,在四人的作用下,頓時將整個院落籠罩。

這時,那些倒地不起的紫霄團員方才發現,這四人原來擁有著這般強大的實力,相比之前對待自己等人的那股氣勢,足足暴漲了數倍。

將一切看在眼中,眾紫霄團員開始恨起狼傑來:這狼傑到底招惹到了什麼樣的人物啊,那氣勢就算對上眼前的百里喪也沒有半分弱勢。驚怒間,眾人又慶幸起來:還好,剛剛這四人沒把他們放在眼裡,要不然,恐怕現在自己等人早已變成了屍體了。

澎湃的氣勢還在不斷攀升,對面,也許是百里喪受到了四人的激發,那深黯骨髓的戰意也盡數的攀升起來,強大的血內氣在同一時間四散而出,屆時,場中那股血腥之氣更加濃重了。

低沉的咆哮著,百里喪猛的大吼了一聲,整個人化成了一道血光,衝天而起,飛至半空,忽然掠了過來。

眼底間,歐楚陽與黃浪的瞳孔不斷的擴大,那道血紅光芒不僅刺激了他倆的眼球,更加激發了體內的內氣和戰意。

「吼~」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