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碧波潭 其他類型

西遊碧波潭 第二十六章 二郎頭顱是道好菜

作者:一步渡苦海

本章內容簡介:是個妖怪,就該吃人,不管誰惹了老子,都要做好被老子吃掉的準備,就是他是天王老子也不行1 「大哥!我認你這個大哥!你是青獅王!我們都是從幾次大劫中,殺天殺地殺空氣,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怎麼?!千...

「大哥,真要幹掉他?」崇九傳音問道。

「你認為呢?」獅王沒吭聲,鵬王反問道。

「呵呵」崇九沒接話,乾笑了一聲。、

「幹掉又如何?我一人足以!闡教怎麼了?惹急了我斬掉這個崽子,往不死火山一躲,我真不信那原始天尊會去找我麻煩。」大鵬鳥毫不在意的說道。

「闡教護短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殺了楊戩,後面還想過安穩日子?」

「安穩日子?呵呵。安穩日子,安穩日子,哈哈哈」鵬王笑的彎下腰,似乎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闡教怎麼了?闡教就可以騎到我們頭上,要我們死,我們就死,憐憫我們,就放我們一條生路?」

「老四!你衝動的性子最好改改,不然~」

「改了屁!老子就是個妖怪,就該吃人,不管誰惹了老子,都要做好被老子吃掉的準備,就是他是天王老子也不行1

「大哥!我認你這個大哥!你是青獅王!我們都是從幾次大劫中,殺天殺地殺空氣,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怎麼?!千年的鎮壓,把你的豪氣磨沒了?天道五妖?!我呸!就這樣?還不如找個地洞鑽進去,當個萬年老烏龜呢1

「是!妖族是沒落了!可我們是妖啊!自由自在的妖,無所顧忌的妖啊!弱肉強食流淌在我們血液中,以牙還牙就是我們的本性!雖死初心不悔!當年東皇抱鍾而亡的場景歷歷在目,手拿混沌鐘的他真的沒有生路嗎?他為什麼不走,寧願站著死,也不跪著生,那是他的驕傲啊1鵬王不知道怎麼回事,聽到獅王的話,忽然爆發了!金色的眼睛中有些霧氣,從來不變色的眼睛發紅,口氣前所未有的激烈,眼中滿是痛苦之色。

獅王此時的臉色忽青忽白,一時竟然不知如何反駁,心中反而湧現出絲絲羞愧,是啊,我是青獅王,什麼時候,我變得如此猶豫不決,萬仙陣扛旗的青獅王,面對聖人,明知是死,也要螳臂當車的青獅王啊!自從截教落敗,碧游宮隱世,就沒了精氣神嗎?真的是這樣嗎?青獅王也在問自己,一時間竟然痴了!

這些話同樣傳入崇九的腦海中,鵬王的聲音並不好聽,特別是咆哮的時候,尖銳刺耳,有種指甲劃在玻璃上的難受。可這些話的內容偏偏讓崇九感到震撼,崇九被動的接收九頭蟲殘留的記憶,本質上還是一個生長在紅旗下的現代人,幾百年或許行為習慣上改變很多,讓自己更加適應了新的環境,本質中自認還是一個人。

逍遙快活,自由自在是每個生靈的追求,每一次掙脫枷鎖,其實說白了還是進入一個更大的牢籠。越是站在頂峰的人,身上的枷鎖越多。一路走來,沉沉浮浮幾十年,經歷的越多,感覺越累,年紀越大,身上的包袱越多,怎麼辦?

回頭?不可能!同樣的是路口,依舊會選擇老路。

唯有負重前行!

青獅王和前世的自己,有太多的相似之處,從來沒有如此審視過自己,今天鵬王一聲怒喝,叫醒的不僅是妥協的青獅王,還有他啊!

微微一笑,整個似乎明亮了起來,走過去踮起腳拍了拍青獅王的寬闊的肩膀。

「大哥,不怪你!我懂你1一句話,勝似千言萬語。

「哈哈哈哈哈,罵得好!罵得好!罵得好!我真是個傻子1青獅王眼睛瞬間紅了,沒流淚,反而哈哈哈大笑。

「沖老四這頓臭罵!豈能無酒?」

「酒來啦1崇九隨手提出一壇碧波釀。

「有酒豈能無菜?1狼王身後的象王一甩鼻子,悶聲說了一句。

「二郎頭顱可謂一道好菜1狼王大聲喝道,象王的一臂之力,讓他壓力大減,插嘴開口。

「甚好1

「甚好1

「甚好1

「甚好1

本來鬆散的五人,氣勢凝結為一,好似倒扣的黑鍋,黑鍋中心正是楊戩所處的位置。

感覺四人的氣勢猛然一變,楊戩懶散的神色一收,兩道劍眉微微挑動一下。

「這樣才有些意思。」凝神對敵,眼前的五個人,在地上可算得上妖怪中霸主,單論實力,楊戩自認在場的除了大鵬鳥能和他交手不落下風,其餘三人都要比他弱上一籌,至於崇九,應該說不是一個檔次的,一交手楊戩可以很自信的說,五十招之後就能斬下崇九的頭顱。

大鵬鳥極致的速度,是他忌憚的,一隻飛鳥能造成一架飛機的墜毀,或許將大鵬鳥比作飛鳥,把楊戩比作飛機不太合適,或者假設半空一條直線上,兩架戰鬥機,一架靜止不動,一架將速度加到最大,相撞,最後的結果就是兩架飛機都玩完。

一對一的狀態下,楊戩其實不太願意和鵬王交手,楊戩的速度當然不慢,但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和鵬王相比,他的速度就是弱點。最後兩人交手的結果就是鵬王能給他一些不痛不癢的小傷害,而他也許連鵬王的毛都摸不到一根。

楊戩修鍊玄功,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硬剛,硬碰硬,所以一開始就很有目的性的找上了奎木狼。奎木狼強不強,很強!看起來像是楊戩壓下一籌,可是這不是生死搏殺,真正到了搏命的時候,誰輸誰贏還是個未知數。

既來之則安之,胸前的梨花白又往前推進了半寸,胸膛一絲絲凶煞和嗜血的凌冽氣息透過胸甲,讓胸前的汗毛炸立。

五人的氣勢壓迫,梨花白的逼近,久違的感覺令他微微顫抖,甚至令他清晰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流淌的速度加快,身體的細胞正在逐漸蘇醒。

「二郎大好頭顱在此,何人來取?!1一聲暴喝,沒有絲毫膽怯,反而氣勢大漲,硬生生將抗著狼王和象王的巨力,將他們推後半步。

「我來1話音剛響起,崇九隻感覺眼前一道金光閃過,大鵬已經現出真身,方天畫戟不知何時已經收了起來,金色的羽翼猶如一把黃金澆鑄的砍刀,出現在楊戩的上空,劃出一道圓弧,金黃色的弧光爆裂兇狠的斬向楊戩青筋崩起的脖頸。

電閃弧光,不過如此。

一對一,楊戩自認能和大鵬王拼個兩敗俱傷,其他幾人穩勝!一對二,就要挨打,一對三,敗逃,一對四,呵呵!

好二郎,眼見弧光加身,絲毫不懼,額頭裂縫猛然炸裂,一個豎立的眼珠睜開。

時間在這一刻靜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