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警

賊警 第五百五十一章 續約

作者:蝦寫

本章內容簡介:干成員。最重要是,在你們告訴我你們的計劃之前,我已經將自己懷疑孫強為什麼是殺手的邏輯告知了左羅。」 司機道:「顧問承認這次工作過失,沒有事先和你打招呼,讓你處於險境,願意向你道歉。但是顧問也說...

許璇不同意:「我不信,如果你真的有把握解決這些麻煩,就不會今天這樣拖泥帶水。你會事後很得意告訴我,你看,我很厲害吧。你每次都這樣。這次你卻在鋪墊離別。」

「哇……」蘇誠驚嘆,道:「厲害了我的婆娘,人生不經歷風雨,怎麼能見彩虹,對吧?確實這次會有一些麻煩,但是我有把握。只不過我不知道會拖多久。以前都是案件,你可以在客觀角度去看待。這次如果拖太久,會給你帶來殘酷的壓力。所以我請求要淡定,淡然,當作我們不認識一樣,去客觀對待可能發生的事情。」

許璇喝口水,想著事情,而後看蘇誠,問:「會死嗎?」

「不會。」蘇誠回答。

「我信你。」

「可是我擔心你不會原諒我。」

「不會。」

「即使我參與殺害了一名警察?」

「……」許璇倒吸一口冷氣,看著蘇誠:「你真的參與殺害了一名警察?A市的警察?」

「只是打個比方而已。」

「這……」許璇愣了半晌:「這我不知道。」

「所以我今晚會正式請你吃晚飯,和你說這麼多。希望你暫時跳出我們的感情,作為一名警察,你要憤怒我的行為,但是卻不因為和我的感情而想的太多。」蘇誠道:「其實我也知道,人畢竟是人,我這麼優秀,你這麼愛我,怎麼可能輕易跳出來呢?」

「我呸,誰愛你了。」

「我愛你。」蘇誠笑嘻嘻回答。

許璇一笑,正色道:「你不要亂說好不好,你這麼一說,我感覺很不安。」

說到這裡,開胃菜上來,暫時停止交談。

蘇誠吃著開胃菜,溫柔看許璇道:「如果我娶不了你,我就學大菠蘿,終身單身。」

「大菠蘿人家妻子是過世的好不好。」許璇帶點不屑看了蘇誠一眼:「你那叫打光棍。」

蘇誠疑問:「光棍幹什麼了,為什麼這麼多人要打光棍?」

「因為他油嘴滑舌。」許璇吃了幾口東西,問:「其實你感覺我是個累贅是嗎?感情對你產生了束縛,是不是,說實話。」

蘇誠承認:「當然拉,感情肯定產生束縛,但是我願意接受這種束縛。」

許璇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你。」

「請說。」

「菲洛娜根本不是你情人,而是你工作夥伴。」

「是的。」

「她的死也不是意外。」

「嗯,她因為和我之外男子戀愛,我老闆殺了她。」

許璇問:「你為什麼沒想將你老闆繩之於法呢?」

蘇誠笑了,笑了好一會:「老婆,所以說我會請你安靜的看事態的發展,因為所有的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樣,也不是你看見你認為的那樣。考慮到老婆你笨笨,我這才特意點明要你置身事外的態度。這件事,我擔心不是自己,唯一擔心的是你,你所要承受的壓力。好了,今天難得我們享受下浪漫的晚餐,我們可以談論一些比較有趣的話題。」

「比如?」

「比如你去過幾次歐洲,喜歡哪個國家?」

「我怎麼感覺這話題這麼沒高度呢,完全配不上我們的談話。」

蘇誠道:「再比如海豚項鏈是當時親王送給公主,也就是後來女王結婚時候,女王戴的飾品。」

許璇道:「可是按照一名刑警觀察力和推斷力,我認為這條項鏈是XX珠寶行買的。」

「咳1蘇誠被嗆著。

許璇看蘇誠:「拜託,你的隨身東西有什麼,我全部知道。」

蘇誠認真道:「昨天在抓捕了馬局之後,晚上七點,專人從倫敦帶過來。」

「真的?」

蘇誠道:「你可以去看大菠蘿回憶錄中第四本中的皇家魅影案,裡面有對這條項鏈的詳細描述。」

許璇感覺非常抱歉,忙雙手捂了蘇誠的臉:「對不起,對不起。」

「老婆,你不相信我給的項鏈是真古物,卻又相信我說的皇家魅影案。」

許璇頓了許久,嘆氣:「對啊,我到底應該相信什麼?」

蘇誠拿起許璇手親吻一下:「無論項鏈真假,無論皇家魅影是否存在,相信我。」

許璇和蘇誠對視許久,條項鏈是真古物。」

「恩,也許它不是古物,但是我需要你這樣的相信我。」

「因為你有欺騙我的理由。」

蘇誠點頭:「是的。」

「你欺騙我,是因為我幫不了你。」

「不僅幫不了,而且還可能造成更大麻煩。」

許璇不再說什麼,拿起桌上蘇誠的手貼在自己臉上,閉目享受著片刻溫鑫與甜蜜。

……

晚飯之後,許璇本要開車送蘇誠回去,蘇誠讓許璇自己去忙吧。許璇吻別蘇誠,開車前往Z部門。

蘇誠在路邊目送許璇的汽車遠走,一輛黑色轎車減速靠到路邊行駛,打了兩次雙閃后停在蘇誠的面前。蘇誠聽見後車門的鎖彈開的聲音,伸手拉開車門,坐到了后駕駛位上。

司機是熟人,何剛和華太太刺殺競賽中的那位司機,是蘇誠老闆手下顧問的幕僚,他就是宋凱查出的,住在3號樓的個體戶男子。

「膽子很大。」

司機笑道:「我不偷不搶,身正不怕影子斜。」

蘇誠道:「可是會讓我被人懷疑。」

司機回答:「你難道犯了什麼事嗎?我們都是很乾凈的人。」

蘇誠問:「什麼事。」

司機停頓一會,道:「顧問很不高興。」

「怎麼了?他老婆劈腿了?」

司機又笑了,道:「按照約定,你根據孫強那條線一路追擊到馬局,而後快速抓捕馬局。但為什麼你要節外生枝?」

「我不明白。」

「馬局逃跑了,不僅如此,警方開始懷疑戴芸故意指證馬局。你別告訴我這些不是你乾的。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蘇誠道:「我的工作合同並沒有要求我做多餘的工作。而且那是約定嗎?孫強差點把我打死,之後你們才告訴我你們的計劃,要求我配合。我拿十塊錢,你要求我干一百塊錢的活,我肯定不幹。合同中,針對弔死鬼我只有一條,那就是推測和查詢弔死鬼骨幹成員。最重要是,在你們告訴我你們的計劃之前,我已經將自己懷疑孫強為什麼是殺手的邏輯告知了左羅。」

司機道:「顧問承認這次工作過失,沒有事先和你打招呼,讓你處於險境,願意向你道歉。但是顧問也說了,為了保密,我們聯繫上存在很大困難,他希望你能隨機應變。」

「哈哈,我連老闆要幹什麼都不知道,目的是什麼都不知道,我怎麼隨機應變?」蘇誠道:「你也別告訴我老闆目的,我不想知道,還有最後一個多禮拜,我的工作就完成了。」

「蘇誠,你何必與我們產生敵意。按照你的聰明我認為你應該看見老闆的實力。老闆非常欣賞你,他希望這次你的工作結束后,能正式加入他的團隊,成為團隊中不可或缺的一員。同樣,做為回報,你將獲得財富,地位和女人。」

蘇誠問:「這是正式續約嗎?」

「你可以這麼理解。」司機道:「物資上綠卡,別墅,遊艇,甚至私人飛機。這還代表什麼?還代表蘇誠你有資格進入老闆團心。」

蘇誠道:「人和人之間存在很多隔閡,你們並不知道我真正想要什麼。」

「我們知道,我們準備的還有大菠蘿死亡真相,殺死大菠蘿的殺手,僱主的詳細資料。甚至還安排好了專業殺手替你復仇。」

蘇誠不吭聲好一會,才開口:「對不起,我沒有續約的打算。」

司機道:「我們都是華人,我私人勸告你一句,蘇誠你的力量實在太單薄了。這一年來,你穩如泰山,是因為警察是你的後盾,你的打手。以後呢?你想干點A市以外的事呢?還能依靠警察嗎?就說大菠蘿之死,殺他的僱主就不是你有能力能解決的。但是你又必須復仇。要復仇你就需要資料,先不談你有沒有復仇的能力,我不認為你有能力知道誰是殺手,誰是僱主。」

蘇誠道:「感謝你的好意,不過人總是要有理想的。目標太容易達成,人生豈不是平淡無奇,了無生趣?」

司機想了一會:「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強。既然這樣,你的工作結束后就去一趟歐洲,結算報酬。我要提醒一句,合同到期后,不要馬上留在警方系統中。我知道你現在對弔死鬼內部問題產生了興趣,這不利你的薪酬結算。我想你也不想知道太多。」

「我就是正常的工作,和警方合同滿后,我會儘快飛歐洲。」

司機點點頭,頗有些失望道:「太遺憾了,你是我見過的最好偵探之一,可惜我們沒有辦法成為朋友,希望我們不要成為敵人。」

蘇誠笑:「那也得我有成為你們敵人的資格。」

「哈哈。」司機也笑了,將汽車靠到一邊。

蘇誠下車:「晚安。」

司機回答:「晚安,睡個好覺。」

司機開車離開,接上藍牙:「顧問,他不同意續約。」

顧問問:「你沒有說服他?還是有其他原因?」

司機回答:「沒人能說服他。」

顧問道:「太遺憾了,那隻能用一些辦法來說服他。你覺得他會怨恨我嗎?」

「當然不會,你是為了他好,有句古話說的:天將將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什麼意思?」顧問問。

「顧問你必須得到蘇誠這樣的人幫助,那用點手段,將來他也是會理解的。」

另外一邊,街頭晃蕩的蘇誠偷到一部手機,撥打電話:「C計劃。」

「明白。」

「要修改其中……是否明白?」

「不同意修改。」

「我已經決定了。」

「……好吧,明白。」

蘇誠將手機送回失主,走到路邊招手,一輛計程車開到蘇誠身邊,蘇誠上車,對司機道:「五連小區。」

司機按下打表器,順口問:「回家?」

蘇誠微笑回答:「是埃」

回家?呵呵……天大地大,何處是我家。

回到了左羅外公家,蘇誠先洗澡,而後拿出自己最高檔的一套西裝掛好,熨燙襯衫。將自己住的屋子收拾的乾乾淨淨,而後將自己的不多的行李打包。最後到廚房,泡了一杯紅茶,坐在小陽台位置,喝著紅茶,欣賞著都市夜景。他的心情無比放鬆,他已經不用去思考太多。一直以中庸之道做人的蘇誠內心涌動著求戰的慾望。

年少輕狂,你要戰,便來戰!一種跳脫出固有姓格的舒服的爽快和豪邁讓人蕩氣迴腸。

雷聲響起,南方的夏季總是來的那麼快。

安安在自己臨時房間貼著牆壁,盯著小陽台背向自己的蘇誠。

……

左羅回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洗澡,將臟衣服放在洗滌袋中,明天會有家政人員將衣服拿走。而後洗劫下冰箱,找點吃了,看會電視。十二點上床睡覺。

左羅睡眠又深又淺,深說的是他能非常快的進入睡眠,十到十五秒就足夠了。淺說的是他很警覺,電話震動聲音都能將他驚醒。讓蘇誠很奇怪的是,外面即使在鑽馬路左羅仍舊能入睡,但是手機震動的輕微聲音左羅就能醒來。

左羅睡眠質量很高,到了早上六點三十分就基本恢復了狀態。起床,原地舒展筋骨,思考著今天要做的事情,將事情重要程度在腦海列出一個清單。而後洗漱,上廁所。

早上七點,左羅和早起的安安就今天事情今天討論,安安已經和盧娜聯繫上。盧娜安排好了場景,今天就把安安的事給辦了。這年頭好人好事很容易做的,關鍵是細節。諸如植樹節,領導們戴了鞋套,用新鐵鍬,這錯誤就太低級了。還有一大波美女寫書法,書法好看,波也好看,人也好看,只可惜毛筆是白色的。還有一大波美女操作電烙鐵,不僅好看,最牛的是,她能握住幾百度高溫的電烙鐵金屬處進行操作。

前文提到的小女孩給中暑的環衛工打傘近一個小時,輿論網民高呼最美麗XX,實際上有點腦子都知道,環衛工在太陽暴晒的高溫地面上躺幾分鐘,皮膚是會被燒傷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