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五十一章 續約

作者:蝦寫  |  更新時間:2018-01-13 07:36  |  字數:4706字

許璇不同意:「我不信,如果你真的有把握解決這些麻煩,就不會今天這樣拖泥帶水。你會事後很得意告訴我,你看,我很厲害吧。你每次都這樣。這次你卻在鋪墊離別。」

「哇……」蘇誠驚嘆,道:「厲害了我的婆娘,人生不經歷風雨,怎麼能見彩虹,對吧?確實這次會有一些麻煩,但是我有把握。只不過我不知道會拖多久。以前都是案件,你可以在客觀角度去看待。這次如果拖太久,會給你帶來殘酷的壓力。所以我請求要淡定,淡然,當作我們不認識一樣,去客觀對待可能發生的事情。」

許璇喝口水,想著事情,而後看蘇誠,問:「會死嗎?」

「不會。」蘇誠回答。

「我信你。」

「可是我擔心你不會原諒我。」

「不會。」

「即使我參與殺害了一名警察?」

「……」許璇倒吸一口冷氣,看著蘇誠:「你真的參與殺害了一名警察?A市的警察?」

「只是打個比方而已。」

「這……」許璇愣了半晌:「這我不知道。」

「所以我今晚會正式請你吃晚飯,和你說這麼多。希望你暫時跳出我們的感情,作為一名警察,你要憤怒我的行為,但是卻不因為和我的感情而想的太多。」蘇誠道:「其實我也知道,人畢竟是人,我這麼優秀,你這麼愛我,怎麼可能輕易跳出來呢?」

「我呸,誰愛你了。」

「我愛你。」蘇誠笑嘻嘻回答。

許璇一笑,正色道:「你不要亂說好不好,你這麼一說,我感覺很不安。」

說到這裡,開胃菜上來,暫時停止交談。

蘇誠吃著開胃菜,溫柔看許璇道:「如果我娶不了你,我就學大菠蘿,終身單身。」

「大菠蘿人家妻子是過世的好不好。」許璇帶點不屑看了蘇誠一眼:「你那叫打光棍。」

蘇誠疑問:「光棍幹什麼了,為什麼這麼多人要打光棍?」

「因為他油嘴滑舌。」許璇吃了幾口東西,問:「其實你感覺我是個累贅是嗎?感情對你產生了束縛,是不是,說實話。」

蘇誠承認:「當然拉,感情肯定產生束縛,但是我願意接受這種束縛。」

許璇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你。」

「請說。」

「菲洛娜根本不是你情人,而是你工作夥伴。」

「是的。」

「她的死也不是意外。」

「嗯,她因為和我之外男子戀愛,我老闆殺了她。」

許璇問:「你為什麼沒想將你老闆繩之於法呢?」

蘇誠笑了,笑了好一會:「老婆,所以說我會請你安靜的看事態的發展,因為所有的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樣,也不是你看見你認為的那樣。考慮到老婆你笨笨,我這才特意點明要你置身事外的態度。這件事,我擔心不是自己,唯一擔心的是你,你所要承受的壓力。好了,今天難得我們享受下浪漫的晚餐,我們可以談論一些比較有趣的話題。」

「比如?」

「比如你去過幾次歐洲,喜歡哪個國家?」

「我怎麼感覺這話題這麼沒高度呢,完全配不上我們的談話。」

蘇誠道:「再比如海豚項鏈是當時親王送給公主,也就是後來女王結婚時候,女王戴的飾品。」

許璇道:「可是按照一名刑警觀察力和推斷力,我認為這條項鏈是XX珠寶行買的。」

「咳!」蘇誠被嗆著。

許璇看蘇誠:「拜託,你的隨身東西有什麼,我全部知道。」

蘇誠認真道:「昨天在抓捕了馬局之後,晚上七點,專人從倫敦帶過來。」

「真的?」

蘇誠道:「你可以去看大菠蘿回憶錄中第四本中的皇家魅影案,裡面有對這條項鏈的詳細描述。」

許璇感覺非常抱歉,忙雙手捂了蘇誠的臉:「對不起,對不起。」

「老婆,你不相信我給的項鏈是真古物,卻又相信我說的皇家魅影案。」

許璇頓了許久,嘆氣:「對啊,我到底應該相信什麼?」

蘇誠拿起許璇手親吻一下:「無論項鏈真假,無論皇家魅影是否存在,相信我。」

許璇和蘇誠對視許久,許璇道:「這條項鏈是真古物。」

「恩,也許它不是古物,但是我需要你這樣的相信我。」

「因為你有欺騙我的理由。」

蘇誠點頭:「是的。」

「你欺騙我,是因為我幫不了你。」

「不僅幫不了,而且還可能造成更大麻煩。」

許璇不再說什麼,拿起桌上蘇誠的手貼在自己臉上,閉目享受著片刻溫鑫與甜蜜。

……

晚飯之後,許璇本要開車送蘇誠回去,蘇誠讓許璇自己去忙吧。許璇吻別蘇誠,開車前往Z部門。

蘇誠在路邊目送許璇的汽車遠走,一輛黑色轎車減速靠到路邊行駛,打了兩次雙閃後停在蘇誠的面前。蘇誠聽見後車門的鎖彈開的聲音,伸手拉開車門,坐到了後駕駛位上。

司機是熟人,何剛和華太太刺殺競賽中的那位司機,是蘇誠老闆手下顧問的幕僚,他就是宋凱查出的,住在3號樓的個體戶男子。

「膽子很大。」

司機笑道:「我不偷不搶,身正不怕影子斜。」

蘇誠道:「可是會讓我被人懷疑。」

司機回答:「你難道犯了什麼事嗎?我們都是很乾凈的人。」

蘇誠問:「什麼事。」

司機停頓一會,道:「顧問很不高興。」

「怎麼了?他老婆劈腿了?」

司機又笑了,道:「按照約定,你根據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