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巨擘系統 其他類型

魔道巨擘系統 第六百七十九章 坐擁寶地

作者:Mr佳男

本章內容簡介:誠以泄心頭之恨,但大多數時候,人都無法太過順心順意,即便是魔王也是如此。 所以魔王才追求隨心所欲的道,因為那是最終走向太古魔神的道。 太古魔神盤古,不忿被天地宇宙壓制,開天闢地,解脫自...

持續消耗戰,根本打不起來。nshu·

天魔發出憤怒的咆哮,聲音震蕩得岩漿如浪濤衝起老高,如一場岩漿暴雨傾盆而下。

最終,他壓抑住了怒火,並未再發作直接動手。

因為他已察覺到周圍窺伺的一些強大意志。

這些都是三層深淵獄一直在沉睡中的各個地域的領主,如今被他們激烈的戰鬥驚醒,都不懷好意。

相較於一個江誠,天魔顯然更忌憚這些頂尖的王者領主。

如果因和江誠大戰損耗了太多力量,給了這些貪婪的強大傢伙可乘之機,他天魔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小子,這次本尊就放過你。

不過你現在,給本尊滾出去,這裡是本尊的領地。」

天魔冷冷注視著江誠,眼神極為不善,含`著深深的殺意。

但他能屈能伸,活了這麼長悠久的歲月,不會真正為情緒所控制,懂得暫時的隱忍。

與他一樣,江誠同樣懂得隱忍,不會被情緒所控制,如毛糙的愣頭青,受不得辱,非得拼個你死我活。

事實上而言,真的打下去,待十分鐘過去后,江誠自戰魔皇體的狀態中退出,極有可能便將死在天魔的手中。

雖然十分鐘的激斗也可能會拖垮天魔,損耗其很多力量,致使天魔落入其他強大妖魔的貪婪圍攻。

可他那時都死了,即便拉下天魔陪葬,也並不值得。

江誠一言不發,直接飛掠離開,向著冥冥中聯繫指引的那處位置飛去。

在那個方向,同樣有一道強大的意志波動,是屬於另外一個領主的領地範圍。

不過文論是因天魔的驅逐,還是因冥冥中的那一絲聯繫,江誠都必須去往那處位置看看情況。

「這位新來的小兄弟,你好,我是深淵惡魔一族的領主,摩達,你這是要進入我的領地嗎?」

江誠飛行十數萬里,一道意志波動傳遞了過來,與江誠交流。

江誠看了一眼前方冒著黑色煙氣焦灼地面,岩漿在這片地帶已經沒有了。

這裡完全是一片荒蕪的焦土,似乎一方魔域。

一些地方都有屍骨殘骸自土壤中冒出一截,顯得景象蒼涼。

江誠駐足,微微點頭,也傳出了意志波動,「偉大的深淵領主摩達,我無意冒犯你,只是想要在你的領地中擁有一丁點兒的立足之地。

·」

摩達在這時聯繫他,卻並未動手。

這便透露了一個很好的訊息,至少對方對他還是有所忌憚的,或者,有所求?

對於這些深淵獄內的領主而言,被封禁在這片地帶,什麼都已不重要了。

真正重要的,只有活下去的利益。

江誠感覺,自己現在就代表了這個利益,這很幸運,這也很不幸。

因為現在一些領主已經將目光對準了他,都帶著貪婪,想要謀奪他所擁有的那些恢復力量的丹藥。

若非他的實力已堪比最弱小的領主,可能這些貪婪的傢伙將不會有任何猶豫,直接就要動手,將他殺了,搶奪走一切。

可現在,這些謹慎而珍惜力量的領主,還在觀望,等待時機。

這不算什麼好消息。

江誠明白留給他自己的時間並不多,當他冒險為了蟻神窟的下落踏入這三層深淵獄時,就已是賭上了半條命。

「不過,只要我能爭取到一些時間,待體內殘餘的力量徹底被吸收,再吸收了剩餘的蟻神血肉,必定就可以令星河完美。

屆時,我將不懼天魔,誰能耐我何?」

江誠也早有著後備手段。

這時,深淵領主摩達再度以意志傳音,他顯然對江誠如此恭敬的稱呼態度很滿意。

「新晉的小傢伙,你的實力也讓本王很敬佩,你還這麼年輕,我並不想與你為敵,咱們其實可以做朋友。

不過朋友和朋友之間,還需要一點兒利益關係維持才行。」

摩達的意志波動始終阻擋在江誠的身前,看似友善,實則帶著防備。

江誠露出微笑,頷首道,「那是當然,我們都是明白人。

尊敬的摩達領主,我只需要你這裡一塊很小的地盤兒,為此我可以付出一些可以供你恢復些許力量的丹藥。」

「這正好是我所需要的,年輕人,就把你剛剛服用的那種丹藥,給我三十粒就行了。

三十粒丹藥,我可以讓你在我的領地立足生存,並且,你將受到我的庇護。」

深淵領主摩達獅子大開口。

江誠面色微變,顯露出一絲冷意,直接搖頭拒絕。

「摩達領主,你的胃口太大了,像剛剛那種丹藥,我總共都沒有三十粒,我還需要留給自己一些。

三粒,我最多給你三粒方才那種丹藥,我只需要在你領地擁有很小一塊地盤兒,如果你不能答應,那我只能說遺憾了。」

「年輕人,三粒太少了,你給我丹藥后,我還要庇護你,讓我出手庇護你,價值可不止這三粒丹藥,至少二十五粒。」

摩達領主繼續討價還價。

江誠不鬆口,咬定只給三粒,最終甚至作勢欲走。

摩達領主見吃不下,也只好妥協。

最終二人商定,江誠以五粒丹藥的代價,換取在摩達領主的領地內擁有一塊範圍不超過二十公里的地盤。

「這個小子,很難纏啊,他那裡絕對有超過三十粒這種丹藥,卻只肯給我五粒。

這五粒丹藥可無法恢復我太多的力量消耗,並不足以讓我冒險出手幹掉他。」

背生惡魔雙翼,頭生兩根惡魔犄角的摩達領主拿到了丹藥后,看似笑眯眯和江誠寒暄,心中卻開始腹誹起來。

江誠同樣,與這狡詐的深淵惡魔虛與委蛇。

「真是狡詐的傢伙,妄想我給他更多的丹藥,難道我會那麼傻?」

江誠並不傻,如果給出太多的丹藥,等同於借軍火給敵人。

屆時敵人再用軍火來攻打自己,豈非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若非他需要在其領地內逗留一段時間,找出那絲聯繫的所在,這五粒丹藥江誠都不會給出。

「摩達領主,就選這裡了,這裡風景稍微好一點兒,可以作為我的領地。」

江誠來到聯繫中隱隱指向的那片地帶,並未去往更具體的位置,而是在邊緣地帶停下,指著黑漆漆的一片焦土道。

「很好的風景?」

摩達領主注視著下方這一片焦灼冒煙的土壤,笑了笑,又看了看四周,確定此地並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事物后,他微微頷首。

「那就願你在這片領地一直生存下去吧,本王告辭了。」

話罷,摩達領主背後的惡魔尾巴一甩,整個人身影已然唰地一下消失。

「狡猾的摩達,根本不願出手試探這名新晉的領主埃」

「這個新晉的傢伙實力不弱,天魔比我的實力還要強一線,卻無法將其擊殺,若他突破到了陰陽境」

「可笑,在這深淵獄內,一絲元氣都沒有,他要如何突破境界?

就憑丹藥?那得消耗多少丹藥,他不可能擁有那麼多丹藥。」

「總之,觀察他,若有時機,幹掉他,搶走他身上所有的寶物。」

一些領主的意志在私下交流著,皆暗中釋放出一絲意志,偷偷觀察監視江誠。

「可惡的傢伙,我若拼著全力殺死他,必然要損耗太多力量,屆時若被摩多這傢伙趁機偷襲,我恐怕沒好下常

不過這傢伙畢竟是個肥羊,實力又弱,活不了多久了」

天魔也在極遠處的岩漿底下以意志力量觀察江誠,心中發出不甘的冷哼。

若有機會,他絕對要殺了江誠以泄心頭之恨,但大多數時候,人都無法太過順心順意,即便是魔王也是如此。

所以魔王才追求隨心所欲的道,因為那是最終走向太古魔神的道。

太古魔神盤古,不忿被天地宇宙壓制,開天闢地,解脫自我,逍遙自在,這便是隨心所欲的最高境界。

江誠能夠察覺到很多潛在意志力量在監視觀察自己,不過他並未太放在心上。

費了這麼大功夫,他也總算是來到了冥冥中聯繫指引的這片地帶。

他開始如一頭老虎,在審視巡查自己的領地,在這片領地範圍四處閑逛,觀察。

這是很正常的行為,熟悉自己的地盤,並未引起其他領主的懷疑。

最終,江誠在這片焦土的一處窪地駐足,冥冥中那一絲聯繫,到了這裡便格外的強烈。

江誠果斷動手,挖掘附近四周的黑色焦土,岩層。

以強悍的意志力量,凝土成石,聚石成牆,構建出了一座巨大粗糙的城堡。

黑色城堡,並不美觀,但卻粗獷宏大,看似是暫時的居住所在,其實卻是用以掩人耳目。

江誠入住進了城堡,壓根兒就沒驚動任何一名領主,他就將這處可能潛藏有蟻神窟入口的地帶,納為己有。

「轟隆1

城堡內,江誠的意志力量化作重鎚轟擊落地,頓時便將城堡地底擊穿,露出了地底深處黑灰色的岩層。

「是在地底?」江誠有些疑惑,冥冥中那指引所在,就在這片地底。

可這三層深淵獄的地底如果有什麼特殊的端倪,豈會逃過那麼多領主的意志搜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