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定三界 都市言情

緣定三界 第454章 斬關峨

作者:絮素

本章內容簡介:「滾開1 風雪裡傳來關峨的叫聲,他手持長劍原地旋轉,墨色冰龍被擊成冰屑向四周迸射。不僅如此,長劍在關峨四周幻化出一個巨大的圓形銀色風圈,風圈裡人影晃動,如千軍萬馬一樣向四周衝殺。 「大...

不久前關峨和其他天仙被炎獸叫到物化城,在那裡他見到了一生最為佩服的鍛器大師。那個憂鬱的年輕地仙輕而易舉就能將靈材化為虛無,還能將其鍛造成任意形狀的靈器。那個鍛器大師說,他的功法叫做「混沌鍛器訣」!

關峨知道,炎獸之所以來到物化城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研究在各修仙聖城地基中發現的城磚,那些城磚被人銘刻了金色奇異花紋。

果然,物化城鍛器大師說他經過幾年潛心研究,終於發現金色花紋叫做回形紋;使用銘刻了回形紋的城磚建造城牆、房舍,就可以把源源不斷的匯聚周圍的靈氣並把靈氣拘禁在城內,而且還能把靈氣輸送到其他地方!

這是燭陰界當下最重要的發現以及最大的秘密,重要的程度甚至超過了元尾的帝山獵人!關峨清楚的看到,炎獸眼中的驚訝慢慢變成了興奮、狂喜和期待。

「我要你把燭陰界所有靈氣傳送到驕陽城1炎獸盯著鍛器大師,一字一句的說道。

鍛器大師沉思了許久,終於點頭道:「我畫一張圖紙,老仙只需要叫人按照圖紙重新布置城磚就行1

炎獸哈哈大笑,全然不顧其他天仙的不滿。

對於炎獸的決定,關峨尤其不滿。梧山城是關峨的家,關峨對梧山城有著特殊的感情和想法。

關峨是一個蹩腳的鍛器師,所以他了解鍛器、建城的過程。炎獸發現了燭陰界修仙城的秘密后,關峨依稀記起在修建梧山城時,天仙烏同甫、晉堯似乎曾經參與其中。關峨想知道在炎獸之前到底是誰如此大膽、如此睿智,竟然想拘禁整個燭陰界的靈氣供自己修鍊!只是如今兩人都已經被誅殺,算是死無對證了。

關峨當然不願意看著炎獸掠奪梧山城的靈氣,所以他偷偷找到那個鍛器大師,偷偷要了另外一張圖紙……因此,從物化城回到梧山城,關峨並沒有用心去尋找喬一情、屋途等帝山獵人的下落,他把自己大部分的心思放在了修建新城上。如果新的梧山城具有聚靈拘靈的能力,或許關峨也能修鍊成炎獸那樣,這讓關峨十分憧憬。

「你們都給我看仔細了,不要弄碎了任何一塊帶回形紋的城磚,不要弄丟任何一塊帶回形紋的城磚,否則就是我能饒過你,炎獸老仙也不會放過你們……」關峨大聲叫著。

仔細盯著手裡圖紙上每一塊城磚的位置,關峨有些入神,直至一片雪花飄落在圖紙上。

「哪裡來的雪花?」關峨用手指去碰觸那潔白雪花,指尖傳來冰冷寒意,雪花瞬息融化成一滴晶瑩剔透的水珠沾在關峨的手指上。

「不對1關峨突然醒悟,即使如此也依然遲了,一條巨大的墨色冰龍從半空撲下已經擊在關峨的胸口。關峨手裡的圖紙碎成無數紙屑,混合在飛雪裡沒了蹤影;在半空中,元尾扇動巨大龍翼睥睨天下。

「渲墨來了1

「元尾來了1

「快開啟護城大陣1

「城主連城牆都推到了,哪裡還有護城大陣!快逃吧1

梧山城弟子們四散而逃,即使是那幾個金仙、地仙也躲在角落裡根本不敢上前半步。誰都知道三界天仙都想誅殺元尾,可是元尾竟然大搖大擺的出現在梧山城,那隻能說明元尾根本無懼燭陰界的天仙們,甚至無懼炎獸老仙!

「天仙廝殺,我們只有遠遠躲著!他們舉手投足的餘威都是我們絕對承受不了的災難1有個金仙語重心長的叮囑著自己的弟子們。

關峨狂噴一口鮮血,他抽出長劍後退百丈止步站在一片廢墟之巔。長劍在手,關峨似乎有了許多底氣:「元尾!你竟敢出現在梧山城?大概你還不知道吧,你們帝山獵人的行蹤早就暴露,等到你的那幾個所謂的六帝被帶到你的面前,我看你還能不能這樣囂張1

元尾冷笑道:「似乎你的消息依然停留在翼音白叛逃的那天。不久前我在物化城追殺了荊萬錦、司山生和夢落,在金樂山放走了祝安,在紫晶城差一點就能誅殺章儀尚和章呦,燭陰界里除了炎獸誰還能和我一戰?你關峨又算個什麼東西1

關峨搖晃著身體又噴出一口鮮血,他知道元尾說的不假,驚恐之下有那麼一瞬他甚至想到了轉身逃走,可是天仙的尊嚴讓他留了下來。

「別人怕你,我不怕你!翼音白說你中了曲清怡的毒,只要耗費太多的靈力就會陷入喪失靈智的癲狂里,那麼讓我見證一下你有多癲狂1關峨咆哮著,雙手舞動長劍。長劍銀光閃爍,劍氣匯聚成水銀巨浪撲向空中的元尾。

巨浪爆發出爆裂的轟鳴,即便元尾側身避讓,劍氣依然擦著他的鼻尖掃過,虛空中元尾的幾縷頭髮洋洋洒洒飄落下來。

「再來1

關峨不等元尾反應過來,他長劍直刺,劍身顫抖著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瞬間已有萬千劍身懸浮在眼前。

「去吧1關峨大吼一聲,那些劍身如離弦之箭密密匝匝的向元尾碾壓而來。

「化盾1元尾揮舞法杖在自己面前凝聚成一面厚重的冰盾。關峨的劍身擊在冰盾上,偌大的冰盾在一陣噗噗噗的悶聲里化為無數冰屑,即使元尾倉促後退百丈,那些余勢未消的劍鋒依然在龍翼上留下了幾個窟窿。

看著元尾身上血跡斑斑,關峨信心大增,他嘲笑道:「當年在祝家,你只不過是藉助了曲清怡的力量才把我擊退,如今沒了曲清怡你不過如此而已1

元尾心裡一緊,他揮舞法杖低聲吼道:「化龍訣1墨色冰龍從他身後蜿蜒而出,張牙舞爪撲向關峨。冰龍一出,整個梧山城瞬間由夏天轉到冬季,寒風、雪花、冰渣伴在冰龍四周浩浩蕩蕩淹沒了關峨的身影。

「滾開1

風雪裡傳來關峨的叫聲,他手持長劍原地旋轉,墨色冰龍被擊成冰屑向四周迸射。不僅如此,長劍在關峨四周幻化出一個巨大的圓形銀色風圈,風圈裡人影晃動,如千軍萬馬一樣向四周衝殺。

「大膽1元尾的身體在空中晃了一晃,兩個銀色身影化成兩道劍鋒在他身上留下兩道深深的傷痕。

「我看你怎麼躲1關峨陰惻惻的笑著身體旋轉的更快。銀色身影原來越多已經圍繞在元尾身邊把他困住,劍鋒忽明忽暗在元尾身體上切割,僅僅幾息之後元尾身上已經傷痕纍纍。

即使元尾施展縮地術,那些劍鋒幻化的身影依然如同跗骨之蛆一樣怎麼甩也甩不掉,這就是關峨的快劍!

元尾揮舞法杖強行呼喚道:「行雨訣1天上雨雲積累,元尾隱身雲中勉強避開了關峨的劍鋒。

「嘩嘩嘩1暴雨傾盆。在雨中、在雲里,元尾的神識如此敏銳,關峨的快劍再快也能被清晰的捕捉。元尾化身應龍,龍身在劍氣縫隙中穿梭,一隻龍爪撥開墨雲從空中撲下。

關峨勉強橫劍在胸前,銀色長劍抵住冰雪以及應龍利爪,在廢墟中後退百丈之後才停下腳步。

關峨抖動長劍,震碎身上掛著的冰霜,僵硬的身體和遲鈍的魂魄似乎才恢復過來。

頭上墨雲竄動,應龍利爪再次撲來。關峨不再躲避,他獰笑著取出一面圓圓的石盾護在自己胸前,那石盾發出刺目的黃色光華擋住了應龍的利爪。

「轟1一聲巨響,半空中的墨雲如退潮的潮水一樣退去,殷紅的血跡混在雨中灑落下來,應龍似乎是受了極重的創傷。

關峨哈哈大笑,他愛不釋手的玩弄著手裡的石盾。應龍全力一擊,也只是在石盾上留下幾個淺淺的白點。

「多虧了炎獸老仙贈我玉霄盾!否則還真的無法抵擋元尾的癲狂1關峨心有餘悸的自言自語,他一手持盾一手揮舞長劍,劍影密密麻麻向天空斬去。

「元尾,你還敢下來嗎?」關峨嘲笑道。

然而元尾真的再次撲了過來,應龍張牙舞爪,龍身纏繞了整個虛空,他要困住關峨、他要一口吞掉關峨。

「哈哈哈1關峨狂笑著,玉霄盾不僅再次擋住了攻勢,而且還將應龍的身體擊落到了地上。應龍在廢墟中掙扎,龍翼掀起風暴就要再次騰飛之時,關峨的長劍在空中斬了幾下,幾道銀光從長劍剝離、衝出,幻化成縹緲的人影怪笑著從應龍身上碾過。伴隨著嚓嚓的碎裂生,應龍龐大的身體斷成幾截。那些斷開的截面卻沒有什麼血跡,看上起似乎只是黑色的冰凌。

「那不是元尾1關峨大驚。

「我在這裡1關峨身後傳來元尾的聲音,嶙峋的龍爪從關峨後背刺入有用他的前胸刺出,緊緊的握住了玉霄盾的邊緣。

「你、你、你真快1關峨感嘆道。

而元尾卻並不想聽他多說,白色法杖擊在關峨的頭上,一個天仙就這樣被元尾誅殺。

元尾手裡拿了玉霄盾,回頭笑道:「曲師妹,你喜歡這神盾嗎?」

「大、大、大人,我是鴉芙啊1

「曲師妹,似乎、似乎我有要緊的事去做1

「大人、大人?我是鴉芙啊1

「我要去救誰?我要去殺誰?曲師妹,曲師妹……」

「大人、你要去殺炎獸、救羽鳶……」

「羽鳶……羽鳶……羽鳶!你在哪裡?」

元尾從迷茫中醒來,站在他眼前的並不是日思夜想的曲清怡,而是瑟瑟發抖的黑鴉鴉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