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寄生 其他類型

鬼寄生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作者:風兒沙

本章內容簡介:你以為說這個,死神會放棄這次的交易?你錯了!不可能。」 他說著,跪了下來,請死神動手,但是死神卻依舊沒有動。王盟再次大聲說道:「請死神交換生死1 死神還是沒有動,王盟一連說了好幾遍,死...

「胖子呢?一切都清楚了,你們是不是應該把他帶出來了?」我看著單衿憐問道,「多說一句,單衿憐,我以為那個時候,你已經明白了下去陰間等候輪迴了,沒想到,是我多想了埃」

「等候輪迴?」單衿憐似乎是聽到了一個最好笑的笑話一樣,「既然我還有機會能夠活著,為什麼要去輪迴?我這一生還沒有活夠,為什麼我要從頭再來?現在讓你從頭再來,你願意嗎?回答我,是你的話,你願意嗎?」

額,這話倒是對的,如果知道自己這一生還有可能繼續活下去,誰願意抹去了記憶,從頭再來呢?單衿憐那時候應該是迫於老瞎子的威力,所以才會妥協的吧?

換成是我的話,我也不會甘心,就這麼死了。

「沒話可說了?我來告訴你吧,每個人之所以能夠說得冠冕堂皇的,那是因為事情並沒有發生在他身上,一旦事情到了他身上,那就會是另外一種說法了。」單衿憐接著說道。

「說的沒錯,我很同意。張良,你就是一個幸運的傢伙。」王盟也開口了。他接著說本來他也不應該死的,可是因為我,是我招惹了井裡面的東西。

所以連累了他,本來我也是應該一起死的,偏偏我到現在還活著,就是因為我夠幸運,有人幫助我,先是老瞎子,接著又遇到了魏德海。

現在呢,還有一個雲深子,即使被我氣走了,也還是回來幫我的忙。

他的意思就是憑什麼我可以這樣活著,而他就應該死掉,還在那個黑暗,潮濕,陰冷的井底待了那麼久。這些都憑什麼?他覺得既然我還活著,他為什麼不能?

所以,做這些事情,他的內心沒有任何的自責。

「可你也不應該犧牲了別人埃」我居然找不到什麼話來反駁他,只好說起這個來。

「犧牲了別人?張良,假如今天我找的不是你和這個女人,而是一個不相干的人,你還會這麼拚命地想要阻止我嗎?」王盟看著我問。「你不會,我太清楚你了,你跟我都是小人物,我們註定不是什麼大人物。」

「自私,自利,這些我們都是一樣的,對了,你還比我貪財一些,我說的對嗎?」

我有點兒發愣,這傢伙說的也不無道理,假如今天在這裡被獻祭的不是我和徐麗,我還會這麼拚死嗎?我其實不知道,王盟說的沒錯。

我特么的就是一個小人物,我自私,我貪財,甚至是陪葬品,我都不會放過。這樣的我,到底有什麼資格站在一個高大的角度去指責他的做法?

可就是想到了這裡,我才有了答案。我也告訴他:「答案是不會,但是你都說了是假如了,今天你要殺死的就是我。就是我的朋友啊,就沖著這點,我要阻止你,沒什麼說得了吧?」

「你……」王盟被我噎住了,半晌沒說話,愣了一會兒,才笑著說道:「好啊,既然你有這種覺悟,你要為了你自己,我也是為了我自己,那我們就各憑本事好了。誰的本事大,誰就活著。」

我這還沒開口,單衿憐忽然從後面拿什麼東西重擊了一下我的腦袋。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被他們五花大綁,跟徐麗一樣了,只不過,我還是被丟在地上,現在在祭台上的就是徐麗。

旁邊就是韓歡,他也被綁了起來,再次就是胖子了,這傢伙現在都還是昏迷的。

王盟在祭台上念念有詞的,單衿憐拿著一面白色的旗子在祭台周圍走著,並且揮舞著。

「兄弟,你醒了啊?」韓歡跟我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聽你們對話,已經聽得迷迷糊糊的了,我分不清楚你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埃」

韓歡應該不是現實世界的那個韓歡才對,不然,我的事情,說了不少給他聽了。我問他,這些先不要管,只要知道現在這兩個人就要殺了我們,換他們自己活著就行了。

我問韓歡,會不會道術,韓歡說當然會,還問我是不是傻了,連這個都忘了。

湊,我這不是不確定嗎?我們這邊才開始商量對策,忽然整個房間裡面的蠟燭一起熄滅掉了。就只是祭台上,不知道哪裡來的光源,幽藍幽藍的,好不嚇人。

王盟拿著刀,在徐麗的手腕上割出了一道口子,血從她手腕慢慢地滴落,卻沒有滴在地上,而是一滴一滴地飛到了小棺材上面去了。

「吾行有請,死神現身。」王盟又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單膝跪了下來。

這時候,單衿憐也趕緊跑上了祭台上面去跟著一起跪下了,外面忽然響起轟鳴的雷聲,響徹了一會兒,窗外忽然亮起一道白光,緊跟著嚓一聲悶響。

徐麗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道黑色的門,裡面慢慢地探頭出來一個傢伙,青面獠牙,黑色長袍,手裡拿著一把斧頭,從門裡出來之後,就站在了徐麗身後,大概得有兩米多高的樣子。

神色冷酷,看著跪在上面的王盟和單衿憐,也不說話,兩隻眼睛閃爍著紅光。

王盟咧嘴笑了起來,說是事情成了,死神出來了,意味著就已經成功了一半。他接著在祭台上面拿起了一張符,點著了之後,就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

看著死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反正我也是聽不清楚的,不知道是因為他嘴裡含著符灰,還是他故意這麼說話的。死神點了一下腦袋。

掄起斧頭來向准了徐麗的腦袋,我趕緊站了起來,大聲喊道:「不行!我堅決不同意!不準動她1

死神看了看我,露出了微笑,似乎是在說別著急,一會兒就應該輪到你了。

「他欺騙了你!這裡根本不是他的久居之地。」我大聲說道,「這裡是幻境!他居住的地方再現實世界,你被騙了。」

死神聽了之後,收起了斧頭,看向了王盟,王盟慌了,立刻說道:「不,這就是我居住的地方,是他,他在欺騙你

「又不是我要做復生咒,我為什麼要欺騙死神?」我冷笑著回答,「王盟,你為了要復活,連死神都敢欺騙,也是沒誰了。」

「我沒有。」王盟依舊在狡辯,「死神,請您看一看,這就是我居住的地方,我已經在這裡生活了十幾年了,怎麼可能有錯?您的規矩,我不可能破壞。」

死神的眼睛亮了一下,看著王盟點了一下頭,我心想,完了,這傢伙在做這個法術之前,一定是做好了準備。而且,他知道這裡是幻境,有可能死神不買賬,所以,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死神也分辨不出來。

我腦袋裡面在不斷地思索著,那邊單衿憐開口說是請死神開始交換生死。

死神又一次舉起了斧頭,我再次大喊道:「不行!他們還是壞了規矩,不是說這個法術,要想復活自己,交換自己,就必須自己來施法嗎?那麼,這個法術從一開始,就只是王盟在操作,跟單衿憐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她和徐麗的交換根本不成立。」

「你閉嘴1單衿憐冷冷地看著我喝道,「有你什麼事?你就是一個祭品,你沒有發言的權利。」

「我也許沒有,但是我不是自願的啊,你們一直在欺騙死神,這樣真的好嗎?你們當他是傻子啊?」我笑著回答。

「死神大人,我沒有,我一定沒有。我怎麼敢欺騙您呢?」單衿憐趕緊跪了下來,跟死神禱告。

但是死神收了斧頭,就是不肯動手。站在徐麗身後,也不說什麼。

單衿憐嘴皮子都快要磨破了,死神也是無動於衷的,我心想,這傢伙還真是厲害了,難道想要靠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說服死神?

王盟一看情況不對,因為死神好像沒耐心,就要轉身走了,就跟單衿憐說了幾句什麼。單衿憐一臉怨恨地看著我,但還是站了起來,將徐麗給解下來了。

王盟走過來,一把提起了我,「既然你這麼急不可耐,那就先從你動手吧,這下,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方式來逃過。殺了你之後,再有她來操作就可以了。你和徐麗,註定了要死的,別掙扎了好吧?」

「我不管你到底是什麼原因,但是你這麼做,是有違天道的。」韓歡大聲說道,「你不要以為這個法術成功了,你就真的能夠活到你應該活的年齡了。上天自有定數。」

「多活一個月,對我來說,都是好的,你懂什麼?」王盟只是這麼回答了一具,就將我帶上了祭台上面去,捆在了架子上。

他又靠在我的耳邊問我:「是不是還在等著那個女人來救你啊?我早就知道了她是幫你的,所以假裝假如什麼邪教,目的就是把她引開,現在,她不可能過來找你的。你就等死吧,不要再抱著希望了。」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竟然是這樣,根本沒有王盟替什麼邪教做事的事情,原來這一切都是圈套。

王盟拿著刀子,在我的手腕上劃破了一道口子。笑著看著我說:「張良,你還是認命吧,不要再折騰了,該死就是要死的。我已經試過了,現在輪到你。」

我看著自己的血一滴一滴地飛出去了,滴在棺材上面,腦袋裡啥也想不出來了,只好問道:「這棺材是不是用來供奉的啊?剛才都滴上了徐麗的血,現在不換一個,能行嗎?」

王盟一下子過來抓住了我的脖子,惡狠狠地說道:「你就要死了,不要這麼多廢話成嗎?你以為說這個,死神會放棄這次的交易?你錯了!不可能。」

他說著,跪了下來,請死神動手,但是死神卻依舊沒有動。王盟再次大聲說道:「請死神交換生死1

死神還是沒有動,王盟一連說了好幾遍,死神都沒有動,最後這傢伙急了,站了起來,大聲問道:「你怎麼回事?我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你卻不動手,磨磨唧唧的,你真是神嗎?」

「你瘋了?敢這麼跟死神說話?」單衿憐有點害怕地問他。

「閉嘴1王盟現在活脫脫的像是一個瘋子,一轉頭,死神忽然吹了一口氣,這傢伙直接飛下了祭台,摔在地上,嘴裡還溢出了鮮血。

我現在看不到死神的樣子,不過我覺得一定很好玩,王盟忽然爬起來大喊別走,我有點奇怪,死神走了?不是要交換生死的嗎?我這邊,沒什麼問題啊,為什麼他會走了?

「死神!你不能走,我準備了這麼長的時間了1王盟在地上連滾帶爬地大神喊道。

單衿憐也是一臉的憤怒,看著我們,怒吼道:「都是你們的錯,都是你們1

「張良,你不只是害死了我,現在還連我唯一活著的機會都給剝奪了,我告訴你,我絕不讓你好過,你受死吧1王盟說著,拿起了尖刀朝我撲過來了。

單衿憐也像一個瘋子一樣朝我衝過來,我一愣,完了,這兩人是瘋掉了,這下子,我真的死定了。

門卻在這個時候被重重地撞開了,韓歡和林清雪一起跑了進來,兩人三下五除二,將王盟和單衿憐給制服了。才將我給放下來。

我看著韓歡,有點不理解地問道:「你不是被捆在那裡嗎?怎麼會跑去了外面?」

「哪裡啊?」韓歡指了指那個位置給我看,那裡沒有人,只有散落在了地上的繩子。

「這是怎麼回事?你這傢伙還會這麼脫身?」我簡直是太驚奇了,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

「說來話長了,等我先救人再說。」韓歡回答著,跑過去,給徐麗,還有胖子鬆綁。

這兩人到現在都還是昏迷的呢,我們將他們直接送去了醫院裡面,雖然是幻境,但很真實,能夠治好他們的,至於王盟和單衿憐,則是被關在那個禮堂裡面。

林清雪說沒有辦法殺死他們的,就算我們現在過去將他們抹了脖子,他們都不一定會死,這件事還是跟鎖龍井有關,所以,直接不理會就行了

韓歡也告訴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他會這樣子出現。其實,說起來,我這次算是又欠了韓歡一個大人情,原本他是應該在南方幫王開泰做事情的。

但是剛才忽然就睡著了,夢到的也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他自己跟他說。我和他一起被困在了幻境裡面,現在馬上就要被別人用來做祭品死掉了。

韓歡頓時就急了,問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他自己就說了,他是幻境裡面的韓歡,只是因為知道了那是一個幻境,知道了那並不是真實存在的。

而真實的韓歡是活在了現在的世界裡面,但是,他被捆起來,所以沒有辦法救我們。就用了這個辦法,託夢給真實的韓歡,並且想辦法幫他進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