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樓春 散文詩詞

秦樓春 第一百五十七章 私心

作者:Loeva

本章內容簡介::「三嬸還故意跟我裝糊塗呢。您放心,今日聚在這裡的都是自己人,您說話不必這樣小心的。我也是覺得肥水不流外人田,才會問您這話。若您與三叔有意,還是早早把事情定下的好。肅寧郡王這樣的好孩子,看上他的人絕不...

秦含真覺得趙陌今日格外英俊帥氣。

雖然她以前也知道他長得很好,身材很挺拔,氣質也出眾,可是……今天才發現,他長得有那麼好,身材有那麼挺拔,氣質有那麼出眾。

他就這麼含笑直接朝她走過來,越走越近,她的小心臟都跳快了幾拍,臉上漸漸熱了起來。她在想,莫非是今天衣裳穿多了?還是袖裡藏著的小手爐太暖和了?她怎麼覺得空氣中有些悶熱呢?

趙陌彷彿沒發現秦含真的異狀,他笑吟吟地走到她面前,柔聲道:「秦表妹,生辰快樂。」接著又補充,「如何?我早說了,定會趕回來給你做生日的。我沒有食言吧?」

秦含真直面他的笑容,覺得自己臉上更熱了,連忙低了頭,含糊應了一聲:「嗯。」實際上是心亂如麻,已經想不起來要說什麼話了。

趙陌還在含笑看著她:「我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已經讓人送到你院子里去了。你回院後記得瞧,若是不中意,只管告訴我,我再叫人給你打新的。」

秦含真稍稍清醒了些:「打新的?你給我準備的是什麼禮物?」

趙陌微微一笑,露出一點小虎牙:「你猜呀?」又賣起了關子。

秦含真以前一見他賣關子就想生氣,今天卻完全想不出這一出,只愣愣地回答:「那我回院后再瞧。」然後又道,「雖然晚了十天,但我還是要補祝你一聲,生日快樂。我也給你準備了禮物,一會兒我拿給你。你記得回去試用一下,要是用著好,以後出門記得帶。」

趙陌露出了好奇之色:「是什麼呀?」

秦含真抿嘴一笑:「你猜呀?」學著他賣起了關子。

趙陌頓時大笑起來,似乎很高興受到秦含真的小小反擊。

牛氏在裡屋高聲問:「是廣路來了么?在外頭磨蹭什麼?趕緊進屋來吃茶1

趙陌看了秦含真一眼:「我們進去吧?」秦含真點點頭,讓趙陌先行一步。她落在後頭,對著趙陌的背影,多看了幾眼,忍不住又微微紅了臉,低下頭去。

趙陌到了秦柏與牛氏面前,先是給二老行了禮,又再次向秦含真祝壽。他跟秦柏牛氏極熟,平日說話也不拘禮,寒暄得幾句,便親親熱熱地跟牛氏聊起了天。

牛氏問他這些天去了哪裡,他說回封地上去處理一些事務了,畢竟馬上就是春播,他這個藩王還挺忙的。

牛氏頓時就不再追問了,還道:「是該回肅寧去一趟的,你忙的是正事兒,別為三丫頭耽誤了。她的生日不過是小事,你很不必兩頭奔波。」

趙陌笑道:「秦三表妹的生日怎會是小事呢?舅奶奶放心,若是不能回來,我一定不會勉強的。」接著無縫接上春播的話題,牽起了牛氏對過去在西北生活時春播的記憶,然後話風一轉,轉到了秦柏這裡,向後者請問起了種種春播注意事項,一副乖巧請教的模樣。

秦柏一臉欣慰地對他說:「你能認真考慮這些稼穡之事,腳踏實地經營封地,這樣很好。既然你問起了農事,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隨我到書房來。」就把趙陌帶走了,順便還叫上了侄兒秦仲海與侄孫秦簡。

姚氏有些擔心地看著丈夫兒子離開,牛氏拍了拍她的手背:「沒事,我們老頭子不會隨便罵人的。他就是想教教廣路,怎麼打理田地上的事,叫順便上老二和簡哥兒旁聽而已。」

姚氏安心了些,回了牛氏一個微笑。

只有秦含真在旁面無表情地坐著,心知那四個男人其實只是想找借口,避開眾人聊一會兒機密而已。趙陌在廣昌王露餡之前出京,他又參與了廣昌王暴露事件的策劃,離京也多半是為了調查寧化王的陰謀,而不是象他所說的那樣,僅僅為了封地肅寧的春播。他如今回來了,肯定帶回了許多情報,秦簡他們也需要將他離京后發生的事都跟他交流一下,趁著如今有機會,自然要抓緊時間聚上一聚呀。

反正過後趙陌總會私下告訴她是怎麼回事的,秦含真也不著急,先把今日上門的親友們先招待好了。

秦錦華與秦錦春都在叫她,她們擺開了雙陸棋盤,要好好玩一玩呢,一旁還有盧悅娘陪秦錦容下圍棋。秦錦容近日跟著喜歡的表姐學了不少套路,棋癮正大著呢,已經沒閑心跟姐妹們吵架了。秦含真讓人給她與盧悅娘送上她們喜歡的點心與茶水,自己跑到秦錦華與秦錦春那邊陪她們打雙陸。姐妹們聚在一處,看起來格外融洽。

姚氏看了看女兒的情形,回頭對許氏、牛氏與閔氏笑道:「瞧她們姐妹幾個,都出落得玉立亭亭了。想想當初她們剛出生時的情形,好象是昨天才發生的那樣,轉眼間都長得這麼大了。三丫頭已經滿了十四,再過兩個月,我們二丫頭也要及笄了。時間過得真快呀!以前要操心她們的吃喝,如今,又要操心她們將來的婚事。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算操心完。」

許氏微笑道:「哪裡有能操心完的時候呢?她未出閣時,你要操心她的婚事;等婚事定了,你就要操心她的嫁妝;等她過了門,你要開始操心她與夫婿能否琴瑟和鳴,能否順利生齣兒子;等她有了兒子,你又要開始操心她要如何教養兒女……兒女都是債,就算他們長得再大,在你眼裡也依舊是個孩子。直到閉眼為止,這輩子都不可能操完心了。」

她不就是這樣么?如今還要操心孫子孫女,操心女兒在夫家過得如何,操心女兒將來隨夫到外地任上,會不會受苦,哪裡有完的那一日?

牛氏感嘆著連連點頭,她雖然沒有女兒,卻有兩個長年不能在膝下盡孝的兒子,何嘗不是覺得自己也操心個沒完呢?

姚氏飛快地看了許氏一眼,心知婆婆想起了小姑子,卻沒有接她的話,反而對牛氏道:「三嬸,我瞧肅寧郡王極好,不但人長得精神,對你和三叔也十分敬重有禮。這樣的好孩子,何苦便宜了別家?三丫頭也滿十四了,明年就要及笄,您就真的沒什麼想法?」

牛氏怔了怔:「啊?」

姚氏掩口笑道:「三嬸還故意跟我裝糊塗呢。您放心,今日聚在這裡的都是自己人,您說話不必這樣小心的。我也是覺得肥水不流外人田,才會問您這話。若您與三叔有意,還是早早把事情定下的好。肅寧郡王這樣的好孩子,看上他的人絕不會少。萬一因為出手晚了,本該十拿九穩的事有了差錯,事後再怎麼後悔,也都來不及了1

她說這話時,心裡還有些酸。如果不是趙陌的態度表現得太明顯,她都想把這個好對象留給自己的親閨女了。年紀輕輕、品貌才幹都十分出眾的實權郡王,如今上哪兒找比他更好的女婿去?

牛氏有些遲疑。

許氏瞥了姚氏一眼:「胡說什麼呢?女孩兒們都在這裡,你也不怕胡亂說話,會臊了她們?」

姚氏賠笑道:「夫人放心,我小心著呢。離得這樣遠,她們聽不見的。」她又繼續勸牛氏,「若是三叔和您都覺得這是門好姻緣,下回再進宮時,不如就求一求太后,請她老人家做主賜婚?雖說肅寧郡王的父親尚在,可遼王世子的為人,我們都心知肚明。他未必樂意讓肅寧郡王結一門好親。與其在他那裡碰釘子,倒不如請太後娘娘出面把事情定下算了。」

牛氏吞吞吐吐地說:「這事兒我也跟侯爺商量過,他說他心裡有數,我就聽他的了。」

姚氏還想再勸,許氏又橫了她一眼:「好啦。孩子們都在這裡呢,你說話也注意些。婚姻大事何等要緊?三丫頭與肅寧郡王都有父親,若真要作親,那也不是你嘴皮子一碰,就能定下的,自然有他們各自的長輩定奪。你少在裡頭摻和1

姚氏嘴上應了是,心中微微冷笑。

當她不知道么?許氏親生女兒秦幼儀的公公鎮西侯,一心想要把嫡長孫女嫁給肅寧郡王趙陌為正妃,可鎮西侯的長子長媳,卻又想把嫡長女許給她的兒子秦簡。從前倒也罷了,兒子秦簡與多年的好友趙陌忽然被人弄成了兩男爭一女的狗血戲碼,叫人心裡憋悶得慌,緊接著蘇大姑娘竟然就被曝出了私會外男的醜聞。

姚氏不關心鎮西侯到底怎麼想,可一想到小姑子竟然差點兒就讓那樣一個賤人把親侄兒給糟蹋了,身為秦簡的母親,她心裡氣得簡直要吐血了。

沒錯,姚氏知道大年初二那日,秦幼儀回承恩侯府省親,私下與許氏說了一個晌午的話,母女倆卻不歡而散,原因就是秦幼儀受了大伯子與妯娌的請託,回娘家來說親,想要促成秦簡與蘇大姑娘的婚事。許氏對長孫的婚事早有設想,沒想到親生的女兒竟然想破壞她的計劃,自然會不高興了。姚氏從耳報神處聽到消息后,也很想罵人呢。秦幼儀要給她的兒子說親,為什麼沒跟她開口?這不是欺負人么?!

許氏擔心兒媳提起趙陌的婚事,會把蘇大姑娘牽扯出來,然後牽連上秦幼儀,一再打斷姚氏的話。但姚氏覺得,蘇大姑娘又不是秦家外孫,許氏何必替她遮掩呢?那私會外男的醜事,可不是別人逼著她做的!

姚氏私心使然,就盼著能把肅寧郡王趙陌的婚事儘快定下,最好別便宜了外人。然後她再把自己兒子的婚事也說定了,自然是要挑出身好又才貌雙全的佳人。到時候,那不守規矩的蘇大姑娘,就哪兒涼快往哪兒去吧,別再肖想人家的好兒子了!?2k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