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樓春 散文詩詞

秦樓春 第九十一章 難言

作者:Loeva

本章內容簡介:。」 趙陌怎麼可能會拒絕?再三地說:「那就謝過表妹了。」秦含真讓丫頭去取布樣來給他挑選,省得墊子送過去了,他卻嫌布料的花色不好,來來回回地折騰。不是秦含真多心,她覺得這種事趙陌是真的能幹得出來...

秦含真的院子是個三合院,正屋五間,連帶抱廈,以及用玻璃窗封閉起來的部分游廊,小廳、書房、起居室、暖閣、室、凈房、陽光室……一應俱全。壹 書 y?KANSHU·COM秦含真特地精心布置,傢具擺設大多是特別定製的,還十分注重**。起居室和暖閣套在一起,冬天裡當半個室用就算了,真正的室閨房,那是絕不會輕易叫外人看見的,她直接拿碧紗櫥給間隔開了,若不得主人允許,誰也別想往裡頭走一步。

秦含真這個做法,跟時下一般拿個多寶格就把室隔開了,來個客人很容易就能瞥見閨房裡的床鋪鏡奩什麼的作派完全不同。牛氏曾經評價說,這麼做怕夏天不夠通風透氣。秦含真並不在意,她特地在室里多開了一扇後窗,夏天來了,前後窗戶一開,有多少氣透不過來?

趙陌站在碧紗櫥外頭,只看了上頭的木頭雕花幾眼,就把視線轉開了,改去欣賞正廳與西次間之間那座多寶隔上擺放的珍玩擺設。蓮實送了茶上來,他方才在炕邊坐下,微笑著對秦含真把她的閨房給誇了又誇,還指著對面窗下那張長榻道:「這榻上的棉墊子,也是表妹想出來的吧?看著就覺得舒服,冬天裡在暖閣中,窩在這麼一張長榻上,,喝喝茶,這小日子過得也太美了。明兒個我也這麼弄幾個厚棉墊子去,閑時也好享受幾把。」

秦含真抿嘴一笑:「趙表哥要是喜歡,我這兒還有呢。針線上的人做了好幾塊墊子送上來,我加上祖父祖母都用不完,還有幾個剩的,本來是預備等父親回來了使的,他這一年半會兒的,也不知幾時能回來,趙表哥就先拿去用好了,等父親要回來了,我再讓人現做,也是一樣的。」

趙陌怎麼可能會拒絕?再三地說:「那就謝過表妹了。」秦含真讓丫頭去取布樣來給他挑選,省得墊子送過去了,他卻嫌布料的花色不好,來來回回地折騰。不是秦含真多心,她覺得這種事趙陌是真的能幹得出來。

趙陌心裡確實有過這樣的念頭,他也是想多見秦含真幾面嘛。不過如今秦含真叫人拿布樣來給他選,他也只能按捺下那點小心思了,胡亂挑了兩個他看著還算順眼的,就說:「改日我叫阿壽帶人來齲 看書 ? ?·y?K?ANSHU·COM」把這件事給了了。

喝過茶,眾人轉移到書房裡去瞧秦含真的畫。她如今練著練著,算是練出興趣來了。大冬天的,又是新年,她竟也不曾停下練習,每天晚間都要畫上那麼幾筆。秦含真練畫,並不是一定要照著前人字畫來臨摹,偶爾也會寫生的,比如院子里的花草樹木和丫頭婆子們,都曾經做過她的模特兒。

她有時候隨手幾筆,就畫下幾個丫頭們交頭接耳,或是圍坐著做針線,又或是掃地倒茶澆花拌嘴等情形。她畫得並不細,原本就是為了畫好街景風俗畫里的人物百態,才去練人物畫的。只要姿勢神態抓准了就行,細節就無需苛求了,秦含真畫得快,漸漸地也練出了一手速寫的本事來。丫頭們起初還有些大驚小怪的,如今也早已習慣了,發現她在畫自己時,還會故意擺出個好看的姿勢,又或是誰做了新衣裳,得了新首飾,還要特地穿戴一新,跑到秦含真面前來顯擺,好讓她畫一畫自己。

趙陌看完秦含真的山水街景圖,就去翻她那疊丫頭婆子的白描寫真,反而看得更加津津有味,還問秦含真:「表妹能不能給我也畫幾幅?我瞧著你畫仕女圖,應該已經沒問題了,可畫人物又不能只畫女的,好歹也畫一畫男子吧?你就拿我來練習,如何?橫豎我如今也是閑著。」

秦含真白了他一眼:「誰說我不畫男子了?我可沒少畫祖父,簡哥兒我也畫過的,還有家裡的幾位管事,我也拿他們做過模……呃,那什麼。總之,我要練人物畫,什麼時候厚此薄彼過?我畫的那些街景圖上的行人貨郎難不成是假的?表哥就不必替我操心了。」

趙陌摸了摸鼻子,壓低了聲音說:「那你就當作我想要表妹你的畫,如何?你就給我畫兩幅吧?就畫我如今的模樣。若是我回肅寧去了,就留一幅在這裡,表妹……和舅爺爺舅奶奶若是想我了,看一眼那畫,就權當是看見我了。」

秦含真睨他,這話是不是說得有些太過自戀了?誰會想他呀?

倒是秦柏樂呵呵地給孫女兒提建議:「含真也確實該在人物畫上多下些功夫了,偶爾也畫幅大些的,精細些的,要把人物神蘊抓准了才行。等天氣暖和了,拿你的丫頭們練一練,先把正經的仕女圖學好再說。」

秦含真覺得自己還是更喜歡風俗街景畫一些,不然山水樓台也好。但祖父既然囑咐了,她也只有遵從的份。

祖母牛氏的想法倒是跟丈夫不太一樣,她挺喜歡孫女兒畫的那些街道、市集什麼的,還提建議:「過些天你們不是要去逛廟會么?要是你能把廟會上的情形也畫下來就好了。我心裡其實挺想去看熱鬧,又怕自己身體撐不住,跟人又擠得慌。你若是把廟會畫成了畫兒,我瞧著畫,就跟自己去了廟會上一般,豈不是既輕鬆不受罪,又看了熱鬧?」

秦含真乾笑著說:「那功夫可不少,我還沒那本事,把那麼熱鬧的場面都照著畫下來呢,頂多就是意思意思地畫幾筆,肯定比不得真廟會上熱鬧。」

牛氏擺擺手:「沒事兒。畫怎麼能跟真正的廟會一樣呢?我就是看個意思罷了,意思意思就好。」

秦含真只得答應下來。

趙陌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牛氏,將這件事暗暗記在心底。

畫也看完了,該誇的話都誇過了。牛氏飯氣攻心,開始犯困了。其實她與秦柏都有歇午覺的習慣,消過食后,就該歇息了。秦含真便陪著二老又回了正院。秦柏對趙陌說:「晚上還在家裡吃飯吧?晌午無事,你索性到東府去瞧瞧簡哥兒他們去,與他們一處玩笑也好,不必傻坐在這裡等我們了。」

接著他又轉向秦含真:「含真陪你趙表哥走一趟吧,將他交給你大堂哥,你也可以跟兄弟姐妹們在一處玩耍,別一個人悶在家裡發獃,只知道練畫。過年呢,就要放鬆玩樂一番,哪怕是跟表兄弟們去園子里跑動跑動也好。那邊園子里的紅梅,想必也開了吧?折兩枝紅梅花兒來插瓶,也很喜慶不是?」

趙陌眨了眨眼,忙道:「初三是赤口呢,承恩侯府跟永嘉侯府不一樣,我怎麼好去打攪簡哥他們?還是算了。趁著這會子天色放晴,我索性先回遼王府去。我父親先前給了我一大冊子名單,叫我把上頭的人名記熟了,將來要帶我去拜訪的。我拿到冊子后,只是隨手翻了兩頁,就丟到一邊了。其實就算我無心替父親結交什麼人,如今回了京城,卻不好做睜眼瞎,倘若出去遇見哪個有名有姓的人物,都認不出對方來,豈不是要無人?還是趁著如今正得閑,趕緊把那本冊子記熟了是正經。」

秦柏聞言,便由得他去了。

臨走前,趙陌頻頻回頭看向秦含真。秦含真被他看得渾身都不自在,只能無奈退讓:「我送一送趙表哥。」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送了。

趙陌頓時露出了高興的笑容,正想要趁此機會,把先前還沒問到的答案給追問到手,了結心中一件大事,誰知秦含真轉頭就叫了豐兒:「你跟在我身後吧。」竟是叫了心腹大丫頭隨行。若不想讓這個大丫頭聽見他們在談什麼,恐怕趙陌就不好再對秦含真提出之前的那個老問題了。

趙陌只能扼腕,嗔怨的目光一路上不停地往秦含真身上瞄,瞄得秦含真頭皮都快炸了,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但她都忍下來了,堅決不肯再給趙陌追問她的機會。

開玩笑,那種情景只要回想一下,都能叫人尷尬死了。其實她心裡並沒有拒絕的意思,如果趙陌足夠細心,不難猜出答案。有些話,其實也不是非得說出口嘛,大家心照不宣就好……

秦含真把人送到前院儀門外,就要向趙陌告別了。趙陌看著她,沉默了半晌,又瞥一眼站在丈餘外的豐兒,才湊近了秦含真小聲說一句:「今兒表妹不肯給我準話,改日我定要問個明白的1

秦含真也看著他,有些著惱了:「問個明白又怎樣?我不肯給你準話又怎樣?這種事還能逼的嗎?」

趙陌怔了怔,有些遲疑:「秦表妹,你是不是生氣了?因為……我問了你那句話?」

秦含真重重地哼了一聲,扭開頭去:「誰生氣了?我為什麼要生氣?我才沒生氣呢1

可她這模樣,分明就是生氣了呀?

趙陌又沉默了半晌,才正色道:「好吧,既然如今你還不願意給我一句準話,可見我還有許多不足之處。你放心!我……」他頓了頓,終究還是沒有把「我」字後面的話給說完了,就向秦含真道別,「我走了,閑了再來,表妹多保重,也請舅爺爺舅奶奶多保重。」

他轉身離去。秦含真看著他的背影,想要叫住他,問清楚他方才那沒說完的話是什麼,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把人叫祝

奇怪了,明明趙陌也沒說什麼,怎麼她的心裡有些悶悶的,提不起勁兒來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