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壓天下 玄幻魔法

道壓天下 第83章 魔頭

作者:楚南狂士

本章內容簡介:碭山脈的。」黃天將自己在天碭山脈中遇到的事情道出,詢問對方是否知道什麼。 雙方又交談了一陣,黃天就離開了。 關天傑看著黃天離開,憤怒的咆哮。 關漢傑也是如此,這不到他們不憤怒,...

第83章魔頭

轟隆!

黃天的修為再度提升,達到黃階四重,修為再進了一步。 ·

這已經是他離開於家,半個月之後的事情了,這段時間他修鍊不疾不徐,沒有過分的屠戮妖獸,擔心會再次引得高階妖獸前來。

但即便是如此,他的修為也是有了長足的進步,這讓他十分高興的。

在黃階層次,一般武者修為想要快速提升,已經是不容易的事情了,但現在的黃天一看就不是被困住的樣子,這讓他相當高興的。

不過,他現在不打算繼續深入了,這段時間他殺戮的妖獸有些多了,甚至連五階妖獸都僥倖殺了一頭。

五階妖獸,可是相當於黃階四重到六重的武者,相當不凡了。

之前他還不覺得,到了他現在的修為,看著天碭山脈裡面,心中有很多的警惕,裡面有許多氣息恐怖的妖獸,這是一股多麼強大的力量?

他看的相關典籍,對於人類國家宗門的講述是比較詳盡的的,但是對這些妖族聚居的所在,介紹的就十分之少了,只是告知裡面有許多的妖獸,可以進行獵殺而已。

天碭山脈的妖獸,進去獵殺的人,多是凡階武者,黃階以上的武者都很少了,玄階的黃天至今都尚未遇到過的。

這十分奇怪的,這麼多的資源,為何那麼少武者去搶奪呢?這有些不符合常理。

如果他還是天元宗弟子,他就可以詢問其他同門,作為控制一國的大宗門,肯定知曉許多的隱秘,但是現在卻是無法做到了。

這十分可惜的,武者修鍊,對於消息的獲取,也是十分重要的,他現在的身份,只是一個通緝犯,許多事情都難以知曉。

但這也沒有法子,他也不想如此,只是逼不得已而已。

黃天不再深入天碭山脈,而是選擇離開。

一是不想繼續招惹天碭山脈的高階妖獸,二是身上的丹藥已經用去許多了,他不想繼續這樣下去,這對他是不利的。

不久之後,黃天就返回南羅郡城,在那裡他將這次獵殺妖獸得到的材料逐批出售,然後換取一批批的丹藥。

其實,在進入黃階層次,成為天元宗外門弟子之後,他有想過學習煉丹術的,反正除了正常的修鍊之外,他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做。

但是現在自然是不可能了,他只是一個通緝犯,實力嚴重不足,急需提升自身修為,哪怕是修鍊有隱患的魔道功法,他都在所不惜的,哪裡還有時間煉製丹藥呢!

返回南羅郡城之中,他也在打聽消息,知道自己在天風鎮的所作所為,已經傳開了。

當然,多是被人醜化,畢竟他是一個通緝犯,天元宗才是掌握著此地輿論的存在。

黃天被人通緝慣了,也不在意這些,現在名聲這東西已經引不起黃天的注意了,他只在乎實力。

他自己也覺得自己有些魔化,行事變得不擇手段,但這又如何呢?不在乎了。·

黃天又不是什麼正人君子,那樣的人活不久的,繼續當自己的通緝犯,大魔頭就好了。

……

關家!

關漢傑從閉關之處走出,關天傑得到消息,當即就趕了過去。

「漢傑,恭喜你成為黃階高手1關天傑笑道。

關漢傑道:「這都是天傑兄長,你時常指點的功勞。」

關天傑笑笑,並沒有在這方面多說,他功勞是有,但並不多的,但對方恭維自己,還是要接受,反正不吃虧。

他們兩人到了主廳,關漢傑隨口詢問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他閉關修鍊,突破和鞏固修為,足足有一個多月的時間。

關天傑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一一說了,其中重點將黃天的事情道出。

關漢傑露出訝異之色,道:「這黃天真是不簡單啊1

他以為自己突破到黃階之後,實力可以追上黃天,但現在看來還是辦不到。

關天傑道:「是啊!現在整個南羅郡城都緊張兮兮的,恐怕還會有風浪發生。」

關漢傑還想說些什麼,但忽然神色微變,轉頭南氯耍道:「你們全部退出去1

這些下人不疑有他,以為兩位公子有什麼緊要事情要說,所以老實的退了出去。

關天傑也是皺眉,揮手布置了一個小型陣法,封鎖了廳中的聲音,才道:「出來吧。」

一個隱蔽處,一道身影走出。

這是一個少年,一身白色袍服,一塵不染,讓人看了都不禁驚嘆,真是一個濁世佳公子。

這人正是黃天,他剛才潛入進來,在暗中傳音給關漢傑,對方知道他前來,當即就將下人遣走。

而關天傑的修為比關漢傑更高,當然也是發現黃天的到來了。

關天傑是第一次看到黃天,和他預想的不同,這黃天在他的眼中完全不像是一個剛剛突破到黃階的小子,顯得高深莫測。

要知道,他可是可以看透關漢傑,這黃天突破的時間也就是比關漢傑長一些而已,怎麼會如此恐怖呢?

剛才他也是在黃天傳音之後,才發現黃天的存在,這讓他十分驚懼,如果對方要襲殺他,他就真是危險了。

「你就是黃天?」關天傑道。

黃天笑道:「正是在下。」

他直接就在一個客席座位上,坐下。

關天傑道:「你膽子很大,竟然還敢現身,你應該知道,這南羅郡城之中,可是有許多的高手,想要取你的性命。」

黃天渾不在意道:「我當然知道,不過,也有許多人的性命,是我想要取的。」

關天傑心中微寒,他有些琢磨不透黃天的實力,但對方絕對不簡單這一點,他是可以確定的,而且對方語氣雖然淡然,但他卻是可以感受到,黃天身上那濃烈的殺意。

不知道為什麼,他看著眼前的黃天,心中總是有一股寒意,感覺到一些畏懼的,就像看到一頭洪荒巨獸一樣。

他對這種感覺深信不疑的,武者修鍊到一定程度,各種感官都十分敏感,輕易不會錯誤。

他不清楚自己為何有這種感覺,但心中自然警惕了。

關漢傑道:「黃兄弟,我們之間說話不用那麼僵的。」

黃天笑道:「如此最好了!我這次來,並沒有惡意的,只是有一些事情想要問一下你們而已。」

關漢傑笑道:「有什麼事情想問的,儘管問好了。」

黃天笑道:「聽聞各家族都派了高手前來對付我,我想知道他們是誰,實力如何?還有在南羅郡城之中,我還有多少敵人。」

關漢傑沉吟,看向關天傑,這事情他做不了主。

關天傑道:「黃天,他們都是我天元宗弟子,是我的同門,我將他們的消息告知你,這似乎說不過去。」

黃天神色一沉,道:「我這個人不喜歡廢話,他們是你同門不假,但真正的關係大家都清楚的,就不需要再在這裡假惺惺的。我對付他們,你們關家也可以獲利的,這是各取所需而已。」

關天傑道:「你這話不假,但我們和你合作,風險太大了。你不會不知道,你的敵人是誰吧?」

黃天道:「想要得到利益,又不想冒風險,哪有那麼輕易的事情,我勸你還是不要做那樣的白日夢為好!而且,你覺得你有很多選擇嗎?」

他語氣中,透著冷意。

關天傑冷聲道:「你敢威脅我?」

黃天哈哈大笑道:「威脅你又如何?我也不怕和你直說了,你最好就老老實實的,真惹怒了我,我就血洗關家。」

關天傑驚怒交加,旁邊的關漢傑也是如此,這真是一個魔頭啊!

關天傑總算是見識不凡,沉下心來,道:「好,黃天,我可以告訴你信息。」

黃天咧嘴笑道:「這樣最好!不過,事先提醒一下你,最好不要玩什麼花樣,否則我絕對會讓你後悔的。」

關天傑心中憤怒,但卻十分無奈,他知道不答應黃天是不行了,除非他也和黃天為敵,但眼前的黃天給他十分危險的感覺,他是不敢那樣做的。

現在其他家族都十分驚懼,擔心黃天找上門來,他不想關家也成為這樣的存在。

只見他徐徐開口,將他知道的消息道出,反正那些人和他關係惡劣,他也不用為他們隱瞞的,他不爽的是黃天的態度而已。

黃天聽著消息,滿意的點頭道:「很好!和我知道的差不多。是了,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你的。」

「請說。」關天傑道。

「是關於天碭山脈的。」黃天將自己在天碭山脈中遇到的事情道出,詢問對方是否知道什麼。

雙方又交談了一陣,黃天就離開了。

關天傑看著黃天離開,憤怒的咆哮。

關漢傑也是如此,這不到他們不憤怒,他們被黃天威脅著,處於下風。

他們都覺得十分屈辱的,對方不過一個通緝犯,過街老鼠而已,怎麼敢如此啊!

但他們也十分無奈,他們真的很忌憚對方,心中再不悅,再不滿,都不敢反抗,他們看得出來,這黃天真的成為了一個魔頭,他們如果和對方做對,是十分危險的。

到時候,就不是他們兩人的事情,分分鐘會牽連整個關家,他們有豈會輕易這樣做呢?

所以後面,他們才那麼老實。

但是他們心中,肯定是不會痛快了,心中皆是詛咒黃天,希望他早點去死。

雖然黃天在南羅郡城中搞風搞雨,對付他們的敵人,對他們而言是有利的事情,但這樣的一個魔頭,瘋子,他們也是忌憚之極。

誰知道到了最後,會不會連他們都攻擊,哪怕是被黃天牽連,他們都是吃不消的。

他們都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但是卻不敢出手對付黃天,甚至不敢給黃天虛假消息,否則沒有害死黃天,就會害死關家的人。

對於黃天這樣的一個大魔頭,他們心中只能發出嘆息,這真是一個禍害啊!

……

何家。

這是南羅郡城中的一個大家族,比畢家和關家稍小一些,但也不容小視的。

這一日,何家十分平靜,家族中的人都過著平常的日子。

修鍊的修鍊,幹活的幹活。

但他們並不知道,黃天已經潛入到何家之中。

他行走在何家之內,並沒有遮遮掩掩的,其他人看到他,都會不自覺錯開,對他視若無睹。

這是一種小神通,讓人忽略他,哪怕是現在這樣大白天,對方看到他都不會在意。

這神通原本當然沒有這麼大的威力,但是被他用天機**改良之後,卻是成了一樣不凡的神通了。

他徑直進入何家的後院,寶物庫之前。

守衛對於黃天,就像看不到一樣。

看著鎖著著大門,黃天眉頭挑起。

他看向一個守衛,對方和他對視,神色變得呆愣。

黃天雙目深邃之極,就像一個黑洞,吞噬掉對方的眼光,甚至是心神。

「開門1黃天的聲音傳入守衛的耳中,對方大腦轟鳴,順從的走去,將大門打開。

黃天嘴角輕笑,進入何家的寶物庫,開始搜刮起來,一樣樣的寶物落入他的儲物戒之中,他心中相當的高興。

不過,他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這寶物庫中,珍貴的寶物幾乎沒有。

這有些奇怪的,他搜刮過朱家的寶物庫,裡面太過很貴的寶物雖然不多,但還是有一些的。

很快,他就想到了一個可能,肯定是被故意藏起來了。

他的威脅,何家這些家族都已經知曉了,當然不會讓珍貴的寶物留在這裡了。

他眼中有怒色閃過,這些家族真是變聰明了。

可惜啊!

他們並沒有變強,反而是他變得無比強大。

將所有寶物收起后,他並沒有馬上離開,他神識散開,開始悄然搜索起來。

忽然,他露出了笑意,感應到了一個熟人,何家的小姐何欣兒。

他的笑意有些猙獰,步行過去,推開了她的房門。

「誰?」她喝問道。

當她看到進入的是黃天後,神色大變,但是卻被黃天一個點指,聲音就永遠都無法發出了。

黃天走過去,他身後的血影席捲過去,將她吸收殆盡,只剩下一個儲物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