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武者 其他類型

最強武者 第七章 當慣老大 疑似高手

作者:西襄子

本章內容簡介:橙汁。」服務員記下后,又問兩人道:「兩位還需要別的嗎?」 林旭看著衛青衣,示意她作主。 衛青衣看著他笑了下,還是問道:「你還要別的嗎?」 林旭搖搖頭,衛青衣便轉向服務員道:「不...

走到座位處后,林旭也學足了電影里的紳士風格,先為衛青衣拉開了椅子,請她入座。那名服務員見狀,則是為林旭拉開了對面的椅子。林旭等衛青衣坐下,跟著過來落座后,服務員便拿起餐桌上的兩份菜單,分別遞給林旭與衛青衣,請他們點菜。

趁兩人看菜單之際,服務員掏出打火機,將桌上放著的一個銀色燭台上的三根蠟燭點亮。

翻看了會兒菜單后,衛青衣先選定了一個牛排套餐。林旭見狀,便也要了與她一樣的。

「好的,兩份黑椒牛排套餐。」服務員見兩人選好,拿筆記下,接著又問兩人道:「兩位需要什麼飲品?我們這裡有紅酒、香檳、咖啡、奶茶、鮮榨果汁,還有各種飲料。」

衛青衣聞言道:「我們喝果汁就行。」

林旭本想問有沒有全甜的低度葡萄酒,但聽衛青衣這麼說,便也跟著點頭道:「那就果汁吧1

「好的,兩杯鮮榨果汁。」服務員又拿筆記下,然後問道:「請問要什麼口味的,我們有橙汁、桃汁、草莓汁、西瓜汁等等,各種時令水果都有,還有更營養的果蔬混合果汁。」

衛青衣道:「橙汁就行。」說罷又問林旭道:「你呢?」

林旭笑道:「我還是跟你一樣,橙汁。」

「好的,兩杯鮮榨橙汁。」服務員記下后,又問兩人道:「兩位還需要別的嗎?」

林旭看著衛青衣,示意她作主。

衛青衣看著他笑了下,還是問道:「你還要別的嗎?」

林旭搖搖頭,衛青衣便轉向服務員道:「不用了,謝謝1

「好的,那兩位請稍等,菜一會兒就好1服務員說罷,微鞠躬點了下頭,將兩份菜單收起,轉身去了。

這名服務員離開沒多久,又另有一名服務員過來,為兩人擺盤,將刀叉等分別放好,又為兩人各倒了杯水。

等擺盤的服務員離去,林旭拿起面前的那杯水喝了口。本來他見只是杯白水,還以為就是涼白開或是礦泉水,但入口一嘗,卻發現帶有檸檬的清香,竟是檸檬水。

「唔,是檸檬水1衛青衣這時也是舉杯喝了口水,發現是檸檬水后,不禁略有驚喜地向林旭道。

林旭聞言,笑著點了下頭。

衛青衣又喝了一口,放下水杯,向他問道:「對了,你以前吃過西餐嗎?我爸我媽倒是帶我吃過幾回,不過沒來過這麼高檔的。」

林旭點頭道:「吃過,燕老師帶我吃過一回。」他這是實話,李飛燕確實早就帶他嘗新鮮地吃過回西餐。

衛青衣聞言,忍不住道:「你這個干姐姐對你可真好。」

林旭上次在濱城跟她講過與李飛燕之間的關係,當然了,還是李飛燕編的那一套,這早就是他們兩人對外宣稱的統一版本與口徑。所以,衛青衣也是把這位「燕菲菲老師」當作林旭的干姐姐看。

林旭搖頭道:「別瞎說,我們可沒認過干姐弟。我也不喜歡頭上多個姐姐,我可是當慣老大的。」他這個老大,當然是指自己家中排行老大,沒有哥哥姐姐,只下面有個妹妹。

衛青衣當然也明白他的意思,知道他有個叫林彤的妹妹。搖頭笑了笑,她道:「我就不信,人家對你這麼好,你就一點兒不感激?也不領情?」

林旭道:「感激當然是有的,但我不會真把她當姐姐,也不會叫她姐姐。她對我好,我回報對她好就是,沒必要非掛上這種關係。」

衛青衣道:「但人家就是把你當弟弟看的,在你身上,是對她早夭的那個弟弟的移情。你要不是剛好跟人家弟弟長的像,人家怕也不會對你這麼好。」

林旭與李飛燕的真正關係當然不是這種,不過他告訴衛青衣的就是這種,這時也只能心裡有些無奈地順著說道:「嗯,我知道,我也領她的情。只是你也知道,我這個人不習慣叫人的,自家許多親戚都不叫,更別說她了。不過她對我的好,我心裡都記著的。上次我獨自一人出遠門地跑去濱城,還不是為了她?」

衛青衣有些促狹地笑道:「我知道,你是大俠嗎!有恩報恩,一諾千金,最是重情義的1

林旭聞言,忍不住有些失笑。

正在這時,他注意到一名服務員引著一名顧客走到了他們旁邊的一張餐桌上就座。引起他注意的,自然是這名顧客,不止是因為旁邊這張餐桌比他們的更靠近中心,還因為這名顧客本身也有些特別。

這顧客看上去是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美貌女子,穿著一襲鮮艷的紅色長裙。紅色本是代表熱情的顏色,是暖色調,但穿在這女子身上,卻不知怎麼,偏偏給人一種冷艷感,而她整個人的氣質,也有一種冷若冰霜的感覺。一張美麗的臉,像是用玄冰冷玉雕成也似,面上也沒有半絲表情。雖然長得很漂亮,但卻給人不可接近之感。

長得漂亮,容貌出眾,本就是一種特別。而她那獨特的氣質,也是一種特別。不過林旭會特別注意這女子,也不僅僅是因為對方出眾的容貌與獨特的氣質,還因為他看了出來,這女人也是個練家子。

練過武的與沒練過武的,在行走坐的外形姿態上,是頗有些區別的。普通人很難分辨出來,但林旭作為內行,就能看出些門道。尤其是習練外功者,在外形上更容易顯示出一些形跡與特徵。

這名紅衣女子從外表看,並沒什麼太明顯的練武特徵,但林旭從其走路的步伐、步態等方面,還是能夠約略看出些許。另外還有一個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剛才在快走到旁邊的餐桌處時,有一名服務員正端著兩杯咖啡路過。

然後在與紅衣女子接近時,這服務員腳下忽然不知踩了什麼東西,被絆了一跤,然後一個踉蹌,手中托盤上的兩杯咖啡就往紅衣女子身上傾倒而來。

但這紅衣女子卻是眼明手快,迅速探手而出,扶住了將要傾倒的托盤,並借著托盤,把那本要蹌一跤的服務員也一起扶穩。而扶穩之後,那兩杯咖啡甚至都灑沒出來。以普通人的反應,這似乎也可以做到。但要想做到扶穩后咖啡還沒灑出來,就絕不是普通人能做到了。

所以由此一點,林旭就能判斷出來,這紅衣女子絕對是個練家子。而且不是練普通外門功夫的那種,首先她外表上沒有什麼太明顯的練外功留下的特徵,其次則是外功初始階段,很難有這種對力量的精妙控制。初練外功有成者,往往一出手,都是很難收住力的。對大體的力,都難以控制,更別說這種細微精妙的控制了。

所以這女人要是練外功的,也肯定至少是練的外功中更加精深,一開始就能練到身體內部的內家拳,而且造詣應該不淺,否則做不到這種。另外,則是這女人很可能,說不定也是練內功的。

猜測到這點,林旭心中自是難免更加多注意了幾分,同時忍不住暗想,這首都果然是京師之地,在古代那就是天子腳下,一國之都,全國中心,自然天下的各種人才也都會往此彙集。所以自古以來,這種京師之地,也都是虎藏龍,風雲匯聚,有許多大有本事之輩。其他人才如似,練武之人也是一樣。他才剛到首都半天,吃頓飯都還沒上菜的功夫,就遇到了一個有可能同樣是修習內功,身具內力的年輕高手。而就算這紅衣女子不是練的內功,只是練內家拳的,那從其剛才的那一下表現,對力量的精妙控制,也能看的出來絕對功力不淺,稱得上是高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