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唯道 其他類型

天下唯道 第九九章 泰山安神敢當現世,東海

作者:枯骨冰蟾

本章內容簡介:欲成長,正需此劫。」 殤撫其背,感慨道:「吾兒確大矣。」 貪游山水,愛賞青林,三登泰山,景緻不同,旭陽初生,霞光萬點,至山頂,殤指點雙肩,輕取二光,托於掌心,光芒羸弱,似將消散,道:「...

靜品天籟,默聆道鳴,聲聲滌淘,宛然清風。

二常來到,甫入園內,頓覺氣爽神清,五竅通透,而園中元氣濃郁,幾可成液,再觀石上人,仙姿俊逸,淡雅離塵,若清香白蓮,鳳台綠荷。

此時,殤睜目,眸若清水,澄心凈靈,道:「夢生醒否?」

黑無常點頭道:「嗯。」

殤長身而起,白衣如雪,道:「吾先探視,此地近道,可悟之。」

二常聞言,盤膝而坐,受天地洗禮,聆萬千大道,少頃,氣血沸騰,元氣結胎,皆有突破之兆。

長青殿內,夢生已醒,身體尚弱,見殤,欲行禮,殤制止道:「父子之間,不必如此。」言畢,指點其掌,沛然生機湧入。

少頃,掌現三葉,夢生奇道:「莫非百草乎?」

殤道:「然也,吾將外出,不日便歸,暫居五行,可保無虞。」

夢生伏地,道:「爹自安心,兒非莽人,自然惜命,此法雖好,卻如籠鳥,難入青天,兒有鴻鵠志,焉懼牛鬼神,兒欲成長,正需此劫。」

殤撫其背,感慨道:「吾兒確大矣。」

貪游山水,愛賞青林,三登泰山,景緻不同,旭陽初生,霞光萬點,至山頂,殤指點雙肩,輕取二光,托於掌心,光芒羸弱,似將消散,道:「殤蒙二神不棄,幾番救助,無以為報,暫移元記,安放於此,吸納地元,以養山意,待功成日,定塑神軀。」三拜而辭。

臨行之時,巧遇一石,丈二大小,圓潤通透,指划石身,碎屑紛紛,半晌陣成,猶如人樣,道:「替吾顧此,守護前輩。」后千年,石受日月精華,遂有靈意,常助村人,感其恩德,尊「石敢當」。

萬惡山谷,古來惡地,仙神禁區,數日前,天落異象,遙見血月當空,濁氣蕩蕩,若通天惡掌,撕裂穹蒼,臨村老翁,期頤之年,善能卜事,指天而栗,道:「九幽啟,血河逆,滅人世,心心」言訖,七竅流血而亡。

谷內深處,迥然不同,繁花似錦,落英繽紛,幽香鳥語,猿馳鶴鳴,池邊一人,朱紅道衣,拈花而笑,道:「情乃桎梏,唯有魔,方證無上上道。」

九州大陸,自古神奇,內蘊五湖,外環四海,驀然,東海之上,血雨腥風,陰雲慘慘,萬鬼嘶嚎。

玩七情,弄六欲,不過彈指,掌三災,定五難,留恨人間。

血主-逆天。

天開裂縫,血彌六界,冥冥之主,興師而來,道:「人世久違,禍起東海。」豪語落,霸掌輕翻,納八荒玄奧,展不世之威。

此時,卻見奇景,茫茫東海,翻天巨變,狂浪成旋,飛流入天,放眼望去,何止千萬。

千刃浪,萬重濤,覆卷蒼黃破九霄,狂風嘯,漠雲潮,千古英雄看今朝。

東海皇主-卿蒼海。

萬妖朝拜,群龍叩首,海中一人,金袍金甲,虎步龍行,蔑視道:「根骨不錯,可惜太弱。」言未落,原地之影,已化清水,血主身前,忽現一人,掌壓天靈。

殺劫臨身,血主神色清冷,低聲輕吐,道:「吾死,則汝主無救也。」

聞言,卿蒼海收掌,負手道:「半句之機,爾自掌握。」

血主道:「九鼎移位,天下將變。」

卿蒼海道:「紫薇斗數,大勢底定,三殺主內,四煞主外,星軌方圓,混沌無缺。」

血主道:「人道混淪,群星黯慘,吾欲起大荼羅蔓茶陣,偷渡煞魂,衝擊昊冥,屆時三光盡掩,局自破矣。」

卿蒼海眼神數變,最終嘆道:「罷了,為救吾帝,億萬蒼生又算得了什麼。」言畢,屈指輕彈,滴水化龍,令傳三海。

茫茫九州,再添罹難,烽火重,同年,四海沸騰,八荒震蕩,皇旨既出,海兵億萬,征伐九州。

萬惡谷內,血主指划掌心,浮現一物,龍眼大小,質若七彩琉璃,道:「人間七絕,可讓吾驚艷否?」

瀚橋地處西南,臨海而建,其旁有村,名芹湟,民風質樸,捕魚為生,一日,正自打撈,忽然,怪風倏起,蝦兵齊出,亂叉捅死,血染湖泊。

沿海之地,禍事頻生,死傷無數,民皆退卻,又三月,海兵登岸,宣戰與人。

殤游數月,至齊國舊址,心忽有感,疼痛難禁,見一墳,荒廢數年,雜草叢生,剝掉亂草,淚如雨下,曾經摯友,黃泉兩隔,仰天悲呼,道:「好友啊1

此時,天似有感,落降磅,遙想當年,諗以凡俗之軀,掌五宗帥印,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數敗魔軍,天下敬服,何等意氣風發,終不低歲月年輪,塵歸黃土。

甫交戰,海兵狂妄,蔑視人族,豈料,經諗改良,兵曉法器,各個驍勇,一時之間,大敗而歸,然四海之兵,何止億萬,殺之不盡,所過之地,赤血千里,役民無數。

戰火膠著,難分難解,天子律令,撤兵百里,不許迎戰,兵退則民隕,人心肉長,孰能忍心?老弱病殘,孰無父母?

有一小將,姓邃,名無涯,字子健,身長八尺,面如美玉,極善用兵,見父老被屠,心甚不忍,遂不尊王令,孤軍深入,重創海兵,奈孤軍無援,終究力竭,閉目待死。

忽然,天降霞彩,地涌金蓮,芳香撲鼻,赫見一人,墨發雪袍,玄冠羽帶,飄然而來。

殤道:「退去吧。」言出口,猶如聖旨,不容置疑,數萬海兵,不攻自退。

邃知遇大賢,納頭便拜,道:「聖賢至上,受愚一拜,懇求上人,不吝辛勞,救民水火,前牛做馬,亦心甘願。」言語誠懇,詞句真摯。

殤忙扶起,道:「忠心仁士,世上難得,然事有蹊蹺,海族雖強,而人亦非弱者,何以至此地步?」

正言間,海中一將,身高百尺,腰粗體龐,手持利斧,猙獰殺到,邃大懼,以手遮面,道:「此等怪物,吾命休矣。」

卻見殤,不慌不忙,緩伸一指,道:「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