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升職記 散文詩詞

太子妃升職記 第113章 番外(2)綠籬

作者:鮮橙.QD

本章內容簡介:子去了外間。 趙王長鬆了口氣,在床上攤開了手腳,舒舒服服地睡了。 外間的榻上,綠籬卻仍是睡不著,卻又不敢隨意地翻身,只好僵著身子直挺挺地躺著,腦子裡想起了許多事。 小時候離家太...

屋子裡燃著一對火紅的龍鳳喜燭,因燃的時間長了,又沒人進來修剪燭心,火苗就有些跳躍,晃得屋子裡的光影也有些恍惚。:3w.し

綠籬垂著眼帘坐在床沿上,平靜的面容上看不出絲毫的情緒。

曾有個人用很不屑的語氣說她滿肚子里的小算計,都是想如何攀上個高枝,有個富貴體面的生活罷了,她從不懂什麼叫「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綠籬記得很清楚,那一年她十四歲,正是豆蔻年華,懷春時節。

太子、趙王、楚王幾個年輕的皇子都來了張家園子,小姐便又邀了一些豪門貴女過來,在凝碧閣後面的亭子里設了一場菊花宴,由她帶著幾個侍女在那裡伺候著。

她給楚王換茶,楚王對著她笑了一笑,她被他的笑容晃失了神,一失手就把整盞茶都扣到了他的錦袍上。她又羞又窘,全沒了往日的急智,只知道掏出帕子來去擦那茶漬……正慌亂間,就聽得一邊的江氏低低地嗤笑了一聲。

這是一種從鼻腔里發出的聲音,卻把不屑與譏誚表達的淋漓盡致。

她本就羞窘,那聲音入耳,更是覺得腦子嗡地一聲,像是全身的血都涌了上來。

小姐也有些生氣,罵道:「笨手笨腳的,還不快點帶著楚王殿下去換件衣服1

楚王卻是不在意地笑了笑,只輕輕地擺了擺手,說:「不妨事,就這樣吧。」

她強忍著淚,一個人悄悄地退了下去,找了個隱蔽地方偷著抹淚,可事情就愛這樣湊巧,偏偏就叫她聽到了江氏與另外一人說的那番話。

從那一刻起,她就告訴自己,以後絕不給人做妾,絕不能叫江氏這樣的人瞧低了。

誰曾想繞來繞去,她卻依舊是要給人做妾,還是連江氏都看不上的趙王。

正胡思亂想著,就聽見門外有腳步聲,緊接著,門便被人從外向內推開了。

綠籬拋下了一切亂七八糟的思緒,臉上堆了不多不少恰到好處的笑容,抬眼看了過去。

趙王一身家常便袍,立在門口看了她好一會兒,這才慢慢悠悠地走了進來,隨意地往她身邊一坐。

綠籬卻是驚地一下子從床沿上竄了起來,雙手扯著衣角,低著頭又羞又怯地問:「殿下要安歇?」

趙王穩穩地坐著,只問:「睡不睡?」

綠籬一愣,立刻滿面羞紅,好半晌才小聲地問:「真睡還是假睡?」

他想了想,答:「真睡吧。」

綠籬遲疑了片刻,紅著臉輕輕地在床另外一頭坐下了,繼續低著頭嬌羞地揉衣角。

趙王瞥了她一眼,又問:「脫不脫?」

綠籬臉上紅得快能滴出血來了,扭捏著就是不肯說話。

趙王沒法,只得又自己補充道:「真脫。」

綠籬這才飛快地瞄了他一眼,聲音小得如蚊子嗡嗡,「你……先脫……」

趙王:「……」

趙王不由感嘆自己功力還是比不上這個丫頭,無語望著床幫良久,終嘆出一口氣來,轉頭看她,道:「綠籬,別裝了,咱們倆個都不裝了。」

綠籬睜大了眼,做出一個不解的神色,直直地看過去。

趙王自顧自地起身給自己倒了杯茶,瞥了她一眼,淡淡問道:「我現在問你個實話,你是打算和本王好好過日子呢,還是另有想頭?」

綠籬傻愣愣地看了趙王半晌,這才緩緩地垂下了眼帘,似是自言自語般地低聲說道:「不管有多少想頭,不就是為了能好好過個日子嗎?」

趙王靜靜地看著她,沒說話。

綠籬一直低垂著個頭,也不說話。

趙王就眼瞧著有大滴大滴的眼淚,珠子一般地滾了下來,落在她放在膝頭的細白的手背上,四下里濺了開去。他的心就有些發軟,暗道不管這丫頭有多少心機,卻也是個不容易的。

不知怎地,他忽就沒有了你來我往相互試探的勁頭,長長地嘆了口氣,柔聲說道:「算了,睡吧。這府里裡外有不少眼睛盯著呢,我今天夜裡就在你這裡歇下了。你若怕我,就抱了被子去外間榻上睡去。」

這樣說著,他就踢掉了腳上的鞋子,上了床。

綠籬稍一愣怔,忙從床邊站起了身來,上前伺候著趙王安歇。

趙王生來就是皇子,是被人伺候著長大的,早已是習以為常了,倒也沒覺得不自在,在綠籬的服侍下,如往常一樣躺下了。閉了眼打算睡覺呢,卻發現綠籬悄不聲地竟然也在床邊躺下了。

趙王這才覺得有些詫異,睜開了眼側過去身去看綠籬,見她只簡低飛系幕奉危用被子裹著自己,緊貼在床邊上,側身背對著他躺著。

再仔細一看,被子下面的身子還隱隱顫慄著,怎麼看怎麼可憐。

他撐起身子,對著她的後背說道:「哎……」

這一聲不要緊,她噌地一下子從床上竄了起來,一臉緊張地問他:「殿下有什麼吩咐?」

趙王反而是被她嚇了一跳,干張了張嘴,好半天才出聲道:「你到外屋去睡吧,大晚上的,咱們孤男寡女的睡在一起,不好。」

綠籬聽了臉上一紅,低下了頭想了想,說道:「奴婢給殿下值夜。」

趙王忙擺手:「算了吧,算了吧。」

綠籬這才抱著被子去了外間。

趙王長鬆了口氣,在床上攤開了手腳,舒舒服服地睡了。

外間的榻上,綠籬卻仍是睡不著,卻又不敢隨意地翻身,只好僵著身子直挺挺地躺著,腦子裡想起了許多事。

小時候離家太早,很多事情都記不太清了,連父母的印象都淡了,只記得家裡像是有許多姐姐妹妹的,然後有一天,有個婆子進了家門,將她們姐妹幾個扒拉了一個遍后,就將她從家裡抱了出來。

後來,她就進了張家的大園子里當小丫鬟。再後來,也忘了是因為什麼事,她就入了那位貴人的眼。

那時,她好像還不叫綠籬。

時間過去了那麼久,可那日的情景她卻依舊記得清楚無比。那貴人隨意地問了她幾句話,然後便笑著問站在一旁張老公爺,說:「張生,你說朕把這個小丫頭放在芃芃身邊好不好?芃芃性子太躁,得有個心細的人在她身邊護著才好。」

張老公爺恭敬地站著,只一個勁地點頭說好。

那貴人又抬眼去看不遠處一直沉默著的女子,看似隨意地地問她:「阿麥,你說呢?」

那個叫阿麥的女子卻沒先答話,反而走到了她的面前,蹲下身來平視著她,溫和地問她:「你願意跟在你們家孫小姐身邊嗎?」

這個叫阿麥的女子,與她在張園裡看到所有夫人太太都不同,她長得很好看,身姿高挑,肩背挺直,一身普通的棉布衣衫,身上聞不到半點的脂粉香氣,面龐明明已經不再年輕,卻依舊叫人挪不開視線。

她一時像是看呆了,竟然忘記了回話。

那女子便淡淡地笑了笑,又重新了問了她一遍。

她驚醒過來,對著女子明亮溫暖的目光,忙向她打著保證,表著忠心。她一下子說了許多的話,那女子卻只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頭頂,輕聲說道:「小丫頭,你記住,這世上最貴重的是人心,不能買,只能換。」

她聽得似懂非懂,點了點頭。

那女子便又笑了笑,問她:「也許未來會遇到很困難的事情,你怕不怕?」

她搖頭,口氣堅定地答道:「奴婢不怕,奴婢什麼都不怕,連死也不怕1

那女子聽了,神色卻是有些怔忪,許久后才低低地嘆息了一聲,低聲說道:「其實死並不可怕,很多時候,活下去才是最需要勇氣的事情。」

這一句,她卻是完全不懂了,連頭也不敢隨意地點了。

就這樣胡思亂想著,窗外竟然漸漸亮了。

綠籬深深地吸了口氣,從榻上坐起身來,轉頭看了裡面一眼。床上傳來的呼吸聲依舊平穩緩長,趙王似是仍在熟睡之中。

綠籬的心中忽地亮堂起來,既然娘娘從皇上手中搶下了她的命來,她就不能辜負了娘娘的這份心,她要好好地活下去,不管未來有多困難。

活著,總比一個死人有用!

趙王這樣一個人,連江氏那種賤人都能糊弄的了,難不成她就玩不轉他?

想到這裡,綠籬忍不住用力地握了握拳。

同一時刻,床上的趙王也睜開了眼,聽到外屋傳來悉悉的穿衣聲,他不由得勾了勾嘴角。不就是個小丫頭嘛,又困在了自己的趙王府里,不管她到底是誰的人,只要自己對她遠著點,悖她還能翻出天去?

思及此,趙王也放鬆地伸了一個懶腰。

天亮了,這又是新的一天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