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獲救

作者:墮落的狼崽  |  更新時間:今天03:41更新  |  字數:2249字

若是以前,伯顏等人絕對不會進入軍隊,但現在不一樣,伯顏毫不猶豫的率領大軍進入沙漠,這個時候也唯獨只有沙漠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身後的完顏亶和完顏亮兩人率領大軍緊隨其後,無數大軍蜂擁其後,也同樣朝沙漠中殺了過去,雖然沙漠之中蘊藏著無數的危險,但這個時候,只要能追殺伯顏,就算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值得的。

兩支軍隊進入沙漠之後,大戰繼續,無數屍體倒在沙漠之上,鮮血已經染紅了沙漠,沙漠之中風沙很大,但照樣抵擋不住完顏亮的追殺,今日他已經決定將伯顏斬殺在這裡。

完顏亶並沒有進入沙漠,他是皇帝,而不是武將,不過,就算是這樣,他仍然率領自己的部下,圍剿後面的唐軍將士,雖然死傷無數,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唐軍隊中也逐漸出現了投降者,並不是每個部落士兵都是對大唐忠心耿耿的,尤其是那些後來歸順大唐的士兵,在戰爭的最後時刻,若是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這些人同樣會投降的。完顏亮就是在這個時候收拾戰場,看著地面上的士兵,完顏亶很高興。

大唐的制式盔甲和戰刀,這些都是金人想得到的,隨著疆土的日益縮小,金人的戰略儲備已經落了下風,看看這些士兵,有些士兵身上披著的還是皮毛,手中的兵器多是自己攜帶的弓箭,憑藉這些裝備,哪裡是大唐的對手,現在有這麼多的繳獲,就能武裝更多的勇士了。

「陛下,海陵王恐怕不久之後就能將伯顏擒拿歸來,陛下若是能說降伯顏,就等於掌握了草原大軍了。」身邊的親衛忽然說道。

完顏亶聽了之後,雙眼一亮,很快就搖頭,說道:「完顏亮是不會讓朕說降伯顏的。」一旦說降了伯顏,就必定會讓伯顏掣肘完顏亮,好不容易除掉完顏宗弼的完顏亮豈會讓自己再多一個對手,伯顏必死無疑。

更不要說,伯顏深受李璟恩惠,豈會投降金人,所以伯顏是絕對不可能投降金人的。不過,一旦殺了伯顏之後,草原各大部落必定會化成一盤散沙,金人掌握草原的可能性還是有的,當然前提條件就是能活下去,只能讓自己活的更久一些,才能等到草原重新回到自己手中的那一刻。

完顏亮自然是不會放過伯顏,就算他知道伯顏存在的意思,也不會讓自己多一個對手,他死死的望著前方百丈之外的騎兵,隱隱可見一個大將手執戰刀,那是伯顏的戰刀。但是在伯顏身後,還有數千騎兵,唐軍還是有不少人殺出了重圍,進入沙漠。

完顏亮身邊的騎兵紛紛射出手中的弓箭,對面的士兵不時的墜落馬下,摔倒在沙漠之中,雖然沒有喪失性命,但很快就被後面追上來的士兵所斬殺。

大漠之中,也不見任何方向,伯顏這個時候也已經放棄了這一切,只要能逃脫金人的鐵騎,就算是最後死在沙漠之中,伯顏的家族也能得到天子的照顧。

「大將軍,看,那邊。」身邊的親兵忽然指著遠方,目光中閃爍著慌亂,只見遠處有一條黑線逐漸出現在面前,這是軍隊的模樣。現在前有莫名敵情,後有追兵,親兵衛們有些擔心了。

伯顏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猛然之間停了下來,手執戰刀,顫抖不停,身後的數千騎兵紛紛喘息著粗氣,戰馬上渾身都是汗水,他靜靜的掃過眾人,這裡面他看見了許多熟悉的面孔,包括他的兒子孔溫窟窪,雖然他們的狀態不是很好,但總算是保住了性命。

「父親。」孔溫窟窪面色蒼白,右手執著戰刀,左臂卻是垂了下來,鮮血仍然流了下來,若是長時間的流血,恐怕孔溫窟窪會因為流血而死。

「沒想到我伯顏縱橫草原多年而不敗,今日卻在這裡被人擊敗,還要葬身沙漠,這樣也好,最起碼不會被人俘虜,我伯顏以前是一個馬奴,一步步走到今天,成為陛下最信任的大將,不能這樣落入金人手中。不過,就算是死,也不能讓金人得到便宜。」伯顏擦拭了一下戰刀,指著對面呼嘯而來完顏亮,大聲吼道:「眾將可願意跟隨本將軍死戰。」

「願意跟隨將軍死戰。」身後的將士紛紛發出怒吼聲,這些人都是伯顏的死忠,就算是戰死,也不願意投降金人。

「大將軍,您看,是郡王殿下的軍隊,郡王來了。」這個時候,身後傳來一陣歡呼聲,伯顏轉身望去,一面熟悉的銀邊血龍劍盾旗出現在眼前。這是只有大唐的將軍們才能持有的大旗。

「郡王。」伯顏頓時面色一愣,虎目中含著淚水。

「父親,是郡王的軍隊,郡王來了,我們獲救了。」孔溫窟窪臉上也露出激動之色,身後的士兵也紛紛發出歡呼聲,倒是讓前面正準備衝鋒完顏亮停下腳步來,陰晴不定。

沙漠何等之大,伯顏等人根本就沒有尋找到方向,就開始逃跑,沒想到,最後居然碰見了李喬。完顏亮看著前方密密麻麻的隊伍,很識相的沒有進攻。自己和自己的部下大軍,都已經是疲憊之師,血戰了半天,根本不是眼前無數步兵的對手。

「伯顏將軍,數萬大軍此刻都葬身我在金國,不知道大將軍是怎麼想的?」完顏亮臉上露出一絲異樣,止住了後面的追兵,這個時候想要伯顏的性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完顏亮只能是想其他的辦法了。

伯顏面色大變,面色陰晴不定,雙目中閃爍著一絲憤怒,一絲愧疚,連握著戰刀的右手都顫抖起來,想到數萬將士現在只剩下數千人,而且是各個帶傷,伯顏就好像是被毒蛇咬中,疼痛不已。甚至還有種拔刀自刎的心思。

「世上並不是每個人都如同陛下一樣,戰無不勝,父親,這次是兵力不如對方,加上對方偷襲,非戰之罪。」孔溫窟窪了解自己的父親的為人,趕緊勸說道:「下次做好準備,必定能夠擊敗對方。」

「完顏亮,這次我伯顏戰敗了,下次我必斬了你的狗頭。」伯顏一下子驚醒過來,揚刀指著完顏亮大聲吼道。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