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013章白馬之戰

作者:姜梵  |  更新時間:2017-11-15 11:47  |  字數:7378字

大戰過後,趙光義兵馬則原地休整,不敢再貿然前進,決定先派出斥候打探清楚漢軍的動向在說。

一眾將領帶兵返回酸棗來向劉辯復命。

酸棗城中。

劉辯看著下方站著的楊延嗣,典韋,尉遲恭三人,臉色陰沉,拍著桌案說道:「出征前信誓旦旦,說要取得大勝,砍下趙光義的人頭還獻給朕。你們說的大勝呢?趙光義的人頭呢?在哪呢?」

三人被劉辯訓斥的臉色通紅,把頭埋的低低的,恨不得把腦袋別進褲腰帶里。

「低頭幹什麼啊,把頭抬起來讓大夥看看啊,出征前信誓旦旦,什麼話都聽不進去。現在知道羞拉?知道見不得人呢?出征前的那股氣魄呢?怎麼不拿出來?」

三將聞言,把頭埋的更低了,哪裡還有臉抬起來。

「啪!」

劉辯猛的一拍桌案喝道:「把頭給朕抬起來!兩千騎兵的性命,就能這麼算了嗎?你們事先可是簽訂了軍令狀,若不勝便要受軍法。楊延嗣,你告訴朕,軍令狀上是怎麼說的?」

「若不勝便受軍法,斬殺謝罪!」楊延嗣抬了抬嘴唇,低聲支吾著。

「那既然如此,將他三人給朕推出去斬了,以正軍法。」劉辯從桌案上取出一塊令箭,丟在地上。

「啊……真要斬啊。」尉遲恭聞言一愣。

「軍令狀已簽,你把軍法當做兒戲嗎!」劉辯指著桌案上的軍令狀喝道。

尉遲恭跟隨劉辯才一年,還不甚了解劉辯性格,連忙跪了下來道:「陛下,末將知錯了,還請陛下饒命,給末將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吧。」

楊延嗣典韋二人見尉遲恭開了頭,也跪了下來說道:「末將知錯了,還請陛下饒命,允許末將將功折罪。」

劉辯冷哼道:「哼,若犯了錯求饒就行,那還要軍法幹什麼?左右還不與朕推下去斬了。」

四周士兵聞言卻不敢妄動。

李顯忠連忙站了出來,拱手道:「陛下,臣有話要說。」

「講!」

李顯忠拱手說道:「陛下,他們三人雖然驕傲自大,已致損兵折將,但趙軍傷亡也有兩三千人,甚至比之我軍傷亡要多。雖然我軍都是騎兵,但硬要比較,他們也算不得兵敗,勉強算個平手吧。更何況楊將軍還刺傷了趙軍大將越兮,短時間越兮也無法出手,也算消除了趙軍一大威脅。所以還請陛下法外開恩,饒了他們性命,准許他們將功折罪。」

劉辯沉聲道:「若不是朕讓你們跟著,他們只怕要全軍覆沒,沒你們幫忙,他能刺傷越兮?」

一邊徐晃,魚俱羅,楊妙真等人連忙出來求情:「陛下,如今兩軍對壘,殺將乃是不詳,又值用人之際,還請陛下准許他們戴罪立功吧。」

周圍一眾士兵見此,也跪了下來,說道:「還請陛下繞過三位將軍吧。」

劉辯冷哼一聲,說道:「哼,看在眾將士都為你們書評的份上,朕便繞你們一命,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軍法最不容輕忽,將他三人各打三十軍棍,以儆效尤。」

「多謝陛下開恩!」

劉辯擺了擺手道:「速速下去領罰,若在有下次,朕絕不容情!」

三人拱手退下,不過一會外面便傳來哼哼啊啊的聲響,劉辯看著徐晃等人說道:「先前你們與趙軍交手,他們兵馬的戰鬥力如何?」

徐晃拱手說道:「陛下,趙軍兵馬士氣入弘,戰鬥力已經不弱於我軍多少。戰鬥起來也是指揮有度,若不是剛才他們在圍攻楊將軍兵馬是陣勢出現微小破綻,末將只怕還輕易救不出楊將軍他們。」

劉辯點了點頭說道:「根據斥候來報,自從去年朕從徐州回到洛陽以後,趙軍兵馬便每日操練不停,寒冬臘月也一直在提升戰鬥力,如今趙軍有此成效也在情理當中。不過趙軍既然來勢洶洶,朕就避其鋒芒,任由趙軍挑戰,卻不理會。

咱們能拖,趙軍可拖不住,以三萬兵馬鎮守延津一帶,岳飛很快便能突破他的防禦。傳令下去,讓將士們小心戒備,防止趙軍劫營,時機到時,在攻打趙軍不遲!」

「諾!」李顯忠拱手領命,下去頒布軍令。

卻說趙光義率領兵馬抵達酸棗城外,派出兵馬挑戰,但漢軍卻只不應戰。酸棗城高掛免戰牌,城外大營防守森嚴,也不見兵馬出戰的動靜。

趙光義見漢軍閉寨不出,便下令兵馬每日出去挑戰,罵陣。又想趁夜突襲營寨,但奈何漢軍卻防備得太過嚴密,無法得手。

一連三日,趙軍士兵在陣前嗓子都罵啞了,但漢軍卻還是不為所動。

趙光義心情甚糟糕,說道:「劉辯這廝見我軍來勢洶洶,故而避而不戰,是想將我軍給拖垮啊,不知諸位可有良策啊。」

趙普陳宮等謀士也不知如何是好,按照道理來說,漢軍兵馬應該不會懼怕他們,肯定會與他們交戰。但奈何如今漢軍就是不出戰,他們氣勢洶洶而來,彷彿拳頭打在棉花上無處著力。

儘管趙普,陳宮這些謀士智謀出眾,但江淹也有才盡時,到了這種情況,趙普,陳宮就好似江淹一樣,文思衰退,想不出什麼計策了。

「哼,平時一個個的智計百出,如今需要你們了,卻什麼辦法都想不出來,我要你們有何用。」趙光義見眾人沉默不語,不由得怒罵道。

陳宮出言安慰道:「主公莫慌,益州方面劉璋已經答應出兵,並且劉辯也已經收下了劉璋的禮物,他肯定也已經對益州劉璋放鬆警惕了。要不了多久,劉辯便會後院起火,眼下劉辯不出戰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