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815 冷汗涔涔3(求訂閱)

作者:勿明  |  更新時間:今天08:46更新  |  字數:4735字

直到這個時候,兩人,劉譽和譚宇辰才照面。

看清譚宇辰那張很有小鮮肉潛質還帶著兩分邪氣的臉,劉譽差點沒哭出來:「辰、辰少……」

「你誰呀?認識我?」譚宇辰倒是對劉譽半點影響都沒有,「鬆手!」

劉譽這才訕訕地鬆開了譚宇辰的脖領子,然後一臉諂媚地極力想要抹平領子上的褶皺。

「有駕照嗎?」

「有,幹嘛?」劉譽下意識從內兜里摸出了駕照。

「啪!」譚宇辰劈手奪過了劉譽的駕照,掏出手機把駕照里的內容拍了個遍。

劉譽見狀,面色難堪道:「辰、辰少,您這是……」

「我記住你這人了,剛才的事,回頭再找你算賬。」說到這裡,譚宇辰沖一臉錯愕表情的舒芫道,「大姐,坐不坐車啊?」

「你叫我什麼?!大姐!」舒芫雖然深知自己已是快奔三的女人了,但被人如此直言不諱,令她血壓立刻飆升,還好她沒什麼循環系統方面的疾病,不然怕當場就爆血管了。

譚宇辰不以為然道:「你歲數是比我大嘛,不然該叫你什麼?小姐?」這話一出,不止舒芫更加抓狂,就連劉譽都有打人耳光的衝動。

可惜,早幾年在南邊上中學的時候,譚宇辰就把劉譽給整怕了,借他十個膽也不敢拿譚宇辰怎麼樣;同時比起舒芫來,譚宇辰可謂是譚家唯一男丁,而譚家的勢力不比舒家差多少,所以說譚宇辰根本就不懼舒芫的強勢。這也是為什麼楊棠會派他來接機的原因。

「你、你給我下車!」舒芫疾言厲色地拽住譚宇辰的袖子,就想把他拖出車外。

可惜譚宇辰這個楊棠徒弟不是當假的,他一甩手便把舒芫帶了個趔趄,冷哂道:「我姐夫慣著你,我可不慣著你,你到底坐不坐車?不坐我開走啦,免得等下交通警又過來罰我款!」

「你……」

「再拿臭架子,再給你十個數,上車!」譚宇辰單手把著方向盤,斜眼看著她,「十、九、八……」

「嗯~~哚哚!」舒芫氣得跺了兩下腳,「回去再跟你算賬!」這才繞過車頭,坐進了副駕位。

「讓開!」

譚宇辰喝叱了一聲有點擋道的劉譽,同時發動車子,插著劉譽的身畔就開了出去。

劉譽嚇了一跳,朝著車尾燈,用口形罵咧了幾句,卻沒敢罵出聲。這時,他那些落在後面的跟班紛紛聚攏上來,為首之人沖譚宇辰跑車離開的方向高聲叱道:「這都什麼素質啊?差點撞人了,知道不?」

「行了行了,都牠媽少吼幾句,沒見那是辰少嘛!」劉譽還算有點良心,提醒了手下一聲。

叫囂最凶的那名手下頓時臉色卡白:「哪、哪個辰少啊?」

「就咱南邊那個,不然還有哪個?」

「噗通!」手下當場給跪了。

車上。

「喂,我說,楊棠究竟在搞什麼名堂,居然派你來接我機?」舒芫說這話的同時,一副「他是要把我氣死嗎」的表情。

譚宇辰:「……」

「誒,你聾啦?我在問你話咧!」

譚宇辰:「……」

「喂,你到底聽沒聽見我說話?你耳朵是擺設啊?」

「閉嘴!」譚宇辰陡然爆發起來,「我在開車,難道你不知道不許跟司機聊天的嗎?真是……一點常識都沒有。」

舒芫:「……」

好一陣靜默後,待在這毫無人聲的車裡,舒芫覺得她就快要瘋了:「停車!你沒聽見嗎?我叫你停車!」

譚宇辰實在忍不住耳邊的聒噪,當即吼道:「這裡是高速路,況且你以為你在坐計程車啊?想停就停?」

「旁邊不還有應急車道嘛,可以停那裡。」舒芫跟譚宇辰犟上了。

譚宇辰聞言,倏然細聲細氣道:「我如果停車,你是不是要下車啊?」

「廢話!」

「那不能停……」譚宇辰堅決拒絕道。

「為什麼不能停?」舒芫有點傻眼。

「廢話!你在應急車道上走,到時候扣的可是我駕照上的分!」譚宇辰叱道,「堅決不行!」

「咯咯……咯咯咯……」看著譚宇辰一臉嚴肅斬釘截鐵的樣子,舒芫不知哪根筋不對,倏然掩嘴笑了起來。

譚宇辰只覺莫名其妙,看瘋子般瞥了舒芫一眼,隨即正回視線專心開車。

舒芫卻不忿道:「喂喂,你剛才看人家那算什麼眼神啊?」

譚宇辰聞言沒有答話,只是又用同樣的眼神瞥了她一下。

「你這又算什麼眼神啊?」

「閉嘴!」

秘密會議還在進行著,五位核專家又被請了回來。

shǒucháng還有羅老他們與專家們磋商一番後,給了他們一道指令,具體內容不言而喻。

至於俄國研究所方面對於快要成功的研究和發現,幾位大佬議論了一番後,覺得放任自流、不去管它,才是最穩妥的方式。

對於核子武器的態度,還是那句話,「打鐵還需自身硬」,必須手裡頭有這麼個玩意,才不會怕別人也擁有類似的玩意。

「好了,今天的會議就差不多了,但在結束之前,我還是想叮囑在座諸位幾句,恪守原則、嚴格保密,大家都懂的吧?」

羅老高老他們,還有核專家們,聽到這話都不禁頓直了腰桿。

「另外,第一階段的事情,由老高負責盯著……老羅你還是繼續負責追查那一塊。」說到這裡,shǒucháng比了四個指頭,意指克隆四號。

羅老怔了一怔,隨即領悟過來。

「還有就是,季秘書,你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