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仙門 歷史軍事

逍遙仙門 第五百三十二章 中州大陸的消息

作者:流星醉寂寞

本章內容簡介:澀。 歐陽浪走後,其餘勢力的弟子也互相寒暄一番,相繼離去。江寧都說了人家是故人重逢,他們再留下就是不開眼了。最重要的是,他們要將今日發生的一切第一時間傳回各自的勢力。尤其是江寧這個人,定要弄清...

四大家族有他們的使命,一般不會摻和到岳嵐星修仙界的爭鬥中。但這並不代表四大家族就任人欺凌,相反,所有知道四大家族的修士,對四大家族的第一印象便是強大,至極的強大。而在這四個古老而神秘的家族中,相比其他三家,歐陽家是最為張揚的。

若是其他三家,面對一些無關緊要的挑釁,可能會選擇不予理會,但是歐陽家不同,一旦他們受到挑釁,必然會還以顏色,讓對方付出沉重的代價。可以說,四大家族的強大,多半是從歐陽家展現出來的。

方才江寧的話,已經不能說是挑釁了,簡直就是沒有把歐陽家放在眼中。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其他時間,其他人的身上,眾人絕不會相信歐陽家會隱忍。但是經過剛才一系列的事情,眾人此時卻是有些難以判斷了。甚至他們更願意相信歐陽家會選擇隱忍,選擇無聲離去。

楊小胖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站到了江寧的身邊,意思再明顯不過。他從小生活在中州大陸,對家族並沒有多少歸屬感,相對於家族,他更加在乎江寧。

擎天眼中寒芒閃爍,渾身妖力涌動,隨時準備出手。在他的認知中根本就沒有「怕」這個字,做事更是無所顧忌。只要歐陽浪稍有異動,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全力出手。

在仙魔禁地中如果沒有江寧,他早已經死去了,正是因為那次共患難,他與江寧之間建立了深厚的兄弟友誼。

曾媛媛美眸中寒光乍現,不動神色的傳出一道神念,冷冷的盯著歐陽家的六人。心上人的敵人便是她的敵人,這沒有什麼可猶豫的。

歐陽浪臉色難看到了極致,心中苦澀。那件事本就是他們歐陽家理虧,此時又看到楊小胖、擎天與曾媛媛的動作,心中暗嘆一聲,抱拳道:「龍道友,當初在下也只是奉命行事,得罪之處,還請見諒。」

江寧冷哼一聲,說道:「我知道你只是一個馬前卒,否則你早就橫屍當場了。」

江寧並沒有危言聳聽,如果那件事是歐陽浪主使的,他早就動手了,怎會與對方廢話。他恩怨分明,只想找到那個主使之人,並不想對無辜人出手。就如一直敬重他的歐陽雷、歐陽碩兩兄弟,江寧並沒有為難他們,甚至都沒有露出過任何惡意。

歐陽浪苦笑,隨即抱拳說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先告辭了。」

說完,歐陽浪轉身離去,其餘幾人雖然憤怒且心有不甘,但依舊緊隨歐陽浪而去。

「族兄,為何不出手教訓那小子,難道咱們還怕他不成?」出了還珠樓,一個歐陽家弟子快步跟上歐陽浪,極為不甘的說道。

他歐陽家的底蘊何其深厚,家族中高手眾多,如今受到如此欺辱,他是極為不甘,他歐陽家何時受過這種氣。

「此事我自有分寸,不必再提。」歐陽浪臉色依舊陰沉,冷冷的回了一句,加快了速度。

身後幾人對視一眼,都是極為不甘,但卻無可奈何。此次前來,家族長輩一再言明,以歐陽浪為首,他們不敢不從。

「當初在中州大陸這龍源與江寧二人破開五龍守護大陣,我就看出,此子的實力絕對要在我之上。雖說我如今實力遠非三四年前可比,但是對方的修為也提高了一個大境界,對上他,我沒有半分取勝的把握。」

歐陽浪沉吟中,心中暗道:「只是對方一人我便不是對手,再加上楊小陽和那擎天,今日若是打起來,輸的一定是我們。更何況那龍源與曾媛媛關係曖昧至極,動起手來,我們很可能被永遠留在還珠樓。」

「那件事本就是我歐陽家理虧,對方又救過我一命。罷了,丟人的又不是我一個人。」歐陽浪再次暗嘆一聲,心中更加苦澀。

歐陽浪走後,其餘勢力的弟子也互相寒暄一番,相繼離去。江寧都說了人家是故人重逢,他們再留下就是不開眼了。最重要的是,他們要將今日發生的一切第一時間傳回各自的勢力。尤其是江寧這個人,定要弄清其真實身份。

還珠樓五樓,江寧、楊小胖、擎天與曾媛媛各自坐下,案几上早已擺上了新的美酒佳肴,四人臉上都洋溢著笑意。

「弟弟剛才在姐姐的還珠樓動手,姐姐不會怪罪弟弟吧?」江寧端起酒杯,看向曾媛媛,笑著說道。

「姐姐當然要怪你,怪你來到無盡海都沒有通知姐姐一聲,害姐姐為你擔心。」曾媛媛笑容燦爛,嫵媚動人。

「這的確是弟弟的不是,弟弟向姐姐賠罪。」江寧說著,將杯中的美酒一飲而荊

曾媛媛看著江寧,美目中神色略有黯淡,心中幽嘆:「姐姐?為何還要稱呼我為姐姐,難道你看不出我的心意嗎?」

江寧從見到她開始,一直都以姐姐相稱,並未改變稱呼,這讓她的芳心之中多少有些失落。

回想起剛才的深情一抱,曾媛媛有些摸不透江寧的想法。

她卻不知,江寧的靈魂來自於地球,在他的前世,好友闊別重逢之時,一個擁抱並不算什麼,那個擁抱在江寧看來只是一個禮節性的擁抱而已。只是三年的孤獨與寂寞使得這個擁抱的時間有些長而已,並非她心中所想的那樣。

也就是說,江寧如今對曾媛媛的心意還一無所知,然而這便苦了曾媛媛。

放下酒杯,江寧笑著看向曾媛媛,眼中閃過一抹驚異。他也是剛才才知曉對方的身份,在他知道曾媛媛居然是還珠樓的大小姐之時,心中也是大吃一斤。他原本以為曾媛媛只是如袁掌柜般的人物,卻不曾想,曾媛媛的來頭居然這麼大。

「無盡海第一強者的孫女,還珠樓的大小姐,這名頭有些唬人礙…」江寧一陣咂舌。

「姐姐可知曉中州大陸如今的情況?」江寧沒時間與楊小胖和擎天二人敘舊,心中思念水顏夕、胡思夢等人和他的父母,連忙問道。

「你消失之後,魔門魔主於魔子消失,正魔兩道的戰爭徹底落幕,魔道此時由聖女一脈執掌。玄陽宗太上長老戰死,梁家老祖宗戰死,這兩大勢力自知無法生存,主動投靠了縹緲宗。天心宗、連城劍宗、上官家族、洛雲宗雖然老祖重傷,但並未死亡,所以並未投靠其他勢力。」

曾媛媛美眸眨動,又道:「但是如今縹緲宗的勢力太大,讓其餘幾大勢力心生危機,所以天心宗、連城劍宗、洛雲宗與上官家隱隱形成聯盟之勢,共同對抗縹緲宗,防止被其吞併。」

「那魔門與神劍門呢?他們兩個勢力應該是最弱的,他們怎麼樣?」江寧見曾媛媛說了半天居然沒有一句重點,不由的有些焦急。

「你放心,他們沒事。」

曾媛媛掩口一笑,說道:「魔門此時由那個叫倪霜的小丫頭執掌,而神劍門與你也有很深的淵源,所以他們兩個勢力也聯合在了一起,一起對抗兩大巨頭。」

說到這裡,曾媛媛一笑,再次說道:「說來也是有趣,壯大后的縹緲宗和天心宗等四大勢力的聯盟在實力上竟然持平了,也就是說,魔門與神劍門的聯盟成了關鍵。只要任何一方將其吞併,就可以徹底壓過對方,從而真正的統治中州大陸。」

「那他們豈不是很危險?」江寧聞言心中一沉,急聲問道。

「錯,不但不危險,還很安全。」

曾媛媛不再調江寧的胃口,連忙說道:「神劍門有你留下的那件聖器和劍靈,再加上魔門,任何一方想要悄無聲息的將他們吞併都是不可能的。這樣一來,不管誰先動神劍門與魔門的聯盟,都必然會遭到另一方的狠狠打擊,所以他們現在不僅不危險,還很安全。」

「的確如此,關心則亂,我剛剛應該想到這一點的。」江寧慚愧道。

「歐陽凌與你的師尊劉錚已經雙雙隱退,不問世事。而你的那些朋友現在也都在神劍門,很安全,就連你的家人也被接到了神劍門,過的很好。」

曾媛媛一笑,媚態橫生,笑道:「值得一提的是,你的妹妹已經開始修鍊了,而且她的資質比你強太多了,如今已經是練氣境中期的修為了。」

「這丫頭……」想到龍芊芊,江寧臉上露出溺愛之色,隨即神色又黯淡下來,自語道:「父母和妹妹得到我死去的消息一定很傷心吧?」

看到江寧神色黯淡下來,曾媛媛芳心一痛,連忙說道:「他們並沒有告訴你的家人你的死訊,而是說你外出歷練了,只要你及時回去,就沒有問題了。」

江寧聞言一喜,眼中重新煥發神采,卻是心中感激梁寬等人。

「那個,有沒有水顏夕的消息?」江寧又問道,這是他最為關心的人之一。

曾媛媛聽到江寧問起水顏夕,心中有些酸澀,但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平靜說道:「自那日你將她帶走後,她就一直沒有出現過,她現在如何我也不知道。」

江寧聞言有些失望,但是他並不擔心,那位實力恐怖的存在既然已經答應了他,自然會做到。

曾媛媛將江寧眼中的失望看在眼裡,心中的酸澀更濃。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