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八十五章 大結局(下)

作者:洛山山  |  更新時間:2017-08-26 16:46  |  字數:5816字

滋滋!

北平府火車北站,一輛長長的、白色的列車,在鐵軌之上緩緩停穩。

此刻的北平府火車北站,特靈開出了一條直通站外的站台,站台上沒有其他的百姓們,只有五百多名身著迷彩、全副武裝的大明兵卒,以及三輛大明研製出來的最新型轎車。

啪嗒一聲輕響,列車中間靠前的位置,一節火車門突然打開。

隨後從車廂里走下來一隊同樣身著迷彩,全副武裝的兵卒。

只是與外頭站台上的兵卒們不同,這些人一個個面色冷峻,一個個警惕地四下掃視著,渾身的精神緊繃,好像隨時要動手一樣。

「這巡察使當的,一當就是三年,每次回來,變化都挺大的!」

唇上蓄了濃密的鬍子,看起來不過三十歲上下的青年男子,一臉感慨地站在站台上,「玄焜,怎麼樣?你在南京待得時間長了,北平城的天氣還適應嗎?」

「父王,北方的天氣相比起南方來,自然是乾冷了一些,不過就這種程度,孩兒還是能馬上適應的。」一個身形消瘦,面容清秀的少年郎,從青年身後擠了出來,「父王,自從前年遷都之後,您這是第二次來北平府吧?」

玄焜,父王?

感情這對父子,是朱松和朱玄焜啊!

「嗯。」朱松點點頭,「就是遷都那一年來過一次。對了,這北平城,還有咱的宅子呢,只是這幾年,你母妃和兩位姨娘,又給你生了三個弟弟妹妹,身子骨還沒恢復過來,這宅子就一直空置了下來。」

「父王,這次咱們從歐洲回來,也算是完成了四皇伯的任務了,便好好置辦點東西,搬進宅子去吧?」朱玄焜出聲問道。

「嗯,你拉安排好了。」朱松很無恥地當了甩手掌柜。

今年正是永樂十二年,當年接了朱棣巡察使的任務之後,朱松就直接離開了南京城。

與此同時,火車也終於下了生產線,早就安排人修建的鐵軌總算是派上了用場,長長的火車,從南京城一路鋪到了廣州,同時也開始向著東北方向修建鐵路。

在建造火車的同時,整個大明的地形圖早就已經被勘察了出來,所以鋪設鐵軌的道路早就已經被清理了出來,剩下的只是按部就班地鋪設就是了。

永樂九年,北平府傳來消息,北平城皇宮已經修建完工,同時屬於各位親王、大臣們的宅子也已經建造完成。

此時,火車也已經開通了北平的通路,於是朱棣決定,遷都!

聲勢浩大的遷都開始了,足足動用了一百多火車皮,來運送各種東西,短短的兩個月時間,遷都竟然就完成了。

北平自然就成了大明的首都,南京城則是陪都。

遷都的時候,朱松回了一趟南京城,順道帶走了自己的大兒子朱玄焜,隨後就去了北平府。

這兩年的時間裡,朱玄焜也爭氣,不僅武學突破到了暗勁後期,各方面的能力也很突出,在歐洲以及非洲之地創下了赫赫聲名,就連大明境內的百姓們,都知道韓王府的小王爺,頗為賢明。

朱松也樂得這樣,直接就將許多事情丟給了自家兒子,小傢伙不過十四歲,你說他能不抱怨自家老爹嗎?

抱怨歸抱怨,你磨吩半天,最後還是得聽朱松的,還不如老老實實地去干。

「那行,父王,不過母妃還有姨娘那裡得您去說。」朱玄焜點頭應了下來,「我可勸不動她們。」

朱松點點痛毆,一邊往小車的方向走,一邊道:「這回說什麼我也不走了,轉玩歐洲和非洲都花了三年,玄焜啊,回頭你就去和你四皇伯納去哭,我就不信了,他忍心瞧著你跟著我受苦?」

人都是兒子吭老爹,他這可倒好,直接開始坑兒子了。

朱玄焜似乎已經習慣了朱松的無恥程度,很乾脆地不去搭理他,腳下也叫快了步伐。

來到站台聽著轎車的位置,朱玄焜剛準備為自己的父親拉開車門,這個時候,嘈雜的聲音傳了過來:「下官見過韓王殿下,見過小王爺……」

這是五個身著官袍的傢伙,看他們的樣子,應該全都是大明的官員。

「諸位免禮吧。」朱松走到近前,擺手道:「是萬歲讓你們來的?」

「啟奏王爺,下官等俱為戶部官員,此次前來迎接韓王殿下與小王爺,亦是奉了萬歲爺的命令。」五人中最前頭的那個回答道,「萬歲爺吩咐,接您與小王爺直接去宮裡,萬歲爺已經準備好了酒宴,為您與小王爺接風。」

「嗯,倒是辛苦你們了。」朱松點點頭,直接拉開車門鑽了進去。

滋滋!

三輛轎車啟動,緩緩朝著車站之外而去。

……

「萬歲爺,海大人他們已經將韓王殿下還有小王爺接回了皇宮!」

皇宮,類似南京皇宮暖閣一樣的地方,朱棣正低頭批閱著奏章,這時候,鄭和走了進來,向朱棣稟報道。

??鄭和還是之前的那副模樣,除了髮型有點變化,似乎並沒有什麼大的改變。

??「哦,這麼快?」朱棣有些驚喜地說道:「快,快傳他們進來!」

不過盞茶的功夫,朱松就帶著朱玄焜走了進來,朱玄焜的手上還拿著個精緻的小盒子,也不知道裡頭裝得是什麼。

「臣弟朱松見過萬歲!」

「臣侄朱玄焜見過萬歲!」

兩父子中規中矩地向朱棣行禮。

「哈哈哈,請起,快快請起!」朱棣哈哈大笑著迎了上去,「松弟,玄焜,你們倆這一走就是一年的時間,當真是讓朕想得好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