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選婿 其他類型

巫女選婿 727、最後幾天

作者:黑髮安妮

本章內容簡介:了三個字,那個痛礙… 連說話都這麼艱難,而且聲音還這麼小,外面能聽得到才怪。 聽不到,他們就不會進來,總不能讓她這樣在床上躺個三五天吧。 好吧,不用三五天,估計再半天她就餓死了...

平日里,若伊都是取大舍小,暫時將這些小巫力球都存在冰裂球內,甚至可能到一個月期滿的最後一天,她也未必會吸收掉它們,只會一直將它們存在冰裂球內,等到非用不可的時候才會考慮吸收掉它們。

因為它們實在是太小了,吸收時的痛苦卻與大巫力球是一樣的。

可現在,卻變成了非用不可的時候,蚊子再小也是肉,她多一格寧的巫力,就等於是多一點點的機會。

這些巫力球里的巫力不多,但勝在數量多。

若伊猶豫了一下,咬咬牙,怕慢刀子割肉的過程中太痛,她會經受不住痛楚而選擇放棄。

她乾脆一次性的將這些小巫力球都吸收進了體內,不讓自己有半點後悔的機會,想著要痛就一次來個痛快。

但她真沒想到,會那麼痛!

體內有她那伴有龍運的巫力鎮壓疏導已經減少了大半的痛楚,但那一小部分也足夠讓她嘗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了。

整個人就像被無數把刀子在身上切割著,一下又一下,沒完沒了……

若伊內心抓狂,將身上的床單都抓成了碎條,最後連意識也消散了,腦海里只剩下痛、痛、痛、快痛死了……

若伊也不知道自己痛了多久,當她意識清楚時,整個人就像是被拆開又重新組合過,身上沒有一處是不痛的。

還活著礙…

活著就好,還有機會。

她慢慢的睜開了眼,勉強的露出一個笑來。

還好,所有的巫力都吸收完了,只需要再給她幾天的時間,她就可以將這些巫力分別梳理清楚,然後與自己體內的巫力融為一體,徹底的變成自己的了。

「屋內已經安靜很久了,要不要……」

若伊聽到外面雷浩天說話的聲音。

她艱難的眨了眨眼,不可置信,這屋子的隔音效果做得有多好,她可是清楚的,門都是關得好好的,她怎麼可能聽到外面的聲音呢,一定是她聽錯了。

「不能進去,現在是關鍵時候,不能打擾她。」

她又聽到了曹陌的聲音?這次又聽錯了。

「可是我擔心啊,這都已經十二個小時了,屋內一點動靜也沒有……」雷浩天的聲音已經不能稱之為焦急了,都快瘋狂了,他朝著曹陌吼道:「你就不怕她有個什麼……」

「不怕,她有什麼我都跟著。」曹陌的聲音很堅定。

應該不是聽錯了吧。

若伊動了一下,一動就痛,痛得要命,但渾身上下都濕透了,像被淋了一場大雨一般,衣服都沾在身上,讓她很不舒服。

「爸……曹陌……哎喲……」若伊苦了臉,真想哭啊,才說了三個字,那個痛礙…

連說話都這麼艱難,而且聲音還這麼小,外面能聽得到才怪。

聽不到,他們就不會進來,總不能讓她這樣在床上躺個三五天吧。

好吧,不用三五天,估計再半天她就餓死了。

好餓好餓。

要怎麼樣通知他們進來?哪兒動動都痛埃

若伊現在也只剩下動腦子了,她覺著自己從沒這樣努力思考過。

最後,還真讓她想到了主意。

身子不能動,腦子能動,那就用巫力好了,就當是練習了。

若伊放出一縷巫力,控制著巫力纏到了手把手上,然後擰門。

一次不行,再來一次!

試到第三天,門嚓一下開了。

「ye……礙…」若伊得意之下,一下子歡呼出聲,劇痛再一次襲來。娘啊!

門嚓那一聲,簡單是一個信號,幾乎同時,曹陌沖了進來,雷浩天緊隨在後,連馮子鷹都倚到門邊來看熱鬧了。

「痛死了。」若伊眼淚汪汪的,她連哭都不敢。

曹陌手足無措,心疼,「告訴我,要怎麼樣才能讓你舒服一點?」

雷浩天與葉琳娜相處這麼多年,對於巫女的事比曹陌要了解得多,他看得出來,若伊是精疲力盡,馬上道:「我去放一缸熱水,讓她泡個澡會舒服一些。」

他放好水,從浴室出來又問若伊:「你上次在鎮上亂買東西,裡面可有消除痛楚和疲勞的巫葯,或者養傷之些的葯?有的話,加到水裡效果會更好。」

若伊眼睛亮了:「有,有很多。」

曹陌聽她的指揮,將巫葯找出來,一一加入水中,這才抱著若伊進了浴室,他又有些為難了。

若伊是他的妻子,可是他現在的身體並不是他的,而席陌還在體內。

若伊也想到了,她也覺著彆扭。

「你把我直接放水裡,拉上帘子,我自己來。」若伊道。

曹陌依言將她放進了水裡:「你能行嗎?」

若伊點點頭:「能行。」

不行也得行,這個時候沒有人能幫她,她的狀況不能給任何一個外人知道,不然一定會傳到席絲她們的耳中的。

曹陌將席子拉好,若伊催動巫力,像開門一樣,慢慢的控制著撕開身上的衣服,將碎片丟到浴缸外面。

不得不說,泡熱水浴還真是一個消除痛楚和疲勞的好辦法,何況裡面還加了巫葯。

半個小時后,若伊覺著自己終於是又活過來了,擺脫了那種生不如死的慘狀。

那些巫葯真好,看來還得趁這些人不敢得罪她的時候,再去刮一些回來用著。

若伊強撐著用大浴巾將身子擦乾,使用巫力將睡衣撐起來套在身上,當做完這一切,她覺著自己像跑了個兩萬米,差點腿軟直接又栽進了浴缸里。還好,曹陌聽到不尋常的動靜,及時接住了她。

「小心。」曹陌將她抱出來。

若伊拉扯著曹陌的衣袖道:「餓。」

曹陌將她抱到廳內,放在沙發上,拿了幾個靠枕給她墊著,然後將一早就給她準備好的菜肴都端了過來。

「就這些?」若伊有些嫌棄。「我想吃魚片粥和豬肉餡的餃子。」

「好,我讓他去做。」曹陌滿口答應,端起牛奶送到若伊嘴邊:「你先喝點兒,墊一墊。」

在旁邊看熱鬧馮子鷹一下子站直了,他去做,那個他,該不會是指他吧!

果然,曹陌回頭:「你去給她做碗魚片粥,再包一盤豬肉餡的餃子來,要快。」

「哎哎,為什麼是我?」馮子鷹想不透了,這一日三餐是他做,他認了。可這半夜加餐也得讓他去做,當他是什麼,累不死的牛嗎?

曹陌涼涼地道:「給你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你當我能變出來?至少一個小時。」馮子鷹氣得朝著曹陌吼。

「好,給你一個小時。」曹陌妥協,還衝馮子鷹笑了下。

馮子鷹楞了,他才發現自己上當了。他不是該堅持不去廚房做宵夜嗎,怎麼一眨眼就變成了這樣?

好吧,他是男人,一個字一個釘,收不回來。

馮子鷹只得老老實實的出去做若伊想要的宵夜。

熬過了第一天,第二天若伊就要舒服得多了,她沒敢再多休息,直接就開始將體內的巫力漸漸轉變成自己的。這些日子她一直在做,效果也很好,這個時候突然加快,也沒什麼影響,後果只不過是她很累很累。

這樣一直過了五天,她才勉強將體內的巫力終於轉化完了。

「真看不出來,你還真拚命。」馮子鷹將若伊要的佛跳牆端上碗,嘴上涼涼地道。

「不拚命不行啊,我得保住你們的命。」若伊一臉的不設防,有什麼說什麼。

聞言,馮子鷹的眼神微動,他的心口緊了緊,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他不喜歡這種感覺,好像他心裡一直固定的什麼東西被打破了。

他如逃一般往外走:「我忘了端點心。」

一直到廚房,那種感覺也沒消散。

他深吸了兩口氣,從烤箱里將他剛烤好的布丁端了出來,細心的在上面澆上了糖漿,還不忘切了兩個草莓,擺成了兩顆心的模樣。

做好了,他看著碗里的兩顆心,差點拿叉子將布丁直接給攪和了。

兩顆心好刺眼!

他恨二叔選擇了她,他不會認同他們在一起的。

「子鷹。」軟軟的聲音。

馮子鷹手一抖,手中的叉子快要碰到草莓時,轉了個方向,只是輕輕調整了草莓的位置。

他抬起頭,望著站在流理台另一端的席絲,緊張得立即將眼神給移開了。

「子鷹。」席絲走過來。

馮子鷹立即往後退了兩步,他彷彿想起了布丁,又急忙將放布丁的托盤端起來:「無事的,只要你好,我沒事。」他的聲音很低沉,話裡帶著一些失落與隱藏不了的深情。

聞言,席絲的眼睛閃了一下,伸手抱住了馮子鷹的胳膊:「是我不好,我真沒辦法。你知道的,我想生個女兒,我想與你生個女兒,可是她偏偏提出了這樣的條件,早知道,我就不該將席陌送過去的……」

馮子鷹低下了頭,只盯著布丁:「怪不得你,是席陌自己的選擇。」

席絲聽他這樣的語氣,心裡很是得意,又道:「現在她氣勢很盛,我也沒有辦法與她正面交鋒,才會不得不退讓。她最近在做些什麼,與什麼人有有關係嗎?」

馮子鷹猶豫了一下,沒回答而是反問:「如果她死了,我還能回到你身邊嗎?」

席絲聽了他這話,眉微微皺了下,沒回答,只道:「你將知道的事告訴我,我才能把握住主動。」

這五天,她送過去的巫力球已經不足一天的一半量,可是樓上一點動靜也沒有;送出去的求助信,也沒得到回復;兩天後馬上就是期限的最後時刻,她有些不安了。

「她……」馮子鷹身子一晃,馬上將托盤放在流理台上,搖了搖頭,又道:「她最近……礙…」他抱住了頭,發出了痛苦的慘叫。

席絲臉色大變,她怕若伊發現,才沒敢在馮子鷹上使用巫力查看。不過就馮子鷹現在的樣子,只怕是若伊在馮子鷹的身上下了禁言。

「痛,好痛……」馮子鷹痛苦的道。

席絲失望極了,更加確定馮子鷹被下了禁言,她氣呼呼的轉身離開了廚房。

馮子鷹眯著的眼睛里閃過一些狡詐,想從他這套話,哎,要是能讓她套走,他這幾十年如何能底下來。

他又裝了會兒,才像緩過勁來,端著托盤,蒼白著臉上了樓。

關上門,馮子鷹鬆了口氣,將布丁往若伊面前的小几上一送,道:「席絲剛才來套我話,想打聽你最近的情況,只怕她是按捺不住了。」要不然,怎麼會向他施美人計,終究,他可是她的恥辱。

若伊聳了下肩:「不知道。」

她的心思都在布丁上。

曹陌也有些不安:「這都五天了……」

如果月櫻的預知是對的,應該會很快發生才是,怎麼五天了都沒動靜呢。

他忐忑了:「要不,你再問問?」

若伊立馬搖頭:「不行,不能問。」

她要是問的話,老師一定會冒險施展預知術的。老師現在是魂體,又要保住她和曹陌留在那邊的身體和肚中的孩子,要是再施展預知術,老師會魂飛魄散的。

為了自己,犧牲掉老師,這種事打死她也不做。

曹陌嘆氣:「我是急糊塗了。」

他望向若伊的臉笑了,心裡更加的舒坦,這才是他愛的小女人。小事上迷糊亂來,大事上永遠掂量得清。

「還有兩天。」馮子鷹聽不懂他們在打什麼啞謎,不過他也能感覺到沉重的氣氛。

現在他們都是一條繩上的蚱蜢,要是若伊失敗了,他們都沒有活路的。

若伊將布丁挖完,順手又將曹陌面前的那份順到自己面前,挖了一大口塞進嘴裡,咽下后才道:「是啊,只有兩天了,這兩天我得加緊了。」

她沖著曹陌和馮子鷹勾手:「有件事得交給你們去做。」

「什麼事?」曹陌和馮子鷹馬上問,連雷浩天都走了過來。

若伊又塞了一口布丁,吃下后才道:「當初大哥將打開時空通道的魔咒拓了一份藏了起來……」

「那隻老狐狸1曹陌沒忍住,罵了一句。

人家是一行步看三步,楚軒森是行一步看十步。

不過,他還真得謝謝他當初的謹慎。

「這事交給我。」曹陌應下。

若伊笑:「當然交給你,我晚上要去地下秘室偷巫力。」

那些無主的巫力,吸收時不痛,根本不需要轉化就能成為自己的,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不要白不要啊,最後兩天,她是打主意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了。

「什麼時候動手?」馮子鷹問道。

曹陌道:「就今天晚上,她去偷巫力,我去偷魔咒,你留下來與爸一起替我們打掩護。」

馮子鷹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js3v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