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血崩的無限 其他類型

開局血崩的無限 第八百七十五章城堡的闖入者

作者:比雷菲爾特卿

本章內容簡介:虛弱成那副模樣的切嗣。久宇舞彌的死對於衛宮切嗣的打擊不小,身體上與心靈上的雙重打擊讓衛宮切嗣到現在也沒能徹底振作起來。 都是因為我,如果我那天也在常如果我劍鞘在久宇舞彌小姐的體內她也許就不會<...

一個御主提供一個從者魔力就夠吃力的,就算是幾人中最優秀的肯尼斯都做不到不然他一開始也不會想到用索拉的魔力這種取巧的方法,一般的魔術師若是兩個從者的魔力大概會被吸成人干吧。

日der揮手打斷,難得的收起笑容面色嚴肅:「是背叛吧。」

Assassin?還用問?肯定已經死了吧。

時臣苦笑著點了點頭:「所以雖然我很想幫助你們,可是我已經不在這場戰爭內了。我需要保護我的家人,希望你們能理解。」

日der點點頭站起身子,將韋伯整個人提了起來:「抱歉,那麼告辭了。我們另外去其他地方看看好了。」

不將無辜者捲入戰爭這也作為王的職責。

「你們有其他目標了嗎?」遠家大門外,傑爾夫忽然出聲道。

日der搖了搖頭,有些頹然:「看來只能在公園和農場中選一個地方了。」

聞言傑爾夫露出一個皎潔的笑容:「我倒是知道一個不錯的地方,有城堡還有花園景色宜人絕對符合所有英雄們的身份。」

「哦?願聞其詳。」聽聞傑爾夫這麼說,日der也來了興緻。

「Saber的御主愛,聖杯之戰御三家之一的因茲貝倫家。」

「是嗎?」日der捏了一下下巴上的紅鬍子,右拳錘在左手掌心拍板:「就定在那裡了。」

&nbaster是否願意他選擇性的忽略掉了。

「真是可惜呢,小哥。你既不是御主,也不是從者。這次的宴會就沒辦法參加了。」日der略帶遺憾的沖傑爾夫道。

「我對你可是很期待的呢。」

「能被你這麼重視是我的榮幸,征服王。不過我們會見面的。」傑爾夫在日der與韋伯面前緩緩的舉起右手,手背對準兩人。令咒在朝陽下,散發出淡淡的紅芒。

「就在前幾天,我也拿到了令咒。」

「喔?哈哈哈原來小哥也是眾多御主之一啊,你能來參加那真是再好不過的事,我對明天的宴會是越來越期待了。不列顛的王者、古巴比倫的最古之王、費奧納騎士團首席勇士、神秘的黑色騎士再加上小哥你。以及本王,征服王亞歷山大伊斯坎達爾!各個時代的強者們齊聚一堂,要是能讓你們都歸於本王麾下,想想都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

「對了小哥,你召喚的從者是哪個時代的英雄?不,你不必告訴我。就留給我一絲懸念吧,只有未知的征途征服起來才更令人熱血沸騰。」

「沒想到你連Ber色rker都邀請到了。」神秘的黑色騎士,現存的從者里也只剩下Ber色rker了。間桐鶴野、間桐臟硯。

日der指了指自己的腦門:「嗯,他的Master這裡雖然有點問題,不過也算能溝通。費了我老大的勁呢。」

「對了,我還得去通知Archer那個金皮卡。那小哥我們就先走了,記得明天晚上早點來喲。」

日der帶著韋伯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趁著還有一天半的功夫,把「魑魅魍魎」重新鍛造一番吧。正巧有某個土壕打賞了一大堆的材料。

黑夜再次籠罩艾因茲貝倫的森林,鬱鬱蔥蔥代表了生機的綠色森林在夜間卻如同死寂的黑森林一般。

夜晚依舊漆黑而靜謐,就算過去了那麼多天,分佈在四處的激斗痕仍清晰可見。

衛宮切嗣在與肯尼斯的戰鬥中受了重傷,即使有愛麗絲菲爾的治療魔術也沒有那麼迅速恢復。

愛麗絲菲爾與Saber肩並著肩站在城堡的瞭望台上。愛麗絲菲爾的心情非常沉重,她從未見過虛弱成那副模樣的切嗣。久宇舞彌的死對於衛宮切嗣的打擊不小,身體上與心靈上的雙重打擊讓衛宮切嗣到現在也沒能徹底振作起來。

都是因為我,如果我那天也在常如果我劍鞘在久宇舞彌小姐的體內她也許就不會

作為人造人存在善良的愛麗絲菲爾甚至不明白久宇舞彌背著自己與切嗣之間的關係在正常人的世界中叫做小三。

說到底愛麗絲菲爾來到這個世界也不過只有短短九年的時間,很多事她都不是非常清楚。

是的,換算成普通人類的時間,愛麗絲菲爾實則只有九歲。

順道一提,她與衛宮切嗣的女兒伊莉雅今年八歲。她們母女二人之間相差的只有一歲。

衛宮切嗣在愛麗絲菲爾只有一歲的時候細思極恐。

忽然一陣轟鳴聲在愛麗絲菲爾的耳邊響起。不僅如此,這撕裂黑夜的轟鳴聲還給她的魔術迴路造成了巨大的負擔,暈眩感幾乎讓愛麗絲菲爾倒在Saber的懷中。

「愛麗絲菲爾?1

轟鳴聲來自近距離雷鳴,隨之而來的魔力衝擊意味著城外森林中的結界已遭到攻擊。雖然結界不是那麼容易摧毀的東西,但術式已被破壞了。

「正面突破?這股魔力!是日der1Saber承擔起保護愛麗斯菲爾的責任,身上的黑色西裝瞬間換成銀白色的鋼鐵盔甲。

神牛叫聲伴隨著鐵蹄與車輪滾動的聲音同時而至,闖入愛因茲貝倫的城堡。

在燈光的照耀下,來人的確是驅使著神牛戰車的日der。

然而在看到日der身上那件印著大戰略的白T恤時,兩人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有誰會穿著一身休閑裝來打架埃

「喲,Saber。聽說了這裡的城堡之後我就想來沒想到居然是這麼寒酸的地方,嗯?」日der四下打量一番后吐槽道。

「喂,騎士王,別老穿那身死板的盔甲了。你今晚不換身現代行頭嗎?看看我的。」日der說著拍著胸口啪啪作響。

白色的T恤與牛仔褲的搭配,怎麼看怎麼刺眼。

「你」Saber深吸了口氣,努力剋制自己的情緒,鎮靜地說道。

「日der,你來這裡幹什麼?」

「哈?」Saber讓日der神情一頓,疑惑的看著她:「你該不會是忘了吧,你可是親自答應我參加聖杯問答的。難道你想賴賬?」

「我自然沒有忘記,也的確是答應你沒錯,可是你當初連地址都沒有告訴我就匆匆離去。」

「而且這和你現在擅自闖入這裡有什麼關係?」

「噗」一聲嗤笑在空曠的大廳中異常的刺耳。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