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鬼胎

純陽鬼胎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不再彷徨

作者:老煙斗鬼故事

本章內容簡介:,雖說也有農田但並未以此為主。 東夷以勇力為尊,而炎帝的部眾則以老為尊,雙方實力立判,那時的我,騎著猛虎,手持權杖,一心要佔領神州的母親河。殺的炎帝部落節節敗退,直至渭河! 為了奪取生...

看見了這地球上的至邪之物,白魅當仁不讓,一把拿了起來!

「婆婆,讓我來替你消滅這些渣渣吧,」嫵媚的女聲傳來,驚得空間戒指里,柳如芸和三尾金甲渾身一哆嗦。

「哈哈哈,如此甚好,孩兒啊,你雖是雌雄同魂,但明顯...這個女孩子更慧根更高些啊1黑媽媽笑道。

我被白魅控了身,但感覺卻依舊是自己的,源源不斷的負面能量從羅剎骨里翻湧了出來,海浪般的沖刷著我的靈魂。

無數的記憶像是海綿吸水一般湧入了我的大腦,之前所有想不明白的事,宛如穿針引線般...全都通徹了!

我也知道了自己是誰,我是...一個我不敢相信的人!

5000年前,東夷族的先民們在華夏大地上無比昌盛,佔據東部沿海大片的土地,置城郭,布桑田,興修水利,一片繁榮的景象。

因為毗鄰大海,有鹽田之利,成為神州最富庶的族群,人口直逼百萬之眾。

而我,作為新一任的氏族首領,是在幾百個勇士中選bchli的最強力量者,那時候沒有什麼嫡傳制,誰的武力最強,誰的力量最大,誰就是族群中的王。

我清晰的記得,在一場場擂台比拼中,我擊敗對手,他們的音容笑貌依舊在腦海里回蕩,鮮花,瓜果,美玉,象徵著王者地位的權杖,我一步步的奪取,最終建立了自己的氏族王國。

隨著人口不斷擴張,終於延伸到了中原地帶,和炎帝的勢力發生了碰撞,那時,中原諸部落皆以我們為蠻夷,只是因為他們的農耕文化更發達,而東夷部落,草林豐茂,很多食物還來自於捕獵和採摘,雖說也有農田但並未以此為主。

東夷以勇力為尊,而炎帝的部眾則以老為尊,雙方實力立判,那時的我,騎著猛虎,手持權杖,一心要佔領神州的母親河。殺的炎帝部落節節敗退,直至渭河!

為了奪取生存空間,很多事不得已而為之,殺戮在所難免,然而,這個時候一個挑事的人出來了,他佔據渭南,和炎帝一起與我作對,雙方殺的天昏地暗。

本來我的目的,只是為了占些土地,掠奪點人口,沒想滅掉人家的部落,但這傢伙壞的很,非要跟我拼個魚死網破。

打就打吧,這一仗打了足足好幾年,雙方死傷無數,再耗下去家底都快拼光了,那個黃帝很會蠱惑人心,炎帝完全架空了,兩個部族的兵勇都聽他的調遣。

我們在逐鹿展開了徹底的決戰,這黃帝真是個瘋子,老幼婦孺全發動了,一個個7-8歲大的孩子,拿著木棒也要跟我們拚死。

雙方血流成河,糧草不濟,只能以吃戰俘度日,這傢伙把我描繪成了一個窮凶極惡的大壞蛋,黃帝部族還有炎帝部族的人同仇敵愾,恨不得吃了我的肉。

最後,眼看敵我雙方都要死絕了,炎帝出面化解化解了這場干戈,令人驚奇的是,這一次,黃帝沒有執拗的非要再打下去,而是接受了和談,跟我們相約在河東,舉行談判。

談判的內容是,以河東為界,太行以東,盡皆屬於東夷,河東兩岸屬於炎帝,而河西的天險,肥沃平原則屬於黃帝,三分天下,從此再不要起戰事,三方皆以兄弟相稱。

會盟結束后,三方相安無事持續了多年,炎帝真的很好,教會了我們種田,採藥,很多得了怪病的人都康復了,我們很感激炎帝,也再沒有什麼覬覦之心。

然而,七年後,黃帝以嫁女之名,邀請我去參加他女兒和炎帝兒子的婚禮,我只帶了幾百個衛兵,還有大量的賀禮奔赴河東,參加酒宴,然而在酒宴結束后...我卻發現喝醉了的自己,被黃帝給綁了起來。

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中計了,卑鄙的黃帝剝了我的皮,做成大鼓,還擄來了我的妻女,當著我的面,一刀刀的殺戮著她們.......

輪迴戰場里,狼牙峰上那不堪回憶的一幕幕梗醒又再次席捲了我的大腦,我瘋了,徹底瘋了,心中的不甘和怒火,宛如地下的岩漿,無休無止,永不停歇的沸騰著。

但一切無濟於事,我中了黃帝的圈套,嫁女兒是假,擒拿我才是真!我的虎魄寶刀被奪走,眼看著自己的親人一個個離開了我。

黃帝用長矛頂著我的頭顱向萬眾炫耀,他供奉炎帝為尊,他為天下第二,然而實則...他才是真正的控權者,而我,則萬劫不復的被分屍,埋在了九州各方。

我憤怒的靈魂來到了陰間,殺戮,殺戮,殺戮,不停的殺戮,陰兵陰將,妖鬼蛇神統統被斬殺,恨不得馬上輪迴轉世,趕緊長大,再拎著寶刀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而這個時候,一個不可逆擋的大勢力者壓制住了我,將我的靈魂切割成了十份兒...困在了一個棋盤法陣中。我的能力再大,也無法阻止這個完全碾壓我的神明,直到後來,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做東嶽府君。

東嶽府君將我最強大的九個殘魂困在了輪迴棋盤中,迷惑我,困擾我,通過構築一些可以反覆重生的大能讓我廝殺,整整幾千年,我持續的在殺戮中活著,不停的發泄著自己的怨恨。

而唯一一個主體魂識,則是跟常人一樣,發送到了輪迴台,往生為人......

心中的怨恨像是一壇老酒,醞釀了幾千年。當我再往生為人的時候,已經是契丹族的一個部落首領的孩子,之後的歷史,我今生都知道了,我成了遼國的君主,一直延續了九代,最後被女真人滅亡。

而我遠古的東夷部落遺民們,永遠記憶著國恨家仇,他們奔走各地,尋找我被拋棄的屍骸,通過遠古的巫術想讓我重生,而他們這個組織的名字,就叫做九嬰一脈。

苗疆,東北,以至於耶律大石建立的西遼,都是我的部眾在拼湊我的形體,而我的形體,也在歷史的長河中不斷變化,演繹,最後...形成了1-9號。

更令人悲催的是,我的頭顱,竟然被黃帝扔到了陰間的九幽池中,成了一個怪物,永遠的沉於湖底。

直到有一天,一個少年,被趕到了九幽池旁,身上捆縛著沉重的無常鐵,被直接扔了進去。

數千年的孤寂,終於有了一個陪伴我的人了,我的頭顱,興奮,激動,緩緩的靠向那個被淹死的,可憐的少年,想看看他。

這個時候,一個怨毒的聲音響起:「這個孽種,和這九幽池內的怪物倒是挺配,那你們永遠在一起吧。」

話音落罷,我的頭顱和那個少年,像是融化的蠟一般完全融匯在了一起,我們成了一個巨大的怪物,九幽領主!

我的頭顱,和少年合體化成的九幽領主,不再蟄伏在水底,我們變成了一個其丑無比的傢伙,在九幽池內翻江倒海,吃掉那些被放逐的陰間囚犯,這陰間囚犯...並不是人間輪迴的鬼魂,而是被來就屬於陰間的醜惡存在。

少年的形體,是因為我頭顱的影響而被醜化的,他無**回的靈魂成了藍色心臟.....

一瞬間,我全明白了,更看到了自己今生是從何而來的。

一個我雖然只見過兩面,卻無比屬於的大能,帶著一群魚教的人來到了九幽池,他們打敗了九幽領主,把我的頭顱從那骯髒可怖的身體里掏了出來。我的臉上滿是綠藻污泥,還有不可描述的腥臭之物,然而...取出后,用某種清澈乾淨的液體清晰,變成了一個不停啼哭的嬰兒。

那人,正是成東青!

那時的他,還很年輕,但已經擁有了無比強大的能力,他打敗九幽領主后,快速的將我的頭顱化作的嬰兒偷走,一路送到了桐安市郊農村的葉家......

我看見了奶奶,也看見了爸媽,再一次看見爸媽,我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激動,感覺...他們之前,就是一直和我在一起的。

沒錯,他們一直就是和我在一起的,是1-9號的,5號和6號。

他們似乎是被大能,用我殘缺的身體煉化而成的,擁有獨立的人格,而且擁有我生前部分力量!整個葉家,全部都是騙局,成東青安置好的騙局,我腦子嗡嗡作響,無數的記憶像是放電影一般在我腦海里呈現著,恍惚間只有幾秒,而我...卻好似經歷了幾千年。

真的是好大一盤局啊!

「彷徨,你終於醒了,我冷靜一會兒,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吧,」白魅的話,將我的思緒帶回到了金字塔框架中,我這時候才看見,那些附著在水晶框架壁面上的粘稠物越來越多,它們被烤灼著,密集瘋狂的冒著氣泡。

我突然明白了,它們怕紫外線,火星上沒有大氣層,紫外線可以肆虐的照射在這幫傢伙身上,然而儘管如此,依舊不能殺死它們。

我心裡很難過,十個殘魂,十個殘體,無數的記憶,以第三者,第四者,第五者的身份呈現在我的腦海里,就彷彿我自己親身經歷一般。這感覺有些古怪,難以言狀!

難道這是局中局,或者這已經是真相的一部分了?因為這些記憶,包括記憶中的情緒都太過真實了!

Ps:新卷開始啦,求個支持~

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