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涯無悔 都市言情

官涯無悔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不知天高地厚

作者:關越今朝

本章內容簡介:在找自己,龐慶隆一定是受張天凱所託。之所以提出那麼多質疑,只是不想和龐慶隆談而已。既然前秘書已經出馬,想來正主找自己也不遠了。本來嘛,事關親兒子,而且還是被賦予家族希望的唯一兒子,張天凱不可能不關心張...

新的一天開始了,也預示著這周即將結束。

楚天齊醒來的時候,已經將近八點。他急忙起床,洗臉刷牙后,沒來得及吃早點,便坐到了辦公桌后。

今天醒的晚,並不是楚天齊故意睡懶覺,而是昨晚情緒波動太大,睡著的時候已經後半夜了。在睡覺期間,夢裡也一直沒閑著,為此還中途醒了兩回。

楚天齊雖然起得很晚,可仍然有些頭昏腦脹,不太清醒,於是點燃一支「提神煙」吸了起來。他一直覺得香煙提神,這可能是所有「煙民」的偉大共識吧。

一支煙剛吸完,李子藤來了。

李子藤例行彙報完當日工作,並把附有事項分類單的文件夾放下,準備出去。

楚天齊叫住了對方:「子藤,有消息嗎?」

領導近幾天已經多次問過這句話,李子藤當然明白是什麼,便搖了搖頭:「沒有,沒有任何消息。政府這裡沒有,黨委那邊也沒有,城建、土地也沒接到。昨天下班時我專門又了解了一遍,今天還會繼續關注著。」

楚天齊微微點頭:「好,你去吧。」

「好的。」答應一聲,李子藤退了出去。

「沒有?什麼時候會有?」楚天齊自問著,又去拿桌上的煙盒。

「叮呤呤」,鈴聲忽然傳來。

拿起手機,楚天齊掃了眼來電顯示。看到屏幕上固定電話的區號,楚天齊不由的一楞:省城電話,莫非是……

又仔細看了一下上面的數字,和印象中那兩個號碼很像,可又不完全一樣,哪會是誰呢?帶著疑惑,楚天齊接通了電話:「您好,請問您找哪位?」

手機里靜了一下,傳出一個男聲:「你是成康市政府的楚天齊嗎?」

聽聲音很陌生,楚天齊於是反問道:「您是哪位?」

「你到底是不是楚天齊?」對方沒有回復,而是盯問道。

想到那個號碼,感覺對方語氣也很沖,楚天齊沒有繼續盯問,而是老實回答:「我是楚天齊。」

「這周一的時候,你是不是上過七樓,進過『七0六』房間?」對方的聲音很冷?

周一?『七0六』?雖然對方沒有明說,但就沖這幾個信息片斷,還有來電號碼,楚天齊認定了之前的判斷,對方一定是省政府的人,最起碼是在省政府打電話。他不由得一驚,想到了自己那天和張秘書通話的內容,莫非對方是要秋後算帳?儘管心中有些不安,但楚天齊盡量沉穩的說:「我不明白你說什麼,能不能再講的清楚些?」

對方聲音傳來:「你和張省長都講了什麼?」

「你到底是誰?」楚天齊又問起了這個問題。

對方氣很粗:「你到底講了什麼?」

楚天齊冷聲道:「請你自報家門,否則我無可奉告。」

手機里停了一下,傳來聲音:「我是龐慶攏」

龐慶隆?對於這個名字,楚天齊當然知道,對方曾經是張天凱的秘書,剛剛榮升不久。但同時楚天齊也想到了另外幾件事,便很疑惑:他找我*幹什麼?

對方聲音繼續傳來:「你到底和張省長講了什麼?」

楚天齊沒有回答問題,而是問道:「你是哪個龐慶隆?」

「省政府副秘書長。」手機里的聲音透著居高臨下的氣勢。

「你真的是龐副秘書長?」楚天齊反問。

「哼,你懷疑我?」對方聲音很是不悅。

楚天齊回道:「現在冒充領導的人很多,咱們又沒接觸過,你問到的問題,又涉及到另一個更高領導,我不得不慎重。」

「明確告訴你,我就是省政府的龐慶隆,是受張省長委託,找你談談。」對方語氣很傲,「做為省政府副秘書長,我找你談話,應該還夠資格吧?這下可以說了吧?」

對方做為副廳級,當然有跟自己驕傲的資本,但楚天齊此時卻不能把自己擺到副處位置。於是他語氣也硬了起來:「對不起,我不能說。」

「為什麼?」對方顯然有些出乎意料。

「你既然是受託找我,那就請你說說你接到的是什麼任務,委託你的人和你說了什麼?這也是為了進一步確認你的身份,也是對各位領導負責。」楚天齊說的非常乾脆。

手機里傳來一陣冷笑:「哼哼,楚天齊,做事不要太過分。」

「過分嗎?你既然是受人之託,由你先講出受託內容那是天經地義,何來過分之說?」楚天齊回道,「或者讓託付之人親自向我確認你的身份。」

「你可不要後悔。」對方的聲音有著濃濃的威脅意味。

「就沖你現在的說法,我更不敢相信了,還是請那位向我親自確認吧。」楚天齊說的斬釘截鐵。

「好,好,好。」三個「好」字一聲比一聲高,隨即手機里響起「啪」的掛斷電話聲。

楚天齊長噓了口氣,放下手機,笑了。通過剛才的來電,他知道張天凱在找自己,龐慶隆一定是受張天凱所託。之所以提出那麼多質疑,只是不想和龐慶隆談而已。既然前秘書已經出馬,想來正主找自己也不遠了。本來嘛,事關親兒子,而且還是被賦予家族希望的唯一兒子,張天凱不可能不關心張鵬飛的。

忽然,楚天齊又多出一絲疑慮:龐慶隆會不會斷章取義,會不會故意歪曲或顛倒黑白?張天凱不會因為剛才的通話再改變主意吧?這就看張天凱到底怎麼想,能不能辯明真實情形了。

……

河西省政府主辦公樓,「七0六」房間。

辦公桌前,站著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這個男人留著毛寸短髮,整個身子弓著,極盡卑服之狀。

張天凱坐在辦公桌后,面色冷峻,眉頭微皺,眼睛微微眯著。

剛才讓龐慶隆找楚天齊,張天凱也是萬不得以。

在這幾天當中,張天凱曾經質疑是否想錯了,既質疑楚天齊在進行信息訛詐,也質疑兒子瞞了自己好多事情。為了保險起見,他壓下了邢志軍報來的礦井爆炸處理方案,思考與核實了一些事情。他無法向有關部門或是其它人員核實,只能向自己兒子求證。在三次找兒子的時候,孽子都是拒不認帳,言稱楚天齊血口噴人,但也找理由不與自己見面。

自己兒子是什麼貨色,張天凱自認有所了解。如果孽子承認牽涉一兩件事,更顯真實,但現在矢口否認,而且躲著不見,就讓張天凱心裡沒了底。尤其孽子雖然堅決否認,可在昨天半夜卻又向自己打聽楚天齊的動向,更令人生疑。他隱隱約約意識到,情形可能比自己想象的嚴重,這才是孽子拒不承認的原因。

想到孽子可能被抓住了把柄,張天凱對楚天齊恨的牙根痒痒,覺得那小子無所不用其極,堪稱卑鄙,混官場怎麼能這樣呢?他一度想用雷霆手段逼其屈服,想讓對方因此服軟,想讓對方「偷雞不成蝕把米」。可是聯想到楚天齊曾經做過的那些事情,尤其是那天簡單見面時的情形,他又不敢盲動了,擔心那小子仗著「光腳不怕穿鞋的」,來個「魚死破」。憑自己的實力,要想吃掉那小子,應該還不費力,但要是因此磕掉半顆門牙或是蹭破點皮,甚至被有心人利用,那就太不值了。

既然不能強攻,那就只能智取,只能採取溫和的方式給孽子擦屁*股了。依現在的情形看,也只能自己來做這個事,但若是自己親自出面,也太給那小子臉了。可讓誰代替自己呢?想來想去,張天凱覺得龐慶隆最合適,兩人可以說是榮辱共同體。龐慶隆是跟了自己多年的秘書,自己好多事龐慶隆都知道,而且也替兒子處理過許多事情,沒有比龐慶隆更合適的人選了。於是在今天早上,張天凱早早就找了龐慶攏

可是在和龐慶隆交待的時候,張天凱只說楚天齊那天見過自己,讓龐慶隆和楚天齊談,但卻沒說具體事情。張天凱之所以講的含糊,既是因為他本就沒聽完整,更因為他吃不準楚天齊是否真是訛詐,不清楚那些事到底和張鵬飛有多大牽連。

張天凱明白,楚天齊之所以千方百計上門找自己,肯定就是想以兒子的事相脅迫,讓自己放他一馬。所以他覺得只要自己遞出橄欖枝,楚天齊必定會急不可耐抓住,那天在辦公室,那小子已經表現出急切了。可不曾想,竟然會是這樣,那小子竟然這麼狂。自己真要依著那小子划的道走?這也太丟份了吧?

「省長,下一步該怎麼辦?」久久弓著身子的龐慶隆說了話。

悶哼了一聲,張天凱仰靠在椅背上,緩緩的說:「再重複一下他說的話。」

「好的。」龐慶隆答應一聲,然後道,「他說我就是個狗腿子,根本不夠格和他談,還說你充其量也不過就是個副省長。」

「好小子。」張天凱緩緩點頭,「你說怎麼辦?」

「他也太狂了,以為自己是誰?不過就是個無賴。依我說,別理他,讓邢志軍趕快下處理決定,您這裡也儘快……」龐慶隆話到半截停下來,偷偷瞄著對方。

「是呀,太狂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張天凱說到這裡,便沒了聲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